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之鹏程万里全本小说推荐

重生之鹏程万里全本小说推荐

浅水戏虾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穿越重生《重生之鹏程万里》,由网络作家“浅水戏虾”近期更新完结,主角徐涛周鹏程,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的,年纪最小的是谁啊?”“周鹏程……”秦部长话音刚落,一旁的徐涛已经是用力的捅了捅一旁的周鹏程。“报告秦部长,我叫周鹏程,今年二十六岁,来自东州市。”周鹏程努力的整理着自己的思路,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和一些。“小同志看着很年轻,很有朝气嘛。”秦向凯随意的客气了一下,不过紧接着,他便话锋一转道:“既然这一次培训班开设......

主角:徐涛周鹏程   更新:2024-06-11 20: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徐涛周鹏程的现代都市小说《重生之鹏程万里全本小说推荐》,由网络作家“浅水戏虾”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重生《重生之鹏程万里》,由网络作家“浅水戏虾”近期更新完结,主角徐涛周鹏程,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的,年纪最小的是谁啊?”“周鹏程……”秦部长话音刚落,一旁的徐涛已经是用力的捅了捅一旁的周鹏程。“报告秦部长,我叫周鹏程,今年二十六岁,来自东州市。”周鹏程努力的整理着自己的思路,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和一些。“小同志看着很年轻,很有朝气嘛。”秦向凯随意的客气了一下,不过紧接着,他便话锋一转道:“既然这一次培训班开设......

《重生之鹏程万里全本小说推荐》精彩片段


“周鹏程,你醒醒啊,待会省委领导要来给咱们做结业陈词。”

江东省,省委党校科级干部研习班宿舍。

一位二十八九岁的年轻男子正推着躺在床上醉意朦胧的周鹏程。

“什么领导?什么结业?”

周鹏程翻了翻身,有些不耐烦的用手推开了摇晃着自己的男子。

“周鹏程,你疯了啊?今天可是咱们党校毕业的日子,你还有心思睡大觉?”

“什么毕业?你……你是?”

周鹏程一下子坐了起来,他感觉耳边的声音有些熟悉。

可一时间,又有些想不起来。

只是当他坐起来看到眼前这个男子的那一刻,他的眼睛犹如铜铃一般,瞪的老大。

“你这是喝了多少啊?连我都不认识了?我徐涛!”

徐涛,周鹏程省委党校的同学,也是跟他一个宿舍了快三个月的舍友。

如今!

周鹏程的一句话,直接让徐涛都有些懵逼了。

只不过徐涛认为,应该是周鹏程这家伙昨天喝多了。

其原因,他也知道,这位年轻帅气的周公子的女朋友,跟他提分手了。

“你……你……”

周鹏程一下子也懵了,因为他清楚的记得,昨天是他四十八岁被退居二线的日子。

二十多年的宦海生涯,他一路高开低走,也因为性格的原因得罪了很多人。

当年周鹏程二十六岁进入省委党校科级干部培训班,风头一时无二。

也就是在那一次,他因为失恋喝醉酒耽误了毕业,从而成为了整个圈子的一个笑话。

可以说,周鹏程二十多年的仕途,几乎都是在冷眼与嘲笑中度过的。

“你什么你啊,你赶紧的吧……”徐涛有些焦急。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宿舍几个人,就他跟周鹏程的关系比较好的话,他早走了。

“徐……徐涛,你……你今年多大啊?”周鹏程不断的吞咽着吐沫,他仿佛还未接受这样一个现实。

自己,怎么就突然又回到了党校了呢?而且还看到了如此年轻的徐涛!

难道,自己喝的酒还没有醒吗?

可周鹏程暗自用力掐了掐自己,他发现一股刺痛感袭来,这绝对不是梦啊!

“鹏程,你故意跟我耍酒疯还是怎么滴啊?我比你大三岁,你说我多大啊?我今年二十九呗。”

徐涛白了一眼周鹏程,他都被眼前这小子快气到吐血了。

“那……那今天是几几年,几号啊?”周鹏程赶紧问道。

徐涛抬起自己的右手,他指了指周鹏程道;“你……你小子有种,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思跟我在这扯闲篇?日历就在桌上,你愿意看到什么时候,看到什么时候吧……”

说完!

