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首席前夫求原谅

首席前夫求原谅

凡不帆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家中,江怀雨一直都是最不受宠的那一个,因此在恶人的算计下,她在阴差阳错间嫁给了顾宸安。本打算婚后与男人安稳过一生,可谁知婚后没多久,她就成了男人眼中罪不可恕的恶人一枚。当那纸薄薄的离婚协议书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女人终究还是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可男人万万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会为此而后悔……

主角:江怀雨,顾宸安   更新:2022-07-15 22:5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怀雨,顾宸安 的女频言情小说《首席前夫求原谅》,由网络作家“凡不帆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家中,江怀雨一直都是最不受宠的那一个,因此在恶人的算计下,她在阴差阳错间嫁给了顾宸安。本打算婚后与男人安稳过一生,可谁知婚后没多久,她就成了男人眼中罪不可恕的恶人一枚。当那纸薄薄的离婚协议书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女人终究还是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可男人万万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会为此而后悔……

《首席前夫求原谅》精彩片段

“啊!”

“砰”的一声,身后的门被狠狠地带上,男人狠狠的攥紧女人纤细的手腕,将她甩进屋内。

女人后背狠狠地撞在墙上,她眼前一阵眩晕。

还未等缓和过来,抬起头,就对上了顾宸安发狠的眼神,她几乎是本能的控制不住的发起抖来。

男人眼底泛起一丝冷嘲,感受到江怀雨因为害怕而颤抖的身体,顾宸安伸手捏着女人巴掌大的小脸,墨色的眼底带着与年龄不相符的狠厉。

他低下头,深色的头发跟着轻轻摆动着,鹰隼般冷峻的面容下氤氲着他对江怀雨的厌恶。

只听他冷冷地笑了笑,压着眼底的暴躁狠狠道:“谁准你过来的,嗯!?还嫌自己不够丢人吗?”

江怀雨心脏像是被人狠狠的刺了一刀,浑身冰冷。她竭力保持着平静,却依旧克制不住颤抖的身躯。

早在自己跟他结婚的时候,自己就把所有的爱意全部都给了他,连带着自己的身体和自己的一切。

她甚至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挖出来捧给对方。

想让他知道自己的真心实意。

可是换来了什么?

两年来的不断羞辱,和对自己同父异母妹妹江念柔更深刻的爱?

从十年前自己认识他的那一刻开始,就暗暗发誓一定要成为能够配得上他的女人,并且要站在他的身边好好的陪伴他未来的所有时光。

最终得到的,是他一次次将自己的真心摔在地上不断践踏。

是他对自己变本加厉的羞辱!

“安姨今天喊我们来做客,我……我是顾太太,我可以出现在这里”江怀雨下意识哀求着,“求求你了,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她忍受着背部刚才因为惯力被惯出的剧痛,脸上却带着明媚的笑容,看起来让人怜惜不已。

除了顾宸安。

他并不着急说话,而是缓缓松开搂着江怀雨的手,往后退了一步。

看着江怀雨眼里慢慢变得欣喜的情绪,顾宸安冷冰冰地开口。

“不想立刻滚蛋的话,要么来取悦我,要么,以后都别想我碰你。”

男人的话像一记重拳狠狠的砸在她的心上,生生撕裂了她满怀的期待。

顾宸安从不会和自己开玩笑。

正是因为他如此拿捏自己,所以他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选择。

更知道,这个选择在最后羞辱到的也是自己。

江怀雨握紧拳头,纤嫩的指甲扣进手心,却丝毫不觉得疼痛。

她艰难的笑了笑,勉强道:“这是……安姨的房间,外面有人,我们不在这里好不好?”

男人闻言,一言不发扭头便走。

江怀雨脑中嗡鸣,猛地上前拽住了顾宸安,几乎是带着害怕和急切的将手搂住了男人的脖颈并将他拉向自己,随后闭上眼睛,假装自己对于对方的鄙夷毫不知情。

她知道顾宸安心里明白,只要他在这里,自己就会选择他。

那些让她放弃接触顾宸安的东西,都不会被她选择。

明知他要羞辱自己,可是自己却依旧会拉着他靠近,并且给他这个羞辱自己的机会,这个机会,是自己亲手送给他的。

“你不是说不要在这里吗?刚刚可是你自己说的外面有人,怎么现在是怎么回事?”

