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全文章节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

全文章节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

周大白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是网络作家“陆令筠陆含宜”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边,平常自信飞扬在所有人面前拽的邢代容,此时跟一只打了败仗的公鸡一样,垂头丧气的坐在一边,一脸郁结,得意不起来了。陆令筠看在眼里,浅浅的笑。“世子,你找我?”她看向程云朔开口问道。“对,陆.......令筠。”被直接问了的程云朔一时间只觉得这嘴颇为难张。自己和心尖人在外瞎折腾,亏损了这么大一笔钱,转头找家里的妻子开口拿......

主角:陆令筠陆含宜   更新:2024-06-18 22: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令筠陆含宜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文章节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由网络作家“周大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是网络作家“陆令筠陆含宜”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边,平常自信飞扬在所有人面前拽的邢代容,此时跟一只打了败仗的公鸡一样,垂头丧气的坐在一边,一脸郁结,得意不起来了。陆令筠看在眼里,浅浅的笑。“世子,你找我?”她看向程云朔开口问道。“对,陆.......令筠。”被直接问了的程云朔一时间只觉得这嘴颇为难张。自己和心尖人在外瞎折腾,亏损了这么大一笔钱,转头找家里的妻子开口拿......

《全文章节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精彩片段


“他们凭什么告我们?”

“还不是我们给不起货款。”康平递上来一本厚账本,“开业到现在,自助餐每日亏损,物料货款都是拖欠的,如今欠得多了,我们自助餐填不上,他们就把我们告了。”

邢代容一把抢过账本,账本上的数字是她教的阿拉伯数字,可她还是看不懂账目。

程云朔这时接了过来,他看向上面的数字,在一页一页过后,跳出了让他触目惊心的数字。

“一千一百五十两?!”

“对。”康平点着头,“我们每日物料成本都在四五十两,自助餐每日盈利最高一日十两银子,最少一日只有五两,每天都是亏损八成以上,如今已经欠了供货商一千一百五十两银子了。”

“怎么会欠这么多!”邢代容竖眉,“你们怎么经营的!”

“邢姑娘,我们全按照你的要求做的,就是原价四十文一个人也真的亏钱啊!你是不知道这些人多能吃,来的又是什么人,来一个人恨不得把全家的量都吃回去!我们店常有那种每次都吃个十几斤的食物,回去就抠喉咙,把东西都吐出来,给全家人吃。”

“这怎么可能!”

邢代容一脸不敢相信。

怎么会有人这么吃。

这么恶心。

“当然可能,这个定价吸引来的都是穷苦人,如今肉价三四十文一斤,他们一年吃不上一回,肉渣都得抢,盘子都要舔,每个人最少吃七八斤肉。”

她可能不知道,即便是她所在的时代,普罗百姓也才刚刚脱离全面饥饿状态没多少年。

别说从胃里抠出来的食物,长期饥饿的人饿着了什么都能吃。

而她眼里那惊艳一世的自助餐除了有生产力极大进步的大背景外,还有当时加入世贸组织的国际背景。

2001年后,国家加入世贸组织,国际上大量廉价的冷冻肉僵尸肉碎肉骨头涌入市场,才把自助餐的价格拉下来,将能随便吃肉的自助餐一下子推上绚烂灿烂的高度。

这些,都是邢代容不知道的。

她只看到她所经历的绚烂时代最美好的一面。

根本想不到,绚烂的烟花没有足够的实力根本撑不起来。

她搞出来的自助餐开一天赔一天,永远没有回本的那一天。

“够了!”

程云朔看到真真实实的数字,皱紧了眉,“那些人现在在哪里?”

“他们在衙门。”

“快去府上支钱,把他们打发走。”程云朔道。

康平立在原地,更加为难,“世子,如今掌家钥匙在少夫人那儿,我们没有少夫人指令,在账房支不到钱。”

程云朔攥着账本皱紧眉,半晌道,“把少夫人请过来。”

“是。”

这是陆令筠第一次进程云朔的摇光阁。

她进屋的时候,程云朔和邢代容一人坐在一边,平常自信飞扬在所有人面前拽的邢代容,此时跟一只打了败仗的公鸡一样,垂头丧气的坐在一边,一脸郁结,得意不起来了。

陆令筠看在眼里,浅浅的笑。

“世子,你找我?”

她看向程云朔开口问道。

“对,陆.......令筠。”被直接问了的程云朔一时间只觉得这嘴颇为难张。

自己和心尖人在外瞎折腾,亏损了这么大一笔钱,转头找家里的妻子开口拿钱,这任谁都不好意思。

但凡程云朔自己这儿私库还有点钱,他都不会把陆令筠叫来。

可他当初为了给邢代容赎身,把自己从小到大私库里积攒的银钱花了个精光,还在外面欠了不少朋友的钱。


这一世,她纵着那两人,叫邢代容把新鲜东西搞出来,成本姑且不论,实在叫她开了些眼界。

陆令筠可不是不愿意吸取别人长处优点的人,她眼里的人,有缺点,也会找到优点。

能叫她觉得好的,她是很乐意去学的。

就比如除了这两样叫她新奇尝试的菜肴外,她还在康平的账本上学来一种全新的计数形式。

“少夫人,这个叫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邢姑娘说什么阿拉伯数字,方便我们记账的。”

陆令筠抿了一口清甜的西瓜汁,旁边的康掌柜呈着账本给她展示开业第一天的成本。

陆令筠很快看懂了这些数字含义,她点着头,“今天你们一天成本就有五十两银子?”

