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逍遥天师

逍遥天师

见之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为了一纸婚约,自小在山上与师父修行的一代天师林长安终于下山了。初入社会,他与这繁华世界总是有些格格不入,可即便如此,他的身旁却时刻有美人相伴。不仅如此,七个师姐皆为之而倾心,无数豪杰皆甘心在他脚下臣服,或许,这就是王者天师注定的逍遥人生!

主角:林长安,叶妍冰   更新:2022-07-15 23: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长安,叶妍冰 的女频言情小说《逍遥天师》,由网络作家“见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一纸婚约,自小在山上与师父修行的一代天师林长安终于下山了。初入社会,他与这繁华世界总是有些格格不入,可即便如此,他的身旁却时刻有美人相伴。不仅如此,七个师姐皆为之而倾心,无数豪杰皆甘心在他脚下臣服,或许,这就是王者天师注定的逍遥人生!

《逍遥天师》精彩片段

中州市,万嘉国际酒店。

“你个流氓,你个混蛋!”

凌晨五点,一阵惊声尖叫响彻在总统套房的卧室。

林长安坐在席梦思大床上,头脑有些发蒙,望着眼前哭的梨花带雨的女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忽然一阵掌风袭来,林长安眼眸一紧,连忙仰身闪躲,险之又险,差点挨上这一巴掌。

“你!”

林长安坐稳身子,心里一阵窝火,刚要开口数落几句。

无意间,看见床单上有一抹殷红,想说的话突然就咽了回去。

昨天刚下山,夜里路过酒吧门前,莫名被这女人缠上。

鬼使神差来到酒店,一夜云雨共赴巫山。

只是没想到,那么热情奔放的女人,居然还是个处子。

林长安叹了口气,无奈的脱口而出:“美女,我…对不起啊……”

“道歉有什么用?说对不起就能把我的贞洁还回来吗?!”

叶妍冰美眸震怒,俏脸气的涨红。

“我也是童子身,要说贞洁的话,我的也没了。”

林长安撇了撇嘴,小声嘀咕道:“而且,是你主动的啊,咱俩算是扯平了吧。”

声音虽小,却还是被叶妍冰听了个真切,气的一把抓起林长安的衣服,朝远处扔去:“谁要跟你扯平?穿上衣服抓紧滚蛋!还有,今天的事情不准跟任何人说,你听见了吗?!”

虽然既后悔又气愤,但叶妍冰也明白当下的处境。

木已成舟,后悔也是徒劳,争辩下去不过是逞口舌之快。

公司正值危难之际,这种事情若是被曝光,一切就真全完了。

“是是是,大小姐我记下了。”

林长安起身去捡衣服,心里一阵无奈。

早听师父说山下的女人是老虎,现在才终于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昨天这女人,主动的跟小泰迪一样,今天就翻脸不认人了。

真是变脸比翻书还快。

“大小姐,我走了啊!”

林长安三两下将衣服套在身上,撂下话后,抬腿就向屋外走去。

“慢着,你给我站住!”

叶妍冰突然急声大喊,黛眉紧紧蹙起,似是想到了什么。

“又怎么了,不是让我滚蛋吗?”

林长安脚步一顿,无奈的转身,心里有些不耐烦了。

一会一出呼来喝去的,这女人把自己当仆人了?

“我问你,你是什么人?”

叶妍冰谨慎的打量着林长安。

回想起昨夜的荒唐,定是被人下了药。

若此人是敌对公司派来的,拍下影片公之于众,事态可就无法挽回了。

在确认其身份之前,不能轻易让他离开!

“我是修道之人。”林长安正色道:“你也可以叫我天师。”

“天师?”

叶妍冰愣了愣神,对于这个回答颇感意外。

早年间也见过天师,相信世间有修道一说。

可眼前这个登徒子,怎么看也跟天师扯不上关系。

哪有天师会动凡心,还待人轻薄的呢?

叶妍冰娇哼一声:“就你还天师?”

