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后她成了沈总的心尖肉

重生后她成了沈总的心尖肉

梦中客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江昭秀有眼无珠,被养姐蛊惑,错爱渣男,最终酿成大错,落得一个家破人亡,凄惨而死的下场。再睁眼,她重生回到了过去,彼时,悲剧还未发生,一切都还来得及。再见沈长炙,这个她前世亲手推开的深情男人时,江昭秀果断抱上对方的大腿,说什么都不肯撒手。重活一世,谁也别想再算计利用她,她要做沈总的心尖肉,她要报仇雪恨,改写命运。

主角:江昭秀,沈长炙   更新:2022-07-15 23: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昭秀,沈长炙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后她成了沈总的心尖肉》,由网络作家“梦中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江昭秀有眼无珠,被养姐蛊惑,错爱渣男,最终酿成大错,落得一个家破人亡,凄惨而死的下场。再睁眼,她重生回到了过去,彼时,悲剧还未发生,一切都还来得及。再见沈长炙,这个她前世亲手推开的深情男人时,江昭秀果断抱上对方的大腿,说什么都不肯撒手。重活一世,谁也别想再算计利用她,她要做沈总的心尖肉,她要报仇雪恨,改写命运。

《重生后她成了沈总的心尖肉》精彩片段

希顿尼亚酒店大礼堂。

二十来桌的宾客窃窃私语,眼光时不时瞄着红毯上,手捧鲜花的男人。

距离司仪请女主角登场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女主角,依旧没有出现!

A市大名鼎鼎的沈家家主沈长灸,竟然会在订婚宴被人放鸽子!

沈长灸面目阴沉,冷凝得似要杀人!

他一定不会放过那个女人!

居然大言不惭地要他温柔,哼,他会先教会小东西,什么叫做顺从!

砰——

礼堂的门被推开,江珊珊身着婚纱礼服的女孩子,一步步走向沈长灸。

眼前的男人帅的无可挑剔,这样的男人就该是她的!

只是还未到沈长炙面前,江珊珊就被冲上台的保镖拦住:“你谁?”

江珊珊无辜地看着沈长炙,露出慌乱的表情来:“是秀秀,她说她想嫁的人不是你,所以让我来顶替她来参加仪式,她才能找到时间离开!”

江昭秀竟敢搞一个乱七八糟的女人来敷衍他?

该死!

“她人在哪儿?”

江珊珊娇滴滴开口:“她已经离开了,还说,让我代替她嫁给你。”

沈长灸语气似要杀人:“代替她?你有什么资格!”

此话一出,江珊珊心里瞬间嫉妒四起。

凭什么她没有资格?就因为她是养女?

“眼下宾客都来了,娱乐记者们也都在,妹妹既然跑了,那总要给大家一个交代……”

“我沈家做事需要给谁交代,跑了抓回来就是,任何人都不能替代她。”

沈长灸一个眼神都不想给她,随手将花扔给司仪,转身离开。

快要离开宴会厅的时候,宾客席的角落,突然窜出来一个人影!

江邵秀!

冷冷一笑,沈长炙眸光凝漠:“小东西,你好兴致啊!”

“我饿了。”江邵秀看了一眼手中的蛋糕,“所以就想吃点蛋糕垫垫肚子,谁知道竟被人诬陷为逃婚!”

江珊珊也看到了江昭秀,瞬间吓得呼吸都停了。

听了她的一番话,更是理智全乱!

“妹妹!”

江珊珊朝着江邵秀一路跑过去,快接近的时候故意一个趔趄,按照以往,她这个傻妹妹一定会接住她!

然而事与愿违!

咚!

声音很清脆,江珊珊膝盖很疼。

这一疼,她的眼泪直接飙出来。

“妹妹你要走就走,不用回来看我的,我一定会没事,沈家主不会为难我,你不用牺牲自己的幸福啊!”

江昭秀冷眼看着,厌恶的撇开她的手,直接站起身,挨到沈长灸身旁。

“我的幸福就在这里,姐姐要我走到哪里去啊?对了,我不是让你告诉阿炙,我饿了要吃点东西吗?为什么你会穿成这样跑到台上啊?”

装傻,谁不会啊?

