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携子归来总裁请走开

携子归来总裁请走开

春风化雨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简爱曾经有一个爱之入骨的男人,可是随着简家被灭门,她便逼迫自己将其忘掉。多年之后,她与三个可爱的宝宝相依为命,孩子们是支撑她活下去的唯一动力。不过命运开了个玩笑,简爱在最落魄最卑微的时刻与那个男人再度相遇,她不想与他再度产生纠葛,只想躲到不被发现的角落……

主角:简爱,凌叶   更新:2022-07-15 23:3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简爱,凌叶 的女频言情小说《携子归来总裁请走开》,由网络作家“春风化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简爱曾经有一个爱之入骨的男人,可是随着简家被灭门,她便逼迫自己将其忘掉。多年之后,她与三个可爱的宝宝相依为命,孩子们是支撑她活下去的唯一动力。不过命运开了个玩笑,简爱在最落魄最卑微的时刻与那个男人再度相遇,她不想与他再度产生纠葛,只想躲到不被发现的角落……

《携子归来总裁请走开》精彩片段

“简爱你这么做只会让我恶心!”

“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

“你和你的家族准备好接受我的报复了吗!”

“啊!”

依靠着马桶的简爱惊叫一声,彻底清醒过来,窗外的惊雷暴雨似乎还混着男人怒不可遏的声音组成她葬礼的鼓点,一声一声敲在她的心口上。

五年前,她的家族在凌叶的报复中彻底消失,她也从一个天之骄女变成一个陪酒女……

整整五年,她每一天都活在忏悔中,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解脱呢?

简爱揉揉鼻梁蹒跚着站起来,打算冲把脸好回去工作,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她急忙接起,三张长得十分相似的脸正冲着她甜笑。

大宝酷酷的皱眉,“妈妈我们是不是打扰到你了,是妹妹晚上做噩梦被吓醒了!”

他有点哄不住了,才打电话给妈妈的。

三宝穿着印着熊本熊的睡衣,哭着一张小脸道,“麻麻,你在哪里,我刚刚做噩梦了,好害怕……”

二宝在一旁贴心的插嘴,“妈妈这么累了,你们就不要打扰妈妈了好吧。”

三宝瘪嘴,“可是,可是我真的好害怕。”

大宝想要骂人,但是被二宝拽住,他抢先说道:“妹妹我们会照顾好的,妈妈你工作累不累啊,我们都很乖,会乖乖在家里等你回来的!”

简爱强笑一声,“好,妈妈知道你们乖,要好好睡觉啊,明天妈妈给你们带巧克力蛋糕吃!”

二宝和三宝欢呼一声,大宝则是有点不开心,但是他并没有让简爱看出来。

三个孩子乖巧的和简爱互道晚安关掉视频之后,大宝才有模有样的给两个小朋友开起会来,

“妈妈每天已经很辛苦了,我们不能再提多余的要求了。”

三宝被严肃的哥哥吓得眼眶有点红,二宝一把抱住妹妹,小声道:“不关妹妹的事,是我,我真的很想吃蛋糕嘛~”

大宝抿抿嘴,好吧他也很想吃,但是……

“那就下次不许这样了!”

三个宝贝自己哄自己睡着的时候,简爱还奋斗在工作的第一线。

她供职的地方是本市最大的酒吧之一,工作内容就是尽可能多的,把酒卖出去。

简爱匆匆洗了把脸,细心的拿着粉饼将脸上不同于肤色的暗红盖住,才回到自己的那片儿包厢,端着一个装满酒水的托盘挑了一个包厢进去。

昏暗闪烁的灯光下可以看到四五个约摸四五十岁的男人正大马金刀坐在沙发上,旁边儿或站或坐了几个姑娘,如出一辙的浓妆艳抹。

她们是比简爱更“放的开”的存在。

简爱拿着酒水单凑上前,露出一个大方的笑容,“大哥您看您点点什么啊?”

