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后我在他心间纵火

重生后我在他心间纵火

廿四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重生前,阮软眼盲心瞎的爱上一个渣男,为了与渣男在一起,费尽心思跟秦骁离婚。本以为终于可以夙愿得偿,哪知道竟然被渣男送上黄泉路!重生后,阮软想方设法成了秦大少爷的女人,凭借死皮赖脸的精神嫁给对方为妻!这辈子,她不光要虐渣复仇,同时还要收获幸福!

主角:阮软,秦骁   更新:2022-07-15 23: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阮软,秦骁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后我在他心间纵火》,由网络作家“廿四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重生前,阮软眼盲心瞎的爱上一个渣男,为了与渣男在一起,费尽心思跟秦骁离婚。本以为终于可以夙愿得偿,哪知道竟然被渣男送上黄泉路!重生后,阮软想方设法成了秦大少爷的女人,凭借死皮赖脸的精神嫁给对方为妻!这辈子,她不光要虐渣复仇,同时还要收获幸福!

《重生后我在他心间纵火》精彩片段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秦骁正在洗澡。

卧房里,洁白的羊绒地毯上凌乱的掉落着女孩的裙子,胸衣,男人的衬衫,西裤……

前一晚的画面自动窜入她的脑子,羞耻得她捂上了红扑扑的脸。

水声停,秦骁围着浴巾走出来。

男人漆黑的双眸触及到女孩仿佛氲着雾气的眸子,只一秒,他眼底的波澜瞬间收敛起来:“收拾一下,离开这里。”

阮软没有回应,只是看着冷漠的他。

她的眼神从他的脸往下,落在秦骁那用常年健身换来的腹肌上时,咽了口吐沫。

秦骁转身,抬脚朝着衣帽间走,却听到身后的传来有些着急的声音。

“秦骁,我要告诉秦爷爷,说你欺负我!”阮软突然哭了,委屈又心虚地说,“除……除非你对我负责。”

秦骁脚步一顿,回头冷着眼看她:“如果我没记错,昨天晚上是你爬上我的床。”

阮软昂起通红且挂着泪水的小脸:“那也是你把控不住,你负百分之99的责任!”

秦骁挑了挑眉,兴致颇浓的注视着她的那双眸子,沉静,清冷,始终是让人捉摸不透的情绪,难辨深浅。

“说说看,你想我怎么负责?”他饶有情绪地看着阮软。

阮软脸颊上的红蔓延到耳根,却硬着头皮对上他的双眼:“你、你得娶我。”

秦骁脑门上的青筋突了又突。

“娶你?”他好笑地看着阮软。

“我们本来就有婚约,你……你必须娶我。”她没有把握地说,“否则我就找记者曝光你,让秦氏的股份暴跌!”

她很害怕,要是秦骁跟她退婚,家里就会逼着她嫁给顾决。

她不愿意,也不允许!

阮软抿唇,紧了紧手上抓着的被子,压下心中的恐惧,字斟句酌的开口:“跟我结婚是你现在唯一的选择。”

“你费尽心思爬上我的床,就为了嫁给我?”秦骁朝她走来,低下头,凑近她,逼视着她带着坚定的双眸,“秦太太可没那么容易当,你可想好了?”

阮软羽睫扑闪扑闪的,刻意掩去眼底的那抹情绪。

想好了,嫁给秦骁是她这辈子最该做的选择。

是的,阮软重生了。

重生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爬上秦骁的床,成为他的女人。

上辈子,她为了要和渣男在一起,费尽一切心思跟他退婚,一次次的当众让他难堪,反被渣男贱女联合设计。

而秦骁,为了救她失去双腿,公司别人算计夺走,落得个众叛亲离的地步。

阮软在最后一刻幡然醒悟,找渣男贱女质问,却没想到被他们从阮氏顶楼推下去,当场死亡!

每每想到这里,阮软的心就像是被人狠狠攥住,仿佛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幸好,老天给她一次从来的机会。

这一次,她要亲手阻止将渣男贱女的计划!

