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战神独宠医妃又美又飒

战神独宠医妃又美又飒

九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懿是苏家二小姐,自幼丧母,被人陷害毁掉了姣好的容貌,在府中的生活举步维艰。她从小便被指婚给尊贵的皇长孙,也正因此遭到很多人记恨。她在阴差阳错中卷入一宗杀人案,不光深陷囵圄,还被递来一纸退婚书!这位二小姐百口莫辩,最终死在大牢中。再睁眼,现代医毒圣手苏懿穿越至此,原主的仇,由她来报!

主角:苏懿,轩辕棣   更新:2022-07-15 23: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懿,轩辕棣的女频言情小说《战神独宠医妃又美又飒》,由网络作家“九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懿是苏家二小姐,自幼丧母,被人陷害毁掉了姣好的容貌,在府中的生活举步维艰。她从小便被指婚给尊贵的皇长孙,也正因此遭到很多人记恨。她在阴差阳错中卷入一宗杀人案,不光深陷囵圄,还被递来一纸退婚书!这位二小姐百口莫辩,最终死在大牢中。再睁眼,现代医毒圣手苏懿穿越至此,原主的仇,由她来报!

《战神独宠医妃又美又飒》精彩片段

三月。

和风送暖,草长莺飞。正是一年春好时节,引无数人文墨客、闺中小姐争相出游,赏花踏青。

帝都邺京,滨洲湖畔。

“杀人啦――”

一声刺人耳膜的尖叫打破了众人踏春游玩的兴致,惊起了停驻湖边的无数飞鸟。

十几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世家小姐提着裙摆惊恐地四处散开,原地只剩下惊慌无措怔愣不已的苏懿,和那躺在地上,瞪大着眼睛却已经没了气息的女子尸体。

“不......不是我......”

苏懿浑身都在颤抖,她摆着手,试图向周围的人解释,可脸上一道斜跨额头脸颊的陈年伤疤却让她显得更是狰狞。

“我只是......我只是轻轻地推了她一下而已......”

明明是她先开口骂人的,是她侮辱她已过世的母亲,她才气急了动手的。可她真的只是轻轻推了她一下,并没有想要杀了她啊!

可是没有人信她,所有人看着她靠近,都像遇见了洪水猛兽,慌忙地退避开。

“怎么回事?”一行兵甲森然腰间跨刀的官兵迅速地将现场围了起来,领头的侍卫长上前一步,询问道。

“是她!是她苏懿把人害死的,我们都瞧见了!”张尚书的千金指着苏懿,如是开口。

“对对对,我们都看得真真的。李姐姐好心好意邀请她出来一起游玩,没想到她却因为一言不合,就对李姐姐拳脚相向!”刘侍郎的七小姐补充道。

“可不么?到底是个有娘生没娘养的,举止粗鲁,庸俗不堪,还大庭广众大打出手,我要是她娘,死了都得给这个没皮没脸的气活过来!”万安伯的三女儿讥讽道。

“不许说我娘!”苏懿听着那些不堪入耳的话,双手紧握成拳,气得浑身发抖。

“哎哟,好凶好凶。”万安伯女儿退后一步,对那武卫军的侍卫长,“你瞧见了吧,这苏二小姐可凶悍得很,如果你们没赶过来,指不定我也随李姐姐一并去了。”

说着,以绣帕掩着眼睛,嘤嘤哭道:“可怜我的李姐姐,竟枉死在这种人手里喂......”

旁边看热闹的人也在窃窃私语。

“到底怎么回事啊?”

“还能怎么回事?那苏二小姐推了李府千金一下,结果人就死了呗。”

“推一下就死人?那李府千金和苏二小姐可真够倒霉的。”

“啧啧,你们还不知道吧,那苏二小姐从小就指给了皇长孙殿下,眼瞧着还有半个月就要大婚了,这会儿发生这种事,估计婚事得黄咯。”

“黄了才好呢,那皇长孙殿下是多么高贵优雅的人物,那苏二小姐无才无德不说,脸上还有一道那么狰狞的伤疤,嫁给皇长孙殿下,她也不端盆水瞧瞧自己配不配!”

侍卫长检查过尸体之后,走到了苏懿面前,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一拱手道:“苏二小姐,得罪了。”

苏懿抬起头来望向他,泪眼婆娑地摇头:“不是我。”

侍卫长恍若未闻,一挥手道:“带走!”

