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的神颜母亲

我的神颜母亲

谢雨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妈是清华校花,我爸是北大校霸。最终我还是选了清华。清华开学典礼上,新生代表长相酷似我的神颜母亲。拿到清华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我爸发现了我妈学生时代的秘密,执意要与妈妈离婚。

主角:谢雨杜晴倪好独   更新:2022-09-10 21: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雨杜晴倪好独的其他类型小说《我的神颜母亲》,由网络作家“谢雨”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妈是清华校花,我爸是北大校霸。最终我还是选了清华。清华开学典礼上,新生代表长相酷似我的神颜母亲。拿到清华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我爸发现了我妈学生时代的秘密,执意要与妈妈离婚。

《我的神颜母亲》精彩片段

我妈是清华校花,我爸是北大校霸。


最终我还是选了清华。


清华开学典礼上,新生代表长相酷似我的神颜母亲。


拿到清华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我爸发现了我妈学生时代的秘密,执意要与妈妈离婚。


我妈悲痛欲绝,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药。


我不理解,难道他们平时的如胶似漆都是做戏?


……


人家都是父母陪伴着开开心心上清华。


只有我,独自一人搬进了清华的 4 号宿舍楼。


我是最后一个到的,其他几个室友都已经叽叽喳喳地坐在床边嗑瓜子了。


社恐的我扫了她们一眼,便停在一个空床位处,默默收拾东西。


室友们纷纷围了上来,热情地向我做着自己介绍。


我埋头整理自己的行李,边敷衍她们边收拾。


直到我听见了「杜晴」这个名字。


嘿,这不巧了吗?


这室友跟我妈同名啊。


我惊喜地抬头。


没想到,更惊喜的在后头。


这室友不光名字和我妈一样,就连长相也酷似我妈。


我看着她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身边一个女生戳了戳我呆滞的脸,说道:「杜晴,这小妞被你迷得灵魂出窍了。」


哇,这夹子音,苍蝇都能给你夹死。


这一口的夹子音让我忍不住将视线转移到了她的脸上。


这……


我看着她的脸,更震惊了!


她不就是我的干妈李静吗?未来的清华副校长!


我的天啊。


我踏马穿越了?


还没反应过来,我眼前一黑,意识逐渐模糊。


再次醒来的时候,依旧是在这个宿舍里。


率先映入眼帘的是我妈的那张绝世盛颜。


我给了自己一个巴掌,剧痛。


这不是梦!


「同学,你终于醒啦,你是不是中暑了呀?」


李静干妈一个劲儿地给我扇风。


我颤抖地开口:「现在……是几几年?」


「1999 年啊,天啊,你不会是热傻了吧?」


我倒吸一口气,差点又背过气去了。


这这这……


我冷静了几分钟,脑袋飞速旋转。


哎,那我不就能找到我妈学生时代的秘密了嘛?


我感动地捧着我妈妈光滑细腻的脸,眼睛发酸,激动地喊了一声:「妈!」


我妈一脸懵逼,打掉了我的手:「妈什么妈?本姑娘芳龄十八。」


哦对,现在的妈妈还不认识我。


我抹了抹眼泪,吸了吸鼻涕,对着妈妈自我介绍道:「十八岁的杜晴你好,我是十八岁的倪好独,很荣幸成为你的室友。」


一听我的名字,室友都纷纷开始嘲笑:「恁爹怕不是个傻缺吧,给你取了这么个缺心眼的名字,哈哈哈。」


「倪好独,哈哈哈,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毒毒毒……」


其中一个室友忍不住唱了起来。


额……1999 年就有这首歌了吗?


其实我早已习惯了大家打趣我的名字,我也跟着嘻嘻哈哈。


主要她们说得也没错,我爹的确是个缺心眼的家伙。


这时,我妈突然打断了大家的嘲讽,一本正经道:「吾好独,亦善独。」


「令尊是文化人啊。」



我非常清楚老母亲杜晴的喜好,很快就跟她混成了闺蜜。


上了清华我才知道,原来年轻时候的妈妈这么有魅力,几乎每天都有男人来找我给她递情书。


当然,这些情书都到不了我妈手上。


因为我在等北大的倪建国同志出现。


没错,倪建国就是我爸。


可无论我在北大怎么转悠,都没找到我爹。


直到有一天,我妈暗戳戳地把我从寝室里拉到楼梯上。


她告诉我,她的前男友来找她复合,她不愿意,求我帮帮她。


我一脸八卦:「前男友叫啥?」


要是叫倪建国,我立刻把你们俩送入洞房。


我妈叹了口气,说道:「叫谢雨,现在就在寝室楼下。」


谢雨?这名字咋这么耳熟?