以及……她要用自己的一辈子偿还秦骁。

她暗暗调整自己的情绪,昂起头对上秦骁漆黑不见底的双眸,心里“咯噔”一下。

秦骁明明那么爱她,她为何要怕他……

她深呼吸,突然抬手搂上秦骁的脖子,将他往下拉了拉,顾不上胸前的被子滑落,凑到他的耳畔说:“我会当好秦太太,不管白天还是晚上。”

秦骁不为所动,轻轻的推开她,丢下一句:“太僵。”

阮软:“……”

“我可以学。”她微微低着头,通红着脸说。

话音落。

秦骁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搭在她光滑的背后,指尖一路往下,最后停在她的后腰上。

她浑身一紧,却不敢动。

紧接着,耳畔吹来一道温热的气息:“很好,我喜欢。”

不等反应,他已经放手离开,看着他的背影,阮软鼓起勇气喊了句:“秦骁,你到底要不要跟我结婚?”

“下午跟我回老宅。”

阮软心里一“咯噔”。

回想前世,她也是这天去秦家老宅,哭着求秦骁跟她退婚,还是以那样愚蠢的方式。

……

下午四点,车子稳稳的停在别墅门口。

门口两侧,管家跟两名佣人在那儿候着。

看见阮软跟着秦骁从车里下来,老管家先是一愣,很快回神恭敬的弯了弯腰:“少爷,阮软小姐。老爷在屋里等着你们呢。”

秦骁点了点头,回头看了眼有些急促的站在车门的阮软:“还不过来?”

阮软上前,乖巧地站在他的身侧,始终低着头。

突然,她看到眼前伸过来一只手,她愣着一下,抬起头便看到秦骁温柔的眉眼。

秦骁愿意接受她!

她笑脸一扬,伸手搭上那只大手。

秦骁将她柔软的小手包裹在掌心,朝着院子里走,一道清脆的嗓音缓缓传来:“姐姐!”

穿着一身洁白连衣裙的女孩小跑着来到他们的面前,笑得一脸灿烂:“姐姐,我等你好久了!”

眼前的人正是十二年前跟着夏尔若嫁到阮家,改姓阮,比阮软小两岁的阮雨沫,同时也是前世将阮软从阮氏顶楼推下去的凶手之一!

阮软浑身微微发着抖,那是她的仇人!

秦骁察觉到不对劲,微微偏头看她,蹙眉:“怎么了?”

思绪回神,她收敛起眼底所有恨意。

“没事,只是站太久,有点累……”阮软娇嗔地拍了一下他,低声道,“都怪你。”

走进的阮雨沫听闻,眼底闪过一丝疑惑,却很快收敛起来,搂上她的手臂:“骁哥,我跟姐姐先去进去。姐姐,后院的花可漂亮了,我带你去看看。”

她一副常来的姿态让阮软觉得好笑,可这一次她不答应。

“我腿好酸,不想逛。”她厌恶的将阮雨沫往外推了推,更紧的搂住秦骁的手臂,将脑袋往他怀里蹭了蹭,撒娇道,“老公,我想让你抱我进去。”

阮雨沫愣了,不仅是她的称呼,还有她的反应。

她们不是说好要在今天逼着秦骁退婚吗?

阮软一直粘着秦骁,事情要怎么进行?

“姐姐,后院的花开得正好呢,你不是很喜欢花儿吗?”她拼命的给阮软眼神示意,后者却全当做看不见,紧贴着秦骁不肯撒手。

“老公!”她再一次无视阮雨沫,昂起委屈巴巴的小脸看向秦骁,“我就要你抱我进去嘛!”

她知道自己在秦骁这儿一直有特权,但这一次的撒娇对她来说同样是一场赌博,她并不确定秦骁会不会配合她。

见对方没有反应,她咬咬牙,加码道:“人家累嘛!”

秦骁一怔,看着她红了的耳根时,清俊的眉眼立刻泛上疼惜。

下一秒,秦骁弯身将她横空抱起,贴着她的耳根:“我下回注意。”


秦骁直接将她抱上二楼卧房。

阮软捂着脸:“你干嘛抱我上来!丢死人了!”

一楼客厅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就连秦老爷子秦赫的脸上都是震惊。

“不是你说腰疼?”说话间,一只大手不着痕迹的揉了揉她的后腰。

敏感地阮软吓了一激灵,却听到他笑:“要不要躺下,我给你揉揉?”

“不要!”阮软拿开他的手,推着他,“你别理我,你下楼陪爷爷聊天。”

看着她红着的脸颊,秦骁低沉又磁性的嗓音缓缓开启:“确定不要我陪你,嗯?”

