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后纨绔世子在我怀里哭唧唧

重生后纨绔世子在我怀里哭唧唧

小石榴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生为了自己的丈夫东奔西走,最终却沦为药人,以心尖血喂养他的心上人……再次醒来,云初念重回十五岁,这一年她刚刚被召回京都,这一年她还没有遇见渣男贱女,一切都还来得及;她会将仇人们一一踩在脚下,一个也不会放过。

主角:云初念,萧云祁   更新:2022-07-15 21:2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初念,萧云祁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后纨绔世子在我怀里哭唧唧》,由网络作家“小石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生为了自己的丈夫东奔西走,最终却沦为药人,以心尖血喂养他的心上人……再次醒来,云初念重回十五岁,这一年她刚刚被召回京都,这一年她还没有遇见渣男贱女,一切都还来得及;她会将仇人们一一踩在脚下,一个也不会放过。

《重生后纨绔世子在我怀里哭唧唧》精彩片段

嘀嗒——

嘀嗒——

嘀嗒——

幽暗阴森的地牢内,一个纤细瘦弱的女子被锁住琵琶骨牢牢钉在木架上。

女子发丝凌乱,身上有无数道皮开肉绽的血痕。

她心脏的位置被扎入一根细长的银质圆管,正汩汩往外冒血。

殷红的鲜血顺着银管缓慢的滴落进下方的陶罐中,发出滴答滴答清脆的响声,将这暗无天日的地牢映衬的越发可怖。

有脚步声响起,一个身着大红喜服的女人脚步娉婷走进地牢。

看着已无生气的云初念掩嘴轻笑一声:“我的好姐姐,多日不见,怎么这么狼狈了?”

云初念动作缓慢的抬头,看着自己的庶妹,阴狠的目光像是淬了毒。

她想要痛快的唾骂,却因为舌头被割,空洞的嘴巴连一丁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妹妹是来向姐姐道喜的。”云悦薇掩嘴轻笑:“靖王殿下……不对!新皇已为我寻得神药,从今往后,我不需要再依靠姐姐的血续命了,你说这算不算是喜事一桩?”

云悦薇:“还要感谢姐姐从中斡旋,殿下才能如此轻松坐上皇位,他登基的第一件事便是迎娶我入宫,今日我和殿下大婚,也是我册封皇后的大好日子。”

云悦薇得意的展示着自己身上的精美华服:“这一切可都要感谢姐姐的牺牲,若不是你日日以心头血为我做药引,妹妹早已命丧黄泉,哪能有今日的风光?”

“姐姐的恩情,妹妹铭记于心,便让妹妹亲自送姐姐一程,以报姐姐的大恩。”

云悦薇边说边将手中的白绫绞在云初念脖子上,在她身后慢慢收紧。

手上干着杀人的勾当,云悦薇的脸色却越发温柔:“姐姐或许还不知道,裴家以为你死了,想要为你报仇,结果殿下先下手为强,以谋逆的罪名在昨日将裴家满门抄斩。

啧啧啧……裴家满门一百三十七口人,据行刑的人说,那血足足淹没脚踝。姐姐黄泉路上走快点,兴许还能赶上和他们一起投胎。”

裴家……

那是外祖一家。

也是助李澈登上皇位的最大助力。

狡兔死,走狗烹!

李澈他竟如此心狠手辣。

原本已经逐渐没了气息的云初念突然迸发出强烈的恨意,手死死的抓住云悦薇的手臂。

浸满鲜血的手在她手上留下深深的血痕。

“啊啊——”

云初念发出凄厉的声音,怨毒的瞪着云悦薇。

就算是化作厉鬼,永世无法超生,她也绝对不会放过这些对不起自己的人。

……

“不要!!!”

一声凄厉的喊叫声响彻漪澜院。

云初念猛地坐起来,大口喘着气。

“姑娘!”南枝打起床帘,关心的问:“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

云初念目光茫然的看着面前的人,试探性的小声叫了声:“南枝?你是南枝?”

“姑娘莫不是落水后烧糊涂了?连我也不认识了?”