御刑司。

冰冷潮湿的牢房里,阴暗得只能透过脑袋大的天窗,透出隐约的光影。牢房的地上,杂乱地铺着发霉的稻草,时不时就会有蟑螂和老鼠跑出来溜达,肆无忌惮得好似这里是它们的地盘一般。

地上,苏懿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脸上是无一点血色的惨白,而那额上却血迹殷红,血肉模糊。

“死了?”牢房门口,一个温温和和平淡如水的声音响起,话语间却是止不住的冷酷寒冷。

说话之人一袭白袍锦衣,腰系鸾带,虽穿得淡雅,可衣袍上金丝银线勾勒的蟒纹,却昭示着他身份的尊贵。

“启禀长孙殿下,苏二小姐已经没有呼吸了。”一侍卫入了牢房,探了探苏懿的鼻息。

那白袍男子轻嗤一声,容颜俊美的脸上带着薄凉和鄙夷:“她自己想不开,死了倒也干净。可有对她用刑?”

“就用了针刑,都扎在不起眼的地方,外表看不出任何痕迹。”

“行了,苏懿失手杀人后畏罪自杀,通知了魏国公,前来领尸体吧。”

白袍男子淡淡吩咐之后,转身欲走,却听牢房里那侍卫惊呼一声:“人还活着!”


好痛!

头痛欲裂!

苏懿慢慢地恢复了意识,脑海里飞快地闪过一些片段――

她陪同学逛古董市场的时候偶然淘得一本破破烂烂的古书《毒经》,上所载毒方九九八十一种,个个巧妙绝伦惊世骇俗......

她茶不思夜不寐,连灭绝师太的专业课都逃了,就为了躲在实验室研究那些......

她提取的毒素发生泄漏,她逃离不及,当场倒地不醒......

还有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也疯狂地涌入脑海――

一个与自己长相一模一样古装打扮的女子,被一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小姐们肆无忌惮地取笑......

她是魏国公府的嫡孙小姐,即将要嫁给位尊权贵的皇长孙殿下......

她与人起了争执,被抓进了监牢......

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苏懿蹙起眉来,试着缓缓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一片模糊的黑暗,她眯着眼睛适应了一下,才勉强看清周围的情景。

牢房,枯草,老鼠,蟑螂。

还有面前站着的这位一身白袍锦衣古装穿着的男子,怎么看怎么个熟悉。

几乎下意识的,苏懿唤道:“皇长孙殿下?”

等等,自己怎么知道他是皇长孙殿下?

苏懿茫然了一下,再低头看自己,同样一身蓝衣白裙的古装打扮,竟与脑海中的记忆重叠在了一起!

难不成,自己竟是穿越了?

那眼前这个英俊潇洒的大帅哥,就是自己的未婚夫,位尊极贵的皇长孙殿下轩辕棣?

苏懿惊疑了片刻之后很快回神,不管怎样,这牢房阴森森的,一看就不是人待的地方,先离开再说!

正好这轩辕棣在这儿,既是他未婚夫,又是皇长孙,应该能救她出去吧?

可一抬头,望着轩辕棣那张嘴角含笑、目色却冷冰冰无一点温度的脸,她脊背发凉,顿觉不妙。

“没死?正好,接着审吧。”轩辕棣云淡风轻地道,“李尚书如今还跪在太极殿前,求着皇爷爷给他枉死的女儿做主呢。”

“喂,等等......”苏懿伸出手来,想要叫住轩辕棣,却手脚无力,一阵晕眩。

这是以前那个“她”撞墙以后,失血过多的症状。

她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对轩辕棣道:“不知皇长孙殿下,能否让我看一眼李若惜的尸体。”

李若惜便是被“她”推一下就死了的倒霉鬼,她必须得看一眼尸体,然后找出自己是无辜的证据。

旁人不愿救她,那她自救总可以吧。

按照当时的情景,河堤两岸都是草地,就算她化身大力士用尽十二万分的力气去推李若惜,她也最多跌倒在地疼那么一下,连块皮都不会掉,怎么就会没气的?

可能性有很多种,然不管意外是中毒是暗杀亦或是猝死,尸体上都肯定能找到答案。

只要,她能去看一眼!

轩辕棣回过身盯着她看了半会儿,她目光沉静笃然,没有娇羞没有闪躲,没有那种让人犯恶心的爱慕,竟好似变了个人一般。

只是那脸上狰狞的伤疤和额上已经凝了血痂的伤口,仍让她看起来面目可憎。

轩辕棣淡淡地道:“仵作检验过后,李府便将尸体领回去了。”

“领回去了?”苏懿激动了一下,立马便疼出了冷汗,她却顾不得那么多,“那仵作检验的结果呢?”

轩辕棣被问得有些不耐烦,闻言唇角一掀,冷笑道:“死因明确,受外力推搡倒地,头部遭受重击,颅内出血而亡。苏二小姐,可还有什么要问的?”