“是的。”

“照这个进度,再来多少人能平本?”

“少夫人,平不了了!”康平苦着脸看着陆令筠,“刚刚一下子涌进来二百多人,咱们备的那些食材全都告罄!今日还是半价!”

现在楼下已经不是什么便宜的贵的挑着吃了,点心凉菜热菜烤肉全都抢光了。

就连蒸煮都抢得底儿不剩。

邢代容以为一个人最多吃个两三斤食物,可实际上,这个年代的人有几个吃过饱饭,她定价又不高,涌进来的都是底层老百姓,有不限量的食物,那就得可劲的往胃里面塞,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吃坏身体。

一顿吃个七八斤,上十斤的比比皆是。

更甚,他们很多人的胃就是像牛一样会反刍,碰到一顿富足的伙食都会将自己填得饱饱的,只待后面慢慢消化。

里面一群眼睛泛着绿光的妇女更是铆足了劲的往肚子里塞,只等着回去抠喉咙,把东西吐出来,给自己孩子们哺一哺。

这等大善人做慈善,他们怎么能不狠狠的吃。

“里面还不少是老人和小孩,我稍微估算了一下,今日营收撑死了六七两银子,咱们直接就亏了九成。”

陆令筠眨了眨眼,冲他挥手,小声耳语神秘吩咐一句。

康平得令后,“是,少夫人。”

他下去了。

陆令筠面对亏损,心态好极了。

她想着,一来就当是做点善事,二来是叫程云朔和那邢代容这两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仙女早日扯下那被金尊玉贵蒙住眼睛的纱布,看看现实。

面对这种脑子只有激情和美好的人,是绝不可能强行叫醒的,平庸和真实自会将他们杀死,而后便看到互相最真实的一面。

那一面她给他们准备好了。

康平下了楼,很快就在聚福楼外贴上打烊标签。

邢代容见着他这么早就打烊,赶紧拉着程云朔走来,“怎么这么早就打烊了?”

“姑娘,东西全吃完了,供不上了。”

邢代容听到这里,骄傲的扬起头,“我就叫你多准备一点吧!我这生意这么好,都不够卖了!”

“姑娘,食材酒水成本真的很高。”康平思索着还是跟他们道,“您这卖法确实吸引人,但引来的人都不挣钱,我们今天能亏九成。”

邢代容穿越前是一个上大学的大学生。

她所在的时代正是鼓励创业的大风口时期,那个时候什么共享单车,共享经济,打车平台,外卖平台一个一个的起来。

大资本疯狂撒钱,全都在烧钱,整个社会都是蒸蒸日上,欣欣向荣。

她听着这些亏损,只道康平目光短浅,“你懂什么,我这叫培养的市场,造势宣传,做大我们的蛋糕,谁家刚开始养客户不要烧钱。”

马甲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佚名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小说以主人公佚名为主线。周大白作者大大更新很给力,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目前已写480185字,小说最新章节第235章 程云朔见到了碧娢,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这本小说的宝宝们快来。

书友评价

不是,就这。。。。追了这么多天,你就给我看这,程收了一个女徒弟,还有完没完了,每回都是一样的套路,开始水字数了吗? 主线是啥?龙傲天打怪升级流广纳后宫?呵呵,程他是龙傲天吗?他也配? 看得我恼火😡😡😡😡😡,拜拜了您嘞,弃了

越写越差 女主在后宅基本是没什么脸面的 来个小妾 来个表小姐 就能当面落她面子 这世子一个接一个的小妾 看麻木了 而且也没看出来世子哪里敬重女主 为了后面出现不是真爱的小妾甩女主脸面 而且都是极品小妾争宠 看完这个徒弟小妾要再来一个极品小妾就真的弃文了 像流水账一样

主母日常难道不是应该围绕主母写的吗?作者却大量描写柿子和小妾日常。 女主重生归来,为什么不多写一点,女主是怎么管理私产,主母社交,怎么掌控候府,管教下奴。多写一点下人们对女主的印象。上辈子,能辅导丈夫官职一品,这辈子怎么没一点有关官场的经营,花钱买官也算吗? 柿子替姨娘的亲戚请御医,就这么过去了?高高抬起,轻飘飘落下,没有一点表示。御医怎么看,知道这件事的侯门,其他人怎么看待这件事。名声不要了,女主为什么不出去走动一下,改善一下。一句话,女主剧情太少。与书名不符,要不要改改书名?

热门章节

第39章 王绮罗议亲

第40章 见杨氏

第41章 邢代容的杀手锏

第42章 冬生和夏妹

第43章 柳疏辉

作品试读


小花厅里,候着不少人。

府里几个大管家嬷嬷照例来找陆令筠汇报家里事物,秋姨娘坐在她旁边哭哭啼啼。

陆令筠一边听着哭诉,一边用算盘划拉着账目。

她指尖顿了顿,在一本账目前顿住。

“修个墙要一百两?”

“对,少夫人,还是按照之前修这堵墙的价格算的。”

陆令筠更是来了神,她忙冲旁边的秋姨娘摆摆手,叫她先别哭,“这堵墙之前也修过?”

她今儿收到管事嬷嬷过来汇报,家里西边一堵墙塌了。

管事嬷嬷过来跟她来汇报修墙的事儿。

原先这些事都是跟秦氏汇报的,如今秦氏去休养,只要不是顶大的事都是交给陆令筠来处理。

她一眼就瞧出这修墙的事儿有猫腻。

“回少夫人的话,三月前下大雨,冲坏了,修过一遭,就是一百两。”

陆令筠听到这儿,“把上回负责修墙的人带着当初的账本给我过来!”

