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遇见往事如昔

遇见往事如昔

雪糕巧克力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时隔五年,唐乐乐再次踏上这片熟悉的土地,回到她所熟悉的城市。在这里发生的事,遇见的人,让她从一个天真烂漫的少女,蜕变成一个懂得人情世故的女人。只是,她没有想到,自己刚刚回到这座城市,就遇见了席慕青。短短三个字节,却让唐乐乐瞬间不知所措,这个曾经跟她有过一段短暂婚姻的男人,就像是洪水猛兽一般,再一次彻底将她撕的粉碎!

主角:唐乐乐,席慕青   更新:2022-07-15 23:1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乐乐,席慕青 的女频言情小说《遇见往事如昔》,由网络作家“雪糕巧克力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时隔五年,唐乐乐再次踏上这片熟悉的土地,回到她所熟悉的城市。在这里发生的事,遇见的人,让她从一个天真烂漫的少女,蜕变成一个懂得人情世故的女人。只是,她没有想到,自己刚刚回到这座城市,就遇见了席慕青。短短三个字节,却让唐乐乐瞬间不知所措,这个曾经跟她有过一段短暂婚姻的男人,就像是洪水猛兽一般,再一次彻底将她撕的粉碎!

《遇见往事如昔》精彩片段

当唐乐乐再次踏入这片熟悉的土地,已经是五年之后了……

五年前,这座城市的人和事,让她从一个天真烂漫的少女,成功的蜕变为一个开始懂得人情世故的女人。

五年的沉淀,辗转,忘却,却终究还是让她回到了这座熟悉的城市——南坤市。

两个月后,唐乐乐成功的挤身进了一家高级会所‘欢穴’,担任公关经理秘书一职。

欢穴,顾名思义,欢乐的巢穴,坐落于城东海岸附近。这里拥有着全市最奢华的硬件设施,从独立别墅,到私人海港,可谓应有尽有。而这里同样是所有官商子弟,名流富豪们的集结地。

“该礼待的地方必须礼待,一点都怠慢不得!知道吗?”陆谏章陆经理依旧不放心的叮嘱着乐乐,即使她在这几个月的工作中表现得非常出色,但今日毕竟是第一次随他出来。

唐乐乐随着陆经理坐在会所的电瓶车上,往莱茵区的别墅楼驶去。

“乐乐,待会我带你去见的那几个公子哥大多都是高官子弟,他们的爹都是南坤市最顶层的人物,所以,待会看见他们,迎客。”

“恩!我会特别注意的!”乐乐应允。

很快,电瓶车在一座奢华的独立红砖别墅楼前停了下来。

才一推开别墅的玄关门,就见一群年轻人正随意的坐在沙发上慵懒的品着红酒,一旁的麻将桌上还在奋力厮杀着,好不热闹。

只是,还杵在门口的唐乐乐从未料想,五年之后,她竟然在这里,又遇上了他……

那个叫,席慕青的男人!!

那个,曾经与她有过一段短暂婚姻的男人!

那一年,席慕青,这简单的三个字,却像是一只凶狠猛兽般,将她彻底撕得粉碎。

人群中的他,慵懒的倚在皮质沙发上,站姿很是随性,然气质却依旧器宇不凡。一席欧式的深色西装在身,衬得他高大的身躯越发挺拔,散发出一种上流社会的风雅之气。

他俊脸微侧,清目潋滟,含着半许玩味,高挺的鼻梁下,性感的薄唇间一弯似有似无的淡笑,此刻的他,正低目专注的与沙发上那个娇艳如花的女子聊着些什么好玩的事情,惹得那女孩竟时不时的捂嘴娇笑出声。

在乐乐的记忆中,那个叫席慕青的男人,绝对不是一个擅长讲笑话的人!但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亦不短,然却足以成功的洗礼一个人,亦如他,还有她!