今早对镜穿婚纱的时候,江昭秀确定了一个事实。

她重生了。

上辈子她这个狼心狗肺的姐姐,轻而易举地夺了她的一切。

就连最爱她的男人沈长炙都因她而死。

这辈子她不会再被她玩弄了!

既然重活一世,她要报复,让伤害过她的渣男贱女去下地狱!


沈长炙望了望江昭秀。

他敢断定,小东西没让这个女人告诉他肚子饿的事情。

也罢,既然她想演,他就陪着!

“呵。”沈长灸冷笑,“不是跑了吗,回来干什么?”

完蛋,要算账了。

江昭秀举了举手中的蛋糕:“饿了,跑不动,行吗?”

“现在,吃饱了吗?”

“当然。”

四目相对,是个人都能感受到空中摩擦出的火花。

“这个女人好手段啊,我看不简单。”

“会不会想脚踏两船,先订婚一个,另一个当地下情人?”

这话一出,江昭秀立马看到沈长灸黑了脸。

“订婚宴再不开始,我们两个人的名声,都要被毁了!”

沈长炙还没说什么,江珊珊倒是先把江邵秀拉到了一边:“妹妹,你被下了什么迷药?明明昨晚还说最爱的人是刘泽,怎么现在突然变了?”

“你够了吧,姐姐!”

江邵秀瞥了江珊珊一眼,把她所做的事情,和盘托出:

“前两天就一直打听我订婚的衣服是哪家的,原来你早有准备,这盗版衣服穿着舒服吗?”

宾客们审视的目光一寸寸的刮着江珊珊的脸。

江珊珊忽然意识到,眼前的女人变了。

她的语气开始颤抖,仿佛受了极大的委屈,“盗版的也是你要我帮你逃跑,我才穿的。现在东窗事发,就要我帮你顶罪。我虽然不是你亲生的姐姐,可也是江家的女儿,难道我丢脸,江家就不丢脸吗?”

污蔑不成又开始诋毁人品了?

江昭秀松开男人的手,俯视着做戏的女人。

慢慢蹲下身,她在江珊珊的耳边低语:“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身败名裂,但不是现在。我不会因为你,毁了我和阿炙的订婚宴。”

她起身,目光重新落在沈长炙的身上,莞尔一笑:“我人就在你面前了,阿炙,还不开始仪式吗?”

沈长灸冷冷吐出三个字:“不可能。”

咔。

江昭秀几乎能听到自己笑容裂开的声音。

瘫在地上的江珊珊则是一脸兴奋!

然而没高兴多久,就听沈长灸直接宣布:“结婚吧,完事儿去领证。”

所有人都愣住了,江昭秀的脑子直接震惊出走,“可是我还没问我爸妈……”

说完她反应过来,这亲就是两家父母定下的,还需要问吗?

记忆力鲜血模糊的脸再次浮现在眼前,和现在俊美的脸重合。

他还活着,还能等到她弥补。

“好。”

沈长灸抱着江昭秀,贴近她的耳边,“我走了,后面你随便。”

“不是直接结婚吗?”

“你做梦呢!”

江昭秀的笑凝固在脸上,还没反应过来,沈长灸就轻轻推开她,毫不留恋地转身走人。

满场宾客见沈长灸走了,便也纷纷离场。

“江昭秀,没想到吧,你这样的女人,人家看不上!”

江珊珊见江昭秀破天荒头一回被这样戏耍,也不装了,明晃晃的嘲讽。

“闭嘴吧你。”

江邵秀一把拉住江珊珊的手,到了新娘休息室。

门一关,江邵秀双手抱在胸前,看着江珊珊:“知道我为什么要带你来这里吗?给你看样东西!”

江昭秀冷笑,掏出手机。

前世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喜欢的人和自家姐姐睡在一起,虽然难受但还是拍了照。

现在刚好派上用场。

手机相册里,全是两个人的床照,不堪入目!

“啊!”

江珊珊冲上去抢手机:“不是的,是你P的,你诬陷我,江邵秀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江昭秀嫣然一笑:“别怕,还有视频呢。”

按下小三角,一段限制级画面出现在江珊珊的眼前,她再没有语言狡辩,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冷冷一笑,江邵秀收了手机:“姐姐听过一句话吗,不作死就不会死。”

手机连上大屏幕,江珊珊就见她一张张翻着手机相册。

越往后,画面越不堪入目,宾客都忍不住掏手机拍照录视频。

“啊!”