为首的男人眼角一道长长的刀疤,看着有些骇人,他的眼睛在简爱的屁股上狠狠扫了一眼,才接过酒水单子。

“你们这儿的不便宜啊~”

简爱不知道他究竟说的酒不便宜还是人不便宜,只能将他的话歪到能解决的范围之内。

她坐到刀疤男旁边儿,笑道:“哥你这话说的,这可是好酒啊,都是出来玩儿的,还能不喝点好酒嘛~”

一只肥硕的手搁在了简爱的大腿上,她僵了一下,不过呼吸间就放松了下来,这也算是她的工作内容之一,被这些令人作呕的男人沾些小便宜。

不爽,但是家里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现实容不得她矫情。

刀疤男使劲儿捏了一下简爱的大腿,接着指了指桌子上一排深水炸弹,“姑娘,你把这一排喝了,狄娃伏特加,给我来三瓶儿。”

简爱眼睛一亮,没想太多,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辛辣的酒划过喉咙带起一片热力,她努力压下上扬的嘴角,三瓶狄娃,够她一个季度的房租和家用了!

不过三分多种,一排酒被喝尽,刀疤脸轻笑一声,显然十分开心,“行啊妹子,有点本事啊,够放的开!”

简爱从托盘里拿出三瓶狄娃伏特加放在桌子上,笑着把笔递给刀疤脸签单子,“您可说笑了,干我们这行的,放不开就饿死了~”

她熟练的娇笑,笑容透着几分漫不经心和公式化的示弱撒娇,若是让五年前就认识她的人看到她现在的模样,一定会觉得简爱可能还有个双胞胎的姐妹。

简爱顺利的拿到单子,继续端着托盘在各大包厢游走着,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她的头脑混乱起来,勉力咽下一位客人喂到嘴边儿红酒,告了醉匆匆退出包房。

不行了她得去吐一遭!

简爱跌跌撞撞的往洗手间跑,沿途却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他吗?

简爱心跳一顿,再要细看,却已经不见了人影。

不,怎么可能是他,像这种地方他怎么可能会来。

简爱自嘲,汹涌的恶心感袭来,她再也忍不住直奔厕所而去。

强忍着难受终于把喝进去的酒全都吐了出来,简爱终于好受了一点。

然而出来没多久,就听到经理怒不可遏的声音传来,“张扬是你能得罪的吗!”

“你在清高什么?你应聘的时候不知道这是一份什么工作吗?!”

冯洛洛哭的不行,肩膀可怜的抖动着,那个张扬是本市混黑的,家里有点势力,可是她只是来卖酒的!不是卖的!

凭什么!

冯洛洛委屈着,转眼看到了简爱,眼前当即一亮,忍不住出声叫道:“简爱姐!”

那经理闻声转过头来,见状冷哼一声。

“简爱你来的正好,你看看你带的人!”

经理指着冯洛洛,一副要找茬的样子。

简爱没办法,只能走上来抱歉道:“对不起经理,是我没把人教好,给你添麻烦了。”

这冯洛洛是她介绍进来的人,上面就划给她带了,本来是看她家境比较可怜,想给她指条生路,却没想到这人三天两头给她惹事。

以往本来只是道个歉就可以的了,没想到今天经理却是不愿意就这么放过她。

“道歉有什么用,还不是得把顾客哄好才有用,反正我不管,今天这人没哄好,你们两个都给我卷包袱滚蛋!”


简爱一听,忍不住急了。

“可是经理……”

“可是什么可是,还不赶紧给我去,是想让我现在就炒你鱿鱼吗?”

这经理如此强势,简爱没办法,只能咬咬牙鼓起勇气往张扬在的包厢走去。

没办法,这是她介绍进来的人,等过了这次,她非得跟上边说清楚不可。

心里想着,她推开门,只见包厢里五彩斑斓的灯光下膀大腰圆的张扬二五八万的坐在沙发上,身旁占了一圈儿小弟。

没有一个人唱歌,全都静悄悄的看着简爱。

简爱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在这行好几年了,可是这种阵势还是头一次见到,她结结巴巴道:“张,张哥,我们洛洛,她,她不懂事儿,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她一马吧!”