阮软娇嗔地拍了一下他的手臂,没来得及说话,门外传来阮雨沫的声音。

“姐姐,姐姐你在里面吗?顾决哥也来了,他在楼下等你呢。”

顾决,前世抢走阮氏集团,绿了她,还跟阮雨沫联合推她下楼的男人。

阮软身体突然一僵。

察觉到的秦骁心下一沉,深邃如海的眸光一下子变得深不见底。

他正要起身,突然被人一把揪着领带,两人双双朝着床后倒下。

他双手撑在阮软的身体两侧,眼神带着些怒意地盯着她:“你在做什么?”

尽管不悦,他也不想伤她半分。

“老公,不管从前我做过多离谱的事情,我都知道错了,我以后真的不会再那样……”她一手揪着秦骁的领带,一手攀上他的脖子,靠着他的力量撑起身体,冲着他的唇吻了过去。

她不能再让秦骁误会,否则昨天的付出将会前功尽弃。

唇分,她说:“从今以后,我只想当你的秦太太,可以吗?”

秦骁收起脸上的诧异,看到她眼里的坚定,心下的结,一下子化开了些。

重活一世,她不愿再当逆来顺受的小怂包,她鼓起勇气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凑到他耳边低声再说:“只要你娶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秦骁喉咙上下一滚动,勾起一抹浅笑。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磨人的小妖精这么能撩?

他单手撑着床,以拇指指腹轻轻的划过她水润的红唇,朝着它,又吻了下去。

直到感觉到她呼吸有些困难,秦骁才舍得放开,笑道:“跟顾决在一起那么久,接吻都不会?”

“我跟他什么都没有。”阮软轻轻的推了推他,嘟囔着说,“什么第一次都给了你,你得了便宜还卖乖。”

秦骁眉头一挑,不动声色朝她靠近,嗓音低哑了几分:“很好。”

一句“很好”却让阮软羞得红了脸颊。

这时,门外再一次传来阮雨沫的声音:“姐姐,你在不在里面,我可以进来吗?”

“我在,你等一下。”

阮软轻轻的推开压在她身上的秦骁,低声说:“你先去陪爷爷好不好?我一会儿就下来。”

阮雨沫那么急迫,她总不好直接拒绝,只是这一回,遭到暗算的不会再是她!

秦骁眉头紧皱,显然不乐意。

“我只是跟雨沫单独聊会儿天,又不是跟顾决单独在一起,你不放心我还是就连女生的醋都吃?”

要是秦骁一直陪在她身边,阮雨沫哪来的机会算计她,她又哪来的机会虐渣报仇?

今天的这件事,必须由她亲自出手。

阮软的手被他紧紧地握在大掌之中,她轻轻的扣了扣他的手心:“就一会儿,我很快下去陪你,好不好?”

秦骁没说话,眼神依旧坚定如初。

她抬头看着秦骁:“老公,我答应你不会单独跟顾决见面,好不好?”

美人计、撒娇全都用上,秦骁还是不为所动。

最后,她只能挤出两滴泪:“我说了那么多,你是不是根本就不相信我,还是你打算把我当成宠物那样锁在你身边才肯放心?”

“十分钟。”明知道她的泪水是假的,秦骁还是无奈又宠溺地说,“十分钟后你若还不下楼,我就上来找你。”

“好!”

看着秦骁沉着脸离开,阮雨沫更开心了。

只要今天的事情顺利完成,阮软就只能嫁给顾决,而她就会是令人羡艳的秦太太!

“姐姐,我们下楼,游泳池那边已经安排好,只要你把莫筱竹推到池子里,秦家人一定会生气,退婚就轻而易举了。”

阮软听着她跟前世一摸一样的安排,嘴角却不由得勾起一抹冷笑。

将秦骁姑姑的养女莫筱竹推到游泳池里,让不会游泳的莫筱竹在水里挣扎,再让其他人撞见这件事,让秦家人对她失望透顶,直至退婚,这是他们的计划。

莫筱竹患有心脏病,不懂水性的人在水里挣扎更容易窒息,只要秦家人看到她满满的恶意,她的下场就不会太好。

上辈子,莫筱竹就差点死在游泳池里,她被狠狠的扇了一巴掌,被所有秦家人厌恶,就连秦骁都当场跟她退婚。

她要退婚的目的达到了,可她并不知道就连自己,都不过是顾决跟阮雨沫的棋子。

直到秦骁为了救她出车祸失去双腿后,她才知道秦骁愿意跟她退婚并不是厌恶她,而是担心她为了退婚不惜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