江珊珊想冲上去抢手机沈长灸拦下推开,两个保安很快上来驾住她。

“不是的,是你P的,你诬陷我,沈家主,您别信,她故意的!你们别信,别看!”

江昭秀嫣然一笑:“别怕,还有视频呢。”

按下小三角,一段限制级画面将这场订婚宴推上高潮,宾客们彻底坐不住,反正一定要拍下这段视频。

“姐姐听过一句话吗,不作死就不会死。”

江昭秀懒得理她,轻快离开。

沈长灸,上辈子能拿下他,这辈子她也一定可以!


沈氏集团大楼。

江昭秀满怀希望地进了大楼。

“你好,我想见一下你们董事长。”

“请问,您有预约吗?”前台美女例行询问。

“额,没有,不过我想请您通告一下,就说他的亲亲老婆找他。”

老婆?

前台美女惊大了双眼,随后又立刻恢复正常。

她拨通了总裁办公室电话。

“您好女士,总裁让您上去。”

江昭秀没想到沈长灸居然同意了!

心情愉悦,她加快脚步,来到办公室门口,她却发现门没关上。

她透过门缝,向里张望。

都说工作中的男人最有魅力,江昭秀狠狠咽了口口水。

“来了就进来,偷偷摸摸地想做贼?”

沈长灸蓦地出声。

门口声音太大,他想忽略都不行。

被发现了。

江昭秀推开门,脸上堆笑,讨好说道:“老公,工作再忙,但也不能忽略身体健康哦!”

她的声音很嗲,很长,沈长灸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会说人话吗?不会说跟鹦鹉学学。”

江昭秀的笑出现一丝裂缝。

不能生气,生气就前功尽弃了!

她贴近他,“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呢,我心疼你嘛。”

柔弱无骨的身躯带着微热,透过衣衫传到沈长灸身上。

沈长灸感觉一股燥热涌了上来,他的鼻尖很快出了一层薄汗。

沈长灸脑子有点懵。

口干舌燥!

沈长灸拿起杯子想喝水,发现里面没水,刚要按铃呼叫秘书,却被江昭秀夺过杯子。

“我帮你倒水,你好好工作吧,今天我在这当你的贤内助!”

说完也不问问他喝什么,讨好似得飞快跑了出去。

身边的热源没有了,沈长灸蒙蒙的脑子逐渐恢复了理智。

不行,他不能这么轻易原谅她!

江昭秀回来后把茶放在他手边,刚要贴近沈长灸就被他抬手推开。

“我不喝白开水。”

“啊?那我给你重新倒。”

“不必了。”

沈长灸挡开她想拿杯子的手,拿出一沓子文件,“这文件十分钟之后要,你抓紧时间复印出来。”

啊?

江昭秀愕然。

“这就受不了了?”

沈长灸轻轻一瞥,轻蔑,不在意。

江昭秀忽然福至心灵。

这狗男人是在报复吧,成吧,谁让她有错在先呢!

江昭秀捧起她半个身子高的文件,晃晃悠悠出了门。

几分钟后,累瘫了的江昭秀,将文件全部下发,回了办公室。

文件太重,纸张边缘也锋利,将江昭秀白嫩的臂膀被压划出几道红痕,引得沈长灸时不时瞄几眼。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江昭秀体验到了真正的累。

“倒杯咖啡,要七分糖七分烫,重泡!”

“刚才的文件错了,再去复印!”

“通知高层开会……”

这几个小时,江昭秀忙得后脚不着前脚跟,沈长灸差点被问候十八辈祖宗。

下午五点,沈长灸合上了电脑。

江昭秀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瘫在沙发上。

沈长灸全看在眼里,轻轻勾起嘴角。

“走吧。”

沈长灸拿起外套走向外面。

“去哪?”

“去你家!”

“去我家?”江昭秀惊呼,“你去我家干什么,你不是不想和我在一起吗?”

沈长灸翻了个白眼,不想多说。

坐上车,两人相顾无言,直到到了江家。

推开门,她熟悉的亲人好好地坐在沙发上,只是脸上满是愁容与失望。

见到她的一瞬间,江爸腾的站起来朝她快步走来。

“闺女!”

走到半路,他看到自家闺女身后站着的沈长灸,眼神瞬间冷下来,冷声问:“你来做什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