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将大明带入资本大时代

将大明带入资本大时代

漫山红遍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大明王朝,在这崇祯十七年,作为被文人士大夫骂作千古昏君的朱由检,开启了逆袭人生之路。内有奸臣佞臣作乱,外有敌国虎视眈眈,天下百姓都知道朱由检的昏庸,他怎能不做出改变,毕竟他可是想要多活几十年的。

主角:朱由检,王承恩   更新:2022-07-15 21: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朱由检,王承恩 的女频言情小说《将大明带入资本大时代》,由网络作家“漫山红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大明王朝,在这崇祯十七年,作为被文人士大夫骂作千古昏君的朱由检,开启了逆袭人生之路。内有奸臣佞臣作乱,外有敌国虎视眈眈,天下百姓都知道朱由检的昏庸,他怎能不做出改变,毕竟他可是想要多活几十年的。

《将大明带入资本大时代》精彩片段

崇祯十七年一月,李自成在西安称帝,建国大顺,改元永昌。

号称百万东进,山西各地应声而降。

而后造船三千,以渡黄河,直逼汾阳!

此时,朱由检坐在金碧辉煌的宫殿内,嘴角忍不住直抽搐。

醉了!

为什么会穿越成崇祯这倒霉鬼?

按照现在的时间计算,最多还有数月时间,大明集团就得进入倒闭破产清算。

对于怎么避免自己会被挂在煤山那颗歪脖子树上,朱由检采取自我解压的方式,让人去把那颗树砍掉了......

谁想死?

吊死多难看啊!

“陛下,大臣们都到了,正在门外等候召见。”

王承恩低着头走进,朝着朱由检恭敬道。

看到来人,朱由检难得露出一丝笑容,虽然是个太监,但他的忠心远远要比那群号称为国为民的大臣,来得更加实在!

大家都在投降,跪着舔李小哥的脚趾时。

只有王承恩,愿陪崇祯慷慨赴死!

“让他们进来吧。”

朱由检挥了挥手,随后整理了一番衣襟,默不作声。

很快,在内阁首辅魏藻德的带领下,一群大臣分成两排,谨而有序地走了进来。

“臣等见过陛下!”

“臣等见过陛下!”

大臣们连忙施礼,人人皆低下了头颅。

如果有心人仔细一点,就会发现,这群大臣身上的官袍。

好像到处都是破洞补丁......

妈的!

看到此,朱由检顿时脸黑。

就在两天前,他搞了一个爱国捐款运动。

由于刚穿越,业务还不太熟练。

于是他放下了皇帝的尊严,诚恳地请求这些大臣和亲戚们捐款,给防守北京城的士兵发饷。

这也可以理解,毕竟李自成都要渡黄河了,再不把军队弄好,难不成就这样坐着等死?

可这群太臣的态度,却令人三观碎了一地。

你捐一百,我捐八十。

就连堂堂内阁首辅魏藻德,也才捐了区区五百两而已!

有人能捐钱倒还好。

但更多的是在哭穷、耍赖、逃避!

一时间什么奇葩事都出来了。

这群堪称大明朝历来“最廉洁”的官员,为了支持皇帝,有的把自家锅碗瓢盆拿到大街上摆地摊。

还有的,在自家破茅屋门前贴出此房急售......

更甚的是,竟然拿着锄头去田里插秧!

说是要种点粮食,等到明年熟了,然后拿去卖了支持陛下......

我擦!

真是忠心耿耿啊!

“诸位爱卿,现如今大明天下狼烟四起,光是京师一地都有着后金鞑子虎视眈眈,而山西闯贼也成大势。”

“不知众爱卿,可有对策?”

朱由检不动神色,手里捏着一只漆耳杯,沉声问道。

说句老实话。

他也想不通这群太臣为什么这么抠。

如果把大明比作一幢高楼,这些人就是砖砖瓦瓦,要是大明没了,他们上哪里去搜刮这些钱财呢?

或许,这些人在想,大明倒了,还有大顺。

脱去朱衣,换上紫袍,摇身一变,又是当朝新贵!

闻言,魏藻德缓缓走出,沉声回答:“陛下,臣以为,应当立招各地使节进京勤王。”

“从大同进入太原,阻挡闯贼于黄河流域!”

这话说到点上了。

现在的大明加起来七七八八还有上百万的军队,就单单江南一地,就高达四十万。

可要把他们召集起来,需要大量的钱财!

如果没有足够的后勤保障,恐怕还没等这些军队到达目的地,就得先饿死一半......

现如今事态紧急,朱由检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自己身边布置军队,越多越好!

