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文章全文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

文章全文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

橘子软糖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是作者“橘子软糖”的倾心著作,姜芙白杏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只姜瑶好奇,林雪燕也一脑子雾水。她的下人可是给她汇报抓住了人,所以抓的是谁?林雪燕脑子懵懵的,总觉得事态有些控不住了。“四妹妹,许姑娘,你们这是在找什么?”姜瑶收到林雪燕的眼神,上前一步问道。......

主角:姜芙白杏   更新:2024-07-10 20: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芙白杏的现代都市小说《文章全文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由网络作家“橘子软糖”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是作者“橘子软糖”的倾心著作,姜芙白杏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只姜瑶好奇,林雪燕也一脑子雾水。她的下人可是给她汇报抓住了人,所以抓的是谁?林雪燕脑子懵懵的,总觉得事态有些控不住了。“四妹妹,许姑娘,你们这是在找什么?”姜瑶收到林雪燕的眼神,上前一步问道。......

《文章全文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精彩片段


能被许蕴叫做表姐的只有宫里的明月公主,萧荆倒是没想到今日乞巧节明月公主也出来了,而且看两个小姑娘的样子,她还是偷偷出来的。


不过当务之急,是先将人找到。

“就在这边的花灯摊子,我一扭头,表姐就不见了。”

许蕴指着摊位给萧荆看,正在这时,玉红跌跌撞撞从人群中跑过来。

“许姑娘,姜四姑娘,我家公主呢?”

她被人打晕丢在巷子里,刚刚醒过来,这会儿头还闷疼。

可是玉红来不及休息,明月公主不见了,这对她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

“三爷已经派人去找表姐了,你别慌。”

几人焦灼的等待着,而御景楼中,姜瑶也反应过来她们抓错人了,连忙上楼去找林雪燕。

此时的林雪燕正和谢婵坐在一起喝茶,她神情得意,过了今晚,姜芙就再也不是她的阻碍。

“林姑娘!”

姜瑶推门而入,一脸焦急,林雪燕被她吓了一跳。

“你不知道敲门啊!”

若是往日,姜瑶肯定吓得道歉了,可现在姜芙好好的跟萧荆在一起,而绑匪们抓的会是谁,不会是许蕴吧。

她们敢设计姜芙,是因为姜芙无依无靠,若是设计了许蕴,许家可不会放过她们。

姜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快步走到林雪燕身边低语了几声。

谢婵在一旁垂着头饮茶,只是两人没注意的地方,她的眸子微微颤动。

听到姜瑶的话,林雪燕震怒,“废物!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谢姐姐你继续看烟火,我下去一趟。”

林雪燕匆匆交代完就带着姜瑶下楼,谢婵起身看着江边烟火,嘴角勾起一抹肆意的笑。

不管是姜芙还是许蕴,哪个出事她都开心。

别以为她不知道,最近许蕴跟萧荆走得很近,即使萧荆不喜欢许蕴,她也容不下。

就在众人着急找人时,明月公主回来了。

宋承元依然隐在角落中,看着她一步步走向御景楼。

宋甲将那两个绑匪抓住,从他们嘴里撬出来点信息,但都没什么用处。

“小的用了酷刑,那两人只说是林家大姑娘吩咐他们做的,他们抓了人让将军英雄救美,但好像抓错了人。”

“嗯。”

宋承元目光一直追随着明月公主的身影,知道宋家的事与她无关,他心里的郁气散了许多。

只是这个女人是谁,他有些好奇了。

许蕴几人正焦急找人的时候,林雪燕和姜瑶也出来了。

林雪燕看着和萧荆站在一起的姜芙,眉心跳了跳。

前几次她找茬,萧荆都护着姜芙,林雪燕只当是因为姜芙跟萧家订过亲的缘故,可今日是乞巧节,萧荆却依然跟姜芙在一起,难道......

她被自己脑中的猜想吓到,许久才回过神。

林雪燕猛地摇头,不可能的,萧荆绝对不会看上她。

而且喜欢上‘侄媳妇’可不是什么好名声,即使姜芙已经跟萧玉璋退了亲。

林雪燕整理好情绪,带着姜瑶走到几人身边,姜瑶看着萧荆身边的姜芙酸红了眼。

这小贱人命真好,又被她躲过了一劫。

可姜芙在这里,那被绑的人是谁?