众小弟哄堂大笑,在刺耳的笑声当中,张扬懒洋洋的抬头看简爱,“怎么,贵场子,就派你这么个货色来赔罪?”

简爱已经开始后悔她刚刚没有坚持拒绝,但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她深吸一口气,讨好的笑笑,“我要怎么做,大哥您才能消气呢?”

只见张扬意味不明的看着了一眼简爱,伸手指着桌子上的十几瓶儿啤酒,简爱没用张扬说话,懂事儿的拿起一瓶儿啤酒一饮而尽。

她将桌子上的十几瓶儿喝完,胃充的几乎要爆炸,心里还在庆幸还好是啤酒,不是白的或者红的……

等等!

昏昏沉沉的简爱觉出身体的异样来,她的身体好像着了一团火,从难以启齿的地方慢慢燃至全身。

她错愕的看向肥硕的张扬,“你往酒里下药了?”

张扬淫笑一声,慢慢踱到简爱身前,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近看还是个美人儿啊~”

简爱内心深处升腾出一股绝望,没有人可以来救她的,难道今天就要栽在这里了吗?

张扬看清楚美人儿眼中的难堪和不甘,兴奋的吹了一声口哨,捏了一把简爱的脸蛋,没成想却捏下来一手的脂粉。

张扬恶心的一哆嗦,他定睛看去,那粉底下面的皮肤透着恶心的暗红色。

他揪着简爱的头发将她扔在沙发上,兜头倒下一瓶啤酒,就这水汽将粉底擦干净,只见那张五官娇媚的脸上,暗红色烫伤的伤疤布满了整整左半边脸。

简爱看着张扬露出一个令人心惊的嫌恶表情,她心里不由深处一丝丝希望,已经毁了容的她,有权有势的男人应当是看不上的吧!

可惜事与愿违,张扬揪着简爱的头发将她的脸暴露在众人面前,简爱头皮一阵撕痛,可是对着张扬冷冰冰的神色,她硬是将痛呼咽下去。

张扬寒声道:“这个女人,我是看不上了,你们谁喜欢?”

不知道哪个小弟欢呼一声,“大哥你不如就给我吧!咱们可不挑脸长得怎么样!”

张扬哼笑一声,拽着简爱随便推给了一个小弟,“那就赏你们了?”

他的口吻就像是在发年终奖一样,享受着小弟们崇拜的眼神。

只听有人痛呼一声,紧接着简爱的脸上就挨了一巴掌,脸被打的侧向一边儿,在这堪比日本动作电影的场景中,她的心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门被突兀的踹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背光站在门口,就像天界降临的神邸一样,他冷冷环视四周,“你们在做什么?”

张哥腾地站起身,“你他妈谁啊?懂不懂规矩?”

简爱注意到身边气氛的不对,偷偷睁开一只眼睛,正巧撞进凌叶幽深的眸子中。

她愣住,一时不该做什么反应。

是他!

竟然真的是他!

关于重逢的画面她想象过很多种,但是从来不包括这样狼狈的场面。

凌叶看不清情绪的掀掀眼皮儿,看张哥的眼神就像看死人,“张扬?你的家教就是欺负女人吗?”

张扬脸色气的铁青,他在这个城市混了三十多年,还从类没有被人这么下过面子,手一挥,就要让小弟们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就在众小弟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从凌叶身后窜出来一个中年男人,那男人兜头就扇了张扬后脑勺一巴掌。

“你想干什么!你爸妈是怎么教你的?”

张扬还没来得及恼怒,刚刚看清中年男人的脸就活活吓出一身冷汗,“小叔,你怎么在这儿?”

张扬的小叔,就是传闻中张家哪位很有些势力的人。

张扬小叔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张扬一眼,“混账东西还不快向凌总赔罪!”