毕竟谁也不想完蛋不是?

想罢,朱由检站了起来:“诸位爱卿,魏首辅的一番话可谓是谋国之论,令人振聋发聩,但

是现在国库空虚,我想......”

话还没说完,所有人的心里突然一颤。

这是又要我们捐款?

“陛下,朝廷已经三个月没有发过俸禄了。”

“臣没钱,真没钱啊!”

率先开口的是周奎,大名鼎鼎的周国丈。

上回他捐了三百两,可是心疼得一晚上都没睡着。

而后,户部侍郎也急道:“不敢欺瞒陛下!”

“老臣家中早已穷破不堪,每日下朝之后还要前往西山脚下的两块薄田进行种植,以补贴生活所需。”

“老臣......”

“老臣也没钱......”

正当魏藻德也要开口时,朱由检却是狠狠剐了他一眼。

这些家伙哪一个不是大贪官?

在历史上,李自成进入北京后,因为粮饷不足,遂委派大臣刘宗敏追缴银钱。

这些在崇祯面前哭穷的家伙们依旧装疯卖傻,可刘宗敏不吃这一套。

没钱?

那就打!

看你要钱还是要命。

内阁首辅魏藻德,直接被刘宗敏抓捕入狱,在被夹棍夹断十指的伺候之下,交出白银数万之巨!

而国丈周奎,那更是不得了。

被抄出了无数奇珍异宝,拉了几十辆车,光是现银,就足足有五十三万两之多!

“好啊!”

“朕的臣子们如此廉洁清贫,实乃我大明之幸,天下之幸!”

“诸位爱卿。”

“朕,对不起你们!”

魏藻德:“......”

什么意思?

听到这话,所有人不禁抬了抬嘴唇,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而后抬起头,只见朱由检的表情真挚可涕,悲呛欲滴。

这......

“诸位,尔等为我大明呕心沥血,朕竟然让你们过得如此清苦。

“每每想到此,朕愈发觉得心如刀割。”

“所以,爱卿们啊!”

说到这,朱由检从怀里拿出几张银票,扬在手中,沉重道:“这里,有白银三千。”

“朕决定把这些银子分发与众爱卿。”

“啊?”

此话一出,所有人顿时面露大喜,还没等他们开口道谢。

朱由检直接挥了挥手:“王承恩何在?”

“奴婢在。”

“王承恩,朕命你带领宫中禁军,到诸位爱卿家中清点。”

“凡是资产不足五十两银子者!”

“都可以在朕这里领取一百两银子的补贴。”

说罢,朱由检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切记,一定要仔细!”

“决计不可半点马虎了事。”

“定要做到精准扶贫!”

“另外,如果有人胆敢阻拦,那便持朕佩剑。”

“杀无赦!”

魏藻德:“......”

周奎:“......”


卧槽!

派人去我家清点资产?

此话一出,所有人纷纷瞪大着眼睛,冷汗直流。

“陛下,你这......”

魏藻德连忙上前,这算是什么扶贫,分明就是想抄家!

在座的,谁的家里没有白银万两?

而且按照大明律法,只要官员敢贪没银两超过六十两,那足以判处死刑!

平日倒是没事。

可一旦查起来,谁敢说自己屁股干净?

也就在这时,所有人才反应过来一件事。

今天来上朝的二十名大臣,大部分是朝中最有钱的一批......

“魏首辅怎么吞吞吐吐,有话不妨直说?”

朱由检和颜悦色,故作疑问。

“陛下!”

“现如今朝廷有许多要用银子的地方,陛下不用给臣补贴生活,臣年纪大了,吃一点苦没事......”

“倒是陛下这段时间为了闯贼一事劳心劳伤神,请陛下一定要注意龙体啊!”

魏藻德立马扑倒在地,言辞诚恳。

“对对对!”

“陛下不用给我们银子,为了大明万世,臣等就是受一点苦,又有何妨?”

大臣们纷纷开口附和,大义凛然。

说真的,要是换到原来的崇祯。

恐怕真会被忽悠过去。

毕竟他从小接受的是东林党众的熏陶,所以对东林党人,有天生的好感。

这或许应该就是大明朝的特色吧。

人人都是演技精湛的影帝!

“王大伴,你还站在这里做甚?你看看,朕的这群爱卿如此忠心耿耿,朕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的生活,过得如此贫困不堪?”

“快去!”

“一家一家的去查,绝不能漏掉任何一位忠心的大臣。”

“朕要让爱卿们全都衣食无忧!”

