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文集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

完整文集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

橘子软糖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内容精彩,“橘子软糖”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姜芙萧荆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内容概括:出是萧家的人,她连忙掀开车帘下来。“对不住了萧大公子,街上人太多,下人没能拉住马。”“萧大公子?姑娘,是不是那个萧家?”外面的声音传进来,白杏猛地瞪大双眼,小声跟姜芙说着。肯定是了,这京城还有哪个萧家能让许家的管事妈妈这样小心翼翼。白杏恨恨咬牙,“怎么不撞死他!”萧玉璋也不是难缠的,许家出了个皇后,京城......

主角:姜芙萧荆   更新:2024-07-10 20: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芙萧荆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文集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由网络作家“橘子软糖”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内容精彩,“橘子软糖”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姜芙萧荆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内容概括:出是萧家的人,她连忙掀开车帘下来。“对不住了萧大公子,街上人太多,下人没能拉住马。”“萧大公子?姑娘,是不是那个萧家?”外面的声音传进来,白杏猛地瞪大双眼,小声跟姜芙说着。肯定是了,这京城还有哪个萧家能让许家的管事妈妈这样小心翼翼。白杏恨恨咬牙,“怎么不撞死他!”萧玉璋也不是难缠的,许家出了个皇后,京城......

《完整文集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精彩片段


端午当天,大房的人都要去看赛龙舟。

姜瑶一早就穿着新做好的衣裙跑姜芙这边炫耀。

“真羡慕妹妹,这么热的天气可以待在家里,不像姐姐我还得去给太子他们加油。”

她翘着兰花指,手中的帕子在脸边轻轻扇着,嘴角的得意尽显,“哎呀,这天也太热了,我们得尽快出门,不然都占不到好位置了,今天就辛苦妹妹看家了......

对了,今天过节,母亲已经给下人们放了假,妹妹的午饭只能自己解决了呢。”

“哦。”

姜芙低头摆弄着自己手里的香囊,看都没看她一眼,只最后敷衍了一句,把姜瑶气得不行。

“哼!我知道你想去,但你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去了还不够丢人的,你就老实在家待着吧,等过了端午,爹娘就要给你说亲了。”

姜瑶最见不惯她这副无欲无求的模样,明明二房靠着大房活着,凭什么姜芙不讨好她、跪舔她?

她早晚要将这贱人的伪装撕碎!

听到要说亲姜芙的眼神才有了波动,以她对严氏的了解,大房绝不会给她找个好人家。

姜芙攥紧了手心。

“姑娘怎么办,大太太不会随便找个人就把您嫁出去吧?要不咱们去求老夫人,让她给您做主?”

姜瑶一走,白杏就坐不住了。

女子的亲事有多重要,她们自然是知道的,尤其她家姑娘前半生就够苦了,后半生可不能再踏进火坑里。

“天杀的萧家,好端端的退亲作甚,就算不喜欢姑娘,娶进去放着也好啊,何必这样糟践人。”

白杏红着眼,越想越觉得自家姑娘可怜。

姜芙捏着手心勉强扯了抹笑,“也不一定有那么遭,若大伯母真逼我嫁人,我就绞了头发做姑子去。

好了,不说这些,蕴姐姐的帖子呢,我们也出门吧。”

“在这,曹妈妈也已经等着了。”

“嗯。”

在姜家大房的马车走后,后门处也很快驶出一辆马车。

......

萧玉璋今日也本想参与赛龙舟,可萧荆嫌弃他文弱,把他赶出了队伍。

萧玉璋已经不开心好几天了。

“大公子不参加也挺好的,今日天这么热,万一中了暑气得多难受,三爷也是为您好。”

小厮陪着笑脸一直劝着,萧玉璋冷哼一声,“我才不怕中暑,连小太子都下场,我还比他大那么多,有什么脸面在岸上看着,三叔就是还把我当孩子呢。”

“那也是三爷心疼您。”

“哼。”

被小厮劝着,萧玉璋已经没那么气了。

他当然知道萧荆疼他,在萧家,除了爹娘和祖母,就三叔对他最好了。

萧玉璋走到御景楼,正好跟对面驶过来的马车撞上。

“你哪家的,怎么连路都不会看,要是撞到我家大公子我定要押着你去衙门。”

小厮双手叉腰,对着车夫气呼呼的骂道。

都是一个圈子里的,曹妈妈已经听出是萧家的人,她连忙掀开车帘下来。

“对不住了萧大公子,街上人太多,下人没能拉住马。”

“萧大公子?姑娘,是不是那个萧家?”

外面的声音传进来,白杏猛地瞪大双眼,小声跟姜芙说着。

肯定是了,这京城还有哪个萧家能让许家的管事妈妈这样小心翼翼。

白杏恨恨咬牙,“怎么不撞死他!”

萧玉璋也不是难缠的,许家出了个皇后,京城各家都会给他脸面,曹妈妈道了歉,萧玉璋也斥退了小厮。

“行了,下次小心点就是了。”

“多谢大公子。”

这场冲突并没激起多少水花,只是御景楼门外堵满了车,姜芙主仆在转角处就下了,曹妈妈去叮嘱车夫,她们主仆两人就随着人流慢慢往前走。

萧玉璋不耐跟一群女人待在一处,在外面磨蹭着不愿意上去。

临近晌午,日头越来越高,他热得有些眼晕,竟觉得自己见到了仙女。

“狗蛋你快掐我一把,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嘶!你还真掐啊!”

萧玉璋捂住手臂,疼得差点跳起来。

他这个小厮什么都好,就是脑子蠢了点。

不过,这会儿他是彻底清醒过来了。

姜芙搭着白杏的手走在人群中,她皮肤极白,今日又穿了件石榴红的广仙裙,飞仙髻插了金簪,行走间恍若下凡的仙人。

萧玉璋看傻了眼,忍不住抬脚朝她走去。

“你是哪家的姑娘?”

路突然被人堵住,姜芙抬起头。

这个声音她刚在马车里听过,自然知晓身前男人的身份。

她握住白杏的手腕,心里也不是没有怨气的。

“你丑到我了。”

小姑娘声音软软糯糯,甜的仿佛早膳吃的蜜果子,可那话却像个软刀子不住的朝他心尖上扎。

萧玉璋呆滞的张大嘴,“你......你说什么?”

他长得丑?

小仙女是说错了吧?

姜芙不耐烦跟他纠缠,拉着白杏绕过他,只留下一句更伤萧玉璋心的话。

“原来不止长得丑,耳朵也不好使!”

“噗!”

狗蛋没忍住直接笑出来,见自家主子快要杀人的眼神,连忙双手紧紧捂住嘴。

“大公子......我,我不是故意的。”

要是能忍住,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笑大公子啊。

这不是那小姑娘胆子太大惊到他了吗,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连他家主子都敢打趣。

小厮好奇的也是萧玉璋想问的,他被姜芙说丑并没有生气,还觉得她十分有趣,跟旁的妖艳贱货不一样。

不愧是他看上的小仙女!

