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我假太监开局征服女帝

我假太监开局征服女帝

卖报小书童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孙宇自从穿越到古代,经历了差点被阉了做真太监的事件之后,他便努力的想办法脱身,这皇宫简直就不是人呆的地方。本来与老太监亲爹合谋,保住了完身之后,孙宇便计划着偷偷溜出宫,没成想竟倒霉的遇上差事,被派遣去了皇帝的寝宫,伺候皇帝洗澡,也正是这一次,孙宇发现当今皇帝居然是女儿身。

主角:孙宇,江若琳   更新:2022-07-15 21:2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孙宇,江若琳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假太监开局征服女帝》,由网络作家“卖报小书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孙宇自从穿越到古代,经历了差点被阉了做真太监的事件之后,他便努力的想办法脱身,这皇宫简直就不是人呆的地方。本来与老太监亲爹合谋,保住了完身之后,孙宇便计划着偷偷溜出宫,没成想竟倒霉的遇上差事,被派遣去了皇帝的寝宫,伺候皇帝洗澡,也正是这一次,孙宇发现当今皇帝居然是女儿身。

《我假太监开局征服女帝》精彩片段

“听说这小子是主动花钱进来当太监的?还真是有勇气。”

“把你那破草杆儿拿走,这小子花钱了,一会儿切完了得用鹅毛管儿,既然收钱了咱得对得起良心。”

一阵尖细而嘈杂的对话,把孙宇吵醒过来。

他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个昏暗的房间,除了一个小窗口之外,几乎没有光源。

能感觉得到,外面的阳光非常温暖。

然而对于孙宇来说,却是可望而不可及。

他的四肢都被捆着,想动弹都做不到。

这是哪儿?他不是驾车冲下了悬崖?难不成他死了,这里是地狱?

随着他的呼吸,喉管连同嘴唇传来了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口渴,实在是太口渴了。

“水,谁能给我一口水喝?”

他试图用已经干涸的声带发出一点儿声音,然而那嘶哑的说话声让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旁边围拢着的几个人影听到了他的声音,都是凑了过来。

“等挨了这一刀,再给你润嗓子,想大口喝水,得是三天以后吧!”

“一会儿可能有点疼,你忍着点儿!”

两个尖细的声音,回答了他的要求。

孙宇趁机清楚了周围那几个人的样子,顿时头皮有些发麻。

几个人都是一身古装打扮,脸上白刷刷的,好像是抹了一层粉。

虽然几个人脸上都带着点笑意,但是怎么看起来怎么渗人?难道自己真是到了阴曹地府?这几位都是阎王身边的小鬼?

“不要乱动,不然一会孙老割错了地方,把你的大腿筋脉割断,你这辈子可就废了。”

一个长得比较粗壮的白脸汉子凑过来低声说道,接着就按住了他的腰。

另外两人则是二话不说,解开他的裤子向下一褪。

孙宇顿时感觉一凉。

他当时就蒙了,这他妈是什么情况?

他现在是动也动不得,喊也喊不出来,无助得要命。

就在这时,他的脑子里突然嗡的一声。

一大堆记忆碎片纷纷涌现。

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孙宇,只不过在一岁多的时候就父母双亡,随后被亲戚家领养了三年的时间。

随后这亲戚家中遭了旱灾,逃荒路上跟他走散,自此孙宇开始流落街头,也算他命大,靠百家饭竟然也勉勉强强活到了17岁。

结果前两天,他正讨了饭,想要回土地庙里吃的时候,不知道被谁打了黑棍,套了麻袋送到了这里。

周围那些人可不是阎王地狱里的小鬼,而是一群死太监。

而眼下,这帮太监正是要阉了他,让他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

眼看着一个老太监拿着月牙小刀朝自己走了过来,孙宇顿时觉得头皮发麻。

穿越了也就罢了,这怎么上来就要被阉?

而且这可是在古代,做手术条件极其简陋,这一刀下去,别说命根子没了,恐怕连命也要没,死于破伤风和手术感染,那还不得折腾死?