朱由检板着面孔,朝着身旁的王承恩厉声训诉。

王承恩连忙点头,默默的看了一眼这群面如死灰的大臣们,随后这才离开了大殿。

瞧着王承恩那并不算高大的背影,大臣们如同被抽干血液一般。

特别是朱由检最后那句话,朕要让爱卿们全都衣食无忧......

这意思岂不是说,如今身在这里的二十位大臣的家。

他朱由检准备全部都抄了?

狗皇帝玩这么大,难道就不怕突然暴毙?

的确,东林党的势力确实很大。

但朱由检也没办法,正所谓没钱行路难,与其便宜了后来的李自成,还不如将其放进自己的口袋里。

至于杀了这二十名大臣所引来的后果,那就是后话了。

对于现在的局面来说,朱由检需要钱,需要更多的钱用于军队!

就算想跑路到南京划江而治,那也得有几万兵力陪同吧?

毕竟北京到南京,中间相隔一千多公里。

非常时期,必须行非常手段!

今天把前世记忆中的二十多贪官污吏和奸臣集中起来,一次性解决,就是第一步......

“陛下......”

“臣......臣愿意给朝廷再捐献白银五千两,您看如何?”

魏藻德艰难的抬起头,朱由检搞的这一套,不就是为了钱吗,给他就是。

“对,陛下!”

“臣也可以捐献五千两!”

“还有我。”

“我刘宗也能捐献五千......”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所有人心里都清楚。

闻言,朱由检只是笑了笑,默不作声。

就在群臣还想接着说点什么时,朱由检忽然拍了拍手。

“砰!”

突然,宫殿的大门被人狠狠推开,一群凶神恶煞禁军冲了进来,人人手握长刀,严阵以待。

没办法,毕竟这里有二十个大臣。

万一疯起来直接把自己掐死了怎么办?

“哈哈!”

“诸位爱卿在说什么胡话,朕知道你们忠心,为了大明甘愿奉献一切。”

“五千两也不是小数目,眼下诸位的家中早已是入不敷出,朕怎么能忍心看着诸位忠臣为了大明去借钱来捐献?”

朱由检一副感动不已的模样,主动上前拍了拍魏藻德的肩膀,“好了好了,快起来快起来,别跪着了。”

“想必诸位还未用膳吧?”

“朕这里有北方上好的羊肉,不如我等君臣先享用一番,吃饱了,朕也好亲自送你们上路啊!”

魏藻德:“......”

周奎:“......”

众臣:“......”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膈应?

“对了魏阁老,朕在传召你们之前,曾发了一道令旨,让陈演也来皇宫。”

“怎么到了如今,却迟迟还没见到他的身影?”

朱由检忽然想到了什么,看着眼前这二十多名大臣,皱了皱眉头。

闻言,魏藻德一愣,慌慌张张的站了起来,“回禀陛下,陈老在前些日子偶感风寒,想来是身体有恙,行动不便。”

“哦?”听到这话,朱由检冷笑一声,也没再多说。

什么时候得病不行?

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得病?

扯犊子呢......

也罢,陈演此人位高权重,势力盘根错节,要想真正一劳永逸,还得徐徐图之。

“既然如此,那朕就派太医去瞧瞧吧。”

“希望他能活过今晚,早日下地!”

魏藻德:“......”

这叫什么话?

一众大臣纷纷抬起头,脑海里不约而同的冒出了四个大字。

———天子疯了!

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他朱由检现在连陈老都敢动,那我们这群小鱼小虾如今身在皇宫,焉有命受?


时间慢慢过去,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

不知不觉中,大臣们的后背都已被冷汗浸湿。

看着眼前摆放着各色美食,大臣们就如同吃了苦胆一般,脸都扭曲的变了形。

“吃啊,爱卿们。”

“是不合胃欲否?”朱由检不动声色,热情地招呼着。

“呃…”

忽然,随着一道身影的走进,所有人顿时打了一个激灵,连忙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陛下,奴婢已经把各位大臣家中资产清点完毕。”

“还请陛下过目!”

王承恩躬着身子,朝着朱由检递上了一道折子。

看到此,朱由检顿了顿,缓缓的这才将折子接了过来,仔细查看。

“呀!”

“魏阁老家里,居然有十万两银子?”

魏藻德:“......”

还没等他开口,朱由检又是一个惊呼,“庶吉士魏学濂魏大人,家中也有数万也有数万两雪花?”

“还有梁清标、任浚…”

说着,朱由检忽然扭头,看向站在最后一排的国丈周奎,似笑非笑。

感受着朱由检的目光,周奎立马身子一缩,仓皇跪地。

“陛下饶命啊。”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

见到周奎的举动,其他人也连忙跟着跪了下来。

事情到了这里,再多的解释已是无用。

天子存了心要收拾他们。

岂会因为三言两语就改变心思?