徐涛气鼓鼓的离开了,因为他觉得周鹏程有些太不上道了。

若是再这么耽搁下去的话,恐怕自己也会迟到了。

看着徐涛离开,周鹏程飞速的爬了起来,一把抓起了摆在书桌台子上的日历。

1996年,6月30号。

看着眼前的时间,这一刻的周鹏程彻底的懵圈了。

难道,这是上天给自己又一次的机会吗?

此时的周鹏程,脑海之中已经是一团浆糊,他被这等诡异之事给弄的有些云里雾里了。

“党校结业!”

周鹏程恍惚了一下之后,赶紧擦了一把脸,飞奔一般的朝着党校的阶梯教室狂奔而去。

“这边……”

徐涛看着周鹏程进来了,招呼着周鹏程朝着后面坐过去。

“不好意思啊,涛哥,昨天多了……”

周鹏程给徐涛抱拳,徐涛则是无所谓的耸耸肩。

他看着周鹏程道:“你小子得亏来了,刚才我可是听了小道消息,据说这一次你有可能上台发言呢……”

徐涛神秘兮兮的看着周鹏程,而此时的周鹏程故作惊讶道:“不可能吧?大领导可是来了好几个呢啊!”

“谁知道呢?只是听说……”徐涛摇摇头,他也不确定。

而此时的周鹏程,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一次他要发言呢?

在他的记忆之中,上一辈子结业典礼的时候,并未点名,也没有什么人在意周鹏程到底来没来。

毕竟,这次科级干部培训班,有着近两百号人呢。

可偏偏,周鹏程年纪最小,当时领导在台上说的好好的,突然就一个问题问了下面人。

最后领导决定,让年纪最小的回答。

只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位年纪最小的周鹏程,竟然无故缺席,甚至没有报备。

至此之后,似乎一切就跟他周鹏程没有太多的关系了。

“下面有请江东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省委党校副校长秦向凯同志,为各位同学结业典礼发表重要讲话……”

一阵热烈的掌声,燃爆整个阶梯教室。

秦向凯一番总结性的讲话之后,笑了笑道:“这一次省委党校临时性组织了科级干部培训班,学习和贯彻中央关于扶贫的决策部署,可以说是极为罕见的。”

“理论上的东西,相信大家也不陌生了。下面我想随意找个同学问一问,你们这在座的,年纪最小的是谁啊?”

“周鹏程……”

秦部长话音刚落,一旁的徐涛已经是用力的捅了捅一旁的周鹏程。

“报告秦部长,我叫周鹏程,今年二十六岁,来自东州市。”

周鹏程努力的整理着自己的思路,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和一些。

“小同志看着很年轻,很有朝气嘛。”秦向凯随意的客气了一下,不过紧接着,他便话锋一转道:“既然这一次培训班开设的目的,是为了基层的扶贫。那么我想问问你,如果把你放到一个贫困地区,你如何扶贫?”

“因地制宜!”

周鹏程看着对面的秦向凯,缓缓开口说了四个字。

只是接下来,众人似乎还等着周鹏程夸夸其谈,却看不到这小子继续说话了。

“没了?”秦向凯面色一沉,一旁的徐涛不住的跟周鹏程使眼色。

而周鹏程却仿佛置若罔闻一般,他摇摇头道:“秦部长,没有了。”

“你坐下吧……”秦向凯不再看向周鹏程。

“周鹏程,你疯了啊?这么好的机会,你竟然……”徐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向周鹏程。

周鹏程则是笑了笑,并未说话。

不过周围议论声则是越来越大,甚至一些人看向周鹏程的时候,都是一脸嫌弃。

这家伙,丢的可是他们这一次培训班所有人的脸啊。

“下面我宣布,本次科级干部培训班圆满结束。周鹏程留一下,其他人回宿舍收拾行李,回原籍单位。”

大会主持人看着下面一阵吵杂,借机结束了这一次的结业典礼。

“哼,这小子,肯定是完蛋了……”


秦再林也是在一旁道:“鹏程,联营不是不行,但是失败了呢?那秦东镇短时间内想要起来,可就太难了啊!”