“几位公公,你们听我说,这里面肯定是有误会,我可不想做太监。”

他的话一说出来,旁边的几个人都是一愣,随后笑了起来。

“小子,这话你要是七天前说还行,不过现在可由不得你了。你家兄长给了我们五两文银,好说歹说才求得这个机会,你要不好好珍惜?对得起你家里人的厚望吗?”

“你放心,孙公公刀快手快,人送外号孙一手,保准你一瞬间就成了太监!”

这两句话直接就把孙宇给整愣住了。

这他妈谁呀?太坑爹了。

别人都是为了赚钱进宫当太监,怎么到了自己这儿就变成了是花钱当太监。

他闲得慌,没事儿雇人阉了自己?

至于那个所谓的兄长,他怎么没印象了,是不是给自己打闷棍的家伙,对方跟自己有多大的仇怨,花了足足五两银子,就为了把自己阉了?

正愣神的功夫,孙宇忽然察觉到,那个孙老太监已经站在他旁边磨起了月牙刀。

他猛的抬起头,向下面看了一眼。

还好还好。

只要命根子还保留着,那他就是个堂堂正正的男人。

拿着月牙小刀的老太监已经放下了磨刀石,手里的小刀在旁边的蜡烛上轻轻一滑,就算是完成了消毒,紧接着一只罪恶的左手就伸向了孙宇。

“小篮子,还不快把草木灰准备好?”

“这小子,血脉超于常人,一刀下去,怕是要止不住血,得多准备点草木灰。”

“咱家房里还缺一个强力壮,能干活的,等把他切了之后,就先留在咱们房里吧!”

眼看着几个太监越说越离谱,孙宇彻底疯了。

他脑子开始急速旋转起来,想尽了各种办法,各种可能。

随后,他脑子里冒出了一个记忆碎片,忽然灵光一闪,压低了嗓音朝着几个太监说道。

“几位公公,刀下留人!你们之所以要切了我,不就是为了拿点儿钱吗?”

“我跟你们说,在我右脚的鞋底儿还缝着一个的长命锁,最少也能值个十两文银。”

“只要你们能放过我,这长命锁就归你们了。”

眼看着几个太监都是愣了愣,他在心中开始感恩起原主。

那长命锁是原主父母在他小时候留下的一样信物。

原主也是个念旧情的,不管多艰难困苦,也没舍得用出去。

眼下都到了这个时候,他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金子固然重要,那也没鸟重要。

领头的太监使了个眼色,旁边一个小太监立刻就去扒他的右脚,随后果然从鞋底掏出来一块儿长命锁。

“嘿,没想到你这家伙手里倒是有点货色。”

小太监咬了一口那个长命锁,发现是真金的,顿时就乐了,随后递给了掌刀的太监。

“孙公公,要不咱们把他切了之后送个比较好的衙门吧?”

“十两文银,按理说都够在宫中买个九品太监领班了。”

孙宇一听,顿时就急了,这他妈什么道理?

拿了钱还要切,这也太黑了,这帮太监不仅没命根子,还没信誉啊!

难不成他今天左右都躲不开这一刀吗?


一想到陪伴自己二十多年的命根子就要远航,孙宇的心里全都是绝望。

谁也没想到,那老太监拿过长命锁之后,忽然愣了愣。

紧接着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向了孙宇。

“你小子不叫孙二愣,叫孙宇,是大泽乡的人,对不对?”

老太监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低声问道。

孙宇怔怔的看着老太监,突然有种绝处逢生的感觉。

“公公,你怎么知道?”

老太监深深的看了他两眼,随后猛然转身,朝着旁边一挥手。

“这小子血脉异常,我需要专心的给他净身,不能有人打扰,你们都先给我出去,等我切完了自会叫你们进来。”

看得出来,这老太监在净身房地位很高,那些小太监不敢违拗他的话,纷纷离开了这间房子。

等到最后一个人离开之后,老太监猛然转过头,看向了躺在床上的孙宇。

“没想到啊,没想到,竟然在这种情况之下见到了你。”

老太监双手颤抖着,把长命锁重新放在了孙宇胸口,接着热泪满框的说道。

“孩儿啊,我是恁爹啊!”