恍惚间看着南枝,再看看周围熟悉的环境,眼前分明是自己未出阁前的闺房。

那阴森的地牢仿佛只是一场并不存在的幻梦,但她确定那经年累月的痛苦是真实存在的。

“镜子呢?把镜子拿过来。”

南枝马上把铜镜递到云初念手中。

只见镜中女孩面若银盘,肤如凝脂,眉如远黛,唇如丹霞,玲珑小巧的鼻子端装秀气,一双狐狸眼更是仿若含情一般,直看的人神思飞扬,心旌荡漾。

这分明是自己十五岁时的模样。

云初念用力掐了自己一把,锥心的疼痛让她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

唯一的解释便是自己重生了。

重生回一切还没有发生的时候。

这会儿自己还没有嫁进靖王府,更没有成为靖王的药人,南枝还在自己身边,外祖家也还没有出事。

前世自己确实在回到云家不久后落过水,缠绵病榻小半月,醒来时已经被父亲定下和云悦薇表哥陆清远的婚事。

当时自己反抗的很厉害。

正好当时宁远侯府举办马球会,云初念在马球会上第一次见到三皇子李澈,惊为天人。

李澈一个笑就把她勾的魂都没了。

再加上有云悦薇在旁怂恿,眼看家里逼婚太厉害,她索性一气之下跑到靖王府,情愿当靖王的妾室也绝不愿嫁给陆清远。

虽然之后靖王以侧妃的礼制迎娶自己,但自己仍旧成为整个京城的笑柄。

而那正是自己悲剧一生的开端。

往后十年,云初念一门心思为靖王谋划,为他学医,为他试毒,为他被圈禁。

甚至为了博得他的欢心,诓骗着宠溺自己的外祖父将兵权拱手相让。

没曾想最后却落得那样凄惨的下场。

一想到裴家一百多口人都被自己的愚蠢所连累,云初念的四肢百骸都泛起细密的刺痛。

她赶紧摇头,将这些糟糕的记忆赶出脑袋。

既然自己已经重生,那这一切都不会再发生。

云初念抹掉眼角的泪水,抱住南枝,苦涩又欢喜的说:“不是,我就是太高兴了。”

前世,南枝为了保护自己而死,现在抱着她,云初念高兴的在心里感谢满天神佛。

南枝一愣,以为她被噩梦吓住了,温柔的拍着她的肩膀细声安抚。

送药进来的月影见状微怔,笑着说:“姑娘现在和南枝的关系真好。”

她虽然笑着,但长耳朵的人都能听出她语气中的吃味。

云初念收起笑容,也不搭理她,垂眸自顾自的看着指尖的蔻丹,看不出喜怒。

她清楚的记得,在得知云悦薇和靖王要让自己做药人,自己带着她们俩逃出京城后,月影是怎样出卖自己行踪,并害死南枝的。

月影跟在自己身边的时间比南枝短两年。

但比起老成持重的南枝,她个性直爽跳脱,更合自己性子,所以自己一直更为仰仗信任她。

没想到她就是一条养不熟的狗,在最关键的时候,狠狠在背后捅自己一刀。

屋内的气氛有片刻的凝滞,还是南枝最先反应过来,笑着打趣道:“姑娘平日里对你好的时候我可没有吃醋。”

转瞬云初念便已收拾好自己的情绪,面上恢复自然,接过南枝递来的茶水,问道:“你慌慌张张的,出什么事情了?”

月影赶紧回:“陆姨娘娘家嫂嫂来了,这会儿正在清晖园见老夫人,我听说……”

月影突然顿住,怯怯的看着云初念,不敢继续往下说。

云念初手指摩挲着杯沿,已大致猜到陆家这会儿上门所谓何事。

上一世,自己落水后缠绵病榻大半月,就是在这段时间,陆姨娘怂恿老太太和爹爹定下自己和她侄儿陆清远的婚事。

现在重活一世,自己竟然提前清醒过来。

这一次,绝对不能让她们得逞。

那边南枝着急的问月影:“你听说了什么,倒是说清楚呀!”

月影支支吾吾的说:“我听说老夫人有意给姑娘定亲。”

云初念眼神陡然变得凌厉:“更衣,去会会他们。”

 


清晖园一派喜乐祥和,刚进院子就听到里面传来祖母爽朗的笑声。

大伯母林氏在旁搭腔说:“没想到表少爷竟因为年幼时的交情这么多年也记着三姑娘,也难为你考了功名后才上门提亲,倒是个有心的,只是……你就不怕自己考了多年也没有考上,平白错失这桩姻缘么?”