“你去打听一下,看那姑娘是哪家的,娘不是逼着我成亲,这不他儿媳妇就出现了。”

萧玉璋心里美滋滋的,已经将成亲后生几个孩子,孩子名字都想好了。

他和小仙女都这么好看,孩子定也会漂亮可爱。

萧玉璋一脸花痴,完全没注意周围人表情有多奇怪。

最后是个小官家的姑娘忍不住告诉了他。

“萧大公子,那姑娘我认得,是姜家的四姑娘。”

“姜家四姑娘?哪个姜家?”

萧玉璋脑子里想了一圈,都没想起是哪个姜家。

实在是当初姜芙传到他耳中的名声是相貌丑陋,萧玉璋完全没往她上面想。

小官家的姑娘表情一言难尽,都有些后悔提醒他了。

“还能是哪个姜家,就是跟您退亲的那个姜四姑娘。”

萧玉璋:“!!!”


明月公主戴着幕篱,两人从包厢里出来。


明月公主是悄悄出宫的,身边除了玉红并没有带侍卫,而许蕴也只带了春雨。

她们两人刚从包厢出来,就有人悄悄盯上。

“告诉大哥,人出来了。”

“是。”

今日乞巧节,御景楼坐满了人,看烟花的人也多,许蕴和明月公主并不起眼。

两人走在长街上,明月公主贪婪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原来人间是这样美。

“表姐,我去买个花灯,您在这等着我别动。”

许蕴看上一个兔子灯,觉得很衬姜芙,打算买了让春雨给她送去。

明月公主点头,“你去吧,我不乱跑。”

然而在许蕴转身那刻,她身后就出现两个身材瘦小的男人。

“姜四姑娘,得罪了!”

“唔!”

明月公主被抓住手臂,人也套进了麻袋中,一旁的玉红早就被打晕,她想求救都出不了声。

此时的街尾,一个鬼面男人正看着这一切。

“将军,咱们要不要动手?”

宋甲看着不远处被绑走的明月公主,低声问宋承元。

他们今日本不该出门,但不知是谁用信鸽送了张纸条,纸条上写着皇上怀疑宋家叛国,欲处置宋家。

若他们想知道背后散播消息的人,就来御景楼。

然而他们在御景楼外等了大半个时辰,都没找到送信之人,倒是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撞见了绑架。

“再等等。”

鬼面男人也就是宋承元,开口道。

他一身黑衣,脸上戴了恶鬼面具,周身散发的阴郁让他真的宛如地狱深处的鬼煞。

“是。”

宋甲应声,立于他身后,主仆两人望着长街的方向,想看那绑匪要将人带到哪去。

不知是不是错觉,宋甲总觉得那绑匪往他们这边看了几眼,好似在引着他们过去。

“大哥,那人不过来怎么办?”

此时绑匪看着神情冷漠的宋承元焦急的问道,他们任务完不成可是会受罚的。

被叫做大哥的绑匪眼中闪过一抹厉气,“不过来那就只能委屈姜四姑娘沦落青楼了。”

明月公主被捂住了嘴,但并没有捂住耳朵。

听到绑匪们的话,她在麻袋死死挣扎着。

“老实点!”

绑匪推了她一把,明月公主脚步踉跄,差点跌倒在地。

她这会儿已经明白,绑匪们要抓的是姜芙,不是她。

可不管抓谁,她现在就盼望许蕴快点发现她不见了。

绑匪们也不敢耽搁,宋承元只冷淡观望,并没有救人的心思。

其中被叫做大哥的绑匪狠狠往地上啐了一口,“呸!还保家卫国的将军,连个女人都不救!”

他说完,拍了拍麻袋里明月公主的脸,“姜四姑娘,你要恨就恨宋承元,是他见死不救,现在咱们兄弟只能将你卖到青楼了。老二,扛着她,我们走!”

“是。”

三人消失在街口,宋甲终于冷静不了了。

“将军,万一他们就是送信的人呢?”

跑了可就抓不住了。

宋承元被鬼面遮住表情,只露出的眼睛里射出凛冽的寒意。

“追上去!”

绑匪的速度很快,宋承元主仆追上来时,明月公主已经被送进了春风楼。

作为京城最大的青楼,春风楼夜夜笙歌,人流不绝。

未婚的郎君娘子还只停留在春心萌动的阶段,而已经成亲多年的男人早已厌烦了家中的妻子,出来寻找新鲜。

春风楼的姑娘各个人美声甜会哄人,客人们自然乐得醉卧美人膝。

“花妈妈,可是又来新人了,这开苞的机会你可得给爷留着啊。”



姜芙晚上点了安神香,捧着医书看到双眼昏花,再也强撑不下去的时候才让白杏铺床。

她默念着不要梦到萧荆,可显然周公没听到她的呼唤。

姜芙再次入梦了。

这次是在水上,她还是白日那身装扮,只是广仙裙浸了水,外面那层云纱贴在身上,朦朦胧胧暧昧至极。

她身子伏在萧荆膝头,偌大的龙舟只有他们两人,白日平静的湖面在梦里起了浪,摇摇晃晃。

姜芙怕水,看着波澜起伏的水面紧紧闭上眼,她不敢乱看,又极害怕,只能抱着唯一的支撑点。

萧荆睁开眼就看到她这副可怜至极的模样。

小姑娘的胴体若隐若现,虽隔着衣服但也能感受到膝头的柔软。

从他的角度看过去,不仅能看到小姑娘微微颤抖的头,还有那白得晃眼的绵软。

萧荆喉头干涩,俯身将她抱在怀中,拍着小姑娘的背轻轻哄着,“别怕。”

他知她怕水,没想到梦里也通了性子。

姜芙还未从害怕中反应过来,就又被萧荆吓白了脸。

她战战兢兢抬头,咬着唇一脸恐慌,“你......你怎么能说话!”

自己梦到他一年多,还是第一次听到他开口。

姜芙觉得不对劲。

“不能说话?”

萧荆倒不知道小姑娘的心思,抱着她换了个姿势,合上了双腿。

姜芙身子腾空又落下,失重感让她紧紧搂住男人的脖子,娇艳红唇蹭过他耳畔,复响在耳边。

“不许说,我害怕!”

她怕极现实的萧荆,梦里的虽也怕,可男人不会说话,被欺负了她可以跑。

但现在萧荆开口了。

姜芙身子发颤,梦里的萧荆也是她掌控不了的了。

萧荆察觉出她要逃,手劲重得差点要将她腰掐断。

姜芙慌不择路拧住他的手臂,顾不得在龙舟上,周围还是湍急的湖水,重重将男人推开。

“我不要再梦到你了!”

“姜芙!”

......

萧家。

萧荆猛地睁开眼,耳边还是小姑娘决绝的话。

不想梦到他?

呵呵。

萧荆眸底墨色极浓。

门外响起急促的敲门声。

“三爷,大公子过来了。”

萧荆拧眉,重重吐出一口郁气,声音中夹杂着欲/求不满的怒火。

“他来做什么?”