管他呢,反正不叫倪建国,就都给我滚。


我拎着棒球棍气势汹汹地下了楼,替我爸扫清情敌。


根据妈妈的指示,我找到了倚在栏杆处的谢雨。


他虽然背对着我,看不到脸,但是他身形挺拔,洗得发白的体恤被风吹起,衣袂飞扬。


我用棒球棒敲了敲他的背,学着我爸欠揍的语气道:「你,就是谢雨啊?」


男子转身。


那一刻,阳光洒落在他清俊如玉的脸上,一双深邃的眸子淡淡地看着我,像是浸在湖水里的墨玉。他的眉眼之间,透着几分疲态。


时间静止……


这张脸,我在电视上看过!


这叔叔踏马是 2022 年的紫微星啊!国际巨星啊!


`2022 年的谢雨,褪去了少年的青涩后,圆了十九亿少女的大叔梦。


可就在他拿下娱乐圈最高奖项「紫微星」的第二天,他就在房间里服用了过量的安眠药。


那一天,无数少女哭红了眼。


此刻巨星就出现在我眼前,一副落寞的模样。


我被帅得愣住了,一时说不出话。


身边不少女孩因他频频回眸,窃窃私语。


「啊!这不是清华男神谢雨吗?妈妈呀,他好帅好帅……」


「他身边那女的是谁呀?」





谢雨的眼神忧郁,看清来人是我后,眸底掠过一抹失望,淡淡问道:「我就是谢雨,你有事吗?」


此时的我已经满眼放光:「谢雨叔叔,请问我能跟您合个照吗?」


「啊?」


不等他拒绝,我直接踮脚勾过他的脖子,将他的脸拉入我的镜头,开心比耶。


咔嚓。


呜呜,妈妈!我跟国际巨星合影了!


拍完后,我放下棒球棍,塞给了他一支笔。


我背对着他,疯狂跪舔他,求他在我背后签上他的大名。


他没有理会我,狭长的眸子睨了我一眼:「姑娘,请你自重。」


他的嗓音低醇,声音中带着不悦。


说罢,他就转身离开了。


我望着他渐渐消失在小道上的萧索背影,遗憾摇头。


天王就是天王,光凭这清瘦的背影就能收获无数妈妈粉的心疼吧。


就是结局可惜啊……


上楼后,我的魂依旧还在谢雨大佬身上。


「好独,你替我拒绝谢雨了吗?」


妈妈眨巴着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礼貌地问道。


我这才想起来我忘记正事了!


我后背开始冒冷汗,说话也开始结巴,赶紧卑微认错:「我……我……忘了,对不起。」


后面的声音如蚊蚋般轻。


听闻,我妈扬起了手。


我紧张闭眼。


意料之外,那只扬起的手没拍在我的头上,落在了我的肩膀上。


妈妈温柔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没事,忘了就忘了。」


而后,她又扑哧一声笑了:「你躲什么呀?我又不是母老虎,怕什么?」


哇,我终于感受到书里写的母爱了:母亲的爱就像微风拂过我的脸庞,温柔缱绻。


毕竟四十岁的杜晴动不动就向我展示她的铁砂掌。


搞得我都条件反射了。


嘿嘿,现在她十八岁,和我是平等的。


我趁机开口询问她和谢雨的关系。


我看谢雨那忧郁的眼神、失落的表情,应该是用情至深啊。


提起这事儿,我妈倒是很坦然。


她说谢雨和她性格太像,简直就是另一个翻版的自己,实在无趣。


他们俩谈了三天恋爱就分了。


「你想啊,他叫谢雨,我叫杜晴。



上楼后,我的魂依旧还在谢雨大佬身上。

「好独,你替我拒绝谢雨了吗?」

妈妈眨巴着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礼貌地问道。

我这才想起来我忘记正事了!