“我倾慕三姑娘,自然会为了三姑娘竭尽全力考取功名。一年不行便两年三年,若是错失了那也是我自己的能力配不上三姑娘。索性老天垂怜,让我顺利考上。”

陆清远竟然也来了。

祖母肯定的夸赞他两句,笑着和身旁的林氏打趣说:“这便是天作之合了。”

说话间,竟一点不避讳陆清远。

听她话里的意思,已是有意将这桩婚事就这样草率定下来了。

云初念心里憋气,再也藏不下去,朗声说:“祖母,孙女来给您请安了。”

言罢,不等通传便闯了进去。

进去后,她恭敬的给老太太行了礼,目不斜视,连眼角的余光也不曾给陆家母子一点。

老太太笑着向她招手:“三丫头来的正好,快来见过你舅母。”

云初念疑惑的看着老太太:“祖母您莫不是糊涂了?我舅母这会儿远在青州呢。”

老太太今日心情高兴,也没有恼她的不敬,耐心解释:“谁说你外祖家那个舅母了,我说的是你陆姨娘的娘家嫂嫂。”

又对陆氏解释说:“这丫头性子直,你别恼她。她自小在外祖家长大,对你陌生是正常的,日后定了亲两家多多来往,慢慢也就熟悉了。”

“三姑娘性子直爽,正是合我脾性,我怎会恼她?”陆氏今日是来求亲的,就算对云初念有再多不满这会儿也不会表露出来。

旁边的陆姨娘眼底闪过一抹寒芒,笑着接过话头:“三丫头,你舅母给你带了见面礼,让你表兄带你去看看吧?”

“姨娘说笑了。”云初念往后退开两步,避开陆姨娘的手,脸上的笑容也淡了下来:“本朝还没有嫡女管姨娘的嫂嫂叫舅母的先例。”

换言之,就是她们不配。

这般直接的打脸,让陆家两妯娌的笑容僵在脸上。

陆姨娘先是一愣,旋即两眼迅速盈满泪水。

低头擦拭一番后酸楚委屈的说:“我原以为三姑娘从青州回来后愿意叫我一声母亲,是已经接纳我了,所以才斗胆让你唤嫂嫂一声舅母,确实是我考虑不周到了。”

“我自知身份低微,这里本没有我说话的份,然今日老太太垂爱允我作陪,我便是拼着惹老太太不喜的罪过,有些话也不吐不快了。”

老太太眉眼低垂,冷淡的拨弄着手中的佛珠:“这里都是自家人,有什么想说的但说无妨。”

陆姨娘起身,缓步走到老太太身前微微福身,随后看着云初念微启红唇:“三姑娘方才说的都对,但你这般欺辱我,却也不是大家嫡女做派。

索性今日都是自家人,咱笑笑也就过了,可若是他日出了府三姑娘还似这般心直口快,咱们府中的姑娘们恐怕也会跟着一起受人耻笑。”

云初念眼底闪过一抹厉芒,突地展颜笑了起来:“姨娘好口才!只是我有一事不解,不知姨娘可否愿意为我解惑?”

“你说!”

“众所周知,当今后宫有两位太后,仁德太后乃是皇上的生母,仁孝太后却是因先皇厚爱破格封为太后的,按照姨娘的说法,皇上是否应该叫仁孝太后的兄长一声舅舅呢?”

仁孝太后入宫时间短,原本只是嫔位,虽无子嗣却非常得先皇喜爱。

先皇薨逝后,按照惯例,无子嗣的妃嫔是要陪葬的,但先皇却为了她立下遗诏,令皇上即位后封其为仁孝太后,使得现如今后宫产生东西太后的局面。

且仁孝太后出身市井,乃先皇微服出巡时带回宫中,兄长不过是个下九流的码头挑夫,让金尊玉贵的皇上叫他一声舅舅,这是长了十个胆的人也不敢提的事情。

“这……这……我们好生说些内宅的话,你怎的扯出这般大事?”陆姨娘被她轻飘飘几句话吓得摇摇欲坠,脸色大变。

“三丫头!”就连一向慈眉善目的老太太也变了脸色:“你外祖家就是这样教导你妄议朝堂的?”