这个男人爱她爱到愿意放弃她……

“姐姐,莫筱竹不会待太久,如果再不下楼,我们就来不及了。”阮雨沫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才回神。

被阮雨沫半拉半拽地来到后院的游泳池边上,莫筱竹果然就坐在哪里,看到她的那一刻,还十分开心的跟她挥手打招呼:“阮软姐。”

阮软有些失措的站在那儿,看着莫筱竹,耳边同时传来阮雨沫有些着急地声音:“姐姐,快!上去把她推到游泳池里!等她掉到水里,我就去喊人。”

阮雨沫说着,狠狠地把她往前一推。

然而,却没推动。

阮软转身,看向她的眼神里带着一抹冷冽。

阮雨沫心里一凉。

下一秒,只听到“扑通”一声,有人落到水里。

是阮软!

“救……救命……”在水里的阮软挣扎着,喊着,看呆了站在游泳池边上的阮雨沫。

那一刻,她觉得自己从头到脚都是凉的,她根本就没有推阮软!

是阮软自己跳下去的!

就在阮雨沫不知所措的时候,边上的莫筱竹大喊了声:“啊,来人!快来人!阮软姐掉到游泳池里了!”

“救命……唔……”

咕噜咕噜……


“咳咳......”

阮软被呛醒,睁开眼就看到浑身湿透的秦骁以及他那双沉深幽暗且担心的眸子,嗓尖忽而泛起哽咽。

她一下子投进秦骁的怀中,闷声哭了起来。

秦骁紧紧的将她拥在怀中,温柔缓缓传到耳边:“没事了,别怕,我在呢。”

阮软心里暖的一塌糊涂,她上辈子是瞎了眼才会觉得秦骁可怕,反而去喜欢根本不把她放在心上的顾决。

“软软,别怕。”秦骁在她低声温和地喊了她的名字。

再对上他温柔如水的眸子,她才猛地意识到自己没有死,而是重生回到一切都还能挽救的时候。

她再一次抱住秦骁:“我再也不会离开你。”

泳池旁,一片沉寂,只听到偶尔传来的抽泣声。

哭的人是始作俑者阮雨沫。

少倾,情绪恢复后的阮软看向她:“你在哭什么?”

一句话就把矛盾指向阮雨沫。

顾决在阮雨沫边上,一边安慰一边着急地说:“阮软,大家都以为是雨沫把你推下水的,你快替雨沫解释。”

阮软冷笑,上辈子顾决可从未替她说过一句话,反而跟着秦家人一起谴责她。

可如今,他却是肉眼可见的心疼阮雨沫。

听到顾决着急的语气,阮雨沫顿时号啕大哭起来,恳求似的看向她:“姐姐,你快跟大家解释,不是我推你落水的,我没有......我没有推你!”

“可是......”这时,坐在最边上的莫筱竹缓缓地开口,“我确实亲眼看到你把阮软姐推到游泳池里。”

话一出,所有人都震惊了。

大家再一次将目光投向阮雨沫,莫筱竹是目击者,她的话当然可信。

突然,有人质问:“阮软是你姐姐,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一时间,所有人都在质问她,所有人都将她当成罪魁祸首。

为什么?

阮雨沫摇着头,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明明是阮软自己跳到游泳池里,她最后那个眼神......好可怕,她好可怕!

“不......我没有!我没有推她......姐姐,姐姐你快跟大家解释,我真的没有推你,明明是你......”她哭得梨花带泪,扫见阮软那张阴冷的脸时,突然慌了起来,“我只是陪她到游泳池边上,是她!她突然就往泳池里跳!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要干嘛。”

“阮软,你为什么要陷害我?为什么!”

顾决心疼的搂上阮雨沫的肩膀,将情绪有些激动的她控制住:“雨沫,别怕,不是你做的,谁都冤枉不了你!”

知道所有计划的顾决当然知道她不可能推阮软下泳池,可他确实不知道阮软为何会自己跳下去,而且她根本不会游泳!