“是啊,再林同志的担忧,也是我的担忧。投资商的钱,那是个人的钱。咱们要是投资进去的话,那就是自己的钱了啊。县里面的财政资金也不富裕,咱们凌桥县这贫困县的帽子还没有摘掉呢……”

孙云辉内心有些郁闷,虽然周鹏程敢打敢拼。

可这样的人,是有好与坏啊!

好的是,这样的人的确是可以给他们带来政绩,甚至带来其他方面的一些回报。

可坏的是,这些人想法多,承担的风险自然也就很大。

就说周鹏程这件事情,他如果真的想要采取联营的方式,那的确成功了的话,秦东镇的财政收入是蹭蹭蹭的往上涨。

可失败了呢?

谁来承担这个责任,毕竟政府的主要目的不是做生意啊!

这是一柄双刃剑,弄不好可就要伤害到自己了。

秦再林立马道:“这件事情上,我同意云辉县长的意见,鹏程,你仕途刚刚起步,我觉得还是稳定一些比较的好。急功近利有些时候是会有反作用的……”

“是啊,有些时候,想法也不能太多了。”孙云辉中肯的说道。

“两位领导说的没错,可秦东镇各方面想要发展,都离不开钱。而钱从哪里来?自然不可能从天上掉下来,如果真的可以找到一个好的项目,让专业的人来运营,咱们可以减轻负担的同时,也会给投资人一定的信心,这也便于咱们跟投资人的谈判……”

周鹏程当然不是真的为了联营,而是他知道和润集团以后会发展的如何。

虽然地方不一样,可结果不会有太多的改变,因为这是趋势。

而周鹏程认为,以后何新华有了自己的指引,只会比之前更加的厉害。

所以!

他觉得让一部分资金留在政府,也可以解决很多很多的事情。

但是这件事情,想要说服孙云辉并不容易。

孙云辉摇摇头道:“风险太大了,鹏程。现在我只是作为你的老大哥,跟你说两句。有些事情虽然可以做,但是我们要权衡的是风险跟利益之间的匹配,你这么做一旦失败,那就是万劫不复……”

“孙县长您说的对,所以我也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周鹏程思索了一下,然后道。

“折中的办法?什么办法?”孙云辉直接问道。

“孙县长,咱们秦东镇的土地还是很广阔的。所以我想以土地入股的方式,参与进来。到时候股权比例的问题,那都是可以谈的。”周鹏程直接道。

“土地??你的意思是,咱们不要他们土地的钱,然后折算一下算是投资?”孙云辉有些愣住了,这小子的想法还真的是多啊。

“这样一来,对面的成本也少了一些,而我们虽然也损失一些财政收入,可或许可以得到更多的财政收入呢。”

这些事情!

周鹏程早就想好了,而且这对于前期的何新华来说,绝对是可以接受的。

毕竟!

谁都不可能觉得自己的投资百分之百的赚钱。

如果这个时候,能省去一些,那自然是要省去一些的。

“这个办法,倒是不错。”孙云辉也是在犹豫,这里面也涉及到一些问题,只是一旦投资来了,其他方面也是可以补充回来。

比如解决就业问题,比如能够带动当地一些其他的发展什么的。

小说《重生之鹏程万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不过她跟周鹏程解释了以后,心中反而是坦荡了很多。

此时的周鹏程趁机将之前二虎和刘成偷偷放在他包里面的金戒指,塞给了江云柔。

江云柔心领神会,然后提醒了一下周鹏程小心之后,她也是回到了自己的房中。

因为待会太阳一落山,新娘子在没有完成婚礼仪式之前,是不能再出来了。

周鹏程寻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而楼上的刘辉等人死死的盯着周鹏程。

看着周鹏程惬意的抽着烟,二虎则是啐了一口道:“辉哥,咱什么时候动手啊?”

“现在人不多,动手也没意思。刚才他发现了没有?”刘辉低沉着嗓音问道 。

“肯定没有,咱一直盯着呢。”二虎信誓旦旦的说道。

“那就好,再过二十分钟,你们打电话给派出所,该怎么做你们知道了吧?”

刘辉看着正悠闲的周鹏程,他的目光中带着一抹玩味之色。

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周鹏程却想着如何利用这一次机会,在他上任之前闹出一些动静出来。

都说这新官上任三把火,既然刘辉他们要作死。

那这第一把火,他就决定在刘家这个地方烧起来了……

秦东镇!