我后背开始冒冷汗,说话也开始结巴,赶紧卑微认错:「我……我……忘了,对不起。」

后面的声音如蚊蚋般轻。

听闻,我妈扬起了手。

我紧张闭眼。

意料之外,那只扬起的手没拍在我的头上,落在了我的肩膀上。

妈妈温柔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没事,忘了就忘了。」

而后,她又扑哧一声笑了:「你躲什么呀?我又不是母老虎,怕什么?」

哇,我终于感受到书里写的母爱了:母亲的爱就像微风拂过我的脸庞,温柔缱绻。

毕竟四十岁的杜晴动不动就向我展示她的铁砂掌。

搞得我都条件反射了。

嘿嘿,现在她十八岁,和我是平等的。

我趁机开口询问她和谢雨的关系。

我看谢雨那忧郁的眼神、失落的表情,应该是用情至深啊。

提起这事儿,我妈倒是很坦然。

她说谢雨和她性格太像,简直就是另一个翻版的自己,实在无趣。

他们俩谈了三天恋爱就分了。

「你想啊,他叫谢雨,我叫杜晴。一晴一雨,这门婚事老天都不能同意。」

「额……你谈恋爱还对名字有讲究啊?」我不理解。

「当然啦,我喜欢名字又正又霸气的男生。」

老母亲一脸娇羞。

所以,这就是你找倪建国谈恋爱的理由吗?

不过有一说一,倪建国这个名字,还真符合了我妈的要求。



再次醒来的时候,依旧是在这个宿舍里。


率先映入眼帘的是我妈的那张绝世盛颜。


我给了自己一个巴掌,剧痛。


这不是梦!


「同学,你终于醒啦,你是不是中暑了呀?」


李静干妈一个劲儿地给我扇风。


我颤抖地开口:「现在……是几几年?」


「1999 年啊,天啊,你不会是热傻了吧?」


我倒吸一口气,差点又背过气去了。


这这这……


我冷静了几分钟,脑袋飞速旋转。


哎,那我不就能找到我妈学生时代的秘密了嘛?


我感动地捧着我妈妈光滑细腻的脸,眼睛发酸,激动地喊了一声:「妈!」


我妈一脸懵逼,打掉了我的手:「妈什么妈?本姑娘芳龄十八。」


哦对,现在的妈妈还不认识我。


我抹了抹眼泪,吸了吸鼻涕,对着妈妈自我介绍道:「十八岁的杜晴你好,我是十八岁的倪好独,很荣幸成为你的室友。」


一听我的名字,室友都纷纷开始嘲笑:「恁爹怕不是个傻缺吧,给你取了这么个缺心眼的名字,哈哈哈。」


「倪好独,哈哈哈,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毒毒毒……」


其中一个室友忍不住唱了起来。


额……1999 年就有这首歌了吗?


其实我早已习惯了大家打趣我的名字,我也跟着嘻嘻哈哈。


主要她们说得也没错,我爹的确是个缺心眼的家伙。


这时,我妈突然打断了大家的嘲讽,一本正经道:「吾好独,亦善独。」


「令尊是文化人啊。」


我:……


其他室友:……


怪不得她能我爸结婚,真是黄鼠狼和狐狸结亲——臭味相投啊。


我非常清楚老母亲杜晴的喜好,很快就跟她混成了闺蜜。


上了清华我才知道,原来年轻时候的妈妈这么有魅力,几乎每天都有男人来找我给她递情书。


当然,这些情书都到不了我妈手上。


因为我在等北大的倪建国同志出现。



没错,倪建国就是我爸。


可无论我在北大怎么转悠,都没找到我爹。


直到有一天,我妈暗戳戳地把我从寝室里拉到楼梯上。


她告诉我,她的前男友来找她复合,她不愿意,求我帮帮她。


我一脸八卦:「前男友叫啥?」


要是叫倪建国,我立刻把你们俩送入洞房。


我妈叹了口气,说道:「叫谢雨,现在就在寝室楼下。」


谢雨?这名字咋这么耳熟?


