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庶女反击

庶女反击

付婉婉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名付婉婉,侯府庶女,排行三,生母江南瘦马,善歌舞、音律诗词精通,一首琵琶绕梁三日不绝,我父亲安逸侯甚是宠爱,进府次年生下了我。只是我不能叫她娘,只能叫她姨娘,一年到头只能见十二次,次次只有一炷香。

主角:付婉婉瑜妃   更新:2022-09-10 18:0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付婉婉瑜妃的其他类型小说《庶女反击》,由网络作家“付婉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名付婉婉,侯府庶女,排行三,生母江南瘦马,善歌舞、音律诗词精通,一首琵琶绕梁三日不绝,我父亲安逸侯甚是宠爱,进府次年生下了我。只是我不能叫她娘,只能叫她姨娘,一年到头只能见十二次,次次只有一炷香。

《庶女反击》精彩片段

我那嫁入宫中的嫡姐失宠了。

她想选一个模样好、又好拿捏的庶女进宫,为其复宠。

要说美貌,整个侯府谁能比得过我呢。

不过我进宫后,她的好日子可就彻底到头了。

我名付婉婉,侯府庶女,排行三,生母江南瘦马,善歌舞、音律诗词精通,一首琵琶绕梁三日不绝,我父亲安逸侯甚是宠爱,进府次年生下了我。

只是我不能叫她娘,只能叫她姨娘,一年到头只能见十二次,次次只有一炷香。

每次见到她,她都是歪在榻上,脸色泛白,病病殃殃,说话都很轻很虚弱。

但她很疼我,每次都偷偷塞给我银票,要我谨言慎行,要眼明心亮,莫要太过于相信身边的人,要有自己的主见。

但是她并不知晓,在这侯府中,庶女加起来十几个,我根本排不上号。

嫡母也没心思收拾我。

只是最后见母亲那次,我亲眼看见母亲被送到几个陌生男子榻上,活活折磨至死。

到处都是血,又腥又臭。

我还听到他们说,有孕的妇人玩弄起来就是爽快。

我被丫鬟捂住嘴,才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等回去后我就病了。

迷迷糊糊间我听见人说,我会看见这一幕是嫡母特意安排,因为我娘怀了身孕,她就是要我眼睁睁看着自己生母惨死。

那一瞬间,我心中充满了仇恨。

我发誓要为娘报仇,让她们万劫不复,死无葬身之地。

我等了许久的机会终于到来。

「九小姐,夫人请你过去。」

我乖巧的跟在嬷嬷身后,一副乖巧怯弱的样子。见到嫡母我也急急忙忙行礼,生怕自己做的不好。

「婉婉啊……」

嫡母才开口就拿着帕子装模作样擦了擦眼睛。

紧接着开始了她的表演。

她说她待我不薄,如今是我回报的时候了。

我早已经打听到,嫡姐瑜妃殿前失仪被皇上训斥,就此失宠。

传信出宫要选一个模样好、又好拿捏的庶女进宫,为其复宠。

要说美貌,整个侯府谁能比得过我付婉婉。

我抬眸一副懵懵懂懂不知所措的样子,让嫡母瞧着甚是满意。

「婉婉,若是我让你进宫陪你大姐姐,你可愿意?」

「进宫去住几天就回来吗?」我天真的问。

「是的,住几天就回来。」

我点点头,「我愿意。」

嫡母很快就安排好我进宫,只给我带了丫鬟莲儿。

莲儿比我大两岁,有些胖乎乎的,但是为人比较机灵,算得上我为数不多可以信任的人。

她哥哥在外院当差,我很多消息都是通过她哥哥打听来。

说实话,我也不是很相信莲儿。



进宫之前,嫡母为我重新做了几套衣裳,胸口开的很低,会露出大片雪白。

我佯装不懂,开开心心的准备进宫。

庶姐妹们过来送行,嘴上说着羡慕的话,眼眸里藏不住的幸灾乐祸。

一群蠢蛋,都是要被拿来联姻,为家里嫡兄铺路的垫脚石,我至少是去宫里,选了权利最高、最大的那个人。

只要我得了宠爱,往后她们见到我,都得跪地叩拜行礼。

我进宫的那天,阳光明媚、暖意融融,我觉得寓意极好。

进宫后,我和莲儿站在殿门外,听里面宫女轻唤,「娘娘,九姑娘来了。」

「让她进来吧。」

瑜妃声音慵懒,又带着一丝丝病意。

我果然没猜错,她病了。

我行礼后,她直勾勾的看着我,好一会才说道,「九妹妹长得真好。」

「娘娘才是天姿国色。」

这话我说的很违心。

健健康康的嫡姐都没我美丽,更别说如今病气缠身的瑜妃娘娘了。

「呵!」瑜妃轻轻的笑了笑。

让人带我去客房休息。

然后就好几天没召见我,我也不急着面见皇上,得到宠爱。

毕竟我才十四岁。

但我也会偷偷从后门溜出去,在荷花池的亭子里玩耍,或是摘了荷花、或是摘了莲蓬剥了吃。

直到那天,我见到了我的姐夫、皇帝!