不只姜瑶好奇,林雪燕也一脑子雾水。

她的下人可是给她汇报抓住了人,所以抓的是谁?

林雪燕脑子懵懵的,总觉得事态有些控不住了。

“四妹妹,许姑娘,你们这是在找什么?”

姜瑶收到林雪燕的眼神,上前一步问道。



“还不拉她下去!”

姜大爷怒斥,严氏赶紧把女儿拉走。

“傻瑶儿,你爹这是为你好,那林学士就是个色中饿鬼,你待在那万一被他看上......这几日都别出门,在房间里躲躲。”

“那姜芙呢?”

她被那糟老头训了一顿,可看不惯姜芙逍遥。

“放心吧,她跑不了。”

听到严氏的话,姜瑶消停了。

姜芙存了死意,只要林学士碰她,她就立马撞墙。

林学士害怕到嘴的肉飞了,使眼色让姜大爷放人离开。

姜大爷遂变成慈善的长辈,安抚姜芙,“今日大伯就是和你开个玩笑,既然你不愿意嫁给林学士,大伯不逼你就是。”

“真的?”姜芙不信。

姜大爷脸上的笑意都快维持不住,“当然是真的,你是我的亲侄女,我还能害你不成。”

“希望大伯能记住今日的话。”

姜芙拉着白杏的手,两人搀扶着走出门。

她不知身后的林学士肆意的盯着她的背影,眼神充满了猥琐,“小美人美是美,就这性子有些烈......”

姜大爷一脸谄媚,“您放心,小的调教好再给您送去。”

“嗯。”

姜芙主仆两人跌跌撞撞回了二房的院子,白杏把门紧紧拴上,又搬来几块石头抵住门,确认外面的人推不动她才稍微放下心来。

“大爷怎么能这样,那林学士都老掉牙了,这不是要把姑娘往火坑里推吗?”

白杏一脸愤怒的为自家姑娘抱不平,她脸颊被打肿,说话龇牙咧嘴的,可丝毫拦不住她的火爆脾气。

姜芙进了屋才恢复了些力气,刚才她是真的想死。

“......我不嫁人。”

萧荆今日睡得早,睡前他还特意嘱咐了小厮,就算有天大的事也不能来打扰他。

他想小姑娘了。

还好今夜如愿入梦,只是他心心念念的小姑娘在梦里哭红了眼。

“哭什么?”

这次梦里的场景是间黑黢黢的屋子,只点了根蜡烛,暗的几乎看不到人影。

萧荆在小姑娘面前蹲下,将她的小脸捧在手心。

姜芙不知哭了多久,眼睛都已经肿成了核桃。

她已经顾不得阻止萧荆闭嘴,他会说话正好,可以听她诉说委屈。

小姑娘抽抽噎噎,声音断断续续。

“我......不想......嫁人......”

“不想嫁人?”

萧荆心中一窒,他还算计着要将人娶回家,小姑娘不想嫁人可怎么办?

难道是萧家退亲给她留下阴影了?

不对!

距离萧家退亲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他又不是没见到过她,小姑娘可不像是会难过退亲的人。

她哭得这样厉害,很可能是有人欺负她了。

萧荆脸色一寒,声音也带了冷意。

“谁欺负你了?”

他不问还好,问完姜芙哭得更厉害了。

她打着哭嗝,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落在他手心,将萧荆烫得心口生疼。

“是大伯和大伯母,他们想把我嫁给老头子做妾。”

姜芙不觉得萧荆是现实中的人,她将他当成了自己的倾诉对象,即使他帮不了什么,可说出来心里总归舒服些。

可姜芙不知道,她话说完萧荆心中就涌上来想要杀人的冲动。

“嫁给谁?”

他声音本就冷,此时还带了凛然的杀意。

姜芙沉浸在绝望中并未察觉,眼睛都哭疼了,“是......是林学士。”

萧荆想了半天才想起这林学士是谁,翰林院从五品的学士林有德。

这老头早就该致仕,但凭着受过先皇的夸奖,誓要在官位上死去。

用他的话来说,这才足以报答先皇的知遇之恩。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严氏只能盼着姜芙在宫里出丑得罪贵人,让别人替她出气。

宫宴这天,姜芙早早就收拾好。

姜家的马车在侧门出等她,姜家侧门挨着长公主府的后门,姜芙出门时心里有些胆怯。

她怕打开门就看到萧荆。

“白杏,咱们走快点。”

“好。”

小姑娘蹑手蹑脚上了马车,还小声催促车夫赶车,等马车顺利驶出姜家胡同,姜芙的心才落了下来。

“姑娘吃块杏干,离宫里路程可远着呢。”

“好!”

