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阮凝傅明远

阮凝傅明远

阮凝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一句话点燃了傅明远,他再好的性子在这一刻也不由得爆发。“阮凝,你以为离婚是儿戏吗?你想凡凡从小没有爹爹吗?研究所离婚要打报告,一个月后再说,这段时间你冷静一下。”在这个年代,离婚不是一件小事。在研究所这种体面的地方工作,更是要注意影响。

主角:阮凝傅明远   更新:2022-09-11 03: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阮凝傅明远的其他类型小说《阮凝傅明远》,由网络作家“阮凝”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句话点燃了傅明远,他再好的性子在这一刻也不由得爆发。“阮凝,你以为离婚是儿戏吗?你想凡凡从小没有爹爹吗?研究所离婚要打报告,一个月后再说,这段时间你冷静一下。”在这个年代,离婚不是一件小事。在研究所这种体面的地方工作,更是要注意影响。

《阮凝傅明远》精彩片段

阮凝重生了!

她竟然重生到了1990年,还正好是儿子发烧出事的这天。

阮凝望着病床上退烧了的儿子,想到刚才医生说的话“这孩子在晚一点送过来,他就高烧成傻子了!”

她后怕握着孩子打点滴的小手:“ 凡凡,这一次,妈妈不会像上辈子那么无能,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

这个男人她要不起,那就不要了!谁爱要谁要!

她要踢开炮灰剧本,带着儿子走上新的康庄大道....

“傅明远,我们离婚吧。”

他深邃的眼眸深深地看着阮凝:“你又在闹什么?”

闹?

阮凝喉咙一涩,仰头看着他:“傅明远,我来你们家四年了吧,这四年里,你妈和你对我怎么样,难道你心里没数吗?”

她攥紧了垂落的手:“反正这婚我离定了,不管你同不同意。”

一句话点燃了傅明远,他再好的性子在这一刻也不由得爆发。

“阮凝,你以为离婚是儿戏吗?你想凡凡从小没有爹爹吗?研究所离婚要打报告,一个月后再说,这段时间你冷静一下。”

在这个年代,离婚不是一件小事。在研究所这种体面的地方工作,更是要注意影响。

阮凝闻言,想到前世凡凡被送走,眼尾一下红了。

“那你想他没妈妈吗?”

她仰头看着面前这个男人,皮肤白皙,剑眉星目,高挺的鼻梁之上有一点美人痣,哪怕穿着单调的研究所白衬衫,却像是水墨画走出来的清冷仙君。

可这个男人就是一块捂不热的冰,她失去了儿子,毁了自己的人生,却至死都没得到他的爱。

傅明远愣住了。

他回过神,一把掐住了阮凝的手腕。“如果你不喜欢在家,我带你和凡凡去县城。”

傅明远暗下了神色,本能觉得这只是因为婆媳妇之间的矛盾。

毕竟阮凝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他们傅家的事,谈离婚过重。

话落,他直接结束了话题,推门进屋。

在傅明远推]的时候,她喃喃道。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欺负?”

“是不是觉得我阮凝没了你不行?”

回应她的只有男人摔门离去的声音。

傅明远觉得像阮凝这样的女人,闹一段时间,也就没事了。

毕竟从前她也经常会和自己吵架,说什么爱和不爱。

可只要自己稍微用点手段,她又会回来......

而且阮凝一个女人,根本离不开自己。

可他不知道,他回城后的某一天夜里,阮凝带着凡凡简单收拾了两个行李箱,就离开了阮家村。

“妈妈,我们是要出去赶集吗?”傅沐凡开心的伸出手。

“我们去找外婆。”

“爸爸知道吗?爸爸要是找不到我们怎么办?”孩子懵懂的问,却没有等到答案。

阮凝苦涩的摸了摸孩子的脸。

毅然决然的将孩子抱起,然后离开。

傅明远不会找她们的,前世她到死才发现儿子是被孙思莹抱走的。

所以说,孩子没了,他根本不在乎.....

没人知道阮凝走了。

直到三天后,傅明远傍晚回到镇上,敲门。

却发现门已经锁了,心中猛然一紧,

“阮凝!”傅明远直接一脚踹开。

可里面,早已经人去楼空!



1990年的新州镇,红砖房已经渐渐替代了泥坯屋。

七月的天,屋外电闪雷鸣。

新建不久的卫生院内。

阮凝望着病床上退烧了的儿子,想到刚才医生说的话——

“这孩子在晚一点送过来,他就高烧成傻子了!”

她后怕握着孩子打点滴的小手:“凡凡,这一次,妈妈不会像上辈子那么无能,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

阮凝也没想到自己死后,竟然重生到了三十年前,还正好回到了儿子发烧出事的这一天。

正想着,病房门被打开,傅明远走了进来。

男人皮肤白皙,剑眉星目,高挺的鼻梁之上有一点美人痣,哪怕穿着单调的研究所白衬衫,却像是水墨画走出来的清冷仙君。

阮凝有些晃神,眼中闪过隔了一辈子的爱憎和悔恨。

上辈子嫁给傅明远,她以为自己嫁给了幸福。

可这个男人就是一块捂不热的冰,她失去了儿子,毁了自己的人生,却至死都没得到他的爱。

这辈子,她再也不要重蹈覆辙。

傅明远却完全没有察觉阮凝的异样,进门走过来:“临时开会来晚了,孩子怎么样了?”