“三叔,你骗我!”

门刚打开,萧玉璋就迫不及待闯进来。

少年郎俊秀的脸充满了被欺骗的怒火,身侧双手紧紧握拳,若不是因为打不过,他早就将拳头挥起来了。

“三叔,你跟我说阿芙妹妹貌丑无颜,可她明明......明明那么美,你骗我!”

萧荆只着寝衣,可那周身的凛冽却逼得萧玉璋不敢直视他。

“兴师问罪?”

他声音淡淡,萧玉璋却没了质问的勇气,肩膀垮了大半。

“若三叔告诉我真相,我也不会跟阿芙妹妹退亲了......”

“轻信姜四貌丑无颜的可是你?退亲之事可有人逼迫你?去姜家可有人拦着你?”

萧玉璋被萧荆这三连问逼得面红耳赤,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当然知道跟姜芙退亲都是自己的错,可是当初为何萧荆不拦着。

而且,“那我问三叔姜芙是否貌丑无颜,为何三叔点头?”

他像抓到了萧荆的错处,红着眼低吼。

“呵!”

萧荆冷笑,眼中尽是失望。

“我可曾亲口说过她貌丑?”

萧玉璋仔细回忆那日两人的话,他问萧荆姜芙是否貌丑无颜、胆小如鼠,萧荆也只点头。

他以为萧荆是赞同姜芙貌丑胆小,哪想到只是后者。

萧玉璋脚步踉跄,整个人像失了魂。

“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

“有用吗?”萧荆眉峰下压,周身寒气更重。

“你连亲自上门退亲的勇气都没有,知道真相又能如何?既然已经退亲,这件事就再没有回旋的余地。

若想做萧家的儿郎,就离姜四远点,别让我看不起你!”

“三叔!”

萧玉璋没想到萧荆语气这么重,他知道自己软弱,可那是姜芙啊,本来该成为他妻子的姜芙,都怪他听信谣言放弃了。

“我不放手!亲事退了就再结,我偏要娶阿芙妹妹!”

夜里起了风,烛火吹得摇曳,一旁的小厮看到自家爷比夜色还要黑的脸,暗暗替萧玉璋捏了一把汗。

大公子说这话不是找死嘛,姜四姑娘如今可是他家主子惦记的人儿,大公子想要反悔怕是晚了。

“滚出去!”

萧荆不耐烦再与他争执,冷声呵斥。

萧玉璋既怒又怕,拳头握了又松,接连几次才稳住情绪。

“滚就滚!就算三叔看不起我,我也要娶阿芙妹妹!”

“爷?”

萧玉璋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小厮一脸担忧。

自家主子平日最疼这个侄子,如今却因为一个女人闹了嫌隙。

那姜四姑娘有什么魅力,竟引得京城最优秀的两个男人心折。

“守好门,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将其他人放进来。”

这是要疏远大公子吗?

小厮看着萧荆冷肃的脸,将心头的杂念全部压下。

主子的心思哪里是他能猜得到的,他还是乖乖办差吧。

......

“啪!”

三房的动静传到大房耳中,听到自家儿子为了个女人去找萧荆算账,世子夫人王氏气得摔碎了一盏琉璃碗。

“这个孽子!”

“夫人这是做什么?”

萧世子已经迷迷糊糊睡着,被碎碗的声音吵醒。

“你儿子为了个女人发疯,你还能睡得着?”

“什么女人?”

萧世子这会儿脑子正混沌着,没弄懂王氏话里的意思。

“除了姜四,还能是哪个女人,也不知这女人给璋儿下了什么迷魂药,他从外面回来就念叨着后悔退亲,还说......还说要娶姜芙,这怎么能行!

当初退亲就已经留下了诟病,他现在还要反悔,旁人怎么看我们?这不是揭下面皮让别人踩吗?”

王氏最重面子,她宁愿死也不会承认自己错了。

可萧玉璋却不管不顾,现在都敢找萧荆兴师问罪了。

王氏气得想要吐血。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面子能值几个钱,璋儿喜欢就纳进来做个妾。”


赛龙舟是京城一年一度的盛会,许蕴的三个哥哥也都回来了。

因着许家是跟小太子一组,许家公子们每隔两日就会进宫一次,皇上专门辟了一个湖出来,给太子练习。

这是太子第一次参加赛龙舟,不求夺冠,但成绩也不能太差。

许蕴跟着几个哥哥入宫,她不耐烦在日头底下看着,带着丫鬟去了摘星殿。

“公主,许家姑娘来了。”

许皇后共有一儿一女,小太子年仅十二,是皇上唯一的皇子。

除了小太子,她还有个女儿。

明月公主听到宫女的禀报,从榻上起身。

她年纪比许蕴还要稍大一些,一身素衣,头上也没佩戴太多首饰,只用根玉簪挽住头发。

只是和她的素净形成对比的是她脸上的红斑,大片的红斑从眼睛蔓延到耳际,衬得她宛如恶鬼。

许蕴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明月公主连忙从宫女手中接过面纱,只是那面纱盖得住脸,却盖不住眼睛,几片红斑还是露了出来。

“表妹怎么有空入宫来了?”

明月公主声音温柔,微微垂着头,不想让脸上的红斑露出来。

许蕴似是看不出她的难堪,上前挽住她的胳膊,“自然是想表姐了啊。”

“促狭鬼!”

明月公主没什么玩伴,旁人看到她的脸都会做噩梦,只有许蕴不害怕她。

许蕴进宫的日子是她最开心的时候。

“表姐你不知,最近我又认识了一个很有趣的小姑娘,若你见了也定会喜欢她。”

许蕴拉着明月公主的手跟她说姜芙,还把姜芙送她的香珠给明月公主闻。

“看,这就是阿芙妹妹做的,我知道表姐喜欢玫瑰香,特地给你挑出来的。”

明月公主伸手接过,她虽因容貌有瑕整日关在宫殿里,但帝后宠爱,她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自然练就了一双火眼。

玫瑰香珠入手,明月公主就知这是极品。

“很好闻。”

“是吧!阿芙妹妹真的很厉害。”

许蕴笑眯了眼,明月公主夸姜芙,比夸她还要高兴。

毕竟她可是第一个知道姜芙特别之处的人。

明月公主从未见过许蕴这副模样,心里对姜芙产生了好奇。

“若有机会......”

她想说若有机会见一见那姜四姑娘,但想到自己鬼刹般的脸,明月公主闭上了嘴。

“这玉镯是母后赏赐我的,你替我送给姜四姑娘,她的香珠我很喜欢。”

“好!”许蕴当没听出明月公主的话外音,笑着接过。

两人说了半天话,临近午膳的时候许蕴离开了。

明月公主不习惯在旁人面前摘掉面纱,许蕴来宫里这么多次,都没用过午膳。

她很心疼这个表姐,明明是金枝玉叶,却要缩在宫殿里,见人都要小心翼翼。

若叶老太医还活着就好了,他医术比谢老太爷还好,说不定有办法治表姐的红斑。

然而叶家满门抄斩已经近三十年,说这些早就没有了意义。

许蕴从摘星殿出来,在宫门口遇到了萧荆。

她和萧荆并未见过几次,更谈不上说话了。

许蕴弯腰行了个礼就要离开,却被男人叫住。

“许大姑娘。”

“萧三爷?”