直到陆经理领着她走进别墅的那一刻,终于,席慕青与那个女孩的攀谈暂停了下来。

他一抬目,便撞见了随着陆谏章走进来的女人。

清远的眼眸不显半分涟漪,似连一丝怔忡亦没有,只淡淡的注视着她,目光潋滟出冷漠的波澜。

乐乐被他盯着,有一种寸步难行的感觉,那一刻连呼吸都仿佛变得压抑。

是啊!她早该知道,本市最顶尖的官商,又怎会缺得了他席慕青呢?

“哟!陆经理,我说今儿怎么这会才见人呢!原来有美女作陪,舍不得过来呢!”牌桌上,公子哥林英朝他们这边仰过了头来,嘻嘻哈哈的揶揄着陆谏章。

“林少,您就别取笑我这一把年纪的人了!”陆谏章笑着回话,忙向众人介绍乐乐道,“这是我们公关部新招进来的员工,唐乐乐,往后还指望着各位少爷多多担待点了!”

“好说好说!陆经理的接班人,大家多少都得给点面子,是吧,席少?”林英朝一旁默不作声的席慕青问了一句。

“恩。”席慕青轻哼了声以作应答,视线却落在乐乐的身上,宛若能将她灼出一个洞来。

见如此之势,陆谏章忙拉着乐乐上前介绍,“乐乐,这位是京达地产的老总,市长的儿子席慕青席少爷!”

“席总,以后还请多关照。”乐乐含笑,故作大方的上前伸手,似要与他握手。

然,席慕青却只是漠然的扫了一眼她伸出来的纤纤玉手,凉薄一笑,“抱歉,唐小姐,我……有洁癖!”

一句话,让乐乐面露尴尬之色,然却很快,恢复如初。

是啊!她差点就要忘了这个男人骨子里那恶劣的本性!

“没关系!”乐乐优雅一笑,从容的收回了右手来。

而对面的席慕青,却早已与身旁的女孩耳鬓厮磨的攀谈起来,似对于乐乐的存在,丝毫也提不起半分兴趣来。

乐乐只淡淡的扫了一眼热络的他们,便强迫着自己收回了视线来。

而后,陆谏章又相继给乐乐介绍了其他公子哥。

几轮下来,乐乐与他们基本熟络了,大家吵着闹着又再开了一桌麻将,叫段飞的男人非拱了乐乐坐上去,迫于无奈,乐乐也只好硬着头皮陪着他们玩两把。

牌桌正式拉开战局,乐乐虽打得有些心不在焉的,但局势却似乎往她这头一边倒。

“不会吧!乐乐,手气这么邪门,该不会还是红花手吧!”段飞纨绔的笑着,痞里痞气的打趣着乐乐。

乐乐被他的话瞬间惹得羞红了脸,倒不是因为他的问题太直白,而是,该死的那破她红花的男人也恰好在现场呢!

“阿飞,不打麻将去一边贫嘴去!让个位给怜儿!”

不知道什么时候,席慕青搂着李怜儿走了过来,从身后拍了拍段飞,示意他让座。

段飞见席慕青难得有兴致参加,便急忙起身让座,“行行!你们玩,我负责观战。”

乐乐只觉头皮一阵发麻,忍不住偏头扫了一眼离她仅有半米之遥的席慕青,却不料想,顾盼间眸光恰巧撞进了他那一潭漆黑的深渊中去。

他的眼潭,如同一股强劲的飓风,足以将人深深吸附其中,不可自拔!

