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频言情 > 我的淘金人生

2、有暗器

发表时间: 2022-07-15

李曼丽,比艾米雪大三岁,人长得不说漂亮,但看着令人非常舒服,典型的贤妻良母类型。圆润的脸庞,弯弯的嘴角,浑身上下散发着母性的光辉。

她擦掉梁欢嘴上的农药,紧张问道:“没有喝进去吧?实在不行,咱们立刻上医院。”

“没有,没有。”

梁欢感觉到了一股温暖,这是跟随记忆而来的。在艾米雪夜不归宿的这一段时间内,都是对门这位李曼丽在接济他。

“唉…”

李曼丽叹口气,坐在了梁欢身边,道:“你们昨晚上吵得真凶,整栋楼都听见了。刚才米雪的话我全听见了,怕你想不开就过来了,谁知道你真干这傻事。”

梁欢张张嘴,他想解释自己不是这个年代的人,喝药只是为了回到未来,但这话说出去谁信?

“走,到姐那里把衣服脱下来洗洗。”不由分说,李曼丽拉着梁欢去了自己的屋内。

出了房门,梁欢也看见了整栋楼的样子。

八十年代的筒子楼,一个楼道过去全是门。楼道里面堆放着各家的杂物,甚至还有搭建的简易厨房。没办法,这年代的家属楼都这样,每家每户也就一室一厅,三十平米左右。

进了李曼丽的家,梁欢脱下了沾满农药的衬衣,李曼丽拿来了丈夫之前的衣服给他换上,一个四岁左右的小姑娘蹦跳着走了过来。

“梁叔,我奶奶说米雪阿姨在当第三者,什么是第三者啊?”

小姑娘就是李曼丽的闺女,叫李金铭,小名丫丫,有一双大大的眼睛,笑起来还有酒窝,非常可爱。

“胡说什么!”李曼丽赶紧把丫丫推了出去,生怕刺激到梁欢。

“没事。”梁欢淡淡一笑。

“洗把脸吧,我去给你洗洗衣服,一会儿在姐这里吃饭。”李曼丽说完拿着盆出去了。

呼…

梁欢坐在凳子上,手指拢了拢头发,他还没适应过来。但有一个明确的信息,他知道自己可能回不去了。

再死一次?

万一真死了呢?

洗把脸再说吧。

他走到脸盆前,从缸里舀了一瓢水,洗了把脸,直起身,然后看见了一面镜子。镜子内,是一张憔悴沧桑的脸,头发跟鸟窝一样,胡子拉碴。

比上一世高了不少。

梁欢暗暗自嘲,上一世他只有一米六五,这一世至少一米八。这沧桑的面容哪像二十四岁的人?不过倒是挺符合二十一世纪小妹妹喜欢的颓废型。

镜子旁边是一个月历牌,上面清楚的写着1987年!

1987啊!

梁欢若有所思的仰起头,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年代宝洁还没有进入国内,整个国内的洗涤用品也就比解放前好一点,洗发液、沐浴露、香皂,这些未来的生活日化用品都没有。大型的洗涤业更是见不到。

也就是说,国内现在正是一片空白的市场!

作为一个上市日化公司的董事长,没有什么能比一个空白的市场更加有吸引力了。梁欢捂着嘴巴坐了下来,他怕自己兴奋的叫出了声。

1987年,特区开始有偿出让国有土地,海滨城市开始推进住房改革制度,国有企业开始混改,供销系统转变为合作社,改革的春风正从南方逐渐向北方蔓延!

绝佳的机会。

梁欢心动了,挣扎于二十一世纪的商战,硝烟四起,生意艰难。而这个时代,遍地是黄金。88年开始,国家开放国库券交易,同年跨国公司进入国内,向国内输送更加便捷、干净卫生的生活方式,冲击这片沉寂已久的大地。90年,沪深股市开盘,虽然只有三股,但没有跌停、没有涨停!

这是一个即将爆炸的年代,已经熄灭了几十年的资本市场将会在国内烈烈燃烧起来!

不走了!

我要做改革浪潮中的弄潮儿,做未来国内的第一首富!

噗。

梁欢擦干净脸,吐出嘴里的水,激昂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吃饭了,快点。”

李曼丽在门外喊道。

“来了。”梁欢轻快的应道。

进入客厅,丫丫已经坐在桌前了,主位上做着一个身穿灰布短袖,打扮得利索,但一脸阴郁的老太太。

那是李曼丽的婆婆,李刘氏。

老太太白了眼梁欢,明显对他这个吃白饭的很不满意。

李曼丽装没看见,招呼梁欢吃饭。饭菜很简单,粥、咸菜馒头而已。

梁欢感觉不好意思,作为执掌三千多人公司的老总,第一次吃饭还得看人脸色。

李曼丽拿手指捅捅他,暗示他不要在意,笑道:“梁欢,看,洗把脸就精神多了。快吃饭,等过段时间,姐给你介绍几个不错的小姑娘。”

“哎,谢谢李姐。”梁欢随口应付道。

听到这里,老太太放下了筷子,阴阳怪气道:“我说欢子啊,不是老姨我说你。做人就该聪明点,实际点。你老婆干那些事,哪有不知道的,你能跟那许大脑袋比?比不了!干脆,跟许大脑袋挑明了要个指标,进青化厂当个正式工。也不白戴帽子了,你说是吧?”

“妈!您说什么呢?”李曼丽见婆婆又在挑梁欢伤口,急忙阻止道。

“怎么不能说?噢,整天赖在咱们家白吃白喝就行了?你一月工资多钱?养活我和丫丫都费劲,怎么,我给欢子出个正当主意就不行了?人不能犯傻。”李刘氏不依不饶道。

李曼丽气得紧紧攥住了筷子,优美的嘴角绷紧了。她看了眼梁欢,生怕他当场崩溃了。

梁欢根本不在意,点头笑着答道:“阿姨说得对。”

“哎,就是嘛。等进了青化厂成了正式工,也别忘记帮衬一下我们家,你也知道,你嫂子孤儿寡母的不容易,还得应付楼下那姓高的混蛋…”

“妈,能不能别说了?这当着孩子面呢!”李曼丽听不下去了,用力将筷子拍在桌子上。

“好好好,不说了,吃饭。”李刘氏见儿媳妇真急眼了,赶紧作罢。

正吃着,房门被推开了,一个身材高大,留着分头的男人被一个女人给押了进来。

梁欢从记忆里找到了二人的位置,楼下的高远和他的老婆翠花。

二人一进来这架势,把李刘氏给吓着了,她心虚的哆嗦着手,站起来不自主的往后退,道:“你看看,你看看,我说啥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