“是!”

大嬷嬷走了,陆令筠又吩咐霜红,“你去西边看一眼这个断墙,再带几块碎砖头回来。”

“是!”

很快,大嬷嬷先把当初负责修墙的管事和账本过来。

那管事姓崔,是府里的家生子,爹娘以前都是伺候老侯爷了,不过如今去庄子上养老,他在府里负责采买业务,府里人都叫他一声崔大。

崔大一脸嬉笑的走过来,见着陆令筠,讨好道,“少夫人吉祥,少夫人万福金安。”

“先不用嘴甜,崔大,我且问你,西边的墙三个月前是你负责修的?”陆令筠柔声问道。

陆令筠的声音很温和,瞧着便是好说话的。

再加上她进府快一个月,一直都是好脾气的做派,连世子爷房里那位舞到她面前,她都不曾责罚过半分,只叫崔大放松警惕,“是我,少夫人,你且放心,这一次我一定还把墙修好,叫你满意。”

陆令筠继续温声细语,“上回修墙的账本给我看看。”

崔大浑然不觉的递上一本账本。

陆令筠翻着上面狗爬的字儿,念着,“青花砖五文一块,你买了一万块?”

“对,少夫人有所不知,那青花砖可是最好的砖,结实耐用。”

“工人请了十个,工期一个月,工钱三十两?”

“对,那堵墙十几丈长呢,修慢点,慢工出细活吗。”

“打灰拌料杂七杂八的花了二十两?”

“是的,夫人你有所不知,这些杂料可贵了。”

崔大一脸真诚,笑嘻嘻的眼底全是精明,扯起谎来半点都不心虚。

就连秦氏这等经验十足的老主母,都不可能看出这种事的猫腻,陆令筠一个养在深闺年纪又轻的大小姐,哪知道墙啊砖啊的价格。

底层采买,专项款这种东西是最好贪墨的,他们报多少,只要有明目就绝对能批。

他这般嬉笑的应付过去,下一秒那一本账本啪的就摔在他脸上。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陆令筠倏的站起,往日温柔的好脾气一下子就变了,目光凌厉的盯着跪在下面的崔大,“给你一次机会,上次修墙你到底贪墨了多少钱!”

崔大看到这儿,立马心虚,可他还是抓不住陆令筠到底知道多少,“少,少夫人,我没有啊......”

“哐当”一声,几块烂砖头就砸了过来。

陆令筠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告诉我,这就是最好的青花砖?我怎么瞧着像最普通的青土砖?”

“少夫人......”崔大脸色一白。

陆令筠继续道,“市面上这种青土砖一文钱两块,就连青花砖也不过三文钱一块,更别提要得多,有优惠,你在砖上到底给我贪了多少钱!”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好歹是自己名义上嫡亲的妹妹。

第二天,她叫人备上礼品,乘着马车去李家瞧上一眼。

李宅。

李家规模和陆家差不多,但因为李老爷是正儿八经的六品礼部员外郎,有实权在手的,往后也有升迁希望,而陆家的五品翰林编修实在是没半点权力的文官,两家不可同日而语。

加之李家大郎娶了四品京官的独女,韦惠风,李家在京都还是有不小地位的。

不少人都觉得李家日后会起来,李闻泽前途极好。

陆令筠瞧着这熟悉的门第,从马车上下来,两个守门小厮便上前,“你们是谁?来干什么?”

这话本是没规矩的。

请人来上门来,第一时间便会打点给门卫,叫他们长着眼,别唐突了客人。

可陆令筠这世子夫人身份过来,还叫他们盘问,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

李二和陆含宜请她过来,并没有告诉李家上面的人。

而这绝对是他们的小心机,想着仗陆令筠的身份,压一下如今当家的大房夫人韦惠风。

叫她来背锅认错。

陆令筠一眼便把李家这些小九九落在眼里,不过上辈子她也吃了不少韦惠风的亏,所以这般算计她,她也顺势接了过来。

她给跟来的万嬷嬷一个眼神。

万嬷嬷立刻吼道,“瞎了你的狗眼!你们府上二夫人的嫡姐,宁阳侯府世子夫人都不认识!”

府上二夫人的嫡姐不重要,宁阳侯世子夫人才是重点。

正儿八经的勋贵世家夫人,这就算李家正在向上发展,也是不可能轻视的。

“小的眼拙,快快快,去请大夫人出来!”

守门小厮立马点头哈腰。

没一会儿,一个穿着墨蓝色袄裙,二十出头的年轻夫人便匆匆的跑出来。

她一瞧见穿着暗金绣祥云纹,湖色蜀锦短褂,头戴着简约但实在名贵的翡翠簪子的陆令筠,立马便堆上热情又歉意的笑,“原是宁阳侯世子夫人来访,夫人莫怪,我今儿真是忙糊涂了!”

韦惠风一脸笑容。

她将这亏吃下,毕竟她就是跟陆令筠说她事先不知情,陆令筠也是不可能信的,只会说她李家欺人。

这一印象叫陆令筠落下,待会陆含宜再告几句状,那就真真没处说了。

“是忙忘了,还是压根不把我们宁阳侯府当回事?”

万嬷嬷哼的一声,仗势道。

韦惠风给自己嬷嬷一个眼色,嬷嬷立马笑吟吟的迎上去,“哪能呢,我们主今儿是真的忙,唐突贵客了,快请进!”

