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八零小蛮妻

重生八零小蛮妻

繁华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谢酒作天作地,为阻止爸爸娶后娘,她甚至一头撞在墙上。作天作地的过完一辈子,她跟别人过不去,也跟自己过不去,最后不得善终。重生回到自己想不开,各种搞事的时候,谢酒决定放下执念,好好过活。然而,命运似乎不打算放过她,各路极品都来找她岔儿,这她绝对不能忍,得把脸狠狠的打回去!

主角:谢酒,李琼芳   更新:2022-07-15 23: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酒,李琼芳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八零小蛮妻》,由网络作家“繁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谢酒作天作地,为阻止爸爸娶后娘,她甚至一头撞在墙上。作天作地的过完一辈子,她跟别人过不去,也跟自己过不去,最后不得善终。重生回到自己想不开,各种搞事的时候,谢酒决定放下执念,好好过活。然而,命运似乎不打算放过她,各路极品都来找她岔儿,这她绝对不能忍,得把脸狠狠的打回去!

《重生八零小蛮妻》精彩片段

谢酒就要死了。

临死前她想,如果有下一辈子,她一定会好好活着,好好过好自己的日子,再也不去怨恨那个不爱她的人了,再也不去争抢那些不属于她的东西。

她昏昏沉沉的不知道自己昏了多久,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只觉得眼前有一片白亮的光芒,刺眼的很,她头疼欲裂,小声地呻吟了一声,“疼……”

“疼就对了,你这死丫头,怎么就敢往墙上撞啊!等你好了,你看奶不打到你屁股开花!”

奶?!

奶奶?!

谢酒感觉自己懵了一下,眼睛艰难地睁开了一点,然后她竟然看到了自家奶奶秋兰花的模样,而且在她的背后,有着一层像是特效一样柔和的白光。

她愣了一瞬间,然后瞪大了眼睛,仿佛是要把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一样。

这是……见鬼了!

奶奶秋兰花吓了一跳,忙是伸手去按住她:“小九啊,小九你别吓唬你奶!”

“小九!小九!”秋兰花大声喊了她两声,见她还像是失了魂似的,忙是冲着外面喊道:“老三,你快来,快进来!”

外面又是一阵脚步声的,很快就从门口进来一个高大的年轻人,他生得有些高大,就是脸上有些颓废,可他一进来看到床上的人,眼底有了些亮度,然后又有些慌乱。

这个人的身后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白光。

哦,对了,这个人还是她亲爹。

谢酒心想,莫非是她这一家人死翘翘之后还到了天上做了天使?!

“小九!小九你醒来!”他慌慌张张地过来,急忙开口,“爸爸不结婚了,就守着我们小九,爸爸不结婚了!”

“小九,你怎么了!”

秋兰花见他伸手过来,使劲就拍了他一巴掌:“别嚎了,快去叫阿白过来,看看小九是怎么了!”说着她自己又哭了,“小九,小九你可别吓唬你奶!”

谢从军懵懵地点头,显然是吓的不轻:“我马上就去,马上就去!”说着像是脚下装着车轮子一样,一溜烟就不见了。

谢酒茫然地回过神来,眼前重新聚焦,她重新看到了这屋子里面的情况,心头有些茫然和不确定。

白石灰的墙面上还贴着一张张彩色好看的明星贴纸,屋顶的木梁上悬挂着一个白炽灯……

这不是她小时候住的屋子吗?!

难道天上还长得和她家很像?!

她有些懵,她机械般地扭过头看着秋兰花,试探性地喊了一声:“奶?!”

秋兰花也是懵了一下,伸手一下子将她抱住:“小九啊,你可算是回神了,你都吓死奶奶了!”

谢酒被抱的一跳,这才回神:“奶奶?我、咳!我没死,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奶奶她,不是早就不在了么,怎么出现在她面前了?!

难道是她临死前想要见一见家人的意念太强烈了,所以老天爷满足了她小小的愿望?!

老天爷果然也是亲的!

奶奶秋兰花当时就呸了一声:“大吉大利,什么死不死的,活得好好的,别说丧气话!你都昏迷了一天了,可把你爸和我都吓坏了!”

谢酒愣了一下:“昏迷了一天?!”


秋兰花长叹了一口气道:“可不是吗,你啊你,怎么就这么倔呢,你妈都离开这么多年了,你爸总要……”说到这里的时候她顿了一下,道,“好了好了,奶不说这个了,你好好地养病,千万别做傻事了!”

谢酒懵了一下,伸手摸摸自己,然后又摸摸眼前瘦弱的老妇人。

触感是真的!

还热乎的!

不像是在做梦!

难道……她回到了过去?!

可是这一层白光是怎么回事?!她伸手去摸了一下。

手伸过去了,没摸到!

她伸手使劲地拍了自己一巴掌!

这一巴掌她用了不少力气,脸上顿时火辣辣的疼,她痛苦的哀叫了一声:“我去,好疼啊!不是梦!”

真的不是梦!

谢酒有些懵,世间之上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死了之后还能回到小时候?!

边上的秋兰花忙是伸手按住她手,着急道:“你这傻孩子,打自己做什么?!疼不疼啊!”

“不疼。”谢酒摇摇头,伸手抓紧秋兰花的手,心头瞬间五味陈杂,觉得难受又欢喜,眼中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她哽咽着声音问:“奶,我爸呢?”

“好了好了,别哭了,醒来就好,看你哭得嗓子都哑了。”秋兰花心疼道,“你爸给你找你白叔叔去了,快回来了。”

谢酒一下子握紧地拳头,茫然地问她:“奶,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我几岁了?!”