老太监这句话直接就把孙宇给雷住了。

什么情况?怎么还有上来就要当他爹的,还是个太监?

原主的父母不是在一岁的时候就已经全都死了吗?

这老太监是怎么回事?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孙宇马上就反应了过来。

这种时候,最好的选择,就是顺杆爬。

别说认做他爹了,就算这老太监说是他祖宗,他也得掐着鼻子认了。

“你,你真的是我爹?你怎么会跑到皇宫里?”

孙宇一边说着一边低下头朝着老太监的双腿间看了一眼,眼神有些复杂。

好家伙,如果这是真的,那还真挺狠。

别家都是一门五进士,父子三探花,他这儿倒好,父子齐太监,这估计写到史书上都能流传出一段佳话吧?

老太监的表情也是有些复杂。

他将长命锁捏在手里把玩了片刻之后,低声说道。

“这长命锁后面刻着你的生辰八字,重量是六钱二分,是我当初在大泽乡当官差的时候找人打的。”

“你一岁多的时候,我就犯了人命官司,不得已之下只能将你和你母亲安排在你姑婶之家。没想到今日你我父子竟然在此处相遇。”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难不成你姑婶家也遭了歹人报复?”

老太监满脸的感慨,开始回忆起之前的往事。

他所说的话,跟孙宇记忆之中的片段,无比吻合。

孙宇这恍然明白过来,眼前这个老太监还真是原主的爹!

他也顾不得老太监在回想什么往事了,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激动无比。

“爹呀,这颗真是我孙家之幸了,既然是您主刀,那今日总不能让咱老孙家断子绝孙吧?”

“儿子这还没娶妻生子呢,香火要是到了我这里就断了......”

老太监被打断了回忆,顿时醒悟过来。

他的眼神着实有些复杂。

“可惜,若是七日之前,咱们父子就能相认,这事儿也就好办,但是现在你这名册已经传到内务府,再想把你保下来,那是千难万难,除非......”

老太监的目光闪烁起来,似乎在犹豫什么。

孙悦心头发急,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便宜爹在想什么,连忙说道。

“爹,不管是什么办法,只要能保住咱们老孙家的命根子,怎么都行啊!”

这句话触动了孙老太监的心,古人讲究的就是个传承,尤其是他们这种自己已经没了传承能力的人,更是珍惜自身血脉。

孙老太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月牙刀给放到了一边,紧接着说道。

“稍后对外就说你已经净了身,只不过因为身体强壮,天赋异禀,所以被净了身之后,影响也没有那么大。”

“先按照流程去内务府上两天,到时候我会想办法再联系你。”

“切记,这事儿千万不能露馅儿,否则你我父子二人的性命可就全都没了!”

孙老太监千叮咛万嘱咐,接着从不知道从哪儿找了一件带着斑斑血迹的裤子给孙宇换上,又把那小刀在旁边的一处血迹上抹了抹。

这才深深的看了孙宇一眼,把外面的人给叫了进来。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小子还真是天赋异禀。老夫这一刀下去,竟然怎么见血,看样子这小子天生就是个当太监的料。”

老太监朝着那几个小太监说了两句,随后抓起一把草木灰就扑到了孙宇的小肚子上,完美的掩盖了血迹。

孙宇会意,连忙哎呦连天的叫了起来。

他的嘴唇哆嗦着,直翻白眼,演技多少有点浮夸。

不过那些小太监,都是被孙老太监给阉了的,自然知道孙老太监手法了得,这会儿都没把他的表演当回事。

片刻之后,那几个小太监就按照流程把他给抬了出去。

眼看着被抬着出了那小黑屋,孙宇顿时就松了口气。

总算躲过了这一刀,还莫名其妙的多了个太监爹,这事儿他庆幸之余,还得得好好捋一捋。

宫中是不可能长期待下去的。

据说净身之后,太监们每年最少还要被筛查两次。

有些还得再切一遍。

一想到那寒光闪闪的月牙小刀,孙宇就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与此同时,刚刚才把下一个待阉小太监抬进来的净身房当中,忽然闯进来几个人。