许蕴表情有些诧异。

他们应该不熟吧?

“赛龙舟那天,许家可定好包厢了?”

许家虽然出了个皇后,但京城显赫的家族多得是。

看赛龙舟最好的包厢早就被人提前定下,许家还真不一定能抢得过。

许蕴不懂萧荆为何会问她这个,一头雾水的点头,“母亲已经定了御景楼的乙字包厢。”

御景楼的包厢分甲乙丙三级,甲字包厢视野最为宽广,可也最为难定,只有三间早就被权贵们抢光了。

就连这间乙字包厢都是许夫人提前半年才定上的。

萧荆了然,从怀中掏出一块牌子。

“这是甲字包厢的牌子,萧某要比赛用不上,空着也是浪费,许大姑娘可以多请些闺阁好友一起观看。”

“啊?”

许蕴盯着手中的牌子,这下是真的懵了。

萧荆怎么会送牌子给她?

而且还是御景楼最难订的甲字包厢。

丫鬟春雨脑子活泛,想到了一个可能。

“姑娘,您说会不会是萧三爷喜欢您?”

“说什么浑话!他眼瞎了才能看上我!”

许蕴还是有几分自知之明的,萧荆不近女色肯定是眼光甚高,自己容貌一般,家世也平平,萧荆怎么会看上她。

不过小丫鬟的话也给她提供了一条思路,萧荆让她邀请闺阁好友,她平日里玩得朋友确实有几个,但能称得上好友的也只有姜芙一人。

难道萧荆真正的目的是姜芙?

许蕴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之前萧荆跳水去救姜芙她就觉得奇怪了。

萧家三爷是什么样的人,贵女死在他面前他都不会眨下眼睛的,哪里会好心救人。

他救姜芙不是因为离得近,而是他看上了姜芙。

许蕴死死捂住嘴,压下口中的惊叹。

阿芙妹妹那样的美貌性子,萧荆喜欢再正常不过。

只是阿芙妹妹是萧玉璋退过亲的未婚妻啊,差点要叫他小叔叔的,他怎么能下得去手。

许蕴纠结的看着手中的牌子,只觉得这是块烫手山芋。

她怎么能把阿芙妹妹那样娇媚的人儿往虎口里送呢。

萧三爷真是个禽兽!

......

姜家大房。

姜瑶和姜琳试着衣服,赛龙舟比谢家的赏荷宴还要热闹,最重要的是京城的郎君公子哥都要参加,是各家女娘选夫婿的时候。

姜瑶挑花了眼,总觉得哪件都差点,衬托不出她的美貌。

“这花样也太老气了,锦绣坊怎么选的料子!”

姜瑶手中的衣裙是个浅绿色的,其实并不老气,只是她看到这绿色就想到姜芙。

若自己有小贱人那张脸,何愁找不到佳婿。

姜瑶眼中恨恨,拿剪刀把那衣裙剪烂心里才顺畅。

“娘,您得早些把姜芙嫁出去了,林学士的身子骨可撑不了多久。”

她要姜芙嫁给糟老头子日日被折磨,当寡妇可不行。

那是享福。

严氏点头,“已经跟你爹说了,等端午过后就设宴请林学士来家里,他见了人自然会来提亲。”

“那就好!”


萧玉璋总算知道后悔是什么滋味了。

他倚在小厮身上,捂着胸口只觉得心疼得不行。

“狗蛋,你说我耳朵有没有可能真的出毛病了?”

小仙女怎么会是跟他退亲的姜四呢,肯定是他耳朵不好听错了。

小厮费力搀扶着自家主子,一脸同情,“小的去问了,她真的是姜四姑娘。”

萧玉璋翻了个白眼直接晕过去了。

“大公子!大公子!”

姜芙带着白杏进御景楼时,许蕴正在和林雪燕吵架。

两人都是京城一等一的贵女,她们吵架连敢劝架的都没有。

“好狗不挡路!林雪燕,真以为这御景楼是你家开的了!”

许夫人今日没来,许蕴就带了春雨一个丫鬟。

林雪燕这边倒是丫鬟婆子一堆,站成一排气势很足。

她抱着胸,鄙夷的盯着许蕴。

“你管是谁开的,反正没有牌子不许去甲字包厢。”

御景楼的甲字包厢只有三间,其中两间被萧家和谢家包了,而剩余的一间则被林家砸钱包下。

林雪燕今日特意来得早,就为了堵着许蕴羞辱她,见许蕴一来就往楼上跑,林雪燕脸上的鄙夷更深了。

“你不会是想蹭谢姐姐的包厢吧?堂堂许家连个包厢都订不起,竟靠蹭的,说出去可真丢人,还好宫里的娘娘们不在,不然连带着皇后娘娘也要跟着丢脸。”

说起来林雪燕这么针对许蕴还有一个原因,林雪燕的姑姑是当朝贵妃。

当初皇上还未登基时,同时娶了许家和林家的姑娘,只是许皇后为正妃,林贵妃为侧妃。

当时林家大爷还不是尚书,官职比许侍郎低两阶,只是比起许侍郎这个懒散不爱管事的,林大人则卯了劲往上爬,不过十年就成了户部尚书,压了许侍郎不知多少。

官级大小一换,林大人就不满足了。

凭什么许家那个是皇后,他的妹子就只是贵妃。

林大人想拥护林贵妃上位,每次进宫都要催林贵妃快点怀上小龙子。

哪想到入宫这么久,她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倒是那许皇后生了一儿一女。

尤其儿子出生后,皇上直接就立了太子。

可林大人并未因此打消念头,在太子登基之前一切都还有变数。

再说了,就算太子坐上那个位置,他也有办法将人拉下来。

如今缺的就是林贵妃的子嗣了。

御景楼围满了人,林雪燕声音又大,纯属是想让许蕴出丑。

许蕴冷笑一声,“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甲字包厢的牌子?若我有,你要如何?”

“你要是有,我就跪地给你磕两个响头!”

林雪燕扬言放出狠话,她可是已经打听清楚了,萧荆虽然没来,但那间包厢掌柜的可不敢订给别人。

许蕴就是打肿脸充胖子,虚张声势呢。

“好啊。”

许蕴笑了。

她从怀中掏出一块牌子,递到林雪燕眼前,“看清楚,是不是甲字包厢的牌子?林姑娘愿赌服输,磕吧。”

说着她还退后一步给林雪燕留出个空地。

“不可能,你怎么会有甲字包厢的牌子?肯定是假的!对,是假的!”

林雪燕根本不相信,嘴里一直反驳。

许蕴早就猜到她会反悔,直接让春雨把掌柜的叫来。

“薛掌柜,你看看这牌子可是假的?”