“诸位爱卿这是作甚,咋又跪下了呢。”

朱由检一改以往,脸上的表情冷漠到了极致。

“王承恩,朕问你,我大明律法所写之言,官员贪污受贿是何等罪名?”

“回禀陛下。”

“太祖有言,凡达六十银者,皆可处以死刑!”

王承恩润了润嗓子,看向大臣们的目光如同在看死人。

他方才去清点,其实不过是去核对一下数目、走个过场罢了。

早在几天前,皇帝就已经暗中命各路心腹,去所有大臣家中,把他们的财产暗中调查了一遍。

说实话,方才一清点,纵然是王承恩,也被震撼了。

他也知道这群大臣有钱,可他想不到居然会那么有钱。

就说这魏首辅吧,光是家里都有现银好几十万!

简直丧心病狂、触目惊心!

“既然如此,那你就看着办吧。”朱由检站起了身子,目光扫视了一圈。

闻言,王承恩连忙点头,数百禁军也瞬间举起了手中的长刀。

“陛下!”

“饶命啊!”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

所有大臣急得大喊,头磕得砰砰直响。

看到此,朱由检默不作声,再次隐晦地瞧了一眼角落里满脸苍白的周奎。

这老东西可是当朝国丈!

要是杀了他,周皇后那里怕是不好解释。

罢了…乱世用重典。

与其在这里瞻前顾后,还不如直接下一剂猛药!

现在的大明已经病入膏肓,如果再任由这群人吸着大明骨髓的话。

那自己恐怕还是得跟原先的崇祯一样,去找棵歪脖子树吊死......

想到这,朱由检深吸了一口气,没有片刻停留,直接转身离开。

砍脑袋有什么好看的?

“行了,别给咱家舌燥了!”

听着鬼哭狼嚎的大臣们,王承恩厌恶的挥了挥手,冷冷道。

“传陛下旨意,将在场所有贪官奸吏处以极刑。”

“给我斩!”

话音落下。

“砰!”

“砰砰!”

“砰砰砰!”

一颗颗头颅瞬间就从身体上掉落下来,犹如赞放的花朵,狰狞可怖。

而站在门外的朱由检,脸色亦是不太好看。

试问,现代的小年轻有几个杀过人?

更别说还是一次性连斩二十多名大臣!

那么,问题就来了。

虽然这回捞够了钱,但也会因此会惹下巨大的麻烦......

要说这文官集团的势力强到什么地步?

什么红丸案、梃击案、宫女谋杀皇帝案。

估计大明朝历代那些莫名其妙死掉的皇帝,可能都和他们脱不了干系!

在加上一个难缠的陈演,保不齐哪天就会对他下黑手。

如果朱由检要是不想突然暴毙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办法。

重开厂卫!

厂卫的系统里面包括了厂和卫,厂主要指的是东厂和西厂,而卫指的是锦衣卫。

他们的作用就相当于明朝时期的情报局、国家安全局和反贪局,主要功能是皇帝用来监视和控制官员的工具!

而且,只要皇帝有需要,厂卫就会在皇帝的明示或者暗示之下,打压权势大的文臣武将,或者直接拿下贪官污吏!

这就是一把皇家利剑,可惜崇祯皇帝不识货,亲手把剑丢进了臭水沟不说,而且时不时还要去抹黑一遍。

说它是垃圾,害人精......

真无语!

“陛下。”

“事情已经办好了。”

不知何时,王承恩走了出来,朝着朱由检恭敬的禀报。

闻言,朱由检点了点头:“好,让人把大殿的血迹给朕收拾干净吧。”

“另外,你派人去保定,把方正化给朕叫回来。”

“陛下你这是......”

王承恩顿时一愣,似乎猜到了什么。

方正化,明朝时山东人,也是个太监,后来官至司礼太监,是宦官里的忠臣之一。

同时更是个狠人!

当初未被革职前,有冷血杀手之称。

只需皇帝一句话,哪怕当朝斩杀朝廷大员,连诛十余家九族,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至少在文官集团,和东林党人的眼睛里,此人足以千刀万剐。

用方正化去对付这群文人,那才是真正的良药剂方!

“不该你问的就别问!”朱由检摆了摆手,面无表情,“对了,上任司礼监秉笔太监李凤翔如今身在何处?”

“你也一并给朕找来吧。”

“是,陛下!”

王承恩连忙点头,随后就离开了皇宫,让人去保定传旨。

这天......

怕是要变了啊!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