刘家大院内,一阵欢愉的喜乐声响彻整个院落。

再过一会,吉时便到了!

此时!

宾客已经是来了七七八八,只有少数比较重要的客人还未到。

而刘辉和二虎、刘成等人则是从楼上走了下来,下楼之际,还无意之中朝着周鹏程的方向瞥了一眼。

周鹏程一直注意着刘辉等人的动向,看着这帮人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他知道一切应该快开始了。

果不其然!

几个穿着警服的人,出现在了刘家的门口。

“黄所,您这是……”

刘辉的父亲刘金坤正在门口迎宾,看着秦东镇派出所的所长黄伟带着三四个人朝着这边走了过来,他也是一阵的诧异。

“刘总,我们接到报案,说有人偷窃啊。”

黄伟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今天接到报案的时候,他们以为是哪个人家跟刘金坤家过不去呢。

可后来人家自报家门,是刘家自己的人,所以他也无奈了。

刘金坤面色有些难看道:“黄所,今天这日子,恐怕不妥当吧?”

“刘总,你知道报案的人是谁么?”

“谁啊?这不是拆我们刘家的台么?”刘金坤阴着脸问道。

“刘成,你认识吧?”

“刘成?这小子脑子被驴给踢了?”

“刘总,咱这关系我能瞎胡闹吗?我们有出警记录的,报案人的身份信息我们自然是有的。不信的话,刘总自己去问问看呢?”黄伟等人并未进入门内。

“爸,是刘成报的案。”

就在刘金坤有些恼怒的时候,刘辉却已经是走到了门外,因为他也看到了黄伟等人的到来。

“小辉啊,你这搞的哪一出啊?今天可是你大喜的日子啊!”

黄伟也是有些奇怪,刘辉自己演一出戏来搞砸自己的大喜之日?这不是脑子不好吗?

一旁的刘金坤哼了一声道:“简直胡闹!”

“黄所,有个小子混进来,偷了我们家的金戒指。被刘成给发现了,咱也不要闹出多大的动静,您直接带人走就行了……”

刘辉看着自己老爹的表情,他也知道今天这个日子,不宜把事情闹大。

虽然他很想看到周鹏程在江云柔的跟前倒霉!

可的确,今天是自己大喜的日子,刘辉想着先把这家伙抓起来,然后等明天再说。

小说《重生之鹏程万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周鹏程的目的,原本就不是真的针对刘辉。

一个小小的刘家,对于他来说不过是随意拿捏的人而已。

当周鹏程听到江云柔说这刘彬跟刘金坤是发小的那一刻,他就决定利用此事做文章了。

看着眼前的刘彬这么上道,周鹏程也是抬高了一下刘彬。

想要短时间内在秦东镇破冰,绝非易事。

可周鹏程在秦向凯那边立下了军令状,若是对镇政府没有一定的掌控权。

恐怕到时候自己就会陷入政治斗争的泥潭之中,何来经济发展一说?

刘彬听着周鹏程的话,他似乎很是受用,大笑了几声之后,他也是继续道:“秦东镇,很复杂。”

“哦?之前秦部长来的时候,我看刘局跟陈刚书记一团和气嘛。”周鹏程不动声色的说道。

刘彬微微摇头道:“一团和气?面对那么大的领导,不一团和气能行吗?虽然我是本地人,可陈刚书记的后面,那可是县委主要领导的支持。”

一句话!

刘彬就已经说出了秦东镇的形势,即便是土生土长的刘彬,他想要跟陈刚斗,都有些力不从心。

可以说,刘彬这句话就有些掏心窝子了。

否则的话,一个人又怎么会在继任者面前,承认自己的失败呢?

周鹏程笑了笑道:“都是为民办事,只要陈刚书记做出的决定对老百姓有利,我到时候也是坚定的支持的。”

“周镇长之言,我也是赞同的。可虽然都是为民办事,但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啊!”刘彬摇摇头道:“所以,想要能够立足秦东镇,也得是有人支持才行啊……”

“刘局的意思是……”

“目前秦东镇除了党委书记陈刚同志和周镇长之外,还有分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朱志河同志、分管全镇的三位副镇长分别是林城同志、陆秀梅同志和新来的徐涛同志,另外三位党委成员分别是武装部的郑朝生同志,组织委员王凯同志和宣传委员陈雨同志……”

刘彬介绍了一下秦东镇党委班子的成员,也算是给周鹏程熟悉一下秦东的人员。

周鹏程听到徐涛的名字的时候,他的心中也是安定了一些。

不说别的,至少徐涛肯定是坚定的站在自己这边的。

而今天!