姜芙接过白杏递来的杏干,对杏子也没有那么抗拒了。

马车走后,萧荆带着云安从后门出来,他看着青石板路压过的车轴,眼底浮现几分笑意。

云安不解,“三爷都在门后等半天了,刚才怎么不出来?”

他还以为三爷起那么早,是故意要和姜四姑娘偶遇呢。

萧荆回眸睨了他一眼,“她胆子小。”

他自然是想见姜芙的,但更多的是怕吓到她。

反正进了宫,见面的机会很多,不急在一时。

云安若有所思的点头,他家主子这细腻的心思都用在姜四姑娘身上了。

老房子着火,真是一发不可收拾!

姜芙出来过两次,在京城贵女面前已经混个脸熟。

可她的身份低微,一进宫就被众贵女议论。

“她怎么也来了?”

“许蕴求来的呗,这姜四姑娘还真是好命,许蕴这个眼高于顶的都能与她交好。”

“交好有什么用,在宫里可没人会护着她,许蕴跟她关系越好,有人越是看不惯她。”

几人交换了眼色,将幸灾乐祸藏在眼底。

众所周知,许皇后跟林贵妃就是水火不容。

许蕴看中姜芙,自然让姜芙成了林家的眼中钉。

林贵妃虽没诞下龙子,可在皇上面前极为受宠,处置一个小姑娘还不是轻而易举。

宫宴在御花园举行,姜芙一行人到时,园子里已经坐了不少人。

谢婵、林雪燕和许蕴等人都在。

许蕴见了她,连忙站起身跟她打招呼,“阿芙妹妹,这边!”

林雪燕不屑的冷嗤一声,“许蕴你真是出息了,跟个小家孤女玩一起,不嫌掉分啊!”

许蕴翻了个白眼,“阿芙妹妹可比某些人强多了,赌输了还能赖掉,跟你坐一起我才嫌丢人呢。”

“你!”

林雪燕脸热,上次御景楼的事她回府被狠狠训了一通,甚至宫里的贵妃娘娘都派嬷嬷教训她,如果不是为了参加宫宴,她这会儿还在家里学规矩呢。

林雪燕狠狠甩了甩袖子,转身不再理她。

她想和谢婵说话,却发现谢婵的眼睛盯着姜芙,平静的眼底藏着波涛,林雪燕在其中感受到寒意。

“谢姐姐?”

谢婵闻言敛了敛眸,恢复成以往的娴静模样,“怎么了?”

林雪燕呆呆摇了摇头,她刚才可能是看错了吧。

谢姐姐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眼神,一定是她看错了。

姜芙走到许蕴身边坐下,许蕴递给她果子吃,“宫里的宴会都无聊的很,你先吃点果子垫垫肚子,姑母应该快来了。”

“好,谢谢蕴姐姐。”

姜芙捏了一颗枇杷,指尖小心剥开皮,枇杷汁水清甜,她两三口就吃完一个。

旁人来宫宴都是为了应酬比美,就她和许蕴埋头吃果子。

许皇后和林贵妃一进来,就看到这番景象。

“怪不得许姑娘长得这么圆润呢,原来是嘴馋啊,不像我家燕儿,吃两口就饱了,生怕腰上长了赘肉变丑了。”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是一本十分耐读的古代言情、宠妻、甜宠、作品,围绕着主角佚名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橘子软糖。《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115章 大结局,作者目前已经写了240941字。

书友评价

前面进展太慢,后面车速又太快[捂脸][捂脸]

总体还行,矛盾不太突出,许多地方写得不具体,文笔有待提高,最后萧荆一个女儿不太现实!

感觉缺了点什么,这个是不删减版的呀

热门章节

第24章 吃杏

第25章 老房子着火

第26章 宫宴

第27章 才艺比试

第28章 惊艳

作品试读


“是。”


......