就算她闭着眼,顾宸安依旧开口羞辱着。

江怀雨眼睫剧烈的颤抖着,一时间分不清是心口更痛还是手腕和后背更痛,她没有说话,只是带着几乎是小心翼翼的讨好的,想要去取悦眼前的男人。

忽然,顾宸安一把将她厌恶的推开。

他的眼神中带着冷意,像看垃圾般从一侧抽出湿巾,不紧不慢的擦拭着自己的手指和嘴唇,好像眼前这个人是什么瘟疫病菌一样让人厌恶。

随后他把湿巾团了起来,往垃圾篓扔了进去。

江怀雨只觉得胸口处堵得难受,她呼吸几瞬,几乎感觉自己要站不住似的,但是却不得不苦笑地看着他。

“我……”

“不好意思顾先生,您现在方便吗,外面出事了,可能需要您出面处理一下。”

正在她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安家的保姆忽然拉开门,看见眼前这一幕,有些愣了一下,还是开口,“除了您没人可以处理了。”

顾宸安扫过她,面色冷漠道:“你们安家是没有别人了么?”

“事关江念柔小姐,我们不得已……”

保姆的话还没说完,顾宸安立刻整理好自己一丝不苟的西服,头也不回的迈开修长的大腿走了出去,留下江怀雨独自坐在房间中。

她往前追了几步,但是因为后背剧烈的疼痛使得脚下一个踉跄。

江怀雨倒吸了一口冷气。

她颤抖着抬头看着男人急匆匆的身影,满目苦涩与凄然。

仅仅一个名字,就能让他离开。

真是可笑。

更可笑的是,这个人竟然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

她怎能不觉得寒心?

保姆看了她眼,到底是转身离去。

顾家的事,旁人可插手不得。

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顾宸安在意的,只有江家的小姨子,可是大家也只能心照不宣的保持沉默,更别说有人为江怀雨出头。

江怀雨看着被带上的门,深深的吸了口气。

她拿出补妆的用品重新打理的妆容,又将刚才乱了些的头发重新梳理整齐,抚平衣服上的褶皱,直起腰来,对着镜子慢慢扯出一丝笑。

一番调整后,江怀雨拉开门,重新走了出去,在人前,现在的她依旧是那个“享受”众人目光的顾太太。

“江小姐打扰您了。”她刚端起茶杯,另一位佣人出现,走到她的面前,“顾先生让您现在过去。”

“叫我?”

江怀雨有些惊喜的看向她,恍惚以为自己听错了。

虽然心底隐约知道恐怕这不会是什么好事,但是她总也忍不住的期待是不是那一天顾宸安真的能看见她想起她。

她跟着佣人一路下楼,满怀着欣喜来到顾宸安的身边,可是换来的却是对方无视的眼神。

“张先生,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少女舞团DNA的领舞,江怀雨。”


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陌生男人,江怀雨满脸错愕。

顾宸安却在此时靠近她的身侧,对着她轻声道:“我不管你付出多大的代价,今天你必须在这个男人面前把舞跳到完美,让他拍手叫好。”

二人的动作看似亲昵,可实际只有江怀雨才知道,男人说出的话究竟有多伤人。

为什么!

江怀雨面色微怔,不安的看向他。

可是还未等自己开口,顾宸安便伸出手从她身后往前重重一推,她身形不稳往前踉跄的走了两步,险些摔倒在中年男人的身上。

“既然如此,就麻烦江怀雨小姐了。”男人直勾勾的盯着江怀雨,目光带着几分打量,“想必江小姐不会让我失望。”

此言一出,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江怀雨的身上。

在名门生日宴上跳舞,这还不够丢脸的么?

“这顾总可真是厉害,三两句话全都在护着江家小姨子,反而让自己的老婆出去顶替。”

“谁说不是呢,还有谁不知道顾总对这个小姨子爱而不得,巴不得所有人都知道他不喜欢江怀雨。”

“不喜欢还结婚?真是可怜江怀雨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论着,话语像刀子一样插进江怀雨的心脏,让她喘不过气。

比这些还要难听的话她都承受过,但顾宸安不还是无动于衷。

在他心里,永远都将江念柔看的比自己还要重要。

那自己呢,又算什么?

“顾宸安,你是不是没有想过,我的身份是顾家太太,你让我上去跳舞,丢的是顾家的脸你知道吗?”

顾宸安的巴掌狠狠甩下,“啪”地一声,江怀雨的手臂浮肿了起来。

“你还好意思在这里跟我说丢脸。”他的眸子狠厉的望去,“你就没想过你的妹妹么!”

是啊,他爱着的是自己的妹妹。

此时此刻,自己也必须代替妹妹上去为众人献舞。

“我答应你。”江怀雨凄然地笑了笑,起身走到台前,“我跳。”

“麻烦姐姐了。”江念柔不知何时站在了顾宸安的身边,声音柔柔道。

别人看不见,但是透过江怀雨的角度,却能够看见对方满眼的得意。

姐姐……

自己本来,根本不会有这个妹妹。

十岁的时候,爸爸忽然带着江念柔和继母来到家中,告诉自己其实有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妹妹,叫做江念柔。

而妈妈在得知父亲出轨并把人接了回来后,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两人第一次相见,自己就见识到了父亲对待二人的天壤之别,比如有好的东西,父亲都会第一个想到江念柔,而不是自己,江念柔拥有的东西,永远都让自己望尘莫及。

小到布娃娃和玩具,大到衣服首饰,那些江念柔想要的东西,她只要开口父亲就会给她买下来,而自己呢?永远都只能得到父亲的一句“用你妹妹不要的”,就被打发离开。

都是爸爸的女儿,凭什么自己只能用妹妹剩下的!