云初念并没有被她吓唬住:“祖母您也别急着怪罪我外祖家,孙女只是借皇家打个比方而已。

陆姨娘方才说的对,这屋里都是自家人,想必应该不会有人多嘴把我们闲聊的话说出去才是,对吧?”

云初念的目光在一众人脸上扫过,杀意十足,不像是尚未及笄的女孩儿,倒像是双手沾满鲜血的毒辣杀手。

就算原本有些小心思的人听了她这话,也脊背浮起一层冷汗,打消了念头。

“云家自诩书香门第,怎的竟然要让嫡女叫一个姨娘的嫂嫂叫舅母?传出去恐怕要笑掉人大牙,更怕有人借题发挥,告父亲一个打压嫡女的罪名。”

云初念提醒老太太:“祖母可还记得,我为何会突然回京?”

她的话点到即止,未再多言。

姨娘再受宠也没有尊贵过嫡女的道理,大周朝的礼制中,从来没有嫡女自降身价去叫一个姨娘家的嫂嫂做舅母的说法。

更何况,她会突然从青州回来,完全是因为皇上在夜宴上突然问起父亲是否还有个嫡女的事情。

所以他们才会匆匆将自己从青州接回来。

否则,这十年来都未曾想过接自己回来的云家人,又为何在这个当口以将要婚配为由,把自己接回京城?

云初念占了理,又有靠山,站的挺拔如松,对周遭众人各异的脸色恍若未觉。

“好了!”老太太正了正脸色:“多大点事儿也值得这般吵闹不停?既然你不愿意叫舅母,那就不叫了。”

云初念的话提醒了她。

既然皇上能记得她,那暂时就不能让她在家里受委屈。

只是……

以前怎么没发现,三丫头这么能言善辩?到底是裴家养出来的,能操练出裴林军那样的军队的人,怎么会养出孬货?

看来当初不该把三丫头送到裴家。

她这么有主见,怕是以后也不会和云家一条心,恐不好操控。

 


借着低头喝茶的功夫,老太太把自己的满眼算计之色掩饰了过去。

再抬头已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对陆氏说:“都怪我们把她宠坏了,你莫要和她一般见识。”

陆氏此时已是如坐针毡,一刻也不想待下去了。但她仍然强撑着尴尬的笑笑:“怎么会呢?三姑娘说的才是正理。”

都是人精,都很有默契的想要把这个逐渐脱缰的话题一笔带过,但总有没长脑子的人喜欢蹦出来搅局。

“云初念!”云悦欢是个火爆脾气,按捺不住跳出来大骂:“你别仗着自己是嫡女就瞧不起人,给我娘乱扣帽子。”

她是云悦薇的双胞胎妹妹。

云初念冷眼瞥了一下在旁边垂着眼一脸贤淑的云悦薇,淡漠的转过头,懒得搭理云悦欢。

“咋咋呼呼什么呢?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容得了你们几个小妮子吵闹?”大伯母轻斥,训斥云悦欢的时候夹枪带棍的把云初念一并骂了进去。

转头她又笑容满面的对云初念说:“三丫头病了这么多天,有件事情我们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云初念心知是什么事情,并未搭腔。

林氏久未等到她的问询,脸上挂不住,讪讪的说:“你父亲已经决定于下月初三将陆姨娘扶正。以后她便是你父亲的正妻,你要叫她一声母亲,

她娘家的嫂嫂你自然也该叫声舅母,还没过礼称呼上暂时不做更改,但刚才那些诛心的话以后万不可以再说了。”

其实自云初念的母亲裴清芫在十年前因病去世后,陆姨娘便执掌三房中馈,俨然是一副主母做派。

若不是忌惮裴家的势力,陆姨娘早在裴清芫去世后不久便被扶正了。

但是现在不同了。

云远庭在月前升任兵部尚书,正二品的官衔让他可以有底气去面对岳家的施压了。

所以便把这件事情提上日程。

前世的时候也是这样,和陆家定了亲后紧跟着陆姨娘就被扶正。

所以云初念此时对这个消息并不意外,落落大方的向老太太福了福身,朗声说:“既是父亲定下的,那我自然没有异议。”

她这次没有反对,陆姨娘着实松了口气。

云初念看着她这幅样子,在心底冷笑了一声:这一世她想扶正,除非自己死了!