阮软实在没必要为了诬陷阮雨沫而让自己陷入危险,她不是一向都很听话的吗?

顾决不禁微微皱起眉头,心里对阮软的厌恶越发的深。

可他哪里知道,死过一回的阮软根本不怕死,自然也不介意他的厌恶。

是,她是卑鄙无耻,她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甚至不惜让自己陷入危险中。

可是,在不伤害莫筱竹又能撕破阮雨沫的假面的前提下,她只能成为受伤的人。

就连死亡都经历过的她,还畏惧什么?

终于,秦家老爷子秦赫还是忍不住发了话:“这究竟是什么回事!”

“秦爷爷,我真的没有推她!”阮雨沫立即解释。

阮软轻咳几声,虚弱地往秦骁怀里靠了靠,她没打算解释,莫筱竹是她的目击证人。

秦骁依旧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这像是给了阮软不少勇气。

阮雨沫红着眼,不敢相信地看她:“阮软,你别装了,就是你自己往泳池里跳的。”

阮软艰难地撑起身子,反问道:“雨沫,你是说从小怕水的我突然想学游泳?”

她说完,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所有人都听得出这句话的潜台词。

皱着眉的顾决再一次解释:“雨沫从小跟你一起长大,她没有害你的理由。”

秦骁冷笑了声:“你觉得软软有寻死的理由?”

“你!”顾决不敢得罪秦骁,只能又将目光投向阮软,死死盯着她,“雨沫是你妹妹,你为什么要陷害她?”

“我有没有陷害她,她心里清楚。”阮软垂下眉眼,唇角弯起一抹谁都看不见的讽刺笑容。

原来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上辈子不爱她的顾决在她出事后一句解释都没有,如今却愿意为了阮雨沫顶撞秦骁。

“你撒谎!”阮雨沫受不了那么多人的质疑,几近崩溃的盯着阮软,“明明是你说要将莫小姐推到泳池,你还说只要你把莫小姐推下水,她出了事,秦家......骁哥就一定会跟你退婚,你!明明是你让我陪你来泳池的......”

下一秒,顾决捂住她的嘴,可话已经传了出来。

所有人面色都变了。

阮软看向秦骁,低声说:“我没有。”

秦骁没说话,只是更紧的握着她的手。

其实,这原本只是她们姐妹间闹着玩儿的小事,可偏偏发生在秦家老宅,尤其是刚才阮雨沫还提到莫筱竹,这就不再是他们的家事。

关于莫筱竹的事情,她们怎么着都得给出个交代。

顾决搂紧阮雨沫,赶紧替她道歉:“雨沫只是太着急随口瞎说的,你们别往心里去。”

“别往心里去?我倒是要听听看,是谁敢伤害我女儿!”莫筱竹的养母秦梅站了出来,却将矛头指向阮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到底是秦家人,秦梅的气势可是一点也不含糊,直逼阮软。

秦梅指着阮软质问他:“筱竹有心脏病,要是她真的把筱竹推到泳池里,她担得起后果吗?”

阮软想到自己上辈子做的孽,愧疚的往秦骁怀里缩了缩,感受到她的颤抖,秦骁误以为她是害怕,将她护住:“且不说软软没有做,可就算她真的做了这件事,她担不起的后果,我秦骁还担不起吗?”

阮软一愣,怔怔的看着男人坚定的表情。

秦梅的火气往上涌,可如今受害者到底是阮软,她只能将这股无名火暂时压下。

“老公,我什么都没做......”

这一世,她确实什么都没有做。

她瞥了阮雨沫一眼,瞧见她脸上惨白的模样,心里舒服了不少。

阮雨沫的假面已经被撕破,她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于是适时地蹭了蹭秦骁的胸膛,吸着鼻子道:“老公,我冷。”

男人深邃的眼底升起点点宠溺,将她横抱起来:“老公抱你回房间。”

阮软吸了吸鼻子,顺势抬手搂上他的脖子。

刚抬脚,阮雨沫的声音又响起:“骁哥,我真的没有推她......”

事已至此,阮雨沫还是不愿意放弃挣扎。

可换来的,却是——

秦骁脚步一顿,眸光瞬间沉了下来,冷冽丢下一句话:“这笔账,我们晚点再算!”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