江怀雨每次哭闹,都会让父亲更加烦躁,而每到这个时候,江念柔总像个及时出现的温柔的小天使一样,如此鲜明的对比,使得爸爸更加偏心江念柔。

背地里,江念柔却不止一次的羞辱自己用的不过是她不要的垃圾。

甚至说,自己和妈妈都是垃圾。

都该死。

她忍不住反抗,父亲却只听信江念柔的话,完全不在意自己,出了事就会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让自己出去。

哪怕这样,她也从来没有低过头。

可是自己最后却输给了顾宸安,而且输的一败涂地。

“顾宸安,你放心,只要你说的我都会去做。”江怀雨看着上前一步将江念柔护住的顾宸安,艰难的扯开嘴角,“我不会让妹妹难堪的。”

情况也不会再糟了。

自己不过是肿着脸颊吗,衣衫破碎,甚至肩膀处还遮盖着被他羞辱过后的痕迹。

哪怕是让她替自己的妹妹去承受这种折辱。

她还能忍受。

江怀雨伸手牵起裙摆,站在原地向观众行了个舞礼。

她的身躯纤弱不已,仿佛风一吹她便会被吹走般。

被灯光和众人簇拥着的她,显得凄美而破碎。

绝望的美感,让顾宸安心头一紧,他没忍住往前走了一步,可是刚刚迈出步子,便被身侧的女人给挽住手臂。

“姐姐会不会生我的气啊?”江念柔的言语含怯,眸光中却带着可怜,“宸安哥哥,我害怕。”

顾宸安回过头看向她,却见她往自己的方向靠了过来,一副受惊的样子,“当初姐姐生气,可是对我……”

她的话说道一半,故意停顿。

顾宸安却早已经明白她的意思,望向江怀雨的目光重新变得冰冷。

江怀雨纤弱的身段以及白的近乎透明的肌肤,衬得她愈发凄美,残破的裙摆随着她的舞姿飘摇,像极了破碎的莲花,绝望却带着无暇的美丽。

会场瞬间变得安静下来,众人的目光随着江怀雨的舞姿游移。

江念柔抬眸望向顾宸安,却看见对方眼神中的震惊,以及对于江怀雨的惊艳。

她不禁死死咬住下唇。

这个贱人,跳舞都不忘记勾引顾宸安!自己可是还在这里,她就这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也好,自己就让她好好看看,顾宸安哥哥到底会选谁!

“姐姐好美啊。”江念柔用只能他们二人听见的声音赞叹道,“可惜我比不过她,幸好今天上台的是姐姐,如果是我可能完全做不到像她这样。”

顾宸安转过头,将目光放在江念柔身上,“她不配和你做比较。”

看着二人的互动,江怀雨只觉得自己像小美人鱼一样,每一步都踩在刀尖上,心间也止不住的滴血。

自己的丈夫,和自己的妹妹挽着手臂,一副亲昵的模样。

十指紧扣。

自己却像一个笑话一样,站在台上代替妹妹跳舞。

忽然,她的足尖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般。

“啊——”

天旋地转,她重重摔倒在地。


“真是可惜了。”男人看着摔倒的江怀雨,冲着她摇摇头,“多好的舞蹈,都被最后这一下给毁了。”

“是好是坏,由不得你来多嘴。”顾宸安不知何时走到了男人的身侧,对着他冰冷道。

“姐姐,你没事吧?”江念柔小步跑到江怀雨的面前,满脸得意地将她扶了起来,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委屈,“都是我不好,如果我……”

江怀雨却别过脸,看向走来的顾宸安,“我的脚前段时间受伤了,一直没好。”

见她故意不接江念柔的话,顾宸安面色难看,他走近江怀雨的身侧,一把将她拖到自己的面前,语气发狠,“这么恰好的时间受伤了,你真的不是故意的?”

“还是说,你是故意摔倒,想让我心软么?”

江怀雨只觉得周身冰冷,她凄然地反问道,“顾宸安,你会吗?”

“你有什么值得让我心软的,你配吗?”