薛掌柜一头冷汗,不管是许蕴还是林雪燕,都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人。

他小心翼翼接过牌子,看清上面的字,薛掌柜一脸心惊。

“这牌子是真的,是萧三爷那间。”

“萧三爷?许蕴怎么会和萧三爷扯上关系了,还有萧三爷的牌子?”

此时众人已经顾不得看许蕴和林雪燕的热闹了,比起这个,她们对许蕴跟萧荆的关系更感兴趣。

许蕴充耳不闻,拿回自己的牌子,居高临下看着林雪燕。

“这下你总算能认输了吧,快,赛龙舟马上就开始了,你赶紧磕完走人,别耽误我看比赛。”

“你!”

林雪燕知道自己栽在许蕴手里了,她就是故意激自己的。

“你给我等着!”

说着她就带着丫鬟婆子转身离开,许蕴看着她的背影冷嗤一声。

“哟,林大姑娘这么会耍赖,林大人知道吗,说不定贵妃娘娘听到你做的事都要觉得丢人呢。”

这是又将刚才林雪燕的奚落还回去了。

林雪燕脚步踉跄,但走得更快了。

“哼!”许蕴狠狠出了一口恶气,胸口极为畅快。

她捏着牌子,心里着实感激姜芙。

许蕴知道,萧荆送她牌子就是为了邀姜芙来看赛龙舟,自己不过是沾了她的便宜。

想到这,许蕴问丫鬟春雨,“阿芙妹妹到哪了,你出去迎迎。”

“是。”

姜芙此时刚被姜瑶拦住了去路。

她觉得自己今日出门肯定没看黄历,遇到萧玉璋也就罢了,刚进御景楼就被姜瑶撞见了。

楼上的动静传不到大堂来,姜家一个没落的忠勇伯府自然没银子去订包厢。

姜瑶跟严氏等人挤在大堂中,周围乱糟糟的,她脸上写满了嫌恶。

不过就算是最普通的大堂,也不是姜芙能来的。

“谁允许的你出门,你还真是胆子大了,竟然偷偷溜出来,不愧是没爹娘教的,礼仪规矩都不懂,赶紧走,别在这丢人现眼!”

姜瑶声音不大,毕竟她还要名声。

姜芙娇俏的小脸冷下来,“蕴姐姐给我下的帖子,怎么,二姐姐要怪蕴姐姐吗?”

她才不是好惹的,姜瑶别想欺负她。

果然,听到姜芙用许蕴压她,姜瑶表情僵了一下。

“许家又怎么了,没有长辈允许,你本来就不能出门!”

姜芙才不理她,直接略过她往楼上走,曹妈妈跟她说蕴姐姐在楼上等她。

“......姜芙,你听到没有,你给我站住!”

“你是哪来的丑八怪,竟然敢吼小仙女!”

萧玉璋带着狗蛋进来,就看到姜瑶欺负姜芙的模样,他直接快步上前掐住了她的手指。

这手敢指小仙女,废了好了。

“啊啊啊,疼......”

姜瑶手指都要被他掰断了,疼得想要骂人,可看到来人她先白了脸。

“萧......萧大公子?”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由橘子软糖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古代言情、宠妻、甜宠、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佚名所吸引,目前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这本书最新章节第115章 大结局,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目前已写240941字,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古代言情、宠妻、甜宠、佚名古代言情、宠妻、甜宠、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书友评价

有些地方有点尴尬 什么打哭嗝这种。。好尬

......真是一点心机和手段都没有的弱女,很久没看过这种人设,只会求男主庇护.....

就是女主有点太娇软了性孑,如果生活在现代这个社会真的被人吃得渣都不剩!但是文章确实写的很不错!而且如果是现代的话,到底它的优点在哪里?

热门章节

第14章 “你是哪家的姑娘?”

第15章 打脸

第16章 萧荆吃醋

第17章 赛龙舟

第18章 萧玉璋的质问

作品试读


沉香、熏陆、青木、玄参、白芷等数十种香料和晒干后研磨成粉的花瓣混合,用细绢布过筛,蒸上一日再与蜂蜜捣匀,揉成梧桐子般大的蜜丸,香珠就做成了。

姜芙做好白杏就用青绳帮她串起来。

这香珠不仅可以做成挂坠,也能点燃,留香持久,味道很是淡雅好闻。

“姑娘真厉害,做的香珠比二姑娘买的还好闻呢,若拿出去卖肯定被贵女们抢破头。”

本朝的女子喜欢熏香,平日还有斗香大会,白杏虽然没见过,可这样热闹的事姜府的下人们也会传,她听过几回,好像年年都是谢大姑娘赢。

若之前白杏还会觉得谢婵厉害,但见了自家姑娘的,她就觉得这世上无人能比得上姑娘了。

“这些都给蕴姐姐送去,还有这些香囊,里面装了药包,可以驱虫,你一块送去。”

端午将至,各家都在准备香囊,之前姜芙没有条件,但现在她买了一堆香料药材,自然手痒的不行。

许蕴对她那样好,她自然要回报几分。

“好。”

白杏找了个盒子将香珠香囊都包起来,她们虽然出不去门,但偷偷寻个婆子去许家跑一趟还是可以的。

许家。

许蕴收到姜芙的香珠很是惊诧。

那天她说相信姜芙制香其实有几分是安慰,小姑娘常年待在后宅,或许连香珠长什么样子都没见过。

而且制香手艺多稀罕啊,她们这些贵女中也就谢婵会一些。

可姜芙送来的东西着实给了她惊喜。

“这些都是阿芙妹妹做的?真好闻。”

她捧起一颗圆润的珠子凑近鼻息间闻了闻,清新的茉莉香扑鼻而来,许蕴爱不释手。

再闻其他的,竟然每颗珠子味道都不同。

许蕴心中震撼不已,就连谢婵也不过只会五种香珠的做法,而姜芙送她的这些里面就已经不止五种了。

姜芙真的只是个普通的孤女吗?

......

萧荆接连几日都宿在官署,每日凌晨才能忙完,自然没空做梦。

官署的人看着萧荆的脸越来越黑,心都提起来了。

难道最近哪个不要命的又惹到大人了?

看来这京城又要来一场暴风雨了。

萧荆回了府被老太太叫过去,萧老夫人虽已上了年纪,但人很精神。

萧荆是她的老来子,比老大老二都受宠些,只是不知为何养成了冷淡的性子,就连她这个当娘的都有些怵他。

“差事再忙也不能这样熬,还是早些娶个媳妇定下来。”

老大老二早早就成亲,也不知老三怎么就这样难。

萧老太太快为这个儿子操碎了心。

“老三,你跟娘透个底,你是喜欢女子的吧?”

外面传他不近女色是因为喜欢男人,再加上身边伺候的小厮唇红齿白,萧老太太也忍不住信了三分。

她打量的眼神望向小厮,把小厮吓得不轻,就差将主子的秘密抖落出去了。

他家三爷哪里是不喜欢女子,对姜四姑娘他是喜欢惨了才对。

小厮战战兢兢,朝萧荆身后藏,老太太眼神更加意味深长了。

“娘!”