他一直跟刘彬耗着的原因,实则也是看看能不能够争取到一些什么。

“秦东镇的基本情况,我大致还是了解的。”周鹏程淡淡的说道,而他的言外之意便是让刘彬说一说自己不知道的。

“这样吧,过两天我让陆秀梅同志和王凯同志约着一起吃个饭,不知道周镇长肯不肯赏光啊?”

就在周鹏程以为刘彬还要跟自己绕弯子的时候,却没有想到刘彬竟然给了自己一个莫大的惊喜!

秦东镇。

江云柔的家中。

周鹏程在派出所跟刘彬达成了默契的交易之后,周鹏程自然也不会再为难刘家之人了。

对于一心想要在秦东镇大展宏图的周鹏程来说,刘辉这种货色他还真的不会放在眼中。

以前如此,现在如此,将来更是如此!

江云柔一直在派出所的外面等着周鹏程,看着他出来的那一刻,神色极为复杂!

只是她还是邀请了周鹏程去家里坐一坐,至少也给她一次表达谢意的机会,不是吗?

而周鹏程的心中也有着自己的打算,江云柔或许可以成为他一个很好的帮手。


家里人知道了自己的事情之后,恐怕二舅来找自己的事情,就不会再说了。

“鹏程啊,你在政府上班,比二舅懂得多。”徐强笑了笑道:“今天晚上呢,二舅托人找了个关系,想把琳琳弄到政府去上班。”

“二舅,你找的谁啊?”周鹏程一愣。

虽然这个年代的公务员系统还比较的不完善,很多托关系找人可以解决编制问题。

但是,想要找到人还是不容易的。

毕竟,吃皇粮的工作,谁不想要?

甚至于,骗子都还是有不少的。

“二舅那头有个亲戚在咱们县里面的公安局当干部,他说认识市里面的领导,可以办这个事的。”徐强小心翼翼的说道。

为了自己的女儿能找到一个好工作,徐强也是拼了。

“琳琳正儿八经的大学生,其实可以自己考的。不过能找到人进来的话,倒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周鹏程并不反对这样的走后门,不过前提是需要有一些能力。

自己的表妹,他其实是清楚的。

后来自己这位表妹也是凭着自己的实力考入公务员系统了。

只不过,这个年代的人,十分的迷信走后门。

所以,周鹏程也知道,这个时候说太多反而不好。

徐强笑呵呵的说道:“就是啊,能像鹏程你这样吃皇粮,那可是光宗耀祖的事情咧。”

“二舅,也没有那么夸张,就是一份工作而已。”周鹏程笑呵呵的说道:“二舅,您今天来是征询我的意见的?还是……”

“一来肯定是征询一下你的意见,这二来嘛,想请鹏程你帮我定个饭店,晚上陪你二舅一起去一趟,二舅不会说话,你帮衬帮衬……”徐强小心翼翼的说道。

“鹏程,你从小可是二舅看着长大的啊。”徐敏看着自己的弟弟,自然也是毫不客气的对着周鹏程道。

“妈,二舅的事情,我当然是义不容辞了啊。只不过我很快就要离开东州了……”周鹏程心中有些不舍。

他其实是想要陪陪自己的父母,可现在二舅来了,这事也是个急事。

徐敏听着周鹏程的话,一愣道:“你离开东州?啥意思?”

