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战少甜妻有点飒

战少甜妻有点飒

洛宝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曾经的战夜擎也以为自己不会爱上什么人,但是后来在遇见了林初瓷之后,他的心沦陷了!之后的每一天战夜擎都想要看到林初瓷,他想要将这个人困在身边一辈子,也想好好的与这个人相处,所以当他霸道的闯入到了林初瓷的生活中,两个人的这场交集纠缠了一生!

主角:林初瓷,战夜擎   更新:2022-07-15 23:2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初瓷,战夜擎 的女频言情小说《战少甜妻有点飒》,由网络作家“洛宝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曾经的战夜擎也以为自己不会爱上什么人,但是后来在遇见了林初瓷之后,他的心沦陷了!之后的每一天战夜擎都想要看到林初瓷,他想要将这个人困在身边一辈子,也想好好的与这个人相处,所以当他霸道的闯入到了林初瓷的生活中,两个人的这场交集纠缠了一生!

《战少甜妻有点飒》精彩片段

凉夜。

林初瓷紧闭着双眼,内心充满紧张与不安。

男人醇厚磁性的嗓音开口,“难道你不想看看我是谁?”

林初瓷心口发酸,温热的眼泪溢出来,摇头,“不管你是谁,只要你愿意帮我,就是我的恩人,我谢谢你!”

她很无奈,也很难过。

可她没有办法,母亲躺在病房里等着。

要不是父亲冷漠无情,男友骗走她的股份把她踢出局,她也不必来到这里。

男人又说,“我可以帮你,你也答应我一件事,愿意吗?”

他肯帮忙,母亲有救了!

“我愿意……”

“不错。”

男人勾起唇角......

八个月后的一个晚上。

林初瓷被一股浓郁的烟味呛醒,睁眼看见窗外满天火光,长长的火舌窜入窗棂,燃着了窗帘。

失火了!

林初瓷意识到危险,撑着沉重的身子费力的爬起来,逃出房间。

一楼客厅也已经烧起来了,火势熊熊,浓烟滚滚,林初瓷捂住口鼻,艰难的往前跑。

糟糕的是,别墅的门窗都被封住,无法逃脱,她好不容易找到座机电话,但是电话线早就被剪断了。

外面隐约传来熟悉的声音,“等她妈一死,我妈就会嫁到林家,初瓷姐可能到死都不会知道,我也是林家的亲生女儿吧!”

表妹夏韵儿竟然是她父亲的亲生女儿?

“那些都是属于你的,她的股份都已经在我手里,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这是顾少杰的声音?

骗走她的股份还和夏韵儿狼狈为奸?

“就让这一切化为一片灰烬。”

“只有她消失了,我们才能高枕无忧。”

是他们,他们想害她?

凌乱的脚步声最终消失了,只剩下越来越旺盛的大火和刺鼻的浓烟。

烈火炙烤着她的皮肤,恐惧感弥漫心头。

想到母亲还躺在医院,她不能死……

林初瓷砸开窗户玻璃朝外大声求救,“救命……着火了……救命啊……”

不知过了多久,林初瓷躺在地上,已经呼吸困难。

危难之际,别墅的大门被撞开,一个苍老的身影冲进火场,“大小姐,大小姐……”

“德叔,我在这……”

于绝望中听见老管家的声音,林初瓷感动到落泪。

德叔踢开燃烧的家具,不顾危险找到快要窒息的林初瓷,“大小姐,快点跟我走……”

在德叔的搀扶下,林初瓷捧着肚子,朝门口走去,眼看快要出门,一根横梁砸向林初瓷。

德叔见此情形,直接将林初瓷推出大门,而他自己则被砸下来的横梁压住。

林初瓷从地上爬起来,转身发现德叔已经被砸,浑身着火。

眼里溢出泪水,林初瓷悲痛的大叫,“德叔!德叔……”

“快走,大小姐……走的越远越好……永远别回来……”

“德叔……”

林初瓷的眼睛里血红一片,大火吞噬了一切,只剩下熊熊燃烧的火海。

*

半个月后,擎天集团59层总裁办公室。

战夜擎正在处理公事,助手邢峰匆匆进来报告,“战爷,有手下在半山别苑门口发现一个不足月的新生儿。”

“什么?”

