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棋逢对手小说

棋逢对手小说

二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黎恒川是久笙的第一个男人,她不图他的钱,只图他长得好,自己看着顺眼。后来,她再也没有别的男人,只有黎恒川一个,她当了他三年的地下情人。交易结束时,她走的云淡风轻,某人却不淡定了。后来,久笙跟黎恒川重新在一起,这一次,换成她让他见不得光。如果爱情是一场游戏,那他们一定是棋逢对手,难断输赢!

主角:黎恒川,久笙   更新:2022-07-15 23: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黎恒川,久笙 的女频言情小说《棋逢对手小说》,由网络作家“二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黎恒川是久笙的第一个男人,她不图他的钱,只图他长得好,自己看着顺眼。后来,她再也没有别的男人,只有黎恒川一个,她当了他三年的地下情人。交易结束时,她走的云淡风轻,某人却不淡定了。后来,久笙跟黎恒川重新在一起,这一次,换成她让他见不得光。如果爱情是一场游戏,那他们一定是棋逢对手,难断输赢!

《棋逢对手小说》精彩片段

久笙其实是看不起久禾的,就是她那个看男人过活的妈,可是现在她发现,久禾比她好多了,至少不会当自当自立。

浴室里面传来哗啦啦地流水声,不多时,浴室门被里面的人推开。

看着从浴室里面走出来的男人。

久笙托腮,笑看着他,“你叫什么名字?”

她和眼前男人的关系,还要归功于程姐,程姐说,既然打算从事bargirl这一行,不如对自己好一点,第一次别图钱,找一个自己看得上的男人,把他给睡了,为以后作一个缓冲,免得以后追悔莫及。

当时,她还不以为意,后来她打脸了,就如眼前这个男人,长得不错,技术更不错,至少她昨晚她是真的被取悦到了。

黎恒川闻言,擦头发的动作一顿,“哼”笑一声,他信步走到久笙身边,俯身,一把捏住久笙的下巴,“你男朋友知道吗?”

他的力道很大,大的差点让久笙误以为他要捏碎她的下巴。

久笙纤纤玉手动作温柔地拂过黎恒川的脸,笑了笑,“你可真有意思,怎么,把人睡了,还充当正义使者了?”

见到久笙一脸嚣张的样子,黎恒川轻“啧”了一声,“还挺伶牙俐齿的。”

久笙笑出声,“还好,至少不像某人自当自立。”

这是在内涵他。

黎恒川微微挑眉,饶有兴味地看着她。

久笙嗤笑了一声,一把拉开黎恒川的捏着她下巴的手,掀开被子,抓起浴袍,穿上,往浴室走去。

她有没有男朋友,和谁睡了,关他什么事,他们不过就是一晚上火包友的关系,他有什么资格对她的行为指指点点。

久笙走的潇洒,那小腰盈盈一握,浴袍腰带往腰间一束,瞬间勾起她凹凸至极的身段。

在想到刚才她的嚣张样,黎恒川舌头顶了一下后牙槽,嗤笑了一声,有个电话打进他的手机,他接通了一个电话,离开房间。

久笙往黎恒川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淡淡地收回视线,进了浴室,等到她从浴室里面出来时候,房间里面多了一套新的过膝长裙,长裙很直男,五颜六色的碎花。

她眼皮狠狠地跳了好几下,可是不穿也不行,毕竟,她昨晚的裙子已经废了,她顺手抓起长裙,准备去换的时候,一盒妈富隆从长裙上掉下,落在她脚边。

不错,还挺贴心的。

久笙想。

吃下药,换好衣服,离开酒店的时候,久笙收到程姐给她发的一笔钱,是她上个月卖酒的提成,收入不高,都不够她姥姥做一个月透析的钱,所以她这个月直接转成坐台小姐,谁让收益高呢!

给程姐发过去一个已经确认收款的信息后,程姐给她打来了电话,久笙接通,“程姐。”

程姐“嗯”了一声,她是酒吧的负责人,不过她上头还有一个老板,所以有些事不是她能够决定得了的,和久笙寒暄了几句之后,直入正题道,“昨晚王总的女朋友跑过来大闹了一场,久笙,老板让你以后不要来了。”


干他们这行就是这样,随时等着被踹出去,昨晚久笙运气不好,刚和人约好去酒店,结果人家女朋友就杀过来找麻烦。

不过好在那时候,久笙正好去了卫生间,没被直接抓个先形,可即便如此,久笙也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

“你还好吧!”程姐的声音带有关心。

“我没事。”对于这个结果,久笙并不意外,毕竟,她进去的第一天,就看见酒吧里面的姐妹被原配泼硫酸,毁容后,被老板一脚踹去酒吧,所以她算是运气好的,至少没被人抓住打死,或者泼硫酸。

和程姐简单地寒暄了几句,久笙挂断电话,去医院的时候,接到沈隽的电话,她的大学同学,前段时间,他找过她,让她假扮他的女朋友,应付长辈,他给她钱。

那时候,她没有在意,可现在她没法不在意,因为钱。

“有时间吗?”