“妈,我调到江州市工作了。”周鹏程莞尔一笑,然后道:“等我那边安顿好了,就把二老接过去……”

“怎么去江州了啊?东州不是蛮好的嘛,离家也近。”徐敏有些不太乐意的感觉。

一旁的徐强倒是笑呵呵的说道:“男子汉出去闯闯也是好事啊。”

“你就惯着他吧,都这么大的人了,到现在连个对象都没着落。我跟他爸可是等着抱孙子呢……”

徐敏三句话不离本行,周鹏程之前跟江云柔谈恋爱的事情,他也没有跟家里人说。

因为他想要到时候直接给自己的爸妈一个惊喜。

可惊喜没有等到,最后给二老倒是差一点带来了遗憾。

“妈,两年之内,我保证给你带个媳妇回来。”周鹏程乐呵呵的说道。

“好好好,你跟你二舅去办事吧,妈帮你收拾点东西去。”

徐敏原本就是在纺织厂工作的,现在纺织厂效益不是特别的好,她这个年纪基本上就等于是半下岗状态了。

不过因为自己儿子出息了,她反而也没有太多的压力。

傍晚时分!

徐强把吃饭的地点提前发给了客人,而他则是跟着周鹏程来到了东州大饭店。

“鹏程,看来咱们真的有缘分啊!”

就在周鹏程准备进饭店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让周鹏程笑了起来。

小说《重生之鹏程万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行,海洋哥。那咱们就待会见……”周鹏程笑了笑,只是他定了定神,有些神秘兮兮的看着周海洋道:“那啥,海洋哥,我这边……”

“你支支吾吾的干啥啊?是不是有事要我帮忙?”周海洋笑呵呵的问道。

“不……不是,按理来说呢,你们的案子我不应该插话来着的……”周鹏程看着周海洋低声道。

“鹏程,你对这个案子也有什么看法不成?”周海洋一脸疑惑的问道。

“不是看法,而是我今天无意之中听到了一个事情,或许对海洋哥您的案情有些帮助……”周鹏程环顾左右,附耳对着周海洋道。

“你……你说什么?鹏程,这可是6.24特大刑事案件啊,可不能开玩笑啊!”

周海洋瞪大了眼珠子看向了对面的周鹏程,他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就在今天,他们开了一天会,分析了一天也没有分析出个所以然出来。

现在,周鹏程居然说他能知道一些什么?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啊!

“海洋哥,这不是跟您嘛,所以我也就口无遮拦了。也不知道我提供的消息准确不准确就是了……”

周鹏程有些无奈,因为他的消息来源,根本就是虚无的。

“准确不准确的,待会再说吧。你先说说,你有什么线索?”周海洋低声问道。

“我知道杀人犯大概藏在哪里……”

目瞪口呆!

周海洋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刚认识了一天的人,竟然会说出如此惊人的言语!

6.24连环杀人案,乃是省厅重点督办的大案要案!

可以说!

不单单是整个东州盯着,实际上整个江东乃至省委的领导都密切关注着此事。

可想而知,这件事情对于周海洋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若是周海洋真的破了此案,不说直接晋升什么的,至少半年之内肯定是有人事上的变动的。

这也是周海洋心中所想,在来东州之前,他已经无数次的幻想过了。

可往往,现实是无比残酷的。

当周海洋来到东州之后,他才发现东州公安局这边根本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而他们也是到社会上进行摸排,可东州市这么大,而省厅又限期破案。

有限的时间,有限的精力,有限的人员,根本不足以支撑他们完成这样庞杂的任务。

其实今天开了一天会,已经是把斗志昂扬的周海洋直接弄干瘪了。

但是现在,周鹏程竟然说他可能知道杀人犯藏在哪个地方,这无形之中不等于是将原本的大海捞针变成了瓮中捉鳖了吗?

不过,这能是真的吗?

周海洋有些狐疑的看着周鹏程,不是他不相信,而是他根本不敢相信周鹏程的话!

“鹏程,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

周海洋深呼吸了一口气,他努力的平复着自己激动的心情,可他的心已经是颤抖不已!

事关前途,谁也不能守住自己的初心。

周海洋能如此沉着的说出这样一句话,已经是相当不易了。

周鹏程递给了周海洋一根烟,他点燃后猛吸了一口道:“海洋哥,我也不能确定。不过我觉得很有可能……”

“在哪里?”

周海洋直戳重点,他的眼神有些期待的看着周鹏程。

周鹏程舔了舔自己的上嘴唇,他低声道:“东州市纺织厂家属区,嫌疑犯应该叫做武阳!”

“你……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周海洋带着一丝丝的恐惧看着周鹏程,而此时的周鹏程也是没招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