别苑地址的没有其他人知道,只有那个女孩知道,意识到什么的时候,战夜擎腾然起身,问道,“孩子现在在哪?”

“孩子很弱,而且病了,我已经让人送去医院救治了。”

“去医院!”

在医院保育箱里,战夜擎看见一个男婴,小小的,粉粉的,那么小那么可爱,看到孩子小脸这一刻,他的心蓦地柔软了一下。

孩子虽小,可是五官还是能看出他的一点影子来,是他的儿子应该错不了。

那个叫木棉的女人果然兑现了承诺!

想到这里,战夜擎当即吩咐邢峰,“快去,我要知道孩子的母亲现在在哪里,把她也接过来。”

“是!”

邢峰带人去查下落,三天之后回来汇报,“少爷,我们找遍整个京城,都没有找到名叫木棉的女孩,连所有医院的妇产科也都查了,也没有符合信息的产妇。”

“给我查,一定要找到这个女人!”

战夜擎的眉色深沉了许多,那个女人生完孩子之后,究竟去了哪里了?

*

五年后。

一辆黑色宾利豪车停在LC集团大厦下,车门打开,身材高挑的女人从车里走下来。

林初瓷一身黑色Givenchy,亦正亦邪,脸上卡着宽大墨镜,遮住清冷的容颜。

五年的时间,当初的那份彷徨和伤痛已经被沉淀,取而代之的是冷静和从容。

五年了,她终于回来了!

跟着她下车的是她两个儿子,两个孩子都有着极高的颜值,面色冷酷穿着英伦小西装的是墨宝,阳光爱笑穿着彩色的连帽装的是小川。

林初瓷走进大厦里,两个小宝贝快步追上来。

“妈咪,妈咪等等我们!”

凡是遇到他们的人,都忍不住回头看,“那女人好酷!还带了两个超帅的儿子!”

“他们是不是咱们LC新请来的小模特?”

在外人眼中,他们就是超模辣妈带娃的既视感。

乘坐电梯直达顶层,林初瓷来到总裁办公室,执行总裁蔡余等候多时,见到他们进来,笑着欢迎,“老大,总算等到你们回来了!”

“辛苦你了,阿蔡!”

林初瓷打过招呼走到办公桌前坐下,开始处理公事。

没人知道她才是LC风投集团幕后的老板,蔡余只是她的手下之一,帮她打理LC。

“蔡叔叔!小川想死你了哦!”林景川嘴巴甜,见到蔡余高兴的扑过来。

“哎,小川,已经三个月没见到你,叔叔也好想你啊!”

蔡余抱着林景川转了转,又看向冷酷的林景墨,说道,“墨宝,你也过来,让叔叔抱抱!”

“幼稚!”墨宝抱着小手臂,压根不屑亲亲抱抱举高高。

“我去,我这是被鄙视了吗?”

蔡余哭笑不得,两个看起来一模一样的小家伙,可为啥性格差距那么大呢?

蔡余安排人带两个孩子去玩,他则把京城这边的情况向林初瓷做了汇报。

“现在的唐氏集团已经被林家吞并,你父亲林怀光是董事长,顾少杰是执行总裁,唐氏的股份分散在一群股东手里。”

“盯紧他们,只要有抛售,就买进。”

当初因为她的识人不明,导致外公家的唐氏集团被吞并,如今,她回来就是为了重新夺回唐氏的控制权!

“德叔的骨灰已经下葬了吗?”

“已经为德叔做了厚葬,现在京城公墓。”

林初瓷点点头,又问,“林家最近怎么样?”

“最近林韵儿被战家选中去为战夜擎冲喜,好像就是今天。”

林初瓷点头了解,又问,“查得怎么样了?”