「你是谁?你为什么在这里?」我坐在小船上,怀里抱着好几支荷花、莲蓬。

看着凉亭上的男人,我有些心虚。

男人眼里染了丝丝笑意,他问我,「你是谁家的?」

「你管我谁家的,我告诉你这可是后宫,你赶紧走,不然我就叫人来了。」

我虽然表现的很理直气壮。

假装不认识他。

但其实,我第一眼就知道他是皇帝。

他虽然穿着常服,但腰间玉带贵重华美,雕刻着爪子很多的龙。

皇帝在凉亭上不肯走,我在船上急的不行。

万一被瑜妃知晓我和皇帝碰到过,我的计划就进行不下去了。

「你、你怎么还不走?再不走我喊人了。」我色厉内荏呵斥他。

但其实我心里慌的不行。

毕竟他是皇帝,我未来荣华富贵都在他一念之间。



莲儿小心翼翼扯了扯我的衣裳。

我扭头对莲儿说,「别急,把他吓走,我们就回去。」

皇帝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小丫头,我们还会再见的。」

「谁要跟你再见。」我嘟囔一声。

看着他离开后,赶紧带着莲儿遛回去。

当然,我感觉到他站在高处看着我,但我就是不回头。

不仅如此,我还好几天没有再去荷花池。

这些日子,我都打听清楚了,皇帝后妃众多,七七八八加起来得有六七十个。

那些妃子个个都百依百顺,皇帝早已经没了新鲜劲。

我得做些不一样的事情,让自己与众不同,不说独宠,至少要不一样,才能盛宠不衰。

只不过我还没来得及去勾引、皇帝,瑜妃把我喊过去责骂了一顿,无非是不许我再去后面的荷花池。

让我不去?我就不去?

怎么可能呢。

不去怎么勾、引皇帝?

所以当天下午我又带着莲儿偷偷的去了。

采了好些荷花,我看见远处走来的男人,小声跟莲儿说道,「我想回家了。」

「可是小姐,没有娘娘允许,我们出不了皇宫。」

「……」

其实我压根不想回侯府。

回去了我还怎么成为皇帝的宠妃,怎么为娘报仇?

我吸了吸鼻子,「算了,多采一些莲蓬吧,接下来几天我又不能来了。」

「是!」

我们抱着荷花、莲蓬上凉亭的时候,又看见了皇帝。

他看起来并不老,按照年纪应该是而立之年。

当然对我来说,他年纪大小我并不在意,我在意的是要怎么样才能得到他的宠爱。

一飞冲天。

我看他背对着我们,看着荷花池,我带着莲儿打算小心翼翼的离开,不惊扰最好。

却不想他回过头来。

我故意吓的一抖,「你、你怎么忽然转过头来。」

「我警告你,不许告诉别人在这里见过我,否则要你好看。」

「莲儿快走。」

这是我故意表现,就是希望皇帝觉得我是个又笨又傻又天真,还有些虎的小姑娘。

当然,我并不知晓,在我离开后,有人到皇帝面前禀报了我所有的一切,包括我死去的娘。

「付婉婉?瑜妃妹妹?」

「倒是跟瑜妃一点不像。」

我和瑜妃怎么会像呢。

她是侯府嫡女,掌上明珠,前途一片光明,而我呢。

瘦马生的庶女。

府里很多人说起我都嫌晦气。

这次回来,瑜妃罚了我和莲儿,让我们跪在屋子的角落里。

只是我没想到,皇帝会过来。

还与瑜妃说了一会子话,显然他并没有发现跪在角落的我,也或许是发现了,但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我只是听到了声音,却看不见他的人。