萧荆拧眉,他娘那是什么眼神。

萧老太太冷哼一声,“你还有脸跟我呛声,你大哥像你这般大时,大郎都满地跑了,你倒好,一把年纪连个媳妇都娶不到。

我不管,反正你今年必须给老婆子娶亲,趁我还能动,给你带两年孙子,不然老婆子死都闭不上眼。”

“知道了。”

同样的话萧老太太不知说过多少遍,每次萧荆都是听完就走,这次竟然答应了。

萧老太太蹭的一下就从座椅上起身,几步走到萧荆面前,紧紧盯着他。

“老三,你是不是有心仪的女子了,是谢家的还是林家的,你跟娘说,娘这就给你去提亲!”

不容易啊,她家老大难的儿子也知道拱白菜了。

萧荆脚步往后退,嘴严得很,“时机合适了你自会知道。”

“哟!当你娘是洪水猛兽呢,还瞒得这样紧,怎么,怕我吓到她?”

萧荆抿唇,并未否认,“嗯。”

萧老太太:“......”

她倒要看看是哪家小姑娘让他护得这么严实!

“行吧,你将人娶进来就行,我不掺和。”

可萧老太太嘴上这样说,等萧荆一走,她就让下人去查。

萧荆这段日子接触过的小姑娘都摆在了她的桌案上。

“谢家赏荷宴救了姜四姑娘......”

看到姜芙的名字,萧老太太神情有些不自然,对姜芙她心里是愧疚的。

当年姜芙的母亲秋娘救了她的性命,她做主给两家结了亲,如今萧玉璋闹着退亲,萧老太太心里着实觉得对不住姜芙。

看到萧荆救了姜芙,萧老太太连连点头,“应该的,应该的......”

她没将姜芙放在心上,毕竟姜芙刚跟萧玉璋退亲,萧老太太怎么也不会想到萧荆会喜欢她。

翻到最后,见萧荆去了许家,萧老太太眼睛亮了。

“原来老三喜欢的是许家的姑娘!”

那姑娘她见过,珠圆玉润是个有福气的,虽然年纪比萧荆小了几岁,但两人家世品性都算相配。

萧老太太满意了。

“既然老三要瞒着,咱们就当做不知道,不过日后见了许家小姑娘,你们都仔细些,别怠慢了人家。”

“老太太放心,奴婢们都省得的。”

......

临近端午,天气越发炎热起来。

姜芙又做了许多香珠,整个二房都变得香喷喷的。

就连白杏每日出去拿饭,遇见的丫鬟婆子都在问。

白杏一概都瞒着,她虽没甚见识,但也知道香珠是极珍贵的东西。

自家姑娘没有倚靠,若让旁人知道她制香的手艺,对姑娘怕是不利。

不过她在外面赚了一圈,又得了其他的消息。

“听说今年端午的龙舟赛比往年还要热闹,我从大房那边过,听到大太太身边的妈妈说,今年小太子也要参加呢,二姑娘三姑娘都要去看,姑娘也能去就好了。”

她们没出过门就罢了,见识过外面的热闹再被冷冰冰关着,任谁都觉得难受。

姜芙闻言想起了萧荆那日的话,他也会去赛龙舟吗?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明月公主捧着匣子,嘴角都是快乐的笑。


旁人不相信宋承元,可她相信。

那个男人将她从青楼里救出来,就是个极有本事的人。

她相信,他会赢。

明月公主捧着匣子低着头脚步轻快的回去,众人都在前面烤肉,这边人不多。

她自顾低头走着,突然发现眼前多了片阴影,抬起头才看到那张印在心底的鬼面。

宋承元环胸抱剑站在她面前,深邃幽深的眼睛盯着她怀里的匣子。

“赢钱?”

明月公主受不住他的眼神,像自己的心思被人看穿一般,让她从心底到脸上都烧起来。

她低头支支吾吾一声,“嗯。”

“压得我?”

宋承元脚步往前,声音低沉却带了笑意,明月公主的脸色更烫了。

除了小太子,她没跟其他男人接触过,宋承元是唯一一个,还是她放在心中惦记的男人。

明月公主对他根本没有任何抵抗力。

她脸红心跳,脚步慌忙往后退了一步,嗓子发软差点说不出话来。

“我......我相信你会赢的。”

相信他会赢。

这样的话宋承元听过很多,每次上战场,将士们都相信他能杀退敌军,百姓们也相信他能保护好他们。

就连朝中的官员,也相信他能守护好边关。

以前的宋承元对这些话并没有感觉,保家卫国是宋家刻进骨血的使命,即使皇上猜忌他,他也要护住百万将士,护住边关。

可明月公主的话让他从心底里感受到愉悦。

不过是一次小小的打猎,比不上他任何一次征战,可小姑娘说相信他会赢,他的心突然就麻了一下。

痒痒的,却贯穿了整个身体。

“那我有没有奖励?”

他低头盯着小姑娘的面纱,他见过她面纱下的脸,在旁人眼中或者是恐怖,可在他眼里却是最可爱最干净的。

明月公主被他的目光看得脸热,手忙脚乱的打开匣子,随手摸了一样就塞到他手中。

也不管自己塞的是什么,抱着匣子就快步跑了。

宋承元握着手中的东珠,眼底潋滟出笑意。

宋甲以为自己看花眼了,很不可置信的揉了揉。

天爷,他家将军竟然会笑,不会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吧。

宋甲跟着宋承元出入军营,连女人都没见过几次,这个大老粗完全没往感情方面想。

......

明月公主跑回来时,姜芙和许蕴已经开始烤肉了。

鲜嫩的鹿肉涂上蜂蜜,放在火上炙烤,香味随着油花一齐溢出来,两个人已经馋的流口水了。

见明月公主去了这么久,许蕴好奇的看了眼她怀里的匣子。

“表姐是赢了多少?”

她知道大部分人都压得萧荆,比如身边的好姐妹,可是压了两个金叶子呢。

许蕴的眼神姜芙哪里看不见,说起来她现在还肉疼呢。

皇上虽然赏了她千两黄金,可她没有别的营生,完全是坐吃山空。

本来相信萧荆能赢,她才舍得押金叶子的,现在什么都没了。

明月公主见她们好奇,就打开匣子给她们看,许蕴不缺钱,但还是被一匣子的金银珠宝给震慑住了。

“早知道赚回这么多,我也去压宋将军了。”

谁会嫌银子多呢。

可惜了。

明月公主抿唇笑了笑,可等她要关匣子时,却发现里面的东珠没了。

那是她随身戴过的物件。

之前拿去当赌注还不觉得什么,如今被她塞给了宋承元,就觉得哪哪都不对劲。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萧三爷。”

姜芙声音怯弱。

她既怕他又觉得尴尬。

那日在谢家萧荆为了救她吻了她的唇,按了她的胸,只要想想她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哪里想见到他呢。

小姑娘咬着唇,一副怕极他的模样。

萧荆眸色渐深,手心还似留着那日的绵软。

“喜欢花?”