“正准备告诉你,你让我查大宝的下落,我已经查到了!”

“快说!”

林初瓷迫切想知道,她当年生的那个孩子现在在哪?


"都在这里!”

蔡余把一份资料递给她。

看完内容后,林初瓷内心触动很大,合上文件,立刻起身,“给我备车!我要回林家!”

林初瓷不仅要讨债,还要找到她的大宝。

当年她怀了那个男人的孩子,一共生下4个,最小的一个女儿出生后夭折了。

她履行承诺,把先出生的大宝送给那个男人,自己带走了剩下的两个儿子。

如今五年过去,大宝怎么样了呢?

每每想到送出的大宝,她很想念。

想了五年,心痛了五年。

*

林家,门庭高悬。

因为吞并唐氏集团的缘故,她的父亲林怀光一跃成为京城新兴四大家族之首,成了名副其实的商业大亨。

当了巨富就是不一样,连这门头都被重新装修过,看起来高不可攀。

林初瓷走进大门的时候,被林家的两个门卫拦住,“什么人?”

“你们惹不起的人!”

林初瓷一身黑衣,冷煞至极。

门卫听见她口气狂妄,觉得好笑,“这里是林家,闲杂人等不得入内!赶紧滚,滚滚滚……”

只听得“卡巴”一声,其中一门卫发出一声惨叫,“啊啊啊……我的手,我的手……要断了……”

门卫疼得跪在地上,另外一个门卫愣了一下,他们刚才都在大笑,根本没看到来人是什么时候动的手。

那手法简直快如闪电,让人防不胜防!

“你也想尝尝断了的滋味?”

林初瓷抬起头来,冷眸睨向另外一个门卫,那门卫被她眼神里的那股狠戾杀气震到,吓得想跑进去搬救兵,“来……来人……啊……”

“咔嚓”又是一声,门卫的腿已经断了,跌倒在地上,惨叫起来。

林初瓷居高临下的扫了一眼两个人,冷冷的命令,“如果不想死的话,就给我闭嘴!”

“……”两门卫快疼死了,也不敢发出半点声音,因为眼前这个女人太特么狠毒了!

林初瓷迈步走进林家花园,一直到正厅这里。

此时,屋里传出女人的哭声,“妈,我真的不想嫁给战夜擎,我不想嫁,战夜擎他都快死了,让我嫁给一个活死人,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林初瓷听出声音来,是夏韵儿的声音,现在她已经变成林家千金,改名叫林韵儿了。

林韵儿口中的战夜擎,就是赫赫有名的擎天集团的总裁。

从他接手家业,集团公司在他的带领下,呈现多元化发展,涉及金融房地产连锁酒店等行业,如今已经稳稳成为国内最大的巨无霸财团。

可惜这样一个商业天才,一个月前出了一场车祸,据说导致他瘫痪在床,变成了活死人,时日无多。

战家为了他,找人冲喜,从全城未婚女性选八字,正好选中了林韵儿。

“唉,我也不想让你嫁给他啊,当时送过去的八字用的是初瓷的八字,可哪里想到,居然被他们给选中了!现在战家要来接你过去,我能怎么办?战家我们可得罪不起啊!”唐美兰也后悔莫及。

林韵儿又转过去求林怀光,“爸,你想想办法,我不想嫁,我真的不想嫁,为什么非要我嫁啊?我喜欢的是少杰,我想和少杰在一起啊!要不然你们找个人替我嫁过去好吗?”

“还能找谁,战家的车很快就要来了!”

“爸妈……我真的不想嫁啊……”

就在林韵儿绝望哭嚎之际,一道清脆的女声传了进来。

“她不嫁,我嫁!”

屋里的人,忽然听见声音,全都转头看去,只见林家大门,站在一个纤长的黑影。

当那黑影走进来,几人都看见是一个女人,女人有着一张绝美的脸庞,美且冷酷,整个人身上散发着冷寒的气息。

“你……你是什么人?”