韦惠风也顺势热忱的走到陆令筠身边,“今儿确实是我唐突了,想必二妹在府里都等急了,我年纪比夫人大些,不要脸也随着二妹自称一声嫂嫂,等下嫂嫂给你们俩一起赔罪。”

韦惠风这话说得相当漂亮,先把陆含宜搬出来,说她在屋里等,赶紧把注意力转移。

二来三两句就攀上关系,一个嫂嫂自称,那便是自家人,自家人再要计较唐突这些事,就显得陆令筠咄咄逼人。

一番不见刀光的唇枪舌剑便把问题化解了。

可偏偏,陆令筠今儿把万嬷嬷带来了。

这个一肚子坏水的老奴立马就挑出她话里的茬,顺着就接,“对我们都这样,对我们家二小姐指不定怎么样呢。”

果不其然,韦氏听到这里,笑嘻嘻的脸上一滞,她眼神一闪,直接挽上陆令筠的胳膊,“哪能呢,二妹妹如今有孕在身,我们全家都把她当眼珠子疼,敢叫她有一点不舒服,我第一个难辞其咎,好妹妹,你也是做掌家主母,府上上下有一点差错,上上下下都得指着咱们说,咱们难啊。”


陆令筠听到这儿,眼睛微亮。

她想到上辈子小世子能为她不惜舍弃家业父母,大胆私奔。

那小妾确实不是一般人。

只是,无所谓。

“她不犯我,我不犯她。”陆令筠淡淡一笑。

只是给程云朔多养一房金丝雀罢了,她一点不在意。

她又不是陆含宜那个傻女人,非要与小妾较高低。

她嫁过去就是为了做当家主母的,不是和她争宠的。

只要那金丝雀也摆正自己位置,她要她的,不越界,她自然不会为难她。

“好吧,”王绮罗盯着她释然了,她看向自己的侍女,“翠心,把东西拿上来。”

“什么呀?”

陆令筠抬头看去,就见翠心拎着一个沉甸甸的大妆匣上前。

王绮罗笑着打开妆匣,露出满满当当一整套头面。

一支翠玉顶簪、一对红玉蝴蝶鬓钗、一对祥云嵌珠长簪、一支金珠金挑心、一枚分心、一对蜀锦金丝鎏金嵌玉掩鬓、一对翡翠耳坠、一对翡翠手镯、一对红宝石掐丝戒指,若干对小钗啄针、花钿。

再打开下面的妆匣,暗格里,是一包金叶子和一叠银票。

足足有一千两。

“这是我娘给你的添妆。”

陆令筠见到这满满当当的东西,眼圈再度一红。

上一世,她在家备嫁,根本没时间见王绮罗,也不让人来,只在芷染那儿听说了她带了东西来,被继母柳氏撞见请进偏厅,柳氏帮她把东西送过来。

送过来了,只有一千两银票。

她竟不知,原来,还有那么多东西。

“绮罗......”

“你别感动了,我刚刚进来的时候撞见你继母,她看我拿东西就说帮我给你,要不是你丫鬟跑过来,这东西我还不知道该不该给她呢!别告诉她们。”

陆令筠破涕为笑,“谢谢你和婶娘。”

“我娘本来就拿你当女儿看,咱们就是亲姐妹,你既想好了,我们便支持你,日后在侯府受了委屈,只管找我们。”

“嗯。”陆令筠点着头。

她心里不禁暗下决心,这一世,她除了过好自己的日子,还要护好他们。

绝不让上辈子的悲剧重演。

送别了王绮罗,陆令筠让人把王家送的东西放进箱底。

傍晚的时候,陆令筠找芷染挑出一些便宜首饰和金银到柳氏的院子。

柳氏院子最近也热闹极了。

她娘家人,陆家一些门生的家眷们轮流过来。

陆家连嫁两女,但凡关系亲近一些都会过来送些添妆。

“母亲。”

陆令筠在禀告过后,带着芷染站在屋子里。

此时柳氏屋子里还坐着一个中年妇人,陆令筠识得,是柳氏娘家嫂子。

“这就是令筠吧!这么久不见,真是出落得亭亭玉立,这一身气派真不愧是要做侯府夫人的人呐!”柳家嫂子看到陆令筠后,一脸堆笑。

旁边的柳氏听到这儿,笑着的脸有点不悦。

这门亲事本是要落在自家闺女身上,未来可是气派的侯府夫人,天晓得那丫头就非闹着要嫁李二,还一口一个她要目光长远,李二日后必然位极人臣,她要做诰命夫人。

柳氏一开始只当她昏了头,可根本架不住她日日夜夜闹,还说让她嫁侯府,她当晚就要与程世子和他小妾同归于尽。

她后面思索许久,想那程世子或许真的不是良配,更在陆含宜各种赌咒发誓李二会飞黄腾达后,才答应换亲。

要不得,这泼天的富贵是万万不能落在陆令筠身上。

今儿听到她嫂子那恭维讨好的话,心里不禁郁结。

就陆令筠,怎么配嫁侯府做夫人,压她女儿一头。

她心里不满,柳家嫂子可不管,陆令筠要是做侯府夫人,日后可是要显贵的,现在巴结一下只有好处。

“舅娘。”陆令筠乖巧道。

“真是好孩子,我从小就觉得令筠不一般,聪明又伶俐,比含宜懂事多了,萍娘,你说对吧。”

柳氏心里翻个白眼,她岔开话题,“令筠,你来作甚?”