乐乐微怔了数秒,缓然回神,忙别开了眼去,心池却还是惊起了一层淡淡的涟漪,撩拨着她此刻不太平静的心弦。

“怜儿,你只管打,赢的钱算你的,输的钱算我的!”席慕青笑得魅惑万千,拾了把椅子在李怜儿身旁坐了下来。

“席少对自己的女人,就是体贴,慷慨!!”另一桌的林英还不忘调侃这边的席慕青。

乐乐皱了皱眉,胡乱的扔了只牌出去,只觉李怜儿上桌之后,连周围的空气都仿佛透着一种让人烦躁的因子。

“胡了。”

正当乐乐还在发怔之际,忽而只听得李怜儿一道轻呼,乐乐竟给她点了一炮。

第二轮,乐乐显然就细心多了,或许这也源于女人间的相互较劲,乐乐就是暗地里不想输给这个女人。

“怜儿,这个不能打。”倏尔,一道低沉的嗓音染着几分磁性,在李怜儿的耳边响起。

是席慕青!

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拿过李怜儿手中要打出去的牌,将它搁置一边,转身从牌仔中间抽了一只出来,落在外面,“九万。”

乐乐要不起,继续摸牌。

说来也奇怪,一局打下来,乐乐没有要到任何一只牌,手上的子儿还依旧乱糟糟一片。

这一局是她下家胡的,当李怜儿将手中的牌摊下来的那一刻,乐乐才瞬间醒悟了过来,自己所有要的牌,都被她的上家席慕青这个军师抠在了手中,一个子也没有落下来。

显然,这个男人不准备让她好过。

乐乐本就兴致蔫然的,这会被席慕青一冷攻,她就越发显得意兴阑珊起来,只是碍于经理的面子,却又不得不继续陪着桌上这几位公子哥们打发时间。

结果可想而知,她输得一败涂地。

“来来,输的人喝酒!”观战结束,段飞幸灾乐祸的端了酒杯过来。

这会,陆经理朝乐乐凑了过来,压低声音道,“乐乐,去给席少敬杯酒吧!也不知道今儿这少爷中了魔,还是我太敏感了,总觉得他好像对你挺有成见的!”

要没有成见,一贯绅士的席慕青又怎么可能在牌桌上如此为难一个女人呢?要说他席慕青不是故意的,他陆谏章绝对不信。

“他是我们会所的大顾客,往后你接我的班,可不能把他给开罪了,不然这以后路子可不好走!”陆谏章绝对是有心想捧她唐乐乐的。

“好……”乐乐咬唇,点头。身为经理的得力助手,这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她没理由拒绝才是。

乐乐端着半杯红酒,朝伫立在人群中间的席慕青走了过去。

“席总,我敬您一杯。”

席慕青转身过来,清远的眼眸潋滟着一抹冷漠的波澜,唇角若有似无的勾了勾,“为什么?”

乐乐不着痕迹的深呼吸了一口气,不得不承认,五年不见,这个男人那强大的气场却是有增无减。

“席总,就当交个朋友吧!”乐乐从容的笑着,露出一排洁净而又漂亮的贝齿。

阳光妩媚的笑容,是乐乐这么多年来最强劲的武器。

“朋友?”席慕青夸张的挑了挑剑眉,性感的薄唇间掠起一抹讥诮的轻笑,“那还得看看你唐小姐够不够资格做我席慕青的朋友了!

说话间,席慕青迈开颀长的双腿,缓步走至桌前,优雅的拾起桌上一杯盛满的茅台,递给对面的乐乐,凉薄的唇角依旧是那抹似有似无的轻笑,“唐小姐,你的诚意……可都在这里!”

意思就是,她喝多少,多少便是她的诚意。

乐乐一怔,水眸微闪,掠过几许愕然,却又很快了然过来。

他在刻意为难自己!因为,五年前的她,一沾酒,就会醉!


可是,他却不知道,五年……足以改变一个人,太多太多!如今,这杯烈酒对她而言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陆谏章在一旁看着,不敢阻止,却只能替乐乐干着急,倒是意外得很,他席慕青今儿是何故,要来为难她这么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孩子呢?

“席总,乐乐先干为敬了!”