姜芙救了萧老太太的事到底还是传了出来,加上她和许蕴还有明月公主交好,姜芙一下子就打入京城的贵女圈,一时间风头无两。

京中各大宴会都争相邀请她,姜芙这个小孤女比贵女之首的谢婵还要受欢迎,也把忠勇伯府重新带入世人眼中。

大房。

姜瑶自从名声尽毁后就宅在院里不出去,可她还每天自虐似的打听姜芙的消息,听她在外面混得风生水起,比杀了她还难受。

“娘,这本来该是我的,都是姜芙这个贱人抢了我的风头。”

姜瑶到这会儿都还没意识到她的错误,一心把问题归咎给别人。

可严氏这个宠女狂魔偏偏又向着她,女儿说什么都是对的,母女两人对姜芙的恨意已经到了顶峰。

“娘,您说替我除掉她,到底要什么时候,我已经忍不了了!”

以前那个处处不如她的孤女,现在却强压她一头,这种落差姜瑶根本就受不了。

严氏摸着女儿的头,眼神带着安抚,“瑶儿放心,她高兴不了太久了,不过目前这小贱人还有些用处,等她没有了价值,娘自然会给她一个了断。”

“什么用处?”姜瑶不解。

严氏唇角扯了扯,眼中露出一抹算计,“瑶儿且等着就是。”

......

过了中秋,京中的宴会更多,姜芙本不是爱热闹的人,可拦不住贵女们给她下帖子,去一个其他的就得都去,她都有些烦了。

“姑娘,老太太让您过去。”

王妈妈过来叫人,姜芙和白杏都有些惊讶。

“老太太,你没说错?”

王妈妈刻薄的脸上挂满了谄媚的笑,早已没有之前嚣张的模样,这府中谁不知道如今四姑娘名声显赫,说不定以后还要靠她起势呢。

王妈妈这样见风使舵的小人最会看人下菜了。

“可不就是老太太,四姑娘现在如此风光,连老太太都出关要见您呢。”

白杏扭头看向姜芙,眼中却没有高兴。

姜老太太可不是个好相与的人,尤其对二房母女她更是厌恶至极。

二爷跟夫人死后,姜老太太一点不管孙女,直接封了院子,任大房的人把姑娘欺负死。

“姑娘,要不咱们别去了......”白杏很是抗拒。

“没事。”

姜芙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了,她对老太太无爱无恨,就当去见个不亲近的长辈。

主仆两人跟着王妈妈进了老太太的院子,姜老太太常年礼佛,按理说应该是慈眉善目和善的老人,可她眉眼间充斥着戾气,形容更是消瘦到刻薄。

姜芙看了一眼就低下头,“祖母。”

姜老太太看着她和秋娘肖相的模样,眼中闪过厌恶。

“你是大房养大的,不能忘了本,瑶儿被人陷害在京中伤了名声,你作为妹妹自然要帮衬一把,日后再有宴会,你都带着她,姜家是一体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莫要小家子气,瑶儿好了日后也是你的助力,知道了吗?”

姜芙怎么也没想到老太太要她来,是替姜瑶谋划的。

她只是性子软,但不是什么圣人,姜瑶欺负陷害她这么多次,让她当没发生过,以德报怨,她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祖母言重了,大姐姐有大伯母在,哪里用得着我帮着。”

“你不愿意?”

姜老太太一双吊梢眼上扬,整个人刻薄极了。

姜芙心里是怕的,可她偏不想帮着姜瑶。

“恕孙女帮不了。”

“好好好!”

姜老太太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表情怒极。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明月公主戴着幕篱,两人从包厢里出来。


明月公主是悄悄出宫的,身边除了玉红并没有带侍卫,而许蕴也只带了春雨。

她们两人刚从包厢出来,就有人悄悄盯上。

“告诉大哥,人出来了。”

“是。”

今日乞巧节,御景楼坐满了人,看烟花的人也多,许蕴和明月公主并不起眼。

两人走在长街上,明月公主贪婪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原来人间是这样美。

“表姐,我去买个花灯,您在这等着我别动。”

许蕴看上一个兔子灯,觉得很衬姜芙,打算买了让春雨给她送去。

明月公主点头,“你去吧,我不乱跑。”

然而在许蕴转身那刻,她身后就出现两个身材瘦小的男人。

“姜四姑娘,得罪了!”