陆令筠往后看了一眼芷染,芷染递来一个小匣子。

“今儿我得了王家妹妹送的添妆,想来分妹妹一半。”陆令筠打开妆匣,里面是一些珠翠首饰,还有些金银元宝。

金银元宝打底看着满满当当,东西又大又扎眼。

可实际也就百来两银子,首饰也都是糊弄人好看但不值钱的那种。

面上好看。

“呀,这么多呀!”柳家嫂子看着这满满当当的首饰匣子眼前一亮。

“妹妹与我同婚期,按理姐姐也该添妆,我这得了便想着分含宜一半。”陆令筠巧笑着。

“你这孩子也太懂事了!”柳家嫂子对陆令筠赞不绝口,“她们姐妹同时出嫁,按理说亲友们添妆就该一人一半,真难为她有这个心。”

她这话落下,更叫柳氏脸色难看。

这话什么意思呀!

陆令筠得了添妆能分一半给陆含宜,那陆含宜这边的不也得分陆令筠一半!

她可是个人精,陆令筠带来的东西不便宜,可细看,都是些一般货色,加起来才百来两,她家含宜得的东西哪家不是几百两上千两添!

可陆令筠这先发制人,带着东西送上门,她哪能拒绝!

“是是。”柳氏默默咬了后槽牙,她看着陆令筠,“这些都是王家送给你的?”

“自然。”陆令筠说谎一点也不脸红。

反正柳氏又不可能跑去王家问。

就像上辈子她也不可能找王绮罗核实送了什么。

她使的阴招,她今儿就还她!

柳氏问不出第二句了,东西是送的,再一般也是送的,能说啥,骂人家小气?送破烂?

骂不得,只能生咽了!

旁边柳家嫂子还帮腔,“令筠,舅母也给你备了添妆,一齐给了你母亲,等下就叫你母亲给你送过去,对吧,萍娘?”

“对对,”柳氏心里憋屈,“刚好你妹妹今儿也得了不少添妆,我本来就是要给你送去一些的,你来的刚好。”

陆令筠顺势道,“那就谢谢母亲了,芷染,你带回去都封箱底,这都是至亲们给我的压箱底,到时候还要跟母亲的嬷嬷问清楚是谁送的,一一登记好,万不能少了一样,这都是家里人的心意。”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精选一篇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佚名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送给各位书友,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佚名,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小说作者是周大白,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目前已写529054字,小说最新章节第259章 釜底抽薪,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连载中小说的书虫们快入啦~

书友评论

女主可以不爱不在意男主,但是得生个自己的孩子吧,不然岂不是便宜了别人,要是养个白眼狼,晚年不得凄惨啊

很奇怪,女主这么宽容男主的吗?有没有男二出现阿?整天都是男主和两位小妾的吵吵闹闹😓😓😓

主母日常难道不是应该围绕主母写的吗?作者却大量描写柿子和小妾日常。 女主重生归来,为什么不多写一点,女主是怎么管理私产,主母社交,怎么掌控候府,管教下奴。多写一点下人们对女主的印象。上辈子,能辅导丈夫官职一品,这辈子怎么没一点有关官场的经营,花钱买官也算吗? 柿子替姨娘的亲戚请御医,就这么过去了?高高抬起,轻飘飘落下,没有一点表示。御医怎么看,知道这件事的侯门,其他人怎么看待这件事。名声不要了,女主为什么不出去走动一下,改善一下。一句话,女主剧情太少。与书名不符,要不要改改书名?

章节推荐

第109章 保媒

第110章 江氏考察柳疏辉

第111章 搜屋子

第112章 黄月的算计

第113章 糊弄过去

作品阅读


算算日子,邢代容也该是这段时间受的孕。

陆含宜难得好心的提点了陆令筠。

一是她抢了她完美人生,到底有两分亏心,给她提个醒,就当还了她了。

再就是她还憋着坏,也想看看陆令筠知道邢代容怀孕了她会怎么做,要是被气得跳脚牙根痒痒那就再好不过了。

陆令筠听到陆含宜这个提醒非常意外,她起身站在门边看着眼底倨傲骄矜的陆含宜,“要入冬了,你如今有孕,今年提前备些炭火吧,别受凉。”

她大抵是知道陆含宜告诉她邢代容这段时间会怀孕存的什么心思,不过到底给了她一个重要信息。

陆令筠一惯是有仇必报,有恩情也会记得的人。

她既然提醒了她这个,那她就提醒她多备些炭火吧。

上一世她怀着孕在这个冬天落下不少病,也叫孩子难以生下来。

讲真,陆令筠这个人冷心冷情,但她是发自真心喜欢孩子。

陆含宜要是能顺顺利利生下孩子,也是好事。

她回给她一个重要提醒。

“切!”陆含宜不屑冷哼一声,全然不在乎。

陆令筠这时想起,她也是重生的,也是经历寒冬的,只是因为上辈子她是生活在侯府,根本不缺炭火,意识不到这话什么意思,才不会在乎她这样的提醒。

所以这......

“我们走吧。”

陆令筠不再多说了。

回了侯府,陆令筠第一时间问着邢代容和程云朔的消息。

“邢姑娘怎么样了?”

“在摇光阁待了一整天。”

“世子呢?”

“世子一大早就去都尉府当差了。”

“他们俩还没和好?”