这些前世对不起自己的人,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三丫头大病初愈,回去好好休息,她从青州回来就带了两个贴身丫鬟,回头让你给她挑几个机灵点的送过去。”后面的话是对大伯母说的。

林氏含笑点头:“我省得!回头我按照家中姑娘们的配置,再给三丫头添置两个贴身丫鬟,四个洒扫丫鬟,两个婆子。”

云初念娇笑着:“那就劳烦大伯母费心了。”

脸上笑着,心底却一阵阵发冷。

前世她没有来闹这么一出,她们也没有给自己送丫鬟,一直到她被靖王纳为侧妃后,她们才想起来给自己送来两个丫鬟。

没想到今天自己刚叛逆一回,她们就这么按捺不住,急切的想在自己身边安插耳目了。

云初念离开后,老太太笑着对陆姨娘说:“你嫂嫂难得来看你一次,没得把时间一直浪费在我这个老太婆这里,你带她们去逛逛园子,说说体己话吧。”

“是!”

等陆婳带着她嫂嫂离开后,留下林氏一人:“陆姨娘这个侄子倒是一表人才,配我们家三姑娘倒也是郎才女貌。

虽说陆家家世差了些,但陆清远刚中了举,只要他一心上进,前途定然大好,等陆姨娘扶正后我们再给她俩正式定亲,外人也不能说我们苛刻她。”

“嗯,在定亲前莫要走漏了风声,别影响了我们家姑娘们的名声。”

“是,我会约束好底下的人们,不该说的别说。”

老太太满意的点头,对于这个大儿媳妇,她历来是很满意的,家中一应事务交给她打理,自己也是最放心的。

“我也累了,你也回去吧。”林氏立即起身告别。

等她走远后老太太才对身边的张妈妈说:“让人去翠竹苑盯着,三爷回来后让他来我这里一趟。”

三丫头和陆家结亲的事情总要先知会他这个父亲。

从清晖园出来,陆婳让两个女儿带着陆清远去花园逛逛,她和嫂嫂一起回了自己凝霜院。

陆氏忧心忡忡的来回踱步:“三姑娘好像不喜欢我们,她会答应和远儿的亲事吗?”

“婚姻大事,只遵循一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要三爷同意了,岂容得她说一句不愿意?”

“可是三爷会答应吗?”

“放心吧,在你来之前我已经事先和三爷通过气了,若不是他默许了,我今天岂敢把你带到老夫人跟前?况且,远儿现在有功名在身,婚事定下后,青州裴家那边想挑刺也没理。”

陆氏:“可是我这心里总是不安,从见到她起眼皮就一直跳个不停。

要不我们还是算了吧?她这般牙尖嘴利,怕日后娶了她后宅不宁反倒影响远儿的前途。”

“糊涂!!”陆婳厉呵:“嫂嫂可要想好了,哥哥惹下这么大的麻烦,你若是放弃这门亲事,可再没有人能填补家里的窟窿了。”

一想到自家那个不成器的相公闯的祸,本就懦弱没主见的陆氏瞬间慌了神。

她急忙揪着陆婳的衣袖讨好道:“好妹妹,刚刚是嫂嫂糊涂,说错了话,你可千万要想办法帮你哥哥!你们咱们家最有手段的,我们所有人都只能靠你了。”

等到被讨好的心里舒坦了,陆婳才志得意满的说:“放心吧,这门亲事必定能成!你就在家等着做婆婆吧!”

另一边

云初念回到自己的漪澜院,正好遇上厨房的小丫鬟送东西过来:

“三姑娘,您刚刚让我们准备的松花糕好了,赵婆子说这松花糕趁热吃更软糯可口!让我加紧给您送过来。”

“知道,辛苦了!”

云初念微点下巴,南枝心领神会往小丫鬟手中塞了一块碎银。

小丫鬟平日里被呼来喝去惯了,还没受到过如此厚重的打赏,顿时笑得眼角弯弯,谢过云初念后蹦蹦跳跳跑远了。

“姑娘今天怎么想起吃松花糕了?”南枝笑着说:“我还以为回了京城,就吃不到这种青州特产的美食了。没想到府中竟有厨娘会做。”

想到青州,云初念的眼底也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

“你要是想吃了,回头让厨娘再做一份送过来。今天这份先给父亲送过去。”

出门前她让南枝把做松花糕的方子给厨娘送一份过去,目的就是为了等会儿有个由头去翠竹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