“唔!”

明月公主被抓住手臂,人也套进了麻袋中,一旁的玉红早就被打晕,她想求救都出不了声。

此时的街尾,一个鬼面男人正看着这一切。

“将军,咱们要不要动手?”

宋甲看着不远处被绑走的明月公主,低声问宋承元。

他们今日本不该出门,但不知是谁用信鸽送了张纸条,纸条上写着皇上怀疑宋家叛国,欲处置宋家。

若他们想知道背后散播消息的人,就来御景楼。

然而他们在御景楼外等了大半个时辰,都没找到送信之人,倒是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撞见了绑架。

“再等等。”

鬼面男人也就是宋承元,开口道。

他一身黑衣,脸上戴了恶鬼面具,周身散发的阴郁让他真的宛如地狱深处的鬼煞。

“是。”

宋甲应声,立于他身后,主仆两人望着长街的方向,想看那绑匪要将人带到哪去。

不知是不是错觉,宋甲总觉得那绑匪往他们这边看了几眼,好似在引着他们过去。

“大哥,那人不过来怎么办?”

此时绑匪看着神情冷漠的宋承元焦急的问道,他们任务完不成可是会受罚的。

被叫做大哥的绑匪眼中闪过一抹厉气,“不过来那就只能委屈姜四姑娘沦落青楼了。”

明月公主被捂住了嘴,但并没有捂住耳朵。

听到绑匪们的话,她在麻袋死死挣扎着。

“老实点!”

绑匪推了她一把,明月公主脚步踉跄,差点跌倒在地。

她这会儿已经明白,绑匪们要抓的是姜芙,不是她。

可不管抓谁,她现在就盼望许蕴快点发现她不见了。

绑匪们也不敢耽搁,宋承元只冷淡观望,并没有救人的心思。

其中被叫做大哥的绑匪狠狠往地上啐了一口,“呸!还保家卫国的将军,连个女人都不救!”

他说完,拍了拍麻袋里明月公主的脸,“姜四姑娘,你要恨就恨宋承元,是他见死不救,现在咱们兄弟只能将你卖到青楼了。老二,扛着她,我们走!”

“是。”

三人消失在街口,宋甲终于冷静不了了。

“将军,万一他们就是送信的人呢?”

跑了可就抓不住了。

宋承元被鬼面遮住表情,只露出的眼睛里射出凛冽的寒意。

“追上去!”

绑匪的速度很快,宋承元主仆追上来时,明月公主已经被送进了春风楼。

作为京城最大的青楼,春风楼夜夜笙歌,人流不绝。

未婚的郎君娘子还只停留在春心萌动的阶段,而已经成亲多年的男人早已厌烦了家中的妻子,出来寻找新鲜。

春风楼的姑娘各个人美声甜会哄人,客人们自然乐得醉卧美人膝。

“花妈妈,可是又来新人了,这开苞的机会你可得给爷留着啊。”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沉香、熏陆、青木、玄参、白芷等数十种香料和晒干后研磨成粉的花瓣混合,用细绢布过筛,蒸上一日再与蜂蜜捣匀,揉成梧桐子般大的蜜丸,香珠就做成了。

姜芙做好白杏就用青绳帮她串起来。

这香珠不仅可以做成挂坠,也能点燃,留香持久,味道很是淡雅好闻。

“姑娘真厉害,做的香珠比二姑娘买的还好闻呢,若拿出去卖肯定被贵女们抢破头。”

本朝的女子喜欢熏香,平日还有斗香大会,白杏虽然没见过,可这样热闹的事姜府的下人们也会传,她听过几回,好像年年都是谢大姑娘赢。

若之前白杏还会觉得谢婵厉害,但见了自家姑娘的,她就觉得这世上无人能比得上姑娘了。

“这些都给蕴姐姐送去,还有这些香囊,里面装了药包,可以驱虫,你一块送去。”

端午将至,各家都在准备香囊,之前姜芙没有条件,但现在她买了一堆香料药材,自然手痒的不行。

许蕴对她那样好,她自然要回报几分。

“好。”