为首的一个穿着一身大红色蟒袍,脸上没有胡须,布满了皱纹,看上去老态龙钟,但是精气神的确实很足的老太监。

这老太监一进门便是傲然的挺起了胸膛,背着双手,仿佛是上级官员下来视察一样。

孙老太监看见对方之后,心头一抖,紧接着连忙带着净身房的众人齐刷刷给这老太监跪下。

“卑职见过李公公。”

“今天这是什么风,怎么把您老给吹过来了?”

这个李老太监是宫中专司内务采办的大太监。

论身份,那是吴国正五品的内官,比起孙老太监高了两个品级,在宫中那也是横着走的主儿。

这会儿孙太监看见他自然不敢轻慢。

李太监低下头看了一眼孙太监,冷然说道。

“我说孙天飞,你老小子该不会是忘了之前本公公吩咐你的事情吧?”

“你这最近有没有碰到什么好苗子?咱家手下缺了几个机灵出活的小太监,最近皇帝陛下要举行及冠大典,可是要大宴群臣,所以这采购的事项越发繁重。”

“你这里要是没给我备上几个好用的小太监,耽搁了采购我可要拿你是问。”

一顶大帽子连带着一口黑锅,直接就砸在了孙太监的身上。

他的心头一抖,连忙堆起了笑脸,说道。

“那是,那是,李公公的吩咐孙天飞怎么敢忘记,咱家这里还真就有几个候选人。”

孙天飞笑呵呵的看着李公公那张嘴脸,心头忽然一动。

这内务府掌管采购的事物,是整个皇宫当中少有能进出宫门的太监衙门。

要是能把自己儿子安排在李公公手下,那岂不是就有了希望?

孙老太监是个雷厉风行的主儿,这会儿看到希望,二话不说转身就跑到了后门处,把才离开的孙宇给拉了回来。


孙宇原身这副身子架还算不错,被李公公一眼看中。

“不错不错,你老小子这次倒是学乖了,没又找几个破烂货色来糊弄我,我看这小子不错,我就直接带走了,之后的典册奴籍之类的事情,就交给你办理了。”

李公公说完这句话之后,带着孙宇就出了门。

孙宇有些激动,现在李公公后面亦步亦趋。

刚才孙老太监拉住他之后,低声跟他说了几句话。

这会儿他还沉浸在那些话带来的兴奋当中。

如果能入了这内务府当个采购的小太监。他就有希望从皇宫之中逃脱出去。

毕竟是封建朝代,地广人稀车马慢。

天下之大,想要让他一个普通人藏住身形还是很容易的。

到时候再想找他,那就是大海捞针。

至于后续会带来什么影响,他却是全然顾不得了。

“你小子傻笑什么呢?咱们内务府虽然对礼仪的要求不多,但是你总不能在那些王公大臣还有皇族面前跟个二傻子似的吧?”

“看来那个姓孙的还没来得及教你宫内里礼节,日后你可要小心点儿,否则要是有人想砍了你这脑袋当尿壶我也保不住你。”

李公公的态度十分严苛,不过说起话来还算暖心。

三言两语之下孙宇是连连点头。

想逃走,也得先保住小命才行。

然而随后发生的事情,却是彻底打乱了他的出逃计划。

一行人才从大路下来拐入到内务府所在的院落旁。

没等孙宇兴奋的功夫,旁边就走过来几个宫女。

当头一个女官,脸色有些阴沉,看到李公公之后立刻就站住了脚步。

“李公公,今日不知怎么了,你们内务府的各家领事太监怎么全都没了动静?害得我找了一遍又一遍,总算是拿到你了。”

“虽说你主管的是采购事项,但是眼下也只能这内务府当中无人问津,我也只能是找你了。”

不知道为什么,李公公在看到这几个女官的时候,一张脸就绿了下来。

“风姑姑,你可不能再从我手下带人走了,否则我这内务府人手不够,做事不成,岂不是成了虚设。”

李公公似乎还想据理力争两句,然而对面的风姑姑冷哼了一声说到。

“今日我们要的人可是要帮皇帝陛下沐浴身子的,陛下此时正在养心殿沐浴,眼看着就要人手了,难不成李公公还打算拒绝?”