张扬心跳都停了几拍,眼前这个年轻的吓人的男人居然就是传说中的凌叶凌老板?!

他膝盖一软,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呜咽道:“您老人家大人不记小人过……”

话音未落,凌叶抬脚便将张扬踹开。

他走上前,一把将蜷缩在沙发上的简爱打横抱起,怀里的人颤抖着,十分抗拒的抵住他的胸膛。

心一点一点冷下来,凌叶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怎么,你是还想继续留在这里吗?”

简爱颤了一下,脸上划过一行清泪,手终是环住了凌叶的脖子。

抱着她的男人嗤笑一声,似是在嘲笑她的懦弱。

凌叶带着简爱换到一间干净的包厢中,他敷衍的将简爱扔在沙发上,薄唇轻启,说出的话凉薄又伤人。

“怎么,堂堂简家大小姐,已经混落到卖身糊口的地步了吗?”

简爱愤怒的睁开眼睛,“凌叶你有什么资格提我简家?!”

凌叶轻笑一声,眼底尽是不屑,“你倒是会和我翻脸嘴硬啊,刚才在那群王八蛋面前怎么跟个鹌鹑一样!”

简爱闭闭眼睛,将泪意尽数逼了回去,明明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她们简家的仇人,她还是忍不住回想凌叶昔日对她的温情。

即使已经知道,那不过都是凌叶覆灭简家所展现的高超演技罢了。


她忍着痛意开口,声调哑的不像话,“你曾经对我做过的事情,难道一点都不后悔吗?”

凌叶心口忽的一痛,他强硬的将不适的感觉压下去。

整个人因为掩饰,更加冷漠。

他寒声开口,“悔?”

“悔是什么?这都是你逼我的!”

凌叶居高临下的望着简爱,凌人的气势将简爱整个人笼罩起来。

他再次屈尊降贵的开口,“不过看在我们以前有点交情的份儿上,我可以给你安排一份工作。”

简爱的心被恼怒和羞窘充斥着,这么多年了,明明已经扔下所谓世家女的傲骨甘为五斗米折腰了,可现在偏偏一分钟都不愿意和凌叶待下去。

“不需要。”

她转身便走,不慎被凌叶抓住胳膊。

那男人冷冷看着她,薄唇张合,半晌只吐出一句,“你别给脸不要脸!”

简爱轻笑一声,“我要钱,我会自己去赚的,至于你,以后走在路上,就当不认识吧。”

她把话说完,头也不回的摔门而去,就像得知简家家业毁在凌叶手中的那个晚上一样。

她走出长长的走廊,冯洛洛正蹲在拐弯出等着她,看见简爱出来急忙起身走过去,她看着简爱脸上大片的伤痕,小心的错开眼睛。

“简姐,你,你没事儿吧……”

简爱疲惫的摇摇头,她实在是太累了,刚刚给经理发了短信请假,现在她只想回家休息。

冯洛洛不敢拦她,几步追上去小心翼翼的给简爱戴上一顶帽子,“谢谢。”

简爱沉默不语,摆摆手,拦了一辆车回家。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三四点钟了,家里静悄悄的,门口几个孩子给她留了一盏暖洋洋的灯光。

她每次下班回家的时候,其实已经天亮了,可是三个乖宝一直执着给她留盏灯。

简爱轻笑一声,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简爱去洗手间洗了把脸,用粉底小心的将左脸上伤疤存在的地方遮起来。

五年来她从来没有让宝宝们看到她脸上的真实情况。

那是她当初犯傻的证据,是她一生的耻辱,她怎么可能让孩子看到这些。

简单收拾完,淘米下锅,煮了一锅浓浓的白粥,接着取出上班之前拌好的馅儿,包出一个个小巧可爱的包子。

原木色的笼屉冒出第一股蒸汽的时候,天也亮了,二宝迷迷糊糊的从房间出来,看到简爱站在厨房惊喜的喊了一声,“妈妈!你怎么这么早回来啦!”