白杏找了个盒子将香珠香囊都包起来,她们虽然出不去门,但偷偷寻个婆子去许家跑一趟还是可以的。

许家。

许蕴收到姜芙的香珠很是惊诧。

那天她说相信姜芙制香其实有几分是安慰,小姑娘常年待在后宅,或许连香珠长什么样子都没见过。

而且制香手艺多稀罕啊,她们这些贵女中也就谢婵会一些。

可姜芙送来的东西着实给了她惊喜。

“这些都是阿芙妹妹做的?真好闻。”

她捧起一颗圆润的珠子凑近鼻息间闻了闻,清新的茉莉香扑鼻而来,许蕴爱不释手。

再闻其他的,竟然每颗珠子味道都不同。

许蕴心中震撼不已,就连谢婵也不过只会五种香珠的做法,而姜芙送她的这些里面就已经不止五种了。

姜芙真的只是个普通的孤女吗?

......

白杏接连几日都宿在官署,每日凌晨才能忙完,自然没空做梦。

官署的人看着白杏的脸越来越黑,心都提起来了。

难道最近哪个不要命的又惹到大人了?

看来这京城又要来一场暴风雨了。

白杏回了府被老太太叫过去,萧老夫人虽已上了年纪,但人很精神。

白杏是她的老来子,比老大老二都受宠些,只是不知为何养成了冷淡的性子,就连她这个当娘的都有些怵他。

“差事再忙也不能这样熬,还是早些娶个媳妇定下来。”

老大老二早早就成亲,也不知老三怎么就这样难。

萧老太太快为这个儿子操碎了心。

“老三,你跟娘透个底,你是喜欢女子的吧?”

外面传他不近女色是因为喜欢男人,再加上身边伺候的小厮唇红齿白,萧老太太也忍不住信了三分。

她打量的眼神望向小厮,把小厮吓得不轻,就差将主子的秘密抖落出去了。

他家三爷哪里是不喜欢女子,对姜四姑娘他是喜欢惨了才对。

小厮战战兢兢,朝白杏身后藏,老太太眼神更加意味深长了。

“娘!”

白杏拧眉,他娘那是什么眼神。

萧老太太冷哼一声,“你还有脸跟我呛声,你大哥像你这般大时,大郎都满地跑了,你倒好,一把年纪连个媳妇都娶不到。

我不管,反正你今年必须给老婆子娶亲,趁我还能动,给你带两年孙子,不然老婆子死都闭不上眼。”

“知道了。”

同样的话萧老太太不知说过多少遍,每次白杏都是听完就走,这次竟然答应了。

萧老太太蹭的一下就从座椅上起身,几步走到白杏面前,紧紧盯着他。

“老三,你是不是有心仪的女子了,是谢家的还是林家的,你跟娘说,娘这就给你去提亲!”

不容易啊,她家老大难的儿子也知道拱白菜了。

白杏脚步往后退,嘴严得很,“时机合适了你自会知道。”

“哟!当你娘是洪水猛兽呢,还瞒得这样紧,怎么,怕我吓到她?”

白杏抿唇,并未否认,“嗯。”

萧老太太:“......”

她倒要看看是哪家小姑娘让他护得这么严实!

“行吧,你将人娶进来就行,我不掺和。”

可萧老太太嘴上这样说,等白杏一走,她就让下人去查。

白杏这段日子接触过的小姑娘都摆在了她的桌案上。

“谢家赏荷宴救了姜四姑娘......”

看到姜芙的名字,萧老太太神情有些不自然,对姜芙她心里是愧疚的。

当年姜芙的母亲秋娘救了她的性命,她做主给两家结了亲,如今萧玉璋闹着退亲,萧老太太心里着实觉得对不住姜芙。

看到白杏救了姜芙,萧老太太连连点头,“应该的,应该的......”

她没将姜芙放在心上,毕竟姜芙刚跟萧玉璋退亲,萧老太太怎么也不会想到白杏会喜欢她。

翻到最后,见白杏去了许家,萧老太太眼睛亮了。

“原来老三喜欢的是许家的姑娘!”

那姑娘她见过,珠圆玉润是个有福气的,虽然年纪比白杏小了几岁,但两人家世品性都算相配。

萧老太太满意了。

“既然老三要瞒着,咱们就当做不知道,不过日后见了许家小姑娘,你们都仔细些,别怠慢了人家。”

“老太太放心,奴婢们都省得的。”

......