管他呢,反正不叫倪建国,就都给我滚。


我拎着棒球棍气势汹汹地下了楼,替我爸扫清情敌。


根据妈妈的指示,我找到了倚在栏杆处的谢雨。


他虽然背对着我,看不到脸,但是他身形挺拔,洗得发白的体恤被风吹起,衣袂飞扬。


我用棒球棒敲了敲他的背,学着我爸欠揍的语气道:「你,就是谢雨啊?」


男子转身。


那一刻,阳光洒落在他清俊如玉的脸上,一双深邃的眸子淡淡地看着我,像是浸在湖水里的墨玉。他的眉眼之间,透着几分疲态。


时间静止……


这张脸,我在电视上看过!


这叔叔踏马是 2022 年的紫微星啊!国际巨星啊!


`2022 年的谢雨,褪去了少年的青涩后,圆了十九亿少女的大叔梦。


可就在他拿下娱乐圈最高奖项「紫微星」的第二天,他就在房间里服用了过量的安眠药。


那一天,无数少女哭红了眼。


此刻巨星就出现在我眼前,一副落寞的模样。


我被帅得愣住了,一时说不出话。


身边不少女孩因他频频回眸,窃窃私语。



「啊!这不是清华男神谢雨吗?妈妈呀,他好帅好帅……」


「他身边那女的是谁呀?」


……


谢雨的眼神忧郁,看清来人是我后,眸底掠过一抹失望,淡淡问道:「我就是谢雨,你有事吗?」


此时的我已经满眼放光:「谢雨叔叔,请问我能跟您合个照吗?」


「啊?」


不等他拒绝,我直接踮脚勾过他的脖子,将他的脸拉入我的镜头,开心比耶。


咔嚓。


呜呜,妈妈!我跟国际巨星合影了!


拍完后,我放下棒球棍,塞给了他一支笔。


我背对着他,疯狂跪舔他,求他在我背后签上他的大名。


他没有理会我,狭长的眸子睨了我一眼:「姑娘,请你自重。」


他的嗓音低醇,声音中带着不悦。


说罢,他就转身离开了。


我望着他渐渐消失在小道上的萧索背影,遗憾摇头。


天王就是天王,光凭这清瘦的背影就能收获无数妈妈粉的心疼吧。


就是结局可惜啊……


上楼后,我的魂依旧还在谢雨大佬身上。


「好独,你替我拒绝谢雨了吗?」


妈妈眨巴着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礼貌地问道。


我这才想起来我忘记正事了!


我后背开始冒冷汗,说话也开始结巴,赶紧卑微认错:「我……我……忘了,对不起。」



这么暧昧的氛围下,不亲一口对得起上天的安排?


我勾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闭眼上前。


反正我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等我回到 2022 年,这一切应该就跟梦一样没有发生过吧。


还没来得及好好感受这温热的触觉,我就被谢雨一把推开。


他满脸震惊,红了耳根。


他边擦着自己的嘴唇,边骂道:「倪好独,你是不是女人啊?这是老子的初吻,你还我!」


啊,原来大佬知道我的名字啊,很好。


原来大佬的初吻还在啊,不愧是九十年代的人。


这波狂赚。


我贱兮兮对他笑着:「哦?怎么还?」


他气打不出一处来,狭长的丹凤眼死死盯着我。


哦~我知道怎么还了。


我趁他没反应过来,左手扣住他的头,用力往我脸上一按。


虽然我行为很猛,但我心还是很虚的。


还没来得及感受大佬巨星的吻,我就迅速放开了他。


此时的他,精致的脸臊得通红。


「你……你……」


你了半天,他也没憋出一句话,脖子上的青筋突出。


我上前往他衣领处嗅了嗅。


新闻说谢雨身上有股特别好闻的体香,和他拍过戏的女星都跪求出一款谢雨同款体香的香水。


我一直好奇,到底啥味道的。


闻到的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天使。


一股雪松的凛冽香气萦绕在鼻尖,这香气灵动而缱绻,绝不是后天人工能合成的味道。


苍天,跪求同款香水。


谢雨瞳孔地震,迅速往后弹跳了几米,和我拉开一定的距离。


我擦擦嘴,潇洒转身。


嘶,这样会不会太变态了?


不过这样谢雨也算是被我染指了吧,他离我妈就又远了一步。


回寝室的路上,我突然想到还没感谢谢雨今天替我出头。


转念又想到了我爸那个胆小鬼!


他还骗我他年轻时候是北大校霸呢!根本就是个怂包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