“没有。”

陆令筠听到这儿,眉头微微皱起。

还没和好。

想来也是,他们俩这一次可是闹了个大决裂。

平常小打小闹,邢代容撒个娇便哄好了。

这一次是真真伤着程云朔的心。

程云朔不想再像以前一样哄着她,势必是要冷战一段时间。

可是吧......

孩子怎么办?

侯府子嗣单薄,陆令筠研究了很久,她能确定是老侯爷一脉子嗣都艰难,要不得他那么多位妾室一个都没所出的。

重生一遭,她挺相信命的,命里要是这段时间有孩子,大概率孩子是真的会来。

比如说陆含宜,也是在她上一世这个时候左右怀的。

程云朔要是和邢代容一直冷战,那么孩子怎么办。

侯府一定得要有子嗣,是不是她生的都无所谓。

反正都是她的孩子。

陆令筠想了很久,“把秋姨娘叫来。”

没一会儿,秋姨娘便风姿绰约的走过来。

陆令筠跟她简单寒暄几句之后,便跟她道,“进来身子可好?”

“好得很。”秋姨娘满面春风,自打邢代容吃瘪,她一天比一天开心。

“我前些日子去香积寺求签,签上说,咱们府上未来有福运麟儿降落。”陆令筠慢慢敲打着她。

“真的?”秋姨娘眼睛一亮。

“你得抓紧点。”陆令筠意味深长道。

秋姨娘一脸欣喜,“我懂!”

临别的时候,陆令筠将秦氏当时给她那些求子的东西一股脑都给了秋姨娘。

当天夜里,程云朔回了秋姨娘的秋香院。

秋姨娘换上她以前做丫鬟的装束,一颦一笑全都叫程云朔回忆起从前,只叫程云朔越发想起从前,就在秋姨娘趁势要把程云朔留下的时候,秋香院外传来了剧烈的拍门声。

“世子!世子!大事不好了!”

秋菱听到秋葵的声音气得牙根痒痒,她第一次觉得把院子选在摇光阁旁边一点不好。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会什么呀?”秋菱扬着眉梢。

邢代容这时目光一凛,故作深沉道,“衣食住行,我方方面面改变整个世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秋菱笑得前仰后合。

“有什么好笑的,”邢代容看着她这个样子,就跟看猴子一样,“你等着看吧!到时候我成了青史留名,让你仰慕都够不到脚尖的人,你就知道你现在有多好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秋菱捂着肚子大笑不止。

邢代容跟看猴子一样睨了她一眼,带着人往前走,“走,我们去看看我的自助餐厅!”

府外,东街。

邢代容带着人到聚福楼的时候,康平已经在里面接待程云朔。

“云朔!”

“代容,你来了。”程云朔看到她来,微笑着,“你看看是不是按你的想法来的?”

邢代容高兴的走进去,入眼就看到她要求的摆放各种瓜果点心的点心区域。

“这水果怎么这么少?”邢代容只看到一些西瓜,桃子,梨子,红枣,果干还有一些手工面点,“没有香蕉菠萝榴莲吗?”

“嗯?”程云朔和康平皆是不解。

邢代容这时自言自语道,“对了,这个时代还没有,算了算了,那就多放些点心吧!用点心把这儿堆满,太少了不好看。”

康平听到这儿皱紧了眉。

我的姑奶奶啊,点心多贵她知道吗?

“你这是什么表情?”

邢代容瞧见他皱眉模样就不高兴。

“姑娘,点心成本不低,如今红糖价格还在涨,点心一斤成本能合算到三十多文钱。”康平老老实实答着。

这年头点心就是稀罕物,点心所需要的红糖都是南边运来的,价格浮动高地大,十几文到二十几文不等,京城这等全国最富裕的地界儿,普通的酒楼伙计一个月工钱不过二钱到三钱银子,也就是二三百文,普通人有几个吃的起点心的。

一进门就把成本如此贵的点心要他堆满,这绝对是要亏死他!

“你懂什么呀,吃自助餐有谁光吃点心的!”邢代容眉一横,一脸嫌他小家子气模样。

旁边的程云朔看她这生气勃勃的样子只顾着笑,宠溺道,“就听代容的。”

康平不说话了,点着头把活计记下。

另一边邢代容往里继续走,很快就到了她要求的冷菜区。

冷菜一共准备了十二个大瓷盆,每个前面都标了名字。

有煮茴香豆,煮毛豆,煮花生,煮扁豆,凉拌茄子,凉拌豆芽,凉拌豆腐,水煮萝卜,凉拌莴苣,凉拌菠菜,凉拌白菜,凉拌冬葵。

旁边还有各种主食类蒸红薯,蒸南瓜,蒸馒头,蒸糙米。

邢代容瞧见这么多凉菜和主食,满意点头,“你刚刚说点心成本高,这些凉菜成本不就拉低下来了吗?自助餐本来就是样样数数的吃,又不会光吃贵的,你眼光就是狭窄。”

康平:“......”

他眼光狭窄,先不说这些凉菜成本也不低,就是你叫人放开了吃,荤素不忌,大家是真的只吃好的贵的,谁吃些便宜的啊!

这个时代有多少能吃饱饭的人呐!