随着他的靠近,一股甜腻的香味窜进鼻翼,阮凝不由握紧手。

上一世他也是这么说的,她信了。

可是他在一群都是男人的农业研究所内,谁会喷这种女士香水?

阮凝深吸了口气,才回答傅明远:“医生说——”

话刚起头,傅母骂骂咧咧推门进来:“小病小灾的又不会死人,非得来卫生院浪费钱。”

“来了还要被医生给说一顿,滚鸡蛋的方法用了几十年了,老祖宗传下来的,到医生嘴里就是旁门左道了。”

傅母越想越气,一屁股往孙子躺着的床上坐,动静不小。

阮凝冷着脸没再开口。

小病?

若不是自己执意带凡凡来卫生所,孩子早就烧成傻子了!

一旁的傅明远捏着眉心,也没搭话。

而傅母又看了眼孙子:“我看孩子也没啥事了,我先回去吧,我这老骨头可禁不起折腾。”

说着,她跳下床,把裤脚挽起,临走还不忘嘱咐儿子,“等雨小点再回来,天黑路滑,可不好走。”

傅母走后,病房里有些过于安静。

傅明远终于察觉到阮凝平静的反常,不哭不闹的和往常完全不同。

点滴打完,雨渐渐小了下来。

他准备去抱着儿子离开,却被阮凝伸手拦住:“傅明远,我们离婚吧。”

傅明远顿住,而后眼底闪过不耐:“不会照顾孩子就算了,你还不会懂事一点?离婚能随便说?”

阮凝被这话刺得心口一疼。

又是这样,无论她做什么,他都觉得自己是在无理取闹。

上前推开傅明远,她将桌上的病历单甩到他的怀里:“我不懂事?你妈看不懂病历单,你也看不懂吗?孩子病的很重!需要住院!”

傅明远拿着病历一看,上面赫然写明急性脑炎,缺氧严重,需住院治疗。

他拧眉沉默了会,只说:“我去缴费。”

说完,他便匆匆离开。

阮凝望着他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就是傅明远,哪怕知道误会了她,他也不会道歉,就好像她是笑是哭,他都无所谓。

独自坐了一会儿,门口来了个护士:“麻烦511病房患者傅沐凡家属先去大厅缴费一下。”

“我老公刚不是去了吗?穿白衬衫那个。”

阮凝疑惑,这才过了多久?



护士立马回答:“白衬衫?就是那个鼻梁之上有美人痣的好看男人吧?可他一出病房就走了啊。”

阮凝心头发寒,傅明远,果然指望不上。

她低头从自己外套口袋内,翻出一本老旧的存折。

初中读完,母亲就不知所踪了,没有人知道,母亲其实给她留一笔钱。

只是从前自己听信谣言,痛恨母亲抛弃她,所以从不用这钱。

阮凝眨了眨眼,默默忍回眼眶的湿热。

多讽刺啊,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临到头来,能在绝境中拉她一把的,只有她一心厌恶的妈妈。

取出钱缴费后,阮凝又在卫生院守了儿子两天,而傅明远都从未出现过。

阮凝更加确信,自己一定要离婚。

出院后,阮凝没再回傅家村,而是带着儿子来去了母亲临走前留下的一家铺面……

这天下午,傅明远终于忙完所里的紧急任务,这才有空来一趟卫生院,却发现病房早已人去楼空。

他赶去前台询问,却被护士告知:“患者傅沐凡上午就办理住院了。”

傅明远没多想,直接赶往傅家村。

到家才发现,阮凝根本没有回来,他也才知道,这两天不仅自己没去卫生院,他的妈也没有去。

傅明远心里一紧,没有人去医院,阮凝哪有钱缴医药费?

她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还独自带着孩子,万一在外面遇上什么事……

想着,他撑伞又出门:“我出去找人。”

傅母心中不满,大声嚷嚷:“外面下这么大雨,别出去找了,容易摔跤。”

“阮凝就是一个初中毕业的村姑,能跑到哪里去?等她出去饿几天,自己就回来了。”

农村土墙矮,傅母说的大声,邻居都听了个遍。

隔壁王婆啧啧感叹:“你们还是得去找一找,阮凝她妈当初不就是跟人跑了吗?阮凝可长得比她妈还要好看!”

傅明远冷下脸,想到了阮凝母亲留在镇上的铺面,不假思索的快步离开。

……

是夜,破旧的房子木窗被风吹得摇摇欲坠。

阮凝费力的把窗关上,这老房子这么多年没住人,早就破败,费力收拾了一天才勉强住下。

今天太晚了,等两天得找工人来修修。

傅沐凡很懂事,被阮凝从卫生院抱来这里,没有哭闹一句。

“妈妈,我不想在这里玩了,什么时候能回家啊?”

单纯的孩子并不知道发生什么,心里还觉得只是出来玩一趟。

阮凝将烧好的热水倒进盆中,才蹲在儿子的面前说:“妈妈要离婚了,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

“什么是离婚?”傅沐凡不解的问。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