林长安面不改色:“我怎么就不能是天师了?如假包换!”

“我不相信,你证明给我看看!”

叶妍冰直直盯着林长安,倒要看他能不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否则的话,就得谨慎对待,不能随便放他离开!

“证明?我堂堂天师何须向他人证明!”

林长安傲然而立,一副爱信不信的模样。

“果然无法证明,你天师的身份就是假的!”

叶妍冰冷哼一声:“你不能就这么走了,等我查清楚你身份,你才能离开!”

林长安心里咯噔一下,旋即脸上浮现出一抹尴尬,这是要赖上自己了?

本想着好男不和女斗,谁知这娘们竟然还咬住不放了!

行,今天我林长安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真当我是吃素的了!

如是想着,林长安轻笑着坐回了床上,道:“美女,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说着,又伸出两指搓了几下:“我做法,不能白做是不是?”

“哼,你只要能证明身份,钱都是小事情。”

叶妍冰找出钱包,掏出了一沓红票。

拿在手里摇晃了几下,又将生辰八字悉数告知:“来吧,展示。”

林长安眯起了眸子,抬手掐算了起来:

“我算到你八字中事业星藏神,且被克制,最近事业会走下坡路。”

“还有配偶宫子水伏吟,大多情感不顺。”

听见这些,叶妍冰美眸震惊:“你还真是天师!”

最近公司遭遇大难,经营困难,资金链快要断裂。

自己命里犯烂桃花,被阔少骚扰纠缠,不厌其烦。

这事业、情感,居然都让他给算对了!

“天师,那我该怎么办?”

叶妍冰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语气中都透出了一丝虔诚。

林长安一愣,随口一说居然还给唬住了?

这女人当天师是算命的?

“咳咳。”

林长安清了清嗓子:“事业情感都好办,但还有一事我得提醒你,不出一年,你怕会出人命。”

说着,从布包里掏出纸笔,随手写下了什么,折叠起来,递了上去:“喏,破解之法就在这里。”

叶妍冰接过,立马想要打开一探究竟。

林长安见状,连忙按住了叶妍冰的手,忙道:“一定要在没人的地方打开,否则就不灵验了!”

“好,我一定谨记!”

叶妍冰乖乖点了点头,把纸条收好,又将钱递了过去:“我不该怀疑你,请见谅。”

“但也请理解,最近我公司发生事情太多,让我不得不提防。”

“这钱你拿着,如果不够的话,我再给你转账。”

林长安接过钱瞄了一眼,足有十几张红票,心里有些激动,却面不改色道:“钱够了,记得一定要按照我说的做,不然出人命可就不好了。”

“嗯嗯,放心吧!”

叶妍冰感受到了关心,心头不禁一暖。

“天高路远,就此别过。”

林长安背上布包,快步向着外面走去,转眼就溜的无影无踪。

待林长安走后,叶妍冰环顾无人,连忙打开了林长安留下的字条。

顿时,俏脸震怒,朝着外面大喊:“王八蛋,你给我回来!”

只见,纸条上龙飞凤舞写着四个大字——注、意、避、孕。

 


林长安离开酒店,一溜烟跑出去几百米远。

见没人追上来,这才松了口气,嗤笑道:

“本天师还拿捏不住你个小丫头?还怀疑,爱信不信!”

笑着笑着,林长安脸色就僵住了,神情渐渐落寞起来。

也没什么好笑别人的,自己又好的到哪去?

这才刚下山,就把童子身给交代了。

那陌生女人虽然长相绝美,身材魔鬼,可终究不是自己的心上人。

“小叶子,你到底在哪里啊?”