或许,是不想在这个男人面前认输的缘故,所以,她毫不犹豫的一举杯,一仰头,整杯茅台就这么被她豪气的一饮而尽了。

茅台很烈,绕过乐乐的唇舌,烧在她的喉咙间,像是一把把灼热的刀片狠狠的掠过一般,又疼又辣,烧得她几乎连眼泪都要落下来了。

“乐乐,你没事吧?”陆经理满脸担忧的过来搀她。

“放心,经理,我没事!”乐乐会心一笑,却只觉眼前的一切早已晕眩得厉害。

眼前,十几个席慕青那张阴沉着的臭脸不停的在她的面前摇晃着,惹得她头晕脑胀的,一阵难受得厉害。

“她好像醉了……”林英的声音在乐乐的耳边响起。

“我没醉……”乐乐摆手,身子却还是不自觉的踉跄了一下。

“乐乐?乐乐?”陆经理敛眉,拍了拍乐乐那早已醉红的脸蛋,“这丫头,不会喝酒还死撑!哎,看来得找人先送她回去了!”

说着,陆谏章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叫会所的司机。

“我送吧!”

人群中,脸色一直阴晴不定的席慕青,却忽而出了声。

低沉的嗓音中,透着一种难以让人拒绝的霸道,他在众人的连连惊叹中,走过去绕过陆谏章,扶住了东倒西歪的乐乐。

众人讶然。

陆谏章更是百思不得其解,也不知道这席少到底唱的是哪一出,黑白两边可都是他抢着做了!想引起一个女孩子的注意也不至于用这种手段吧?

“我不要你送!!”

许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乐乐竟忽而耍起了小性子来,小手儿使劲去推席慕青那支着自己的强健身躯,“席慕青,你走开!我跟你不熟!!”

“不熟?”席慕青一双浓眉危险的挑高,高大的身躯却依旧伫立在原地,岿然不动。

冰冷的手指支起她泛红的脸颊,几乎是咬牙切齿般的冷睇着她,“要怎样才算熟?结过婚,还倒霉运的破过你红花的男人,算不算熟?”

席慕青的一句话,如同一枚定时炸弹一般,‘轰——’的一声,猛然在整栋别墅中炸开。

故事拉回至五年前,新婚之夜——

“啪——”

灯掣声在空寂的卧室中响起。

暗黑的卧室,瞬间灯火通明。

床上眯眼假寐的乐乐惊了一秒,睁开眼来,敛水的凤眸下意识的扫过门口。

一抹颀长的黑色身影,尤带着几分微醉,慵懒的倚着门框站着。

幽邃的眼眸似透着危险的光芒,如鹰隼一般半眯着,紧迫的盯着床上的她,那灼热的感觉,如同是要将她生生焚烧掉一般。

“回来了?”

被他的视线盯得犹如芒刺在背,乐乐拾起一抹浅笑,轻声问他。

忙掀了被子下了床来,光着小脚丫子就往浴室里走,“今天一定累坏了吧?我帮你放水,先洗个澡吧!”

席慕青薄唇紧抿着没有说话,视线跟随着她的倩影进了浴室,魅眼半眯,肆无忌惮的盯着她看。

浴室中,水雾氤氲,如薄纱一般,将她娇小的身影团团笼罩,乌黑的长发如瀑般倾泻而下,柔顺的散落在她勾人的后背之上,还有几丝细碎的发丝,随着她手间的动作,性感的跳跃在她香柔的玉肩上,撩拨着席慕青身体中那即将蓄势待发的欲望。

无疑,这个女人是美艳的,是性感的,是妩媚的,她的撩人指数,足以够得上用‘妖精’二字来形容。

但,这种女人,绝对不是他喜欢的款!

爱欲,一点点在漆黑的幽眸中褪去,取而代之的则是漠然与疏离。

“唐乐乐,你嫁给我的目的是什么?”