很快到了荤菜区,按照邢代容的要求,荤菜除了常见要有的红烧扣肉,蹄髈,炒肉,烧鸡,烧鸭之外,还得加一个新奇的烧烤。

提前腌制好的羊肉猪肉串成大串儿,在火上烤,烤得滋滋冒油后加上辣酱和特意寻来的西部小众佐料孜然,烤得是香气四溢。

这烧烤确实是叫康平开了眼界,他当时一听说烧烤只觉得他们店可以专门引进这道菜做招牌菜,再改良一下口味,走精良路线,绝对能俘获上层食客。


陆令筠听后眉头微挑,她又往前翻了几页这家酒楼以前的营收,这家酒楼还是侯府一处很挣钱的产业,每个月都能进账五六百两银子,收益一直都很稳健。

重装之后到现在还没开始营业。

“少夫人,酒楼装好了,可以开了。”管事低声询问。

如今侯府现状,他其实也不知道跟谁直接汇报这事儿。

虽说是世子直接找的他,叫他去改建,可到底是侯府的产业,主母肯定要知道的。

要不然倒霉的就是他。

秋菱闪着眼睛看着陆令筠,就想看陆令筠直接把事摁下,再把邢代容叫过来收拾一番最好,却见陆令筠将账本一阖。

“我知道了。”

她赞许的看向这个管事,“你叫什么?”

“奴才康平。”

“好,康平,以后这家自......自助餐店的账本都送我这里,不过开业运营的事你该问世子问世子。”

“是!”

陆令筠把今日的事物都处理完了,手下的管事们嬷嬷们都退了下去,她也倒出功夫听听秋姨娘的哭诉了。

当家主母,哪有几个清闲的。

一大家子大事小情,屋里屋外都得陆令筠安排着做。

这得亏是家里人口少,要是再碰上些亲友婚丧嫁娶,节假日走动,更有得陆令筠忙的。

“你的事儿我也基本听清了,你想我怎么做主?”陆令筠问着秋姨娘。

秋菱眼睛一转,“主母,到底我的事儿跟主母比起来就是闲事,还是不烦主母了。”

“你倒是个懂事的。”

秋菱看着陆令筠,“主母,您见天在府里也闷着了,不如咱们在那自助餐开业的时候,一起去看看?”

陆令筠伸出手点了她头一下,“你还真是一肚子想法。”

“主母,我是真站你这儿的,那小狐狸精铁定是败咱们侯府家业,咱们不去看看怎么行!”

陆令筠浅浅一笑,“行吧,等开业了咱们去瞧瞧。”

“嗯!”

秋菱得了这句话,兴高采烈从陆令筠院里离开。

她走回自己秋香院时,迎面就撞上带着丫鬟溜达的邢代容。

今儿的邢代容容光焕发,兴头极好,不单单是她跟程云朔最近冰释前嫌,重新和好,更是今天他告诉她,之前答应给她开的自助餐厅可以开业了。

邢代容听到这里,顿觉全身充满力量。

作为穿越者,收获一份轰轰烈烈的旷世爱情外,最重要的不就是用现代各种新奇的事物惊艳那些古人吗!

她老早就想好了要开个自助餐厅了。

自助餐厅一开,绝对惊艳整个京城,她已经能想象,她的自助餐厅每天人满为患,每个进去吃饭,看到琳琅满目东西的客人都会震惊不已,她更是赚得盆满钵满。

如今要开业的事儿定下来,邢代容整个人神清气爽,她遥遥看到秋菱走过来,当下便趾高气昂的故意拦着她的路。

秋菱往左她便堵着左边,秋菱往右她便堵着右边。

“你要干什么?”秋菱停了下来。

“你不是挺有手段的吗?”邢代容冷笑的看着她,“怎么世子爷不去你那儿了?”

“谁手段有你强啊,青楼出来的狐狸精!”

“你是不是除了青楼就不会骂别的了?”

“那不然呢,你除了青楼学的本事还会什么?”

呦!这不舞到邢代容炫耀的点上了吗!

邢代容立马换上一副傲慢鄙夷的目光看着秋菱,“你当我跟你这种就会搞雌竞,离了男人活不了的封建女人一样啊!我会的东西可多了!随便拿出一样都能吓死你!”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邢代容的畅想叫程云朔皱紧眉,且不说什么都是他付出,邢代容只出个人,就一点,“你哪里会做生意!”

邢代容上一次开自助餐可是叫他认清了一件事,邢代容只适合风花雪月,她根本不务实。

“云朔!”邢代容抬起头来,“除了自助餐,我真的还有很多点子,一次失败不代表次次失败,你就信我吧,我一定叫你在外面名扬天下!”

邢代容还有一个压箱底。

“算了。”程云朔直接拒绝了邢代容。

“程云朔,这就是你说的爱我!”邢代容变了脸色,“你答应过我的一生一世一双人,到头来就是叫我做妾,我叫你同我私奔,与我做夫妻,你又说不行,说来说去,你就是在骗我。”

“你别胡闹好吗!”

“程云朔,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愿不愿意带我私奔!”

“邢代容,你能不能清醒一点,我们私奔出去,如何过活!只凭身上带的银钱,必有用光一天,到时候我们依仗什么?依仗你那些挣钱点子吗!没了侯府,谁再给你收拾烂摊子!”

邢代容站了起来,她攥紧拳头,心下有万分笃定,“我说了,我有一定能叫你扬名立万的秘方!”

“你有什么秘方,你现在就拿来!”

“你只要带我私奔,我便告诉你!绝对叫你名扬天下。”

“呵呵,你有那种秘方,又何须跟我私奔才告诉我!”

“程云朔,说到底,你就是不信我!”

“邢代容,你又有哪点值得我信!”

两人撕破脸来吵,吵到最后,邢代容胸口剧烈起伏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平复半晌,她两眼蓄满泪水和恨意,咬牙切齿道,“你就跟我说,我们私奔不私奔。”

“不!”