林长安低喃着,从包里拿出一个头绳,眸光中透出了一抹怅然,思绪飘荡回了十八年前。

六岁那年,调皮独自下山,在山林里迷了路,险些饿死在荒郊野外。

遇见了同样迷路的女孩,小女孩被狼群所困,是他舍身相救。

事后精疲力尽倒在了地上,好在是女孩把背包里的零食给了他,这才捡回一条命。

二人一起等待双方家长的寻找,期间依偎在一起聊了许久。

最终女孩的父母,和山上师姐找到了他们。

离别之际,女孩摘下头绳给了小长安,温柔的说:

“记住我们的约定,成为最厉害的天师,到中州迎娶我呀!”

后来,小长安为了约定,一改往日调皮懒散的作风,开始奋发图强。

本就天赋斐然,加之勤奋努力,弱冠之年就习得了一身的通天本领,通阴阳晓八卦,活死人肉白骨,灵术道法无人能出其右!

从五年前开始,林长安的七个师姐就已陆续下山,在各界都成就了一番霸业。

如今,最有潜力的林长安下山,师门更是对他寄予厚望,相信他定能成为人中之龙,胜过师姐们的成就,掀起一番风雨!

不过师门不知道的是,林长安下山就只有一个目的,找到意中人,完成当年的约定罢了。

林长安将头绳妥善收好,重重叹了口气:“小叶子,我来娶你了,可是你在哪呢?”

如今十八年过去了,样貌早已变化,而他只知道女孩是中州人,昵称叫小叶子,其余一概不知。

仅凭这点线索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突然间,林长安想到了什么。

听师父说过七师姐柳萱喜经商,虽然柳师姐下山最晚,只比自己提前了一年多,但柳师姐生意做的很大,在中州甚至整个江东省都享有盛名。

找柳师姐帮忙,说不定能找到小叶子!

林长安眼眸中又闪烁出希望。

柳师姐这么大的名气,随便找个人问问,就应该能问到吧!

想着,林长安四下环顾,准备找个路人询问一下情况。

可现在才凌晨五点出头,天刚蒙蒙亮,路上的车都很少,更别说行人了。

“小子,昨晚跟叶妍冰玩的怎么样?那娘们嫩吧!”

突然,林长安听见身后传来了一阵讥笑声。

转身回头看去,四个高壮青年正向这边走来。

为首的那个纹龙画虎满脸横肉,脖子上挂着条碗口粗的大金链子,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

“叶妍冰?”林长安皱了皱眉,看样子是那个女人的名字。

难怪昨夜和今早反差那么大,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昨天,你给叶妍冰下药了?”

林长安转过身子,面向纹身男问道。

“呵,你小子还怪机灵咧。”

纹身男来到林长安面前,嗤笑一声道:“没错!不过,本来是该我爽的,结果让你捡了个大漏,便宜你小子了!”

听见这话,林长安只觉的一阵反胃,得有多不要脸,才能明目张胆地说出这话?

“但你可不能白爽,代我做件事,三天后有一场新闻发布会,由你来告诉大众,你跟叶妍冰搞破鞋的事情。”

“当然你也会露脸,所以事情不白让你做,大老板说了,给你十万块作为报酬,这钱可够你找十几次高质量了。”

“兄弟,好好珍惜这个白捡钱的机会吧!”

纹身男呵呵笑着,抬手就要去拍林长安的肩膀,好似是多么熟悉的朋友一样。

可还没等纹身男的手落下,林长安就后发先至,一把抓住了纹身男的手腕,昂首看向纹身男,星眸中透出一抹狠厉:“我要是说不呢?”

纹身男脸色一僵,脸上透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旋即讥笑出声,“小子,你多少有点给脸不要脸了,睡一晚还睡出感情来了?”

话音落下,身后的三个壮汉讥笑连连。

“莫非你一穷屌丝,还想英雄救美攀高枝?”

“别自我感动了,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你他妈算老几啊!”

“真就搞不清楚情况,还敢跟咱们讨价还价?”

“大哥,我看也别跟他废话了,他不服就打到他服!”