等到皇帝走后,瑜妃走到角落,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回去吧!」

「娘娘,我可以回侯府吗?」我小声问。

在侯府我是个隐形人,别人欺负我都觉得丢脸。

我住在最偏僻的院子里,有我娘留下的钱财,我其实过的很不错。

瑜妃蹲下身,伸手捏住我的下巴,「婉婉,进宫后就回不去了。」

「为什么?」我不解的问。

其实我心里很清楚。

见惯了宫里的富贵奢华,权势滔天,谁还愿意回到侯府偏院去。

「傻姑娘!」瑜妃呵笑。

「回去吧,下次不准再去荷花池了。」

「娘娘……」我轻唤。

「娘娘,我在宫里没有一个朋友,也没有一个伙伴,我、我……」

我说着说着红了眼眶,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真真是楚楚可怜。

瑜妃伸手扶我起来,「婉婉你记住,在宫里也是没朋友的。」

我不知道瑜妃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但我知道她一定不安好心。

她与她母亲一样,表面慈眉善目,实则最是恶毒狠辣。

我也是这样子的人。

高门大宅内,又有几个是天真无邪的呢?

「回去吧。」

我回到那间小屋子内,哭了很久。

跟莲儿说我想回侯府,想吃临仙楼的糕点。

这些话不单单是哭诉给莲儿听,也是哭诉给盯着我的宫女太监听。

亦是哭诉给那个对我似乎起了兴趣的皇帝听。

只要改天我吃到了临仙楼的糕点,或者说我吃到了宫里的糕点,我的目的就成功了一半。

果不其然。

皇上赏赐了瑜妃很多糕点,瑜妃吃不了就赏了我一些。

吃着糕点,我露出了满足的笑。

只有我自己清楚,我为什么会笑的如此满足。

我在小院子里和几个宫女一起踢毽子,仿佛对一墙之隔的荷花池已经不感兴趣,或者说是因为惧怕瑜妃不敢再去。

所以这日有交好的小宫女劝我出去走走。

她开口的时候,我就知道她是皇帝的眼线,或者是瑜妃的眼线。

「可是娘娘不让我去。」我满脸失落。

还有对瑜妃的惧怕。

「九小姐想去就去呗,奴婢会为您盯梢并保守秘密的。」

我当然是要去的。

不过我得试探试探这宫女到底是谁的人?