他知道小姑娘想离开,可好不容易见一次萧荆总想多看她两眼。

想看看梦中那个时而娇蛮时而乖巧的小姑娘,跟眼前这个胆小的是不是同一个人。

许蕴让丫鬟给她摘了好大一捧花,姜芙抱了满怀。

听到萧荆的问话她轻轻点了点头,“喜欢的。”

“嗯。”

萧荆又没话说了。

下半晌太阳虽然没那么毒,可小姑娘身子娇弱,多站一会儿脸就红了。

她紧紧抿着唇,看上去可怜极了。

萧荆想和她多待一会儿,但也舍不得她久晒。

“喜欢赛龙舟吗?”

“啊?”

姜芙被晒得头晕,还以为自己耳朵出错了。

“我没看过。”

她从五岁就没再出过门,赛龙舟什么的也只在丫鬟婆子口中听说过。

以往的端午,大房的人都出去走亲访友,只有她和白杏窝在二房的院子里,连顿热乎乎的饭都吃不上。

她太娇弱,又太可怜。

萧荆不是个蠢人,后宅那些腌臜他能猜出几分,小姑娘以往的日子定不好过,不然也不会连赛龙舟都没看过。

萧荆心中涌起一股郁气,恨不得将那姜家大房给查抄了。

他语气放轻,脸上也带了怜惜。

“许家端午会参加龙舟比赛,到时候你可以和许大姑娘一起去看。”

他不能直接给小姑娘下帖子,许家倒是个借口。

“哦。”

姜芙自然是想出去玩的,但她也不好意思一直麻烦许蕴,所以萧荆的话她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敷衍的应了一声。

她腿站得疼,眼神一直往马车方向瞥,萧荆心口郁郁,“回去吧。”

这小白眼狼,自己救了她也换不来她一分亲近。

姜芙飞快行了个礼就提起裙摆上了马车,那匆忙的模样生怕萧荆反悔,惹得萧荆脸色都冷了下来。

“爷?”

马车已经转过街角早就见不到影儿了,萧荆眼神还望着。

刚才萧荆跟姜芙的交谈小厮都看在眼中,若是再看不出他家主子喜欢姜四姑娘,他这个贴身侍卫就白当了。

可是怎么能呢!

姜四姑娘可刚被大公子退亲,自家主子怎么能喜欢上她。

小厮脸色发愁,老太太是催自家主子成亲,但若想娶的是自家前侄媳,老太太不知道会不会同意。

而且,这不是差辈嘛。

自家主子还真是禽兽。

萧荆自然不知道小厮的吐槽,跟姜芙分开之后他就回了金吾卫的官署。

之前和许侍郎也没说假话,他差事确实很忙,若不是今日想见小姑娘一面,早就该回来了。

办完差已经是次日凌晨,熬了个大夜萧荆自然也没能做梦。

他脸色难看至极,把官署里的人都吓了一跳。

“大人也太拼了,这差事是永远做不完的,合该保护好身体才是。”

“可不是,咱们这个年纪正是陪妻儿的时候,若不是为了束脩,我才不来官署。”

说话的这人刚成亲,正是跟妻子新婚燕尔情浓的时候,每天上值都很痛苦。

“嘘!说这话你不要命啦,咱们大人可没媳妇。”

“大人这性子打一辈子光棍都有可能......”

萧荆虽然面容冷肃,但对手下人不错,不然这些人也不敢打趣他。

男人八卦起来比女子还夸张,他们私下猜测过日后谁会嫁给大人,小部分人选了谢婵,大部分人选了萧荆孤独终老。

在他们眼中,萧荆喜欢女人比太阳从西边出来还稀奇。

......

回府的路上姜芙去药堂买了香料,还找大夫给她看了看魇症。

“姑娘是不是心思重,郁结在心就容易多梦,姑娘若不想做梦,可以畅达心胸,多想些开心的事。”

大夫诊完脉也没查出什么问题,姜芙觉得自己有吃有穿也没什么不开心的事,就是平日吃的差了一些,但也不至于到郁结在心的程度。

或者真的是自己胆大包天,觊觎萧荆的身子,所以才会夜夜在梦中轻薄他。

小姑娘脸热极了,也顾不得再问,拎起香料就拉着白杏离开。

主仆两人刚回府,严氏母女就收到了消息。

“许家又派人送她回来?还送了一堆东西?”

严氏倒不至于眼皮子浅到羡慕那点东西的地步,她是低估了许蕴对姜芙的看重。

难道自己跟瑶儿之前都猜错了,许蕴是真心要和姜芙结交的?

那可不行,这小贱人就应该被关在院子里,日后随便找个人家嫁出去,绝不能压她瑶儿一头。

“王妈妈是这样说的,四姑娘跟白杏都没抱得完,还是许家的婆子亲自送进来的呢。”

丫鬟说起来还有些唏嘘,自家这个四姑娘真是走了大运了。

姜瑶气得差点撕碎手中的帕子,“娘!姜芙这个小狐狸精最会蛊惑人心,要不您去把她的脸毁了吧,省得她到处勾引人。”

不仅勾引男人,还勾引女人,实在是让人生气。

旁边默默无声的姜琳闻言看了她一眼,忍不住攥紧手心藏在袖子里。

脸对女子来说有多重要她们都是知道的,尤其她和姜芙无依无靠,前途都被捏在大房母女手中,仰她们鼻息生存,脸被毁了就全都完了。

姜琳难得跟姜芙共情。

严氏不赞同的瞪了她一眼,“闭嘴!这话以后不许再说,你如今正在说亲,万一传出恶毒的名声,哪个好人家敢娶你。”

“我知道了......”

姜瑶还想着嫁入高门,严氏的话让她有些后怕。

到底是自己的女儿,严氏也不舍得真的凶她,“她再美日后也是做妾的玩意儿,而且二房没人,她的亲事还不是随我们处置,你爹在翰林院十几年没动过,也该动一动了,你爹上峰林学士喜爱美人,姜芙受了大房十多年照顾,也该回报大房了。”

“林学士?是不是已经快七十那位?”

姜瑶眼睛瞪大,当初她及笄林学士跟夫人还来过,她对这人印象深刻,实在是他个子太矮小,还不如自己高。

想到姜芙日后要给这样的糟老头子做妾,姜瑶笑开了花。

“林学士怎么说也是正五品官,便宜她了!”

姜芙对大房母女的打算一无所知,她买全了东西,开始做香珠了。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娘......”

姜瑶一脸不甘,她几次被姜芙打脸,这次更是萧荆亲自上门替姜芙撑腰。

她凭什么!

严氏捏捏她的手,让她安静,然后转身朝萧荆行礼道歉。

“三爷,是民妇教女无方,抹黑了三爷的名声,还望三爷大人有大量,莫要跟她一个小姑娘一般见识。”

“哦?她是小姑娘我就得原谅她,那姜四姑娘比她还小,被她欺负败坏了名声,是不是也得让着她?”