正当壮汉们说着,纹身男突然双腿一弯,直挺挺的朝林长安跪了下去,只听见扑通一声巨响,纹身男的膝盖猛地磕在水泥路上,疼的发出了杀猪似的惨叫。

这始料未及的一幕,惊的后面三个壮汉齐齐一个激灵。

“你吃什么长大的,怎么长这么高?早点跪着说话多好,让我仰着脖子实在难受。”

林长安说着,掂了掂纹身男脖子上挂着的金项链,眼里闪过一丝嫌弃,原来是块塑料疙瘩。

纹身男疼得咬牙切齿,额头不停滚落下豆大的汗珠,心里不停的骂娘,是老子想跪的吗,不是你他妈的踢了我膝盖窝?

林长安单手将纹身男胳膊抬了起来,冷着脸幽幽开口:“本天师下山,本不想管你们这些破事,但既然已经把我牵扯进去了,也不能置之不理,现在,一五一十的给我交代清楚。”

“交,交代什么……”

纹身男抬眼望向林长安,四目相对之际,犹如望见了地府阎罗一般,声音都变得颤抖了起来:“误,误会,我想我们之间或许存在什么误会……”

林长安手下暗暗用力,“是误会吗?”

纹身男手腕处顿时传来一阵剧痛,“不是,不是误会,我说,我什么都说!”

林长安冷哼一声,瞪向了后面那三个混混:“你们几个也别傻站着,等会我挨个问,要是你们说的有一点对不上,本天师有一万种手段惩治你们!”

三个壮汉面面相觑,脸色皆是惊恐。

“啊!”

纹身男感觉手腕又是一阵疼痛,忙喊道:“就,就按他说的办!”


上午十点,颜美集团大厦。

叶妍冰站在总裁办公室的落地窗前,俏脸茫然的眺望着远方。

为心中那个男孩守了十八年的贞洁,没想到竟给了一个陌生人。

这十八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在期盼着,山上的那个男孩来迎娶自己。

可事到如今,却有了一丝逃避的心理。

“等你来迎娶我之时,我该怎么面对你呢?”

叶妍冰低喃着,两行泪水不自觉地从眼角滑落。

“总裁,蔷薇集团拒绝了我们的融资请求。”

身后,秘书赵佳捧着平板,无奈的走了过来。

“嗯,我知道了。”

叶妍冰轻声回应一句,似是波澜不惊。

“总裁,您怎么了?”

赵佳察觉出了一丝端倪,小声地试探道。

蔷薇集团可是最后的希望,现在希望破灭,公司即将面临资金链断裂的困境,总裁却只是不咸不淡的回了句知道了?

“啊,你刚才说什么?”

叶妍冰擦了擦眼泪,蓦然转身,“再重新说一遍,我刚才没有听清楚。”

赵佳一愣,重复道:“总裁,蔷薇集团……拒绝了我们的融资。”

听见这个消息,叶妍冰脑袋突然嗡地一声,只觉得重心不稳,连忙扶住办公桌,坐在了椅子上。

叶妍冰黛眉紧蹙,闭紧了美眸,俏脸霎时愁容遍布。

赵佳看见了叶妍冰脸颊上的泪痕:“总裁……”

叶妍冰抬了抬手:“你先下去吧,我自己静一静。”

“嗯……”

赵佳轻叹一声,三步一回头的向门口走去。

刚握住门把手,恰巧门从外面被推开,赵佳被晃了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正要面露不悦之际,见门外站着的,竟是前任总裁叶正阳。

赵佳连忙整理衣襟,站直了身子,露出职业微笑,轻鞠一躬道:“叶总好。”

叶正阳两鬓斑白,拄着一根龙头拐杖,进门后只是凛了赵佳一眼,便大步向着叶妍冰走去。

身后,还跟着颜美集团的几大高管,更有几人是叶家直系宗亲。

“爷爷,您怎么来了?”

叶妍冰见状连忙站起身子,又吩咐赵佳:“快去准备茶水。”

“不必了!”叶正阳猛然抬手,紧锁着眉头看着叶妍冰,质问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叶妍冰还是第一次见叶正阳这么严肃,心中有些惶恐:“怎么了爷爷?”