乐乐抬头,雾霭朦胧的水眸错愕的望着他。

“如果是爱,我劝你大可不必费这个心思了……”他的语气,格外的淡漠。

乐乐好看的秀眉蹙成一团,淡淡提醒他道,“是你要娶我的。”

“是!但我不喜欢太过复杂的东西!尤其是感情……所以,事先提醒你一句,唐乐乐,不要爱上我,也别奢望有一天我会爱上你!!”

漆黑的眼瞳,在鹅黄的暖光下闪烁着,却冰漠得没有一丝温度,更无一丝情愫。

乐乐试着水温的手,微微僵住,拾眼看他,水眸朦胧,“那你呢?既然不爱,娶我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对于她的问话,席慕青没有给予答案,深邃的眼眸定定的看着她,却别有深意道,“希望我们各取所需的婚姻,也能持续一段时间……”

一段时间?

乐乐微微一怔,心口一阵钝痛。

一段时间,是不是就意味着,他们之间迟早会有离婚的那一天?

“先洗个澡吧!身上的酒味有些刺鼻。”

乐乐起了身来,绕过席慕青,出了浴室去。

在经过他的身边时,乐乐清晰的闻到了一种女性香水的味道,清雅,高贵,如同那淡淡的香草味,清新别致。

席慕青从浴室里出来,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

刚出浴的他,只用一条浴巾简单的裹住自己那强硕的下半身,胸前那整齐且结实的肌肉一时间展露无疑,麦栗色的肌肤在晕黄的灯光映衬下愈发魅惑至极,再衬上他那张俊美似人工细啄的面庞时,乐乐都有分秒的看痴。

“看够了没?”

席慕青一句冷言冷语的问话,才陡然让乐乐缓神回来,下一秒,双颊绯红似青涩少女。

“我去帮你拿吹风机。”说着,乐乐就从被子里跳出来,光着小脚就往衣帽间奔去。

“不用了。”席慕青沉声拒绝,漆黑的幽眸别有深意的扫了一眼自己的大床,微微蹙眉,转身就要出门去。

“这么晚了,还不睡觉?”乐乐站在衣帽间的门口,错愕的看着他。

席慕青顿住脚下的步子,回头看她,“难道你打算跟我住同一间房?”

性感的薄唇凉凉的动了动,隔了半响,又挑眉讥诮道,“唐乐乐,你不会以为我会碰一个自己根本不爱的女人吧?”

“抱歉,我有洁癖!”

冷漠而又轻蔑的话语,从他凉薄的唇瓣间溢出来,直直敲进乐乐心底最脆弱的地方。

水灵的眼眸瞬间暗淡了下来,酸涩的涟漪在心口处越扩越大……

“好,随你便……”

乐乐轻语回答,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竟如此无力。

得到她的应允,席慕青转身,不带丝毫留恋的出了卧室去,只留下乐乐还怔怔然的站在那里。

本来,好不容易回温的卧室,一瞬间竟变得清冷至极……

大概,新婚第一天就分房而睡的夫妻就只有他们这一对了吧!

乐乐不明白,他既然不爱自己,却为何还执意要娶她呢?甚至于,不顾他父亲市长大人的强烈反对?

她,越来越读不懂这个男人了!又或者,其实从来没有懂过。

这日,下班,乐乐买了大量的食材,准备回家替席慕青烧一顿丰盛的晚餐。

在大厅里纠结了好久,乐乐才终于鼓起勇气拨通了席慕青的电话。

“喂?”电话那头传来一道熟悉的低沉嗓音,“请问是哪位?”

“是我……”乐乐的呼吸,停滞了一秒。

他还是没有存她的号码,她记得婚前她有给他打过两个电话。

“有事?”他的语气,淡漠了下来。

“你……大概什么时候回家?”