顾宸安说着,狠狠的将她从面前推开,满脸厌恶。

“这次的代言人,我还是觉得念柔更加适合,你说呢?”顾宸安的眼神望向一侧的男人,肯定的言语不给人任何商量的余地。

男人没有说话,看着江怀雨一副可惜的目光。

但既然顾宸安开了口,自己也不会否决,点头表示同意。

江念柔瞪大着眼睛,惊讶的看向顾宸安。

众人看向江怀雨的眼神中多了一丝可怜,他们这才明白,这一切不过是顾宸安故意的罢了,目的就是为了羞辱江怀雨,而谁做代言人,也只是顾宸安一句话的事情。

可是他却非要这么做,故意让江怀雨上去跳舞。

目的,也只是为了羞辱她罢了。

江怀雨靠着墙,面色惨白的看向顾宸安,她的脚踝因为扭伤而高高肿起,足尖的伤口也被迫再次撕裂,黏腻腻的鲜血浸湿着鞋底,她强忍着足尖的疼痛,咬着下唇转身离去。

顾宸安满眼温柔的看着江念柔,并未注意到她的离开,等到他抬头时,发现白裙早已不见。

留下的,只有地板上凌乱的血迹。

察觉到顾宸安的眼神,江念柔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跟他甜甜地开了个玩笑后,找了个借口出去寻找江念柔。

她往前走着,却看见地板上带着血迹,顺着血痕的方向,一路走到后花园。

不远处,江念柔坐在水池边,动作小心翼翼地脱下被血浸染的舞鞋。

“姐姐原来在这里啊,可真是让我找了好久呢。”江念柔神色泠泠,语气却带着和表情毫不相关地嘲讽着,“啧啧啧,这个血真是让人看了觉得难受。”

“你来干什么?”江怀雨近乎是瞬间警觉起来,皱着眉毛戒备的看向她。

江念柔却浅浅笑了,“我来看看你啊,毕竟刚刚你像是快要死在台上了一样,说到底你也是我同父异母的亲姐姐,我当然要来看看你是否活着了,不然你要是真死了,传出去我可不好听。”

她说着,顺着目光看向江怀雨的足尖,“准备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让他心软,让他心疼你么,江怀雨,你的算盘可是打错了啊。”

“你到现在还没发现么,在我跟你之间,他只会选择我,所以你还是趁早死了这个心思,不要再纠缠他了。你不过是个玩具罢了,像以前我不要送给你的玩具,一样。”

江怀雨低着头不说话。

疼,真的好疼。

见她毫无反应,江念柔眯起眼睛,“既然你不肯死心,那我就破例再给你透露一个消息好了,顾宸安答应我了,明天他就会和你离婚,从此之后,你在也不是他的顾太太了。”

什么!

江怀雨不可置信的看向她,表情震惊。

不可能,顾奶奶不会同意的!

但是江念柔的眼神中满是得意,而且看上去不像是在开玩笑。

她竭力保持镇定,不想让对方看出来自己有丝毫的不安。

“我们两个还没有办理离婚手续,我依旧是他合法的妻子。”江怀雨深吸口气,对着她道,“你现在在这里跟我炫耀,不正好说明你自己也底气不足么?”

“我有什么好底气不足的,宸安哥哥对谁好,你应该不瞎。”江念柔丝毫不慌,她本就是故意刺激江怀雨,想要让她去跟顾宸安闹一闹,好让顾宸安对她的讨厌更上一层。

眼下看来,江怀雨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好对付。不过好在顾宸安偏向自己,她倒是也不慌。

不过自己刚刚找了个借口离开会场,她的眉毛立刻皱了起来,不好离开太久,不然顾宸安肯定会起疑心,因此在说完这句话后,江念柔冷冷的扫过她,转身离开。

直到看见她的背影消失,强撑着的江怀雨这才松了口气。

方才坚硬的脊背也在瞬间软了下去。

她垂眸,神色满是痛苦。

那些坚强全都是她伪装出来的,刚从江念柔这句话给自己带来了多大的刺痛,只有她自己才清楚。

只可惜,这些江念柔完全不知。

就在她还在愤怒方才的情境时,她却在拐角处忽然碰见会场的那个中年男人,男人左顾右盼着,像是在找什么人一样。

看着他的动作,江念柔清浅一笑,“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您,我刚刚在花园和姐姐说了会话,姐姐脚疼受伤坐在那里不能动,唉……真是苦了姐姐了。”

男人听见她的话,忽然笑了起来。冲着她微微点头,便朝着花园的方向过去。

果不其然,他在花园看见了江怀雨,男人眼珠子一转,带着笑意凑了过去,“这位小姐好像很眼熟,哦……对了,您就是刚刚跳舞的那位小姐吧,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呢?”

男人自话自说这,在她身边坐了下来,贴着身子靠近她,手脚也开始不老实起来。

江念柔被吓坏了,努力往后面退着,对着他大喝道,“滚开!”

“装什么装,刚刚勾引顾宸安不是很起劲吗!”男人凑近她,粘乎乎的语气听起来恶心极了,

“你不就是想当代言人吗,我现在给你这个机会,只要你能够好好伺候我,我保证这个代言人是你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