一听到这话,连带着李公公在内,他身后的几个小太监脸色都是一变,全都低下了头,谁也不敢吭声。

当今这个皇帝脾气有些古怪,凡是跟在他身边的小太监死亡率奇高。

若是御书房之类地方的小太监倒也算了,偏巧是这些贴身给他安排饮食起居的小太监们。

几乎就没有活过十天的,去一个死一个,而且其中当属给他洗澡,搓背的,更是极惨。

平均每三五天时间,就会有一个被拖出去直接杖毙。

这种活儿,谁也不想去干。

就在他愣神的功夫,身边其他几个小太监不知道是不是商量好了,齐刷刷向后退了一步。

这就把他给让在了第一位。那个女官抬起头来,正好看到他单独一个站在前面。顿时眉毛一挑。

“好小子,你这胆子也算不小,这算是毛遂自荐了,就你了。”

风姑姑的品级,比这李公公还要高上一个档次。

李公公虽然心有不满,但也不敢违拗。

他转过头看到被选中的人不是他的心腹,而是孙宇这个新来的小太监,顿时松了口气。

随后不等孙宇开口,直接大手一挥。

“既然风姑姑都让你去了,你就去吧。”

一听到李公公说这话,孙宇才反应过来的脸,直接整个儿都绿了。

好家伙,连李公公都发了话,他这是不去也不行了。

周围的路面上有不少侍卫,个个腰间都配着刀。

看上去就是规矩森严。

他要是现在就跑,估计会被这些侍卫直接乱刀砍死。

眼看着那个叫风姑姑的女官已经在前面引路,孙宇无奈之下也只好是跟了上来。

不过出于谨慎,他还是低声问道。

“这位姑姑,皇帝陛下洗澡这种事儿难道不应该是女官和宫女来做的吗?我一个小太监......”

风姑姑连头都没回,冷哼了一声。

“谁让你有这么多问题的?”

“在宫中要学会听话,如果是比你关心和职权大的人,告诉你要做什么,你就绝对要去按要求做。”

“不要随便问出这种问题,否则没你好果子吃!”

训斥完这一句之后,风姑姑似乎是觉得自己说的有些重,压低的嗓音,继尔说道。

“皇帝陛沐浴,正常情况之下,确实是由宫女服侍,你这小太监也就是帮忙提提热水,搬搬木桶而已。”

“稍后千万记住,若是没有皇帝陛下的要求。绝对不可以抬头,更不可以轻易进入内室当中。”

这个叫风姑姑的女官似乎有些仁善之心,再三叮嘱道。

只不过,他说出来的话听得孙宇是无比紧张。

片刻之后,这女官就带着孙宇来到了皇帝的寝宫之外,随后带着他简单熟悉了一下道路,便是让他拎着两桶热水去给皇帝寝宫内的沐浴桶添水。

随行的,还有另外一个宫女。

这宫女长得十分娇俏,跟孙宇同行的时候却总是冷着一张脸。就跟谁欠了她一万两黄金似的。

孙宇也不气馁,旁敲侧击仔细问了半天。

十句话这宫女才回上一两句,来来回回折腾了两遍之后,倒也是让孙宇搞清楚了眼前的情况。

原来是上一个负责提水的小太监,不知道因为犯了什么忌讳,被守殿武士当场砸烂了脑袋。

皇帝转头就把这事儿给忘了,等到今天想洗澡的时候,风姑姑才想起来缺少这么一个提水的太监。

所以就临时找来了孙宇。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