那头,对她的问话,似乎也微怔了一秒,隔了半会才回她两个字,“马上。”

“嘟嘟嘟——”电话被那头的男人兀自挂断。

而乐乐却抱着手机,冲着还亮着的屏幕傻傻发笑。

饭才做到一半,席慕青就回来了,乐乐急忙关了火,洗净了手,脱掉围裙去大厅迎他。

“回来得真早,外头挺冷的吧?。”

乐乐一边关心着他,一边替他脱下厚重的风衣。

“我自己来!”席慕青漠然的别了她一眼,淡淡的将她的殷勤阻隔开来。

他很不适应这种突然身旁多双手的感觉!

“好吧!”乐乐摊摊手,倒也没有太在意。

一股浓浓的油烟味渗透在整个大厅中,让席慕青反感的蹙了蹙眉,“你在做饭?”

“是啊!”笑乐乐起来,唇角边两个可爱的小酒窝也跟着一闪一闪,“很快就好了,你休息一会,待会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好手艺。”

“我没兴趣!”席慕青冷冷的拒绝,眼神凛冽,警告道,“马上把厨房去弄干净!还有这个屋子里……”席慕青一脸厌恶的捂了捂鼻子,“你想让整个屋子里都充满着这股油烟味吗?唐乐乐,我再提醒你一次,我非常厌恶这种味道,我有洁癖,还有,这个家里,不准做饭!!”

这绝对不是提醒,而是命令!!

乐乐那还未来得及淡去的笑容,因他几句冷漠的话语已然僵硬。

“不做饭的家,还像个家吗?”乐乐的问话很轻,但态度坚决。

“家?唐乐乐,我们之间只是形婚!”席慕青好心的提醒着入戏太深的乐乐,甚至于来不及待她回神,一份文件便已经甩在了她的身前。

“看看,签了。”

果决的一句话,仿佛没有第二条路可选。

“什么东西?”乐乐皱眉,手指微僵的拾起茶几上的文件,还未打开,心底却莫名的已经燃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婚后协议书!”


婚后协议书?乐乐蹙眉。

当她打开文件,看完白纸上那四条简洁而有力的协议之后,心头已被阵阵冷意侵袭。

那寒意,宛若至白纸黑字上发出一般,从指尖顶端,一点点蔓延,至心底最深处……

白纸上,赫然写着:

第一条,夫妻双方互不干涉,互不侵犯对方私人生活。

第二条,婚姻采取隐婚形式,决不向除家人之外的朋友泄露双方关系。

第三条,婚姻期间不生子嗣。

第四条,甲方(席慕青)每月向乙方(唐乐乐)供给拾万元人民币以作日常开销。

多么荒谬而又无情的四条协议!!

“你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意思……”乐乐无力的声音几乎颤抖。

“字面上的意思,我想你应该都懂!”席慕青面无表情的拒绝解释,疲倦的随手解开领口下的几颗衬衫纽扣,露出一大片古铜色的肌肤,催促道,“签了。”

“席慕青,我们是夫妻!!”乐乐再次强调他们之间的关系。

“签了!!”

浓密的剑眉,已烦躁的蹙起。

“我拒绝!这么冷血的协议,我是不可能会签的!”乐乐的声音,毫不畏惧的拔高几分。

这还算一对夫妻,一段婚姻,一个家吗?这简直就是毫无瓜葛的两个陌生人的同房协议!!

“你确定?”席慕青漆黑的眼瞳凹陷几分,半会,随手又从自己的公文包中抽了一份文件出来,搁在乐乐身前,淡淡道,“既然这样,那就把离婚协议签了吧!”

一句话,不带任何感情,没有丝毫温度。

白纸上,‘离婚协议书’那残忍的五个大字,狠狠的划痛了乐乐的双眼,而那签字栏里,刚硬的‘席慕青’三个字,每一笔每一划更是如一把把利剑直直戳中她的心口,惹得她眼眶不由泛红。

这才新婚的第二天,而这个男人,竟早早的就将离婚协议书签好了!