林怀光惊讶的打量眼前的女人,觉得熟悉,可是又确定不认识。

“林总真是贵人多忘事,五年不见,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认识了?”

林初瓷走了进来,黑色高跟鞋发出哒哒的声音,像是在人的心脏上敲击一般,震慑人心。

“你……你该不会……”

林怀光缓缓站了起来,不敢置信的盯着她,模样变化太大,可是声音没有变化。

是她!

他的大女儿林初瓷!

可是她当年不是已经被烧死了吗?

唐美兰也辨认出声音了,脸上露出极度惊恐的表情来,“怀光,她该不会是初瓷吧?”

“初瓷?”林韵儿震惊的重复了一下这个名字。

想到林初瓷已经被烧成灰烬了,怎么忽然冒出来了?


林韵儿以为见鬼了,惊叫着往母亲的怀里躲,“啊,是鬼……鬼啊妈……”

“你到底是人是鬼?”

林怀光恐慌的问,还记得五年前那场大火之后,灰烬里找出一具被烧焦的尸体,当时他们以为那就是林初瓷,怕警方调查,就草草火化下葬了。

所以现在看到她出现的时候,这些人都慌了,怕了!

“不是鬼吧!鬼怎么可能有影子?她是初瓷?她还活着?难道她没死?”唐美兰震惊道。

“没错!我就是林初瓷,我还活着!”

五年前那场大火,是德叔做了替死鬼!

相比五年前凄惨狼狈的逃离,如今的林初瓷,内心稳如磐石,毫无畏惧。

往事历历在目,都是血的教训,也是促使她成长的催化剂。

她的心已经变得足够冷硬和坚强,无坚不摧!

为了母亲,为了唐家,为了德叔,也为了她自己。

所有的血债,都要血偿!

林初瓷在几人面前站定,冷眸略扫几人惊愕不已的脸,“我又活着回来了,让你们失望了是吗?”

唐美兰最先回神,换上一副假装亲切的笑容,“哎呀,原来真的初瓷回来了呀!你没死,实在太好了!你不知道这些年我和你爸都是怎么过来的,我们都以为你也死了,一直难过至今。”

真够虚伪的!

还是和从前一样令人作呕!

说什么难过至今,应该是幸灾乐祸到现在吧?

“我怎么没看出来难过的样子,相反,我母亲一死,姨妈就迫不及待的和我父亲结婚了,如今一家几口过得其乐融融,爸都变成商业大亨了,姨妈也变成豪门阔太,多风光啊!”

林初瓷最大的遗憾就是,在她离开的两个月后母亲便去世了,她没能回来送她最后一程,更别说连最后一面也没见上。

母亲是怎么死的?

她会查清楚的!

眼前这些人肯定都脱不了干系!

唐美兰悄悄拉拉林怀光的衣袖,林怀光终于回过神来,问道,“初瓷,你没死,这几年都去哪了?为什么不回来?”

林怀光嘴上关心,但心里正在打鼓,甚至有些惧怕,看这丫头的眼神,一副来者不善的样子。

她突然回来到底想干吗?

林初瓷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看向林韵儿,“这不回来了吗?还好能赶上妹妹的婚礼!”

林韵儿从地上爬起来,完全把五年前怎么害她的事都忘干净,舔着脸问道,“初瓷姐,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愿意替我嫁给战夜擎?”

“当然,我这个女儿五年不在,回来总该为林家做点什么,才不枉爸和姨妈你们的一番苦心。”

林初瓷话里有话,句句夹枪带棒,充满讽刺。

实际上,她今天回来,就是为了要嫁给战夜擎。

不管战夜擎是死是活,她都嫁定了!

林怀光脸上有些挂不住,可还是应付道,“你能这么想,我很欣慰。既然你愿意替你妹妹出嫁,那就这么定了。”

因为林初瓷愿意替嫁,等于是为唐美兰和林韵儿解决大麻烦,而且八字正好就是林初瓷的八字,让她去跳火坑,更合适!