临近端午,天气越发炎热起来。

姜芙又做了许多香珠,整个二房都变得香喷喷的。

就连白杏每日出去拿饭,遇见的丫鬟婆子都在问。

白杏一概都瞒着,她虽没甚见识,但也知道香珠是极珍贵的东西。

自家姑娘没有倚靠,若让旁人知道她制香的手艺,对姑娘怕是不利。

不过她在外面赚了一圈,又得了其他的消息。

“听说今年端午的龙舟赛比往年还要热闹,我从大房那边过,听到大太太身边的妈妈说,今年小太子也要参加呢,二姑娘三姑娘都要去看,姑娘也能去就好了。”

她们没出过门就罢了,见识过外面的热闹再被冷冰冰关着,任谁都觉得难受。

姜芙闻言想起了白杏那日的话,他也会去赛龙舟吗?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听到许皇后提萧玉璋,许蕴眉眼间尽是嫌弃,“是他,这萧玉璋就是个混不吝,还好阿芙妹妹跟他退亲了。”

“哦?怎么回事?”

许皇后在宫里无趣的紧,听到有八卦她坐直了身子。

许蕴随即将那萧玉璋之前如何看不上姜芙,死活要退亲,又在退亲后见到姜芙美貌想要反悔的事都告诉了许皇后,最后还狠狠批判了萧玉璋只看脸,完全不顾女子的名声。

“阿芙妹妹在姜家处境本就难,萧玉璋退亲直接将她推进了悬崖。”

“是啊,萧家这做法太不地道,老太太就没拦着?”

许蕴摇摇头,许皇后叹息一声,“恐怕是拦不住,世子夫人目光短浅,萧家日后还得靠萧荆。”

听到萧荆的名字,许蕴惊呼一声,许皇后眼神略带疑惑的看过来。

“蕴儿怎么了?”

许蕴连连摇头,“没事没事,只是突然想起来好久没见阿芙妹妹,蕴儿有些想她了。”

许皇后摸摸她头上的双环髻,笑着道,“蕴儿想她,姑母请她来参加宫宴便是了。”

说起来,她也想见见这个姜四姑娘呢,看看是什么样的小姑娘让蕴儿这么喜欢。

“好。”

从宫里出来,许蕴深深呼出一口气,刚才差点就露馅了。

她只是想到了萧荆对姜芙的心思,从之前送包厢到如今搬到姜芙隔壁去住,哪件不是在说他对姜芙势在必得。

只是这事只有她知道,许蕴觉得自己早晚会被憋死。

有秘密却不能说,真是太痛苦了。

自从知道隔壁的人是萧荆,姜芙就再也不让白杏去拿杏子了,晚上睡觉也刻意避着萧荆,她熬到很晚,直到天亮才睡。

虽然姜芙熬得日夜颠倒神情萎靡,但确实没再梦到萧荆了。

进入六月底,天气越来越热,可小厮却觉得自家主子的脸色越来越冷。

萧荆拧着眉,脸上罕见带了焦躁。

“那杏子还是没人拿?”

小厮点头,“是,小的这两天都盯着,姜四姑娘身边那个叫白杏的丫鬟拿饭都不从墙根走了。”

这是故意躲着他们呢,也不知道是丫鬟的主意还是姜四姑娘的意思。

小厮默默想着,心里替自家主子鞠了一把辛酸泪。

三爷日日这样献殷勤,姜四姑娘好像不领情啊。

“三叔!”

萧玉璋傻笑着从门外跑进来,边跑还边喊着萧荆。

萧荆没回他,扭头看向小厮,小厮傻眼。

三爷都吩咐过不许大公子进门,大公子是怎么进来的?

“大公子......您......怎么进来的?”

萧玉璋‘啪’的一声弹了小厮一个脑瓜崩,双手叉腰一脸得意。

“当然是闯进来的!狗奴才,还敢拦小爷,不怕小爷跟三叔告状啊?”

萧玉璋以为门房拦着自己是小厮的主意,说起话来很是委屈,眼神还时不时往萧荆那撇,想让自家三叔给自己找场子。

然而萧荆从头到尾冷着脸,“是我下的命令,以后没有允许别冒冒失失闯进来。”

“三......三叔?你变了,你不疼我了!”

萧玉璋委屈死了,恨不得上前扒住萧荆的腿求安慰,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萧荆嫌弃的后退一步,“站那别动!说吧,你来找我做什么?”