如果不被瑜妃知晓,那就是皇帝的人。

「这……」

我犹豫不决。

想去又不敢去。

宫女碧荷又劝我道,「九小姐,如今这天,荷花池的荷花肯定开的很好,莲蓬也更多了。」

「莲子不单单可以生吃,还可以炖莲子羹,莲芯可以泡茶呢。」

我当然知晓。

我咬着唇,最后像是下定了决心,「莲儿,我们走。」



我那嫁入宫中的嫡姐失宠了。

她想选一个模样好、又好拿捏的庶女进宫,为其复宠。

要说美貌,整个侯府谁能比得过我呢。

不过我进宫后,她的好日子可就彻底到头了。

我名付婉婉,侯府庶女,排行三,生母江南瘦马,善歌舞、音律诗词精通,一首琵琶绕梁三日不绝,我父亲安逸侯甚是宠爱,进府次年生下了我。

只是我不能叫她娘,只能叫她姨娘,一年到头只能见十二次,次次只有一炷香。

每次见到她,她都是歪在榻上,脸色泛白,病病殃殃,说话都很轻很虚弱。

但她很疼我,每次都偷偷塞给我银票,要我谨言慎行,要眼明心亮,莫要太过于相信身边的人,要有自己的主见。

但是她并不知晓,在这侯府中,庶女加起来十几个,我根本排不上号。

嫡母也没心思收拾我。

只是最后见母亲那次,我亲眼看见母亲被送到几个陌生男子榻上,活活折磨至死。

到处都是血,又腥又臭。

我还听到他们说,有孕的妇人玩弄起来就是爽快。

我被丫鬟捂住嘴,才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等回去后我就病了。

迷迷糊糊间我听见人说,我会看见这一幕是嫡母特意安排,因为我娘怀了身孕,她就是要我眼睁睁看着自己生母惨死。

那一瞬间,我心中充满了仇恨。

我发誓要为娘报仇,让她们万劫不复,死无葬身之地。

我等了许久的机会终于到来。



「九小姐,夫人请你过去。」

我乖巧的跟在嬷嬷身后,一副乖巧怯弱的样子。见到嫡母我也急急忙忙行礼,生怕自己做的不好。

「婉婉啊……」

嫡母才开口就拿着帕子装模作样擦了擦眼睛。

紧接着开始了她的表演。

她说她待我不薄,如今是我回报的时候了。

我早已经打听到,嫡姐瑜妃殿前失仪被皇上训斥,就此失宠。

传信出宫要选一个模样好、又好拿捏的庶女进宫,为其复宠。

要说美貌,整个侯府谁能比得过我付婉婉。

我抬眸一副懵懵懂懂不知所措的样子,让嫡母瞧着甚是满意。

「婉婉,若是我让你进宫陪你大姐姐,你可愿意?」

「进宫去住几天就回来吗?」我天真的问。

「是的,住几天就回来。」

我点点头,「我愿意。」

嫡母很快就安排好我进宫,只给我带了丫鬟莲儿。

莲儿比我大两岁,有些胖乎乎的,但是为人比较机灵,算得上我为数不多可以信任的人。

她哥哥在外院当差,我很多消息都是通过她哥哥打听来。

说实话,我也不是很相信莲儿。

进宫之前,嫡母为我重新做了几套衣裳,胸口开的很低,会露出大片雪白。

我佯装不懂,开开心心的准备进宫。

庶姐妹们过来送行,嘴上说着羡慕的话,眼眸里藏不住的幸灾乐祸。

一群蠢蛋,都是要被拿来联姻,为家里嫡兄铺路的垫脚石,我至少是去宫里,选了权利最高、最大的那个人。

只要我得了宠爱,往后她们见到我,都得跪地叩拜行礼。

我进宫的那天,阳光明媚、暖意融融,我觉得寓意极好。

进宫后,我和莲儿站在殿门外,听里面宫女轻唤,「娘娘,九姑娘来了。」

「让她进来吧。」

瑜妃声音慵懒,又带着一丝丝病意。

我果然没猜错,她病了。

我行礼后,她直勾勾的看着我,好一会才说道,「九妹妹长得真好。」

「娘娘才是天姿国色。」

这话我说的很违心。

健健康康的嫡姐都没我美丽,更别说如今病气缠身的瑜妃娘娘了。

「呵!」瑜妃轻轻的笑了笑。

让人带我去客房休息。

然后就好几天没召见我,我也不急着面见皇上,得到宠爱。

毕竟我才十四岁。

但我也会偷偷从后门溜出去,在荷花池的亭子里玩耍,或是摘了荷花、或是摘了莲蓬剥了吃。

直到那天,我见到了我的姐夫、皇帝!



「你是谁?你为什么在这里?」我坐在小船上,怀里抱着好几支荷花、莲蓬。

看着凉亭上的男人,我有些心虚。

男人眼里染了丝丝笑意,他问我,「你是谁家的?」

「你管我谁家的,我告诉你这可是后宫,你赶紧走,不然我就叫人来了。」

我虽然表现的很理直气壮。

假装不认识他。

但其实,我第一眼就知道他是皇帝。

他虽然穿着常服,但腰间玉带贵重华美,雕刻着爪子很多的龙。

皇帝在凉亭上不肯走,我在船上急的不行。

万一被瑜妃知晓我和皇帝碰到过,我的计划就进行不下去了。

「你、你怎么还不走?再不走我喊人了。」我色厉内荏呵斥他。

但其实我心里慌的不行。

毕竟他是皇帝,我未来荣华富贵都在他一念之间。

莲儿小心翼翼扯了扯我的衣裳。

我扭头对莲儿说,「别急,把他吓走,我们就回去。」

皇帝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小丫头,我们还会再见的。」

「谁要跟你再见。」我嘟囔一声。

看着他离开后,赶紧带着莲儿遛回去。

当然,我感觉到他站在高处看着我,但我就是不回头。

不仅如此,我还好几天没有再去荷花池。

这些日子,我都打听清楚了,皇帝后妃众多,七七八八加起来得有六七十个。

那些妃子个个都百依百顺,皇帝早已经没了新鲜劲。

我得做些不一样的事情,让自己与众不同,不说独宠,至少要不一样,才能盛宠不衰。

只不过我还没来得及去勾引、皇帝,瑜妃把我喊过去责骂了一顿,无非是不许我再去后面的荷花池。

让我不去?我就不去?

怎么可能呢。

不去怎么勾、引皇帝?

所以当天下午我又带着莲儿偷偷的去了。

采了好些荷花,我看见远处走来的男人,小声跟莲儿说道,「我想回家了。」

「可是小姐,没有娘娘允许,我们出不了皇宫。」

「……」

其实我压根不想回侯府。

回去了我还怎么成为皇帝的宠妃,怎么为娘报仇?