他扑进简爱怀里,用柔嫩的小脸蹭蹭简爱的脖子,撒娇道:“妈妈我好想你啊!”

这时大宝和小宝也揉着眼睛出来,大宝仍旧酷酷的站在原地不动,小宝已经小跑着扑进了简爱怀里。

简爱挨个亲亲他们,“好啦好啦,早饭已经做了,你们今天要吃几个包子啊?”

三宝跳起来,“我要吃两个!”

二宝不服气的看她,“麻麻我要吃三个!”

大宝拍拍弟弟的肚子,认真道:“吃三个你就撑到了!”

简爱会心一笑,这三个孩子性格各异,一个正经,一个贴心,还有一个动不动就哭,但不论在外面受了多少委屈,回家看到三个明媚可爱的孩子,所有的委屈都消散了。

今天是周六,宝贝们不用上学,一顿饭吃的倒是非常悠闲。

简爱觉得呼吸有些沉重,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她将门窗锁好,交代好宝贝们在客厅自己玩儿,然后拖着沉重的步子将自己重重摔在柔软的床上。

简爱好像做了一个冗长的梦,纷杂凌乱的梦境中,她只知道自己穿着一身白色的衣裙,赤脚跑在一条看不见尽头的走廊上。

离开这条走廊的心愿过于迫切,她大力推开一扇门,脸色阴沉的凌叶从门中出来,他对着她冷冰冰的开口。

“你在无理取闹什么?这都是简雄罪有应得!”

简爱捂住耳朵,砰的将们甩上,不,不是的,她爸爸才不是罪有应得呢!都是凌叶!都是他!

简爱匆匆迈步想走廊的尽头跑去,不知道跑了多久,她发现她突然回到了家里,那栋早就应该被法院收走的别墅中。

她的父亲站在一片火海中,看着简爱阴深深的笑着,他开口了,皮肤混着血肉跟着一起燃烧起来。

“小爱,你要替爸爸报仇啊,杀了凌叶!杀了凌叶!杀了凌叶!”

“不要!”

简爱猛地从床上坐起,脸上的伤痕似乎还随着梦中的火焰而阵阵发疼。

大宝趴在床上,心疼的摸摸简爱的额头,小声道:“妈妈你做噩梦了吗?”

他小心的搂住简爱的脖子拍拍,小大人似得安抚道:“不怕不怕,都是假的!”

窗外已经夕阳西下了,暖融融的余晖撒到简爱身上,她叹息一声,缓过神来。

“对不起啊,妈妈可能有点累,弟弟妹妹呢?”

大宝道:“中午我们热了剩下的包子吃,二宝三宝玩累了睡着了。”

简爱摸摸大宝的头,“宝贝真乖!”

她没有再睡,将大宝放进被窝里,去厨房做好了晚饭放在锅里温着,亲亲三个孩子的额头,这才准备去会所上班。

她打开手机,发现经理给她发了一条消息,只有简短的四个字外加一个感叹号,“你被辞了!”

简爱心里一惊,被辞?

她不是都已经按照经理的说的做了吗,怎么还是被辞了?

她来不及多想,急匆匆赶到会所。

简爱到的时候,冯洛洛正在门口等着她,看见她过来急忙迎了上去。

“简姐,你还是别进去了,经理现在气的要命,出事儿怎么办啊!”

简爱冷着张脸,“这事儿和你没关系,让开!”

冯洛洛没动,这些事情全部都因她而起,她愧疚的不行,会所在道上也是有些背景的,她只能尽力的拦着简爱不要让她做出出格的举动了。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经理冷冰冰声音,“冯洛洛你让开。”

冯洛洛身子一僵,简爱叹口气,“你让开。”

冯洛洛没办法,只能离开,不过也没有走远,躲在不远处的一个拐角,想着但凡两个人发生冲突,她就立马出来劝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