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畅读佳作推荐

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畅读佳作推荐

橘子软糖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是以姜芙萧荆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橘子软糖”,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来,不愧是没爹娘教的,礼仪规矩都不懂,赶紧走,别在这丢人现眼!”姜瑶声音不大,毕竟她还要名声。姜芙娇俏的小脸冷下来,“蕴姐姐给我下的帖子,怎么,二姐姐要怪蕴姐姐吗?”她才不是好惹的,姜瑶别想欺负她。果然,听到姜芙用许蕴压她,姜瑶表情僵了一下。“许家又怎么了,没有长辈允许,你本来就不能出门!”姜芙才不理她......

主角:姜芙萧荆   更新:2024-07-10 20: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芙萧荆的现代都市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畅读佳作推荐》,由网络作家“橘子软糖”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是以姜芙萧荆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橘子软糖”,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来,不愧是没爹娘教的,礼仪规矩都不懂,赶紧走,别在这丢人现眼!”姜瑶声音不大,毕竟她还要名声。姜芙娇俏的小脸冷下来,“蕴姐姐给我下的帖子,怎么,二姐姐要怪蕴姐姐吗?”她才不是好惹的,姜瑶别想欺负她。果然,听到姜芙用许蕴压她,姜瑶表情僵了一下。“许家又怎么了,没有长辈允许,你本来就不能出门!”姜芙才不理她......

《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畅读佳作推荐》精彩片段


萧玉璋总算知道后悔是什么滋味了。

他倚在小厮身上,捂着胸口只觉得心疼得不行。

“狗蛋,你说我耳朵有没有可能真的出毛病了?”

小仙女怎么会是跟他退亲的姜四呢,肯定是他耳朵不好听错了。

小厮费力搀扶着自家主子,一脸同情,“小的去问了,她真的是姜四姑娘。”

萧玉璋翻了个白眼直接晕过去了。

“大公子!大公子!”

姜芙带着白杏进御景楼时,许蕴正在和林雪燕吵架。

两人都是京城一等一的贵女,她们吵架连敢劝架的都没有。

“好狗不挡路!林雪燕,真以为这御景楼是你家开的了!”

许夫人今日没来,许蕴就带了春雨一个丫鬟。

林雪燕这边倒是丫鬟婆子一堆,站成一排气势很足。

她抱着胸,鄙夷的盯着许蕴。

“你管是谁开的,反正没有牌子不许去甲字包厢。”

御景楼的甲字包厢只有三间,其中两间被萧家和谢家包了,而剩余的一间则被林家砸钱包下。

林雪燕今日特意来得早,就为了堵着许蕴羞辱她,见许蕴一来就往楼上跑,林雪燕脸上的鄙夷更深了。

“你不会是想蹭谢姐姐的包厢吧?堂堂许家连个包厢都订不起,竟靠蹭的,说出去可真丢人,还好宫里的娘娘们不在,不然连带着皇后娘娘也要跟着丢脸。”

说起来林雪燕这么针对许蕴还有一个原因,林雪燕的姑姑是当朝贵妃。

当初皇上还未登基时,同时娶了许家和林家的姑娘,只是许皇后为正妃,林贵妃为侧妃。

当时林家大爷还不是尚书,官职比许侍郎低两阶,只是比起许侍郎这个懒散不爱管事的,林大人则卯了劲往上爬,不过十年就成了户部尚书,压了许侍郎不知多少。

官级大小一换,林大人就不满足了。

凭什么许家那个是皇后,他的妹子就只是贵妃。

林大人想拥护林贵妃上位,每次进宫都要催林贵妃快点怀上小龙子。

哪想到入宫这么久,她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倒是那许皇后生了一儿一女。

尤其儿子出生后,皇上直接就立了太子。

可林大人并未因此打消念头,在太子登基之前一切都还有变数。

再说了,就算太子坐上那个位置,他也有办法将人拉下来。

如今缺的就是林贵妃的子嗣了。

御景楼围满了人,林雪燕声音又大,纯属是想让许蕴出丑。

许蕴冷笑一声,“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甲字包厢的牌子?若我有,你要如何?”

“你要是有,我就跪地给你磕两个响头!”

林雪燕扬言放出狠话,她可是已经打听清楚了,萧荆虽然没来,但那间包厢掌柜的可不敢订给别人。

许蕴就是打肿脸充胖子,虚张声势呢。

“好啊。”

许蕴笑了。

她从怀中掏出一块牌子,递到林雪燕眼前,“看清楚,是不是甲字包厢的牌子?林姑娘愿赌服输,磕吧。”

说着她还退后一步给林雪燕留出个空地。

“不可能,你怎么会有甲字包厢的牌子?肯定是假的!对,是假的!”

林雪燕根本不相信,嘴里一直反驳。

许蕴早就猜到她会反悔,直接让春雨把掌柜的叫来。

“薛掌柜,你看看这牌子可是假的?”

薛掌柜一头冷汗,不管是许蕴还是林雪燕,都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人。

他小心翼翼接过牌子,看清上面的字,薛掌柜一脸心惊。

“这牌子是真的,是萧三爷那间。”

“萧三爷?许蕴怎么会和萧三爷扯上关系了,还有萧三爷的牌子?”

此时众人已经顾不得看许蕴和林雪燕的热闹了,比起这个,她们对许蕴跟萧荆的关系更感兴趣。

许蕴充耳不闻,拿回自己的牌子,居高临下看着林雪燕。

“这下你总算能认输了吧,快,赛龙舟马上就开始了,你赶紧磕完走人,别耽误我看比赛。”

“你!”

林雪燕知道自己栽在许蕴手里了,她就是故意激自己的。

“你给我等着!”

说着她就带着丫鬟婆子转身离开,许蕴看着她的背影冷嗤一声。

“哟,林大姑娘这么会耍赖,林大人知道吗,说不定贵妃娘娘听到你做的事都要觉得丢人呢。”

这是又将刚才林雪燕的奚落还回去了。

林雪燕脚步踉跄,但走得更快了。

“哼!”许蕴狠狠出了一口恶气,胸口极为畅快。

她捏着牌子,心里着实感激姜芙。

许蕴知道,萧荆送她牌子就是为了邀姜芙来看赛龙舟,自己不过是沾了她的便宜。

想到这,许蕴问丫鬟春雨,“阿芙妹妹到哪了,你出去迎迎。”

“是。”

姜芙此时刚被姜瑶拦住了去路。

她觉得自己今日出门肯定没看黄历,遇到萧玉璋也就罢了,刚进御景楼就被姜瑶撞见了。

楼上的动静传不到大堂来,姜家一个没落的忠勇伯府自然没银子去订包厢。

姜瑶跟严氏等人挤在大堂中,周围乱糟糟的,她脸上写满了嫌恶。

不过就算是最普通的大堂,也不是姜芙能来的。

“谁允许的你出门,你还真是胆子大了,竟然偷偷溜出来,不愧是没爹娘教的,礼仪规矩都不懂,赶紧走,别在这丢人现眼!”

姜瑶声音不大,毕竟她还要名声。

姜芙娇俏的小脸冷下来,“蕴姐姐给我下的帖子,怎么,二姐姐要怪蕴姐姐吗?”

她才不是好惹的,姜