萧荆的脸色阴翳,姜瑶吓得腿打颤。

“不......不是。”

“三爷,二姑娘跟我家姑娘打赌,若姑娘没说谎,二姑娘就要被奴婢扇巴掌。”

白杏顶着红肿的脸,已经跃跃欲试。

二姑娘整日欺负她们家姑娘,她早就看不惯了。

“你敢!”姜瑶又怕又怒。

萧荆的护短太明显,她真的怕白杏打她。

她一个主子被个奴婢扇了巴掌,传出去脸都不用要了。

“三爷......”

姜芙捏着萧荆的衣角继续上眼药,她性子软是软,可不是个会让人欺负的主儿,有萧荆在,她一定要看着白杏将巴掌扇回来。

萧荆很受用她的撒娇,这会儿小姑娘让他造反,他可能都愿意。

姜瑶看着男人冷厉的眼神落在她身上,低沉的声音响起,“打!”

姜瑶脸色发白,差点站不住。

“别打我,四妹妹我错了,你快让白杏离开......”

然而她的话注定没人听。

“啪!”

白杏用足了力气,掌心打得发麻,姜瑶的脸瞬间就红肿一片,比白杏看着还恐怖。

白杏心中暗爽,二姑娘打她的时候肯定没想过她还能打回去吧。

还好有三爷,她们姑娘不用受委屈。

白杏看向并肩站着的两人,萧荆性子虽然冷了些,可跟姜芙站在一起却极相配。

他们一刚一柔,简直是天生一对。

白杏忍不住揉揉眼,她怎么在三爷和姑娘身上,看出了神仙眷侣的意思。

萧荆屈尊纡贵来姜家替一个小孤女出头,严氏母女终于明白。

姜芙不能惹。

“当初两家结亲是母亲为了报答姜二夫人,退亲也是萧家无理在先,姜四姑娘从未做错分毫,若你们因此而欺负她,萧家不会坐视不管。”

萧荆从不是多话之人,更没见他对谁上过心,可接连几次替姜芙出头,这次更是搬出萧家来。

严氏打了个寒噤,她不认为是萧荆看上了姜芙,唯一的理由就是萧家的名声。

萧家作为京中第一世家,自然不能因为一个没落贵族污了名声,他们几次欺负姜芙看似是家务事,实则已经打了萧家的脸。

严氏越想越害怕,萧家就是横在她们母女头上的刀,只要她们敢欺负姜芙,这大刀就会落下。

“三爷放心,民妇日后定将阿芙视若己出,绝不会再让她受委屈。”

“嗯。”

萧荆凌厉的眼神在她们母女身上扫过,严氏和姜瑶都老实了。

两人走出二房,姜瑶的眼神还有些涣散,“娘,咱们就这么放过她了,我的脸被那小贱人的丫鬟打肿,以后还怎么出门啊!”

她不甘心!

严氏也恨得咬牙,“那要怎么办?她背后有萧家护着,我们得罪她就是得罪萧家,以后你别去招惹她,等过两年,萧家把她忘了,娘定找个‘好’人家把她嫁出去!”

严氏不信,萧家能护她一时,还能护她一世。

“好!”

姜瑶捂着红肿的脸,她忍!

“谢谢三爷。”

严氏母女走后,姜芙也松开了揪着萧荆衣角的手,离他远了一些。


林贵妃点到即止,林雪燕眼神亮了。

“姑姑,我知道了,宋承元!”

这宋承元是宋将军之子,传闻面如鬼煞还克妻,先后克死了三任妻子,在京城恶名昭著,根本无人敢嫁。

若姜芙嫁进去,说不定新婚当晚就被吓死了。

林雪燕越想越激动,但也不至于失了理智,“那我们怎么让宋家去提亲啊?”

林贵妃低头摸了摸小腹,唇角勾起笑意,“这件事本宫会解决。”

“娘娘,谢大姑娘来了。”

门外宫女的声音传进来,林贵妃止住话头,她看向林雪燕低声吩咐,“你先回去吧,今日之事没成之前谁也不许说,知道了吗?”

林雪燕瑟瑟点头,“知道了姑姑。”

“嗯,走吧。”

林雪燕行礼离开,在门口正好和谢婵遇上。

她心中疑惑,姑姑找谢姐姐做什么,难道是生病了?

......

这边姜芙和许蕴也从摘星殿出来。

明月公主很舍不得她们,一直送到门口。

“阿芙妹妹日后也和蕴儿多进宫陪陪我吧,我让御膳房给你做好多小点心吃,都是外面吃不到的。”

姜芙喜欢吃点心,听到明月公主的话她眼神都亮了。

许蕴和明月公主被她逗笑,“表姐,看来你已经把这小馋猫给勾住了。”

“勾住不走了才好呢。”

明月公主很喜欢姜芙,她难得遇见这么可心意的小姑娘,恨不得将她留在宫里作伴。

姜芙羞涩一笑,“不行的,我要回家的。”

“噗!傻姑娘!”

最后出来时,白杏手中提了大包小包,都是明月公主给姜芙准备的点心。

许蕴和姜芙走在前面,此时已经是傍晚,夕阳穿过宫墙落在平整的青石板路上,温暖而肃穆。

“阿芙,今日要谢谢你,表姐许久没这么开心过了。”

明月公主从未出过宫门,摘星殿除了皇后和太子会去,也就只有她会去了。

许蕴知道,明月公主是害怕孤独的。

如今除了自己,还有阿芙妹妹陪着她,表姐终于开心起来。

“明月公主很好的,还请我吃好吃的点心,阿芙很喜欢她。”

姜芙杏眼澄澈,说话时会看着人,让人一眼就看出她的真诚。

许蕴握紧她的手,“那我们以后多来看表姐。”

“嗯!”

姜芙重重点着小脑袋,发髻上的流苏簪子都晃了晃,她突然想到了什么,鼓起勇气问许蕴。

“公主的脸治不好吗?”

她可听说过,宫里好多太医,尤其谢老太医还有神医的称号。

许蕴神情黯然,“表姐脸上的红斑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是胎记,姑母和皇上找遍世间名医也没找到医治的办法,如今也只有谢家能配出些祛斑的药膏,但抹了这么多年也没见效果。”

姜芙低下头,小脸皱巴巴的,许蕴看出她的纠结,以为她在替明月公主伤心,遂捏了捏她的小手。

“世间大夫这么多,说不定日后有人能为表姐医治。”

“蕴姐姐,若明月公主脸上的红斑不是胎记,是中毒呢?”

轰!

......

直到许蕴坐上马车,耳边还在回响着姜芙的话。

不是胎记,是中毒......

若真如姜芙所说,那表姐的脸就有治了!

旁人或许不知,可许蕴作为明月公主的表妹最是知道她的痛苦。

作为大周最尊贵的公主,却被拘在深宫中从未见过生人,太后当她是邪祟转世心怀厌恶,皇上心疼女儿可却从未踏足过摘星殿。

姑母每每提起都要暗自流泪,而太子表弟则少年老成,一心想守护长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