“三叔......”萧玉璋可怜巴巴,“好吧,我不动。”

“我就是想问问三叔是不是跟许蕴关系好,能不能拜托她帮我约出来阿芙妹妹,我找她她都不理我。”

萧玉璋挠挠头,自从见了姜芙他的魂都像丢了一样,萧家没有同龄的女眷,他给许家递的帖子也没有音讯,没办法才求到萧荆这里来。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许蕴没忍住捏了她脸上的软肉,“阿芙妹妹怎会这样讨人喜欢,若我是男子就好了,定会把你娶进府里。”

“好啊。”

姜芙被她逗得咯咯直笑,明月公主掀开门帘出来时,就看到这幅景象。

“说什么呢,这样开心?”

许蕴连忙摆手,“没什么,我逗阿芙妹妹玩呢。”

明月公主面纱下的红唇勾起,她看向姜芙时眉眼弯弯,“这就是姜四姑娘吧,果然娇憨可人,怪不得蕴儿喜欢你。”

“我也喜欢蕴姐姐。”

姜芙握着许蕴的手,眼神依恋。

那样乖巧的小姑娘,明月公主突然有些羡慕许蕴了。

“听说姜四姑娘喜欢点心,我让下人准备了几样,咱们一块进去尝尝吧?”

“好。”

姜芙也不认生,很自然的答应下来。

明月公主见惯了表面对她尊敬,眼神却嫌恶她的人,还是第一次见这样心思纯净的小姑娘。

她好像明白为何许蕴会喜欢她了。

这样干净的小姑娘,她也喜欢。

明月公主脸上的笑容真切了几分,伸手牵住姜芙,“我拉着你。”

姜芙的指尖搭在她手腕上,她最近已经将关于针灸和脉象的书倒背如流,平日在姜家她都拿自己和白杏练手,除了刚才偷偷诊过许蕴的,这还是她诊过的第四个脉象。

明月公主脉搏微弱凝滞,是早衰之相。

姜芙抬头看向她脸上的面纱,若有所思。

“啪!”

“蠢货!”

承乾宫,林贵妃狠狠扇了林雪燕一巴掌,精致的长甲划过她脸颊,留下一道血痕,在娇嫩的小脸上显得格外刺眼。

“啊!姑姑......”

林雪燕捂着脸,眼神委屈。

林贵妃原本还有些愧疚划伤她的脸,见她这副不知悔改的模样越发生气。

“别叫我姑姑,本宫没你这样蠢的侄女!”

明知皇上在场,她还当众刁难姜芙,若是成功了便罢了,还被对方狠狠打脸,这让向来自视甚高的林贵妃怎么能忍得了。

“你规矩都学狗肚子里去了,借刀杀人不会用,非得当众跟她作对?现在好了,皇上不仅厌弃你,连带着对我都有意见了。”

林贵妃入宫十多年,还是第一次丢这么大的人,她快恨死林雪燕了。

“我......我也没想到她真的会画画,姑姑,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林雪燕慌了。

“还能怎么办,你要嫁到萧家,姜芙就不能留!”

林贵妃妩媚的脸上闪过阴狠,许家有太子,她想登上那个位子只靠林家远远不够。

萧家有长公主坐镇,林雪燕若能嫁进去,对她来说是一大助力。

之前萧玉璋跟姜芙退亲,林贵妃以为林雪燕嫁进去是板上钉钉,哪想到萧玉璋见了姜芙之后就跟丢了魂儿一样。

林贵妃思忖片刻,复而开口,“姜芙一个毫无助力的孤女想再嫁入萧家绝无可能,世子夫人不会做自打脸的事,但你不能小看男人的固执,萧玉璋贪慕姜芙美色,说不定能求得世子夫人开口让她做个妾。

虽说妾只是个玩意儿,可姜芙颜色太盛,就算你做正妻,她也势必会压你一头,所以姜芙必须嫁给别人。”

林雪燕听得脸色发白,她从未想过姜芙会对她影响这么大。

“那她要嫁给谁?”

林贵妃手指掀开杯盖,轻轻拂去沫子,她说得口干,林雪燕却毫无长进。

林贵妃放下茶杯,脸色阴沉,“自然是要身份贵重性子暴戾之人,这样姜芙嫁进去才没心思再勾引别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