“不可能啊......”苏懿怔愣在了那里,竟是连身上疼痛也不觉得了。

轩辕棣居高临下地望着她,声音带着冷透骨髓的残忍冷酷:“只要本宫想,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苏懿“唰”地抬起眼睑,瞪大了一双眼睛:“陷害我的人,是你!”


羲和三十二年六月初五。

宜祭祀,求嗣,嫁娶。

邺京城内,皇城之外,十里红妆,唢呐震天。

街道两旁挤满了看热闹的百姓,茶楼酒肆里无不在谈论这场盛世大婚。

备受当今圣上和太子喜爱的皇长孙轩辕棣受赐贤王封号出宫立府,迎娶的是有“邺京第一美人儿”之称的诚国公府嫡孙小姐澹台明慧,端是郎才女貌,金童玉女,人人称羡不已。

然,随这场轰动邺京男人羡慕女人嫉妒的大婚被一并提起的,还有三个月前,因失手杀人而被圣上亲自下旨退婚的魏国公府嫡孙小姐――苏懿。

“听说那会儿李尚书闹得可凶了,非得让苏二小姐以命偿命?”

“可不么。他家里妾室一堆,光女儿就有十多个,可人魏国公府嫡出小姐就这么一位,以命偿命,也得人答应啊。”

“嘿,你们还别说,当时事情闹得那么大,圣上还真差点就要了那苏二小姐的命。听说最后是因为魏国公跪在太极殿前不吃不喝求了三天三夜,圣上才感念当年一起打天下的情分,额外开的恩。”

“那就这么放了她了?”

“哪能啊。活罪可免死罪难逃,魏国公罚俸一年,苏二小姐言行失德,被圣上亲自下旨退婚,并责令其在家闭门思过半年。而且出了这种事,只怕即便有魏国公府做后台,这苏二小姐也再难嫁出去了。”

“哼,这种恶毒女人嫁不出去才好呢,免得谁娶去了,闹得家宅不宁!”

“而且听闻那苏二小姐还满脸疤痕,丑陋不堪,若是谁娶了她,晚上醒来看见枕边人如此模样,不被吓成失心疯才怪。”

“哈哈哈......”

众人说得绘声绘色,好似谁都亲眼瞧见过那苏懿似的,取笑的声音远远地传开。

“欺人太甚!”

与众人仅一墙之隔的包厢里,碧玉咬牙切齿,面色愤然,作势起身,就要出去与那些人理论一番。

她家小姐好歹也是魏国公府的嫡小姐,怎容得这些市井小民如此取笑?

“坐吧,这些话又不是第一次听见了,怎么还是这么坐不住?”

窗边,一女子悠然靠在一方躺椅之上,月牙白的蓝纹散花上衣,芙蓉色的软烟罗裙从藤椅上迤逦散落在地,正衬了窗口探枝过来的红杏。

她头上未着夺目珠翠,只别了一只羊脂白玉的发簪,如瀑墨发顺着肩头沿着椅背蜿蜒而下,似散开的墨莲花。

往下,肤如凝玉,眉若染黛,目清如潭,唇似点朱,只是额上至脸颊处有一道淡淡的疤,被垂下的发丝遮挡。

那纤纤素手执着一本蓝皮书册,似正看到精彩处。

碧玉绞着手帕,咬着下唇,愤愤然道:“那就由着这些人四处败坏小姐名声?”

苏懿眼也未抬,气定神闲地二指一拈,书页翻篇:“他们哪儿败坏我名声了?不说的都是大实话么?”

凶悍恶毒,丑陋不堪。

如今邺京城内,谁提到她苏懿不都是如此评价?

碧玉被自家小姐的话噎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苏懿轻笑一声,懒得理她,抬头侧目,望向底下的街道。

迎亲队伍吹吹打打,鞭炮唢呐一路轰鸣,沿途有装扮喜庆的丫鬟撒着喜钱,铜钱儿落地如花雨,引得一群孩儿笑嘻嘻地去捡。

当真热闹无比。

迎亲队伍之中,新郎官贤王轩辕棣身着一身正红喜服,骑着高头骏马,更衬得他英俊贵气,风度翩翩。

苏懿啧了一声:“倒有几分人模狗样。”

碧玉在一旁听得直汗颜。

虽然因着退婚的事她也对贤王颇为不满,可人到底是大周国的皇长孙、尊贵无比的贤王殿下,小姐你这样措辞,真的好么?

苏懿慢悠悠地合上书,起了身来,临窗而站。

红艳艳的八抬大轿晃晃悠悠,晃乱了四角吊着的琉璃流苏。

骑在马儿上的贤王殿下不时会回头看向身后的花轿,目光含着温柔笑意。

苏懿微微眯眼,旋即眉心舒展,轻声一笑:“慕清,献上我送给贤王和贤王妃的新婚大礼。”

屋外,有人应了一声:“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