“我以为我们这不过只是一段各取所需的婚姻,但似乎你的最终目的并非第四条!既然如此,话不投机半句多。”席慕青决绝的态度,有如一把锋利的尖刀,深深划进她的肌肤内,疼的她连握着钢笔的小手都不住的微颤,两份冰冷而无情的协议书在她脑海中不停的做着拉锯战,很久……

乐乐拾起了那份婚后协议书,握笔,颤抖着,却还是一笔一划的,重重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唐乐乐!!

不干涉他的私生活!不泄露自己与他的婚姻关系!不生下他的孩子!

对于第四条……

“第四条,确实是我嫁给你的目的!”至少,在绝情的他面前,给自己的爱,留下一条退路!!

“很好!”席慕青满意的冷笑。

收好文件,兀自上楼去,却还不忘提醒一句,“把厨房弄干净!要吃饭,可以叫外卖!”

乐乐泛红的眼眶,差点溢出泪水来。

她起身就往厨房奔去,看着那满橱台的食材,她憋屈得直想哭。

走过去,一气之下,将所有为刚刚那个绝情的男人准备的食材统统扔进了垃圾桶里去。

就如同她对他的爱,被他那么不屑一顾的,扔进了垃圾桶里去一般!

席慕青是个非常守信用的人,协议才一签,隔天,乐乐还在上班的时候,手机便收到了提醒信息,她的银=行卡上无故多出了十万块钱来,看着那忽然多出来的五个零,乐乐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琳琅,下班请你吃饭,看电影,逛街!”乐乐拨了个电话给好友陆琳琅。

“干嘛?发横财了?”

“对!天上掉了一大块馅饼下来,正好砸在了本小姐身上!”而且,砸得特别疼!

“ok!”

下了班,两个女人,闲适的在商场里乱逛着,乐乐是决计不想这么早就回那个冰冷的家中去的。

“乐乐,既然那混蛋出手这么大方,你不刷暴他的卡,好像还真有点对不住他!”琳琅说着就拉着乐乐往商场奢侈品消费区奔去。

心情本就糟糕透了的乐乐并没有拒绝琳琅的提议,用购物来让心情放松点倒是个不错的选择,更何况这钱……

按琳琅的话来说就是,务必得放开手去用才对得起自己这份委曲求全的爱!!女人,爱与金钱之间至少得求一门吧?她自认自己不是什么圣母玛丽苏!

“哇!乐乐,这条裙子好适合你,是你的风格耶!”当她们经过一条精致的白色蕾丝连衣裙时,脚下的步子忽而便停滞不前了。

裙子是蕾丝材质与绸缎镶嵌而成,精致的做工一看便知价格不菲,而那独特的设计,更是让两个女人连连摇头惊叹,“太美了……”

“快,就它了,赶紧去试试!”琳琅二话不说,便拉着乐乐推开了那道象征着奢侈的玻璃大门。

乐乐被琳琅拱着进了试衣间去。

再出来,就听得琳琅对着镜子中的她连连惊叹,“天!太美了!美爆了!乐乐,这条裙子太适合你不过了!!”

乐乐看着镜子中别样的自己,心底也不由一声惊叹,果然,人还是靠衣装啊!

镜中,她姣好的身材被这条素白端庄的蕾丝裙衫紧紧包覆,完美的曲线流泻而出,妖媚的气质中却又渗透出几分难得的清纯之美,此刻的她,简直就是那仙女与妖精最美的结合体,天使与恶魔的两重天大概就是这般镜像了!

“哇!好美……”

忽而,一道惊艳的赞叹声,也顺势加入了琳琅与店员们称赞的行列中来。

乐乐和琳琅应声看过去,下一瞬,两人皆是为之一震。

赞美乐乐的女孩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小姑子,自己丈夫同父异母的亲妹妹——林茵!而她的身边,还站着一名冷峻的男人,他也不是别人,正是她唐乐乐的丈夫,席慕青!