程云朔一口否决。

“好,你别后悔!”

邢代容一把把程云朔推出去。

气头上的程云朔这时也不愿意在她这里待。

一拂袖子,径直去了隔壁秋香院。

而他这么不信邢代容的样子,叫邢代容恨意滔天。

“我一定会叫你后悔的!一定会!”

做生意挣钱方面,她确实已经认清了现实,现代跟古代是不一样的。

现代的商业形态在生产力跟不上的古代根本就是笑话。

而且她确实没有做生意的本事,就算有些方向能在古代行得通,她也想不到,把控不了。

但是她做生意不行,现代的知识她还是有的!

在陆令筠那儿受了打击之后,她回屋想了一整天,自己还有什么能拿得出手,惊艳所有人的东西。

她一个堂堂穿越女还能叫古代土著打败了!

她把从小学到高中阶段所有能记起来的知识想过一遍之后,真的想到了几个完全可行的东西。

一个是做肥皂的皂化反应,还有一个就是做火药。

一硫二硝三木炭,这是上过初中化学的人都背过的火药公式。

她有做火药的配方,这绝对是能撼动整个古代王朝的东西!

程云朔只要跟她私奔,她就会把这个火药配方告诉他!

到时候绝对能叫程云朔扬名立万。

可是现在......呵呵!这个渣男!

她一定要他后悔!

一定要他悔不当初!

邢代容把房门锁起来,将自己所有的东西全都装起来。

她要逃离侯府!

陆令筠知道程云朔又跟邢代容吵架了。

她在听了那些吵架内容后,不由摇头。

“叫秋姨娘抓紧一点吧。”她对春杏道。

“是,少夫人。”

那个邢代容终究扶不起来,还是换一个吧。

次日。

程云朔照旧大早上就去当差,临走的时候吩咐了一声,叫摇光阁的人看着点,别叫邢代容出事。


“什么事呀!”

“邢姑娘她病倒了!”

邢代容发了烧,冷战中的两人立马和好了。

程云朔衣不解带的照顾了她一晚上,第二日还请假了金吾卫的差事,在家全心全意照顾她。

经过上一次大闹,邢代容性子转变了不少。

一改之前的嚣张轻狂,再不跟他肆意发脾气,对着程云朔温柔了许多。

这叫程云朔不禁心疼,想到之前对她做的那些冷待心里就愧疚,更加温柔对她。

可两人中间到底是隔了些什么,大家都不挑明,就当揭过,这般和好下直叫两人感情空前的好了起来,听得摇光阁的人说,程云朔现在把邢代容当手心里的宝疼。

任谁都不能欺负了她。

陆令筠对此倒是无所谓。

孩子是谁生出来的对她都一样,反正孩子都是记在她名下养。

邢代容与别的女子不一样,可她生活的时代和所有人都一样,她改变不了大局。

陆令筠觉得她若是能找得准自己位置,她一点不介意喝她一杯妾室茶,给她一个体面的姨娘待遇。

到底,她和邢代容秋姨娘所争的东西不一样,她要的是整个侯府后宅,她们抢的是男人。

邢代容也好,秋姨娘也好,在她眼里都一样,她们从来不是她敌人,只是她棋子。

听着邢代容病了,她还差人给她送去大夫和药品。

她不急,秋姨娘却急得要命。

主母说近期有福运麟儿降来,这从她肚子里出来跟从邢代容肚子里出来是不一样的。

她只是姨娘,还没有主君恩宠,再连个孩子都没有,时间长了根本没法在侯府立足。

她天天瞧着摇光阁的动静,恨不得直接过去抢人,可她心知这没用。

她又不是邢代容,一个眼神就能把男人勾走。

一晃三天,摇光阁里甜如蜜,秋姨娘心急如焚。

今儿总算是寻到程云朔带着邢代容在院子里溜达,秋姨娘忙露脸的凑上去。

“世子。”

“秋菱姐姐。”程云朔见着她,冲她点点头。

秋菱这段时间一直陪他,两人关系亲近了不少,就算程云朔再没跟她同房,也不会像之前那样刻意疏远冷对。

到底都是曾经亲密服侍过自己的人,能一起好好生活,程云朔是觉得再好不过。

程云朔对自己的态度叫秋菱眼前一亮,更叫秋菱意外的是邢代容对程云朔这态度,没像以前一样炸开锅。

邢代容只是微微皱眉,也不跟秋菱争风吃醋。

见此,秋菱大胆的迎上去,“邢妹妹,你身子怎么样了?”

“谁是你妹妹。”邢代容睨了她一眼,极为不耐烦道。

不闹腾归不闹腾,决计是不可能跟秋菱好脸色的。

秋菱看到这儿就知道邢代容还是个醋罐子,性子变了里子还没变,她心里已然有了个主意,她上前刺激着,“咱们都是侯府伺候世子爷的,就算妹妹在府里没有名分,也总归是姐妹。”

果不其然,邢代容听到这句就跟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你有完没完!”邢代容压着怒火。

秋菱顿时两眼委屈,“世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说,还是该给妹妹一个在府里的名分,也好叫我们互相照顾。”

给个名分?!

这不就是往邢代容头上跳吗!

再一再二又再三,加上那茶味十足,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发现你就是一个绿茶婊,人家好好走着你非要舔个脸上来找骂,我都不搭理你了,你还这么贱干什么!非得惹人骂你你才痛快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