秋兰花伸手拍了一下她有些肉乎乎的手掌,然后道:“你这是睡懵了是不是,我们家小九今年六岁了!”

六岁了!

是的啊!

就是她老爸想要娶后娘的时候,她拒绝得很霸气,一头撞在墙上,差点没把自己撞死。

靠!好疼!

她闭上眼,仔细地回想小时候的事情。

她小名叫小九,但她并不是排行第九的,她出生的时候她爷爷很高兴,爽快地开了一坛他存了好多年的酒,给她取了名叫谢酒,又因为酒与九同音,于是便有了小九这个小名。

不过这些她都是在奶奶和爸爸那里听说的,因为在她三岁的时候爷爷就过世了,她根本就不记得。

她奶奶秋兰花是爷爷的第二位妻子,这前头那位嫁到她爷爷家里的时候生了她大伯谢建军和二伯谢友军,然后嫌弃家里穷,吃不饱,跟着别人跑了。

她爷爷一手将这两个孩子拉拔到了七岁,这才娶了她奶秋兰花,生下了她姑姑谢慧军和她爸爸谢从军。

她的生母肖丽娟是一个下乡知青,74年从帝都来到了谢家村,身娇体弱的也干不了活,花钱也大手大脚的,最后日子过不下去,75年年底就嫁给了谢从军。

日子过去两年,她倒是安分,可不知道她从哪里得来可能会高考的消息,一心想着通过高考回城,就是不肯生孩子,可她并不太聪明,高考第一年并没有考上,第二年就意外有了谢酒,各种孕吐,考试也考不了。

肖丽娟想偷偷打掉。

最后事情还是被谢从军知道了,谢从军也知道这人留不住了,于是就和她做了条件交换,她将孩子生下来,谢从军就同意离婚,她爱去哪就去哪。

于是次年三月,谢酒出生,七月她的母亲终于如愿考上了大学,带着通知书和离婚证离开了谢家村。

那一年已经是79年,谢酒出生在三月,如今是已经是85年九月初,她六岁零六个月。


谢酒呼吸了一口气,想起这些旧事的时候又想起了她后娘。

谢从军现在想娶的媳妇是一个叫李琼芳的知青。

据说李家也曾是出身极好的人家,祖上曾经也是富贵人家,父亲早些年在一场战争中战死了,家里也没什么人,当初帝都的局势很乱,她姐姐李琳琅一咬牙就将她安排了下乡。

后来她姐姐出了事,她就将姐姐的孩子李藏带了回来养着,直到知青解放了,她也习惯了这里,也没离开。

等政策好一点了就拉上了谢从军一起倒腾生意,谢从军带着几辆货车天南地北的倒腾,李琼芳则是在云州那边拉货源和卖各种谢从军带回来的特产,这些年倒是赚了不少钱,生意也越做越大。

两人相处的不错,也有些感情,就合计着干脆做夫妻算了。

李琼芳带着一个小子,早年也一直说不上好亲事。

俗话说这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就算是不是她亲生的,可那些年家家都很穷,也没人愿意养着,就算是有,也是娶不上媳妇的老光棍或是二婚带孩子的,更或者是歪瓜裂枣。

她眼光也高,当然是不愿意的。

她觉得谢从军不错,人踏实努力上进,谢酒也嘴甜的很,她也很喜欢,而且谢酒和李藏相处的也不错,这做了兄妹也挺好了。

谢从军也觉得她好,也很喜欢她。

于是两人就一拍即合决定结婚,可是哪里想到,谢酒居然反对得这么激烈,直接是以死相逼,一头撞在墙上。

于是,就有了谢酒昏睡了一天的事情。

谢酒回味一下前前后后的事情,发现自己是真的有点蠢啊,李琼芳对她可比她那个抛下她回乡的亲娘好多了,可自从李琼芳和她老爸结了婚,她就对李琼芳和李藏都没有过好脸色。

一直想着她那亲娘,怨恨着,甚至追到帝都去,想让她痛苦,和她同母异父的妹妹斗得你死我活,最后还早早地送了命。

俗话说的被猪油蒙了心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

这小时候她看不清楚就算了,毕竟小孩子她有自己的想法,认为这个阿姨就要将她爸抢走了,拒绝和反抗都是正常的。

可是后来这么多年了,她都没给过人家好脸色。

她伸手摸了摸还热乎的小肉手,叹气:“奶,我爸真要和琼芳姨结婚吗?!”

秋兰花看了她一眼,伸手摸摸她的头:“小九啊,你可别恼你爸了,你这一天没醒,可把你爸吓的,他心疼着你呢,你要是不愿意,就和你爸好好说,咱们好好商量行不?!”

谢酒茫然,然后问她:“那奶希望我爸和琼芳姨结婚不?!”

秋兰花一顿,想了一会儿然后说:“奶当然希望你爸结婚了,你妈离开了,你爸总不能一个人过一辈子吧,人啊,总要有个知冷知热的。”

“就算是你对你爸好啊,可是等你长大了,结婚了,有自己的家了,你就有些顾不上了,到时候相伴一生的,还是身边的这个人。”

六岁的谢酒可能听不懂这些话,只觉得有人要来抢她爸爸。

可是已经活到了二十五岁的谢酒自然是明白的。

人的一生,父母会老去死去,孩子会成家有自己的生活,陪伴在身边的只有相伴一生的那个人,不离不弃,夫妻一体,说的也就是这个道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