久笙坐在计程车上,她拨弄了一下裙摆,“嗯”了一声,“有。”

“我给你发个地址,你现在马上过来,帮我一个忙,拜托了。”沈隽说的很急切,也很真诚,他挂断电话,直接给久笙转了10万块钱,还发来地址。

久笙轻吸一口气,看来今天是个大项目,这还是她从沈隽手头上收到第一笔大钱。

她顺手接下这笔钱,给计程车司机打了一个招呼。

计程车直接开到杏林别苑,一个有钱人聚餐的茶楼,来这里的非富即贵,司机连看久笙的目光都有几分意味。

久笙无所谓,她顺手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把脖子上的星星点点盖住,下车的时候。

就看见沈隽正站在不远处,一手接着电话,另外一只手夹着烟,指尖掸了一下烟灰,他的唇角勾着一丝笑意,一双桃花眼眼尾,酿起笑意,看来撩妹又成功了。

久笙在一旁站了一会儿,听着沈隽和电话里面的人腻歪了一会儿之后,这才走到他身边,停下。

沈隽注意到久笙,给电话那头的人说道,“宝贝,晚上见。”

话音落下,他直接挂断电话,看向久笙,“到了。”

“刚到,没多久。”久笙说话客气,且保持应该有的距离。

沈隽“嗯”了一声,“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走吧!”

久笙不解他为什么要带她去见朋友,毕竟,他当初说的是应付他的长辈,不过她也没问,毕竟他出钱,她就出人,配合他演戏。

她笑的温柔,挽上沈隽的胳膊,“走吧!”

沈隽眉梢微挑,“嗯”了一声,带着久笙去了包间。

包间里面坐了五个人,两女,三男,中间空了一个座位。

几人看着沈隽和久笙走进来,有些讶然,随后,有人吹了一声口哨,是一个剪短头发的小姑娘,她嬉笑道,“嫂子,真美。”

久笙笑了笑,对着吹口哨的短头发小姑娘,吹捧道,“你也是。”

话音落下,气氛瞬间活络起来,几人聊着天。

沈隽拉着久笙走到椅子边,一把拉开椅子。

久笙坐下,抬头一看,看到她正对面的座位正空着的时候,沈隽问道,“对了,恒川,去那儿了?”


坐在一边的人,开口道,“刚才有个电话打过去,出去接电话了。这不,回来了。川哥。”

话音落下,众人闻声看过去。

久笙也跟风顺着众人看的方向看了过去,看到站在不远处的人,顿时愣了一下。

是他。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黎恒川也朝她所在的方向看过来,四目相对的那一刹那,他眉梢微挑,目光转向沈隽,“你女朋友?”

“是啊!”沈隽手撑在久笙坐的椅子上的椅背上,笑看着久笙介绍道,“阿笙,这是我好哥们,黎恒川。”

久笙抓着包的手紧了紧,动了动唇瓣,笑看着黎恒川,“你好。”

黎恒川“哼”笑了一声,话音中夹杂着一股子嘲弄地味道。

久笙眼皮跳了跳,被黎恒川看的有些不自在了,她不着痕迹地避开了他的视线。

黎恒川倒是无所谓,他信步走到椅子边,拉开椅子坐下,视线从久笙脸上越过,只在一瞬间,淡淡地收回,背往椅子后面一靠,浑身透着一股子冷冽禁欲地味道。

“川哥,你女朋友呢!”久笙听到短头发小姑娘问黎恒川道。

黎恒川似乎有洁癖,他扯了几张纸巾,慢悠悠地擦着桌子,“甩了。”

他们这圈子里面的人都挺爱玩的,不管是女还是男,每个身边都有几个男女朋友,玩腻了,给一笔钱就打发了。

黎恒川玩的最狠的,到现在为止,被他甩掉的女人,估摸着都可以把他读硕士的医学院排上一圈了。

短头发小姑娘叫秦霜,是他们这群人里面的团宠,说话也放肆了些,她向黎恒川竖了竖大拇指,“你可真渣。”

末了,她又补了一句,“川哥,你多像隽哥学学。人家多专情,这一个从大学一直谈到现在,都要结婚了。”

“是吗?”黎恒川闻言,眉梢微挑,看向久笙。

久笙轻咳一声,端起茶水喝了一口,总感觉她在继续待下去,黎恒川会当场拆穿她,到时候她丢脸无所谓,沈隽丢了脸,她刚收到的钱就要飞了。

“我有点不舒服,先去卫生间一趟。”

“需要我陪你?”沈隽向来喜欢把戏做足,他很温柔地看着久笙道。

“不用。”久笙起身,抓起包,离开。

看着久笙慌乱地逃离,黎恒川舌头顶了一下上颚,“哼”笑一声,淡淡地收回视线,端起茶水喝起来。

久笙在卫生间里面待了一会儿,听到包里面的手机响起来,她摸出手机,点开微信看了一眼,很意外,她进了一个微信群,是沈隽把她拉进去的。

久笙不解,她顺手截图,发给沈隽,【这是?】

【我的朋友圈,你不介意吧!】沈隽很快给久笙发过来消息。

想到刚才收到的那笔钱,久笙很尽职尽责地回道,【不介意,有什么注意事项可以提前跟我说。】

沈隽回了一个“好”字,顿了顿,他又回,【他们有些吵,希望你不要介意。毕竟,他们已经把你看成是我的人,这段时间就麻烦你了,到时候我给你加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