很快,有家丁跑进来报告,“老爷,夫人,战家的车已经到了!他们要来接人了!”

“好好好,告诉他们,马上就好!”

原本给林韵儿准备的喜服,林初瓷换上,盖上盖头,被人扶出林家大门。

战家是京城五大家族之首,财阀豪门,名门望族,来接亲十几辆车全都是清一色的劳斯莱斯。

林初瓷被塞进豪车里,车队开走。

送走车队,唐美兰跑回家来,和林韵儿说,“这下好了,有那个死丫头替你嫁过去,你就不用嫁过去守寡了!”

“听说战夜擎活不长了,初瓷姐肯定很快就要变寡妇的!”

林韵儿笑得十分得意,甩掉一个大包袱,她觉得心里好爽啊!

但话又说回来,如果不是战夜擎快死了,她还真想自己嫁过去呢,毕竟战夜擎是整个帝国人人都想嫁的钻石王老五。

*

战家是京城五大家族之首,属于顶级豪门,真正的隐藏型财阀世家。

豪车开进占地上千公顷的豪华府邸——战家的老宅擎天宅。

下车后,林初瓷被佣人扶进客厅,能感觉到战家客厅里坐着不少人,都在议论冲喜这件事。

“老夫人,林家的千金来了,您看要不要现在行礼?”

“夜擎还昏迷不醒,我看行礼什么的都免了吧!”

就在这时,家丁从外面跑进来报告,“老夫人,战爷他醒了!”

战老夫人闻言大喜,“真的?夜擎他醒了?太好了啊!一定是这丫头冲喜冲的好!明叔,赶紧把这丫头送过去!”

“是!”明叔领命。

座下几个妇人闻言面面相觑,医生都开了病危通知书的活死人,今天居然醒了?

难道真是冲喜的效果?

昙香居位于擎天宅的东边,管家明叔送林初瓷来到这里,说道,“林小姐,盖头自己掀了吧!”

林初瓷自己掀了盖头,对方打量她一下,没看出任何端倪,可能他们也不关心冲喜的女人是谁,只要人来就行。

“林小姐,叫我明叔可以,从今天起,战爷的饮食起居都交给你来照顾,你是来给战爷冲喜的,要记住自己的身份,明白吗?”

“我知道了,明叔。”

林初瓷知道冲喜的意义是什么,说白了,就是迷信的找个八字合的女人来给活死人当贴身保姆。

明叔带她上楼的时候,二楼传来乒乒乓乓的打砸声。

林初瓷刚刚开门进来,还没看清,只觉得一个东西朝她砸来。

好在她有功夫傍身,反应迅速,不但躲过一劫,还成功的抓住了玻璃烟灰缸。

放眼一扫,屋里满地都是狼藉。

两个医生三个护士,一起奋力按着床上挣扎不屈的男人。

“快!准备镇静剂!”

几个医护人员手忙脚乱,林初瓷看着眼前的一幕,忍不住想笑,看来,战夜擎果然是个传奇!

都说他是活死人,没几天时间蹦跶了,结果现在一醒来,简直就像一头不受驯服的野兽。

一个护士拿来镇静剂针管,准备给他注射,结果被战夜擎夺过去,直接扎进男医生的手臂里。

“啊……”

男医生发出一声惨叫,没过一会,人就倒在了地上。

另外一个医生也被战夜擎一拳打飞,护士们被吓得不敢上前。

战夜擎扯掉手臂上的输液器,撑着手臂已经从床上坐起来,喘着粗气。

这个时候的他,攻击值达到最大值,杀伤性也极强,没人敢靠近他半分,也没人敢轻举妄动!

场面一片死寂。

犹如地狱。

明叔看到这一幕,硬着头皮说道,“战爷,老夫人选中林家的千金来给你冲喜,让她照顾你,可以帮助你伤势恢复得更快!”

明叔说完,推推林初瓷,朝她递眼色,示意她上前去。

林初瓷刚走两步,就听见男人沉冷的咆哮,“滚!都给我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