席慕青在见到对面的乐乐时,显然亦是一怔,那双一贯毫无波澜的漆黑眼潭中竟潋滟出几分斑驳的色彩来,然还来不及待乐乐深究,他却早已飞快的敛了神情去,一切再次归于漠然。

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是性感美艳的!但,实在不符合他的胃口!

“乐乐姐,这条裙子你穿着实在太美了!”林茵拥有着一张可儿而又甜美的俏丽面孔,说起话来更是细细软软的,如那飘飞在空中的棉絮一般,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柔软与舒适感。

“乐乐姐,我……我也挺喜欢这条裙子的,能不能……换下来让我试试?”林茵轻声问着乐乐,一张俏丽的面庞因羞窘已开始泛红,毕竟让人家把身上的裙子脱下来不算什么礼貌的事儿。

这种店通常每个尺码都只有一条试用装,但看她们俩的身材就知道,她们是同一个尺码的。

“当然!你等等。”乐乐大方一笑,忙进了试衣间去换裙子。

林茵礼貌的道过谢才拿着乐乐换下来的裙子进了试衣间去。

乐乐继续挑选其他衣服,目光却无法自控的落回在对面不远处那个优质的男人身上。

今日的他,身着一条欧华质感的深色长裤,上身一件考究的黑色长风衣,内搭浅灰色衬衫,而衬衫领口的纽扣还随意的松散着,露出一小片古铜色的肌肤,魅惑的男人味不经意间流泻而出,才不过是懒懒的倚在桌边站着,但那慵懒尊贵的气质却已难以让人忽略,光彩夺目的他,更是惹得店内的女导购员们频频侧目而视。

“你们俩连个招呼都不打?”琳琅震惊于他们这对夫妻的相处模式,看席慕青那冷漠的架势,显然没有要同乐乐说话的意思。

“嘘,小点声!”乐乐打了个手势,继续道,“我们俩本来跟陌生人就没太多区别!”

“唐乐乐,你可真能忍!”琳琅愤愤的瞪了一眼门口那边的席慕青,“这混蛋倒挺能装,从进门到现在,他就没正眼瞧过你一次!”

“……”乐乐默。

这丫头,不用这么不留情的直戳她的伤口吧?!

“喂!你小姑子换好衣服出来了!”琳琅用手肘捅了捅她。

乐乐顺势看过去,不由得惊叹出声,“好美……”

雪白的裙纱裹在林茵那娇小的身段上,柔美的气质更显端庄淑女,那一刻,连乐乐几乎都有些挪不开眼去。

林茵在席慕青身前转了个圈,软声笑问他,“哥,我穿着好看吗?”

“好看。”席慕青睇着林茵的眼神灼热几分,淡淡的笑容敛在唇间,尽是宠溺。

“那我把它买下来,好不好?”

“当然。”席慕青点头,丝毫不吝啬的称赞道,“你穿着它很美!”

“谢谢哥……”林茵绵绵道谢,小脸微垂,露出几许羞涩神情。

“先生小姐可真是好眼力啊!这条裙子是我们店的独家限量版,全球仅限十件,今日刚上架,这已经是我们品牌的最后一件了!”

“最后一件?”林茵漂亮的秀眉蹙成一团。

乐乐也微微一怔。

“怎么了?”席慕青疑惑的看向她。

林茵柔柔的目光朝乐乐这头投射过来,半响,摇头,“哥,算了,我还是不要了!给乐乐姐吧!乐乐姐穿着挺合适的!”

“不用了,茵茵,你要是喜欢你就买吧!你穿着更合适!”乐乐忙推还给她。

全球限量版?一定很贵吧!这种衣服穿在她身上,实属不合适!

“是吗?”林茵纯澈的眼眸中折射出一抹欣喜的神情,忙笑着礼貌的同乐乐道谢,“谢谢乐乐姐。”

她的笑容很甜,白皙的脸颊透出粉粉的色彩,如那可人的瓷娃娃一般无比惹人疼。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