“你还好意思问怎么了?你昨天夜里干的好事,把咱们叶家的脸都丢尽了!”

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男子站了出来,咬牙切齿的说道。

他叫叶俊郎,是叶妍冰的表哥,叶正阳长子叶长江的大儿子,在公司担任副总经理的职位。

今日叶正阳带着一众高管来兴师问罪,就是他一手谋划的。

说话间,叶俊郎拿出了一个平板,摆弄几下打开了一条视频,随后亮在了叶妍冰的眼前:“你看看你干的这些龌龊事!”

视频上,叶妍冰摇摇晃晃的从酒吧走出,跑着钻进了林长安的怀里,随后抱住林长安的脑袋就是一顿亲……

随后画面一转,是万嘉国际酒店门前,叶妍冰紧紧搂着林长安,向酒店里走去。

“怎,怎么会这样?”

叶妍冰美眸震惊,难以置信的望向叶俊郎,声音都颤抖了起来:“怎么可能会有视频呢?我又不是明星又不是网红的,谁会拍我……”

“这是路人拍下来,分享在视频软件上记录生活的。”

“多亏我朋友及时发现告诉了我,才让我有机会花钱找人删除视频。”

“否则事情一旦发酵,咱们叶家的名誉就要让你败光了!”

“表妹,你做这种事情之前,有没有考虑过咱们叶家的声誉?”

“亏了爷爷那么信任你,让你掌管公司,你就是这么回报爷爷的信任吗?”

叶俊郎连珠带炮的说着,一副趁你病要你命的架势。

想着一鼓作气,把叶妍冰从总裁位置上给拽下来!

老爷子也是糊涂,凭什么让年纪轻轻的叶妍冰接管公司?

就只因为她小时候死了爹妈,就心疼她?

在叶俊郎的眼里,论商业才能他比叶妍冰强一万倍!

而且他还是个男人,长子长孙,能为叶家延续香火。

那叶妍冰一旦嫁人,胳膊肘就得往外拐了。

叶正阳双手拄着拐杖,闭上眼睛紧紧皱着眉头,任由叶俊郎数落叶妍冰,也不说一句话。

叶妍冰看了叶正阳一眼,无奈的低下脑袋,紧咬住了下嘴唇。

她清楚,祖父叶正阳是最疼她的,从小有什么都想着她,还让她接管了家族企业。

为了回应这份疼爱,她事必躬亲,力求做到尽善尽美,两年时间就让公司业绩翻了一番。

可不知怎的,今年公司的业绩突然大幅下滑,如今资金链都快要断裂。

祖父或许失望,但未曾明说,可昨晚那事发生后,现在肯定是失望透顶了。

“表妹,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叶俊郎质问着,随后又环顾一众高管:“各位,这件事情大家发表一下看法啊,事情已经发生了,得想办法处理,不能就干瞪眼啊!”

一众高管面面相觑,任谁也不愿意发表意见。

这个节骨眼上,还得看老爷子的态度,都不敢轻易站队。

“我觉得,这事情没什么吧。”

这时候,一个怯怯的声音响了起来。

众人循声望去,声音竟来自赵佳。

叶俊郎恶毒的眼神直接瞪了过去:“我们在商量公司大事,哪有你一个小秘书说话的份!”

赵佳连忙耷拉下脑袋,不敢再多说一句。

突然间,叶正阳开口了:“你说就是,刚才想说什么继续说吧。”

话音落下,叶妍冰美眸大亮,清楚这是老爷子在向着自己,老爷子刚才不说话,只是苦于不能直接偏袒,所以要借赵佳之口!

叶俊郎当然也明白这点,恨得咬牙切齿,没想到都这时候了,老爷子居然还向着叶妍冰。

“那,那我就说了。”

赵佳怯生生的开口,道:“人都有七情六欲,总裁只是谈个恋爱而已,叶副总说的太严重了,有点上纲上线,我,我说完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