我吸了吸鼻子,「算了,多采一些莲蓬吧,接下来几天我又不能来了。」

「是!」

我们抱着荷花、莲蓬上凉亭的时候,又看见了皇帝。

他看起来并不老,按照年纪应该是而立之年。

当然对我来说,他年纪大小我并不在意,我在意的是要怎么样才能得到他的宠爱。

一飞冲天。

我看他背对着我们,看着荷花池,我带着莲儿打算小心翼翼的离开,不惊扰最好。

却不想他回过头来。

我故意吓的一抖,「你、你怎么忽然转过头来。」

「我警告你,不许告诉别人在这里见过我,否则要你好看。」

「莲儿快走。」

这是我故意表现,就是希望皇帝觉得我是个又笨又傻又天真,还有些虎的小姑娘。

当然,我并不知晓,在我离开后,有人到皇帝面前禀报了我所有的一切,包括我死去的娘。

「付婉婉?瑜妃妹妹?」

「倒是跟瑜妃一点不像。」



我从不会拿自己身体开玩笑,算计人。

我被皇帝拦腰抱起的时候,我慌乱的捶打着他的胸口,「你快放我下来,你要做什么?你这个登徒子!」

「你想这个样子回去,被瑜妃责罚?」皇帝沉声。

「……」

我当然不想。

皇帝抱着我去了一间屋子,让人找来衣裳给我换上。

换上后我发现这本来就是我的衣裳。

我看着洗漱之后换上龙袍的皇帝,俊逸威武。

「……」

我满目震惊、错愕、后怕,然后跪地行礼,「见过皇上。」

然后我哇一声就哭了。

皇帝兴许是见我哭的莫名其妙,问我,「你哭什么?」

「我,我冒犯了皇上,呜呜……」

「害怕了?」

我点点头。

眸中都是茫然和惧怕。

「呵!」皇帝轻笑,揶揄道,「不知者无罪,起来吧。」

「皇上不怪我?」我鼓起勇气问。

「嗯,不怪你,起来吧。」

我看着皇帝,见他面上带着些愉悦的笑,才慢慢起身,「皇上,我可以回去了吗?」

「你怕朕?」

我当然不怕。

当一个人孑然一身,便会无所畏惧。

但我能这么说吗?自然是不能的。

「我要回去了,若是娘娘知晓我跑出来,又要罚跪,你……」我忽然看向皇帝。

「皇上,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

「娘娘为什么不让我来荷花池玩耍?我除了采摘一些荷花、莲蓬,我哪里都没去,也做没做别的坏事呀!」

我越说越委屈,眼泪直流。

都说美人落泪,招人怜惜。

我想我此刻应该是招皇帝怜惜的。

因为他抬手给我擦拭眼泪,满目的温柔和宠溺,「莫哭了,多大点事情。」

「你要是喜欢到荷花池玩耍,朕与瑜妃说,让她莫要拘谨着你。」

「真的吗?」我红着眼、哑着声问。

「嗯。」

得了皇帝肯定,我噗嗤一笑。

憨憨的又娇气。

这种神态我早已经信手捏来。

「皇上,那我还能不能再求你一件事情?」

「?」皇帝挑眉。

「我想出宫回侯府去,可是娘娘说进宫以后就出不去了,我,我……」

我说着眼圈一红。

「宫外很好吗?」皇帝问我。

「当然了,长安城那么热闹,临仙楼糕点也好吃的不得了……」

我叽叽喳喳分享着为数不多的几次出门,以及我偷偷趴在院墙上问挑担的街贩子买零嘴。

这个时候的付婉婉,是没有心机算计的付婉婉,只有满腔童真和赤诚。

「走,朕带你出宫玩去。」

「……」

我瞪大了眼睛。

错愕、震惊,不可置信。

但我双腿像有意识一般跟在了皇帝身后。

他让我喊他晟哥哥。

我心里不停的腹语,一个劲的告诉自己,为了荣华富贵,为了权势,为了给娘报仇。

然后甜滋滋、羞答答的喊了声,「晟哥哥。」

皇帝这个人很狗。

带着我在逛街,居然还让我戴上帷幔。

请我吃糖葫芦,还跟我抢。

甚至带我去了秦淮河畔,听伶人吟唱。

不得不说那伶人一把好嗓子,曲调悠然婉转,十分动听。

他见我听得认真,居然叫我走。

「我不走,还没听完呢。」

「外面马上要开始放焰火了,真的不走?」

焰火啊。

我其实是看过的,但是我只能站在最后面,踮起脚尖看着嫡姐、嫡兄他们去放,作为庶女的我是没有资格的。

我站在原地,眸光黯然,「焰火啊,我看过的。」

「点过?」皇帝挑眉问。

我张张嘴,死鸭子嘴硬道,「当然!」

小声补上一句,「没有。」

皇帝哼笑一声,「你要是多喊我几声晟哥哥呢,我说不定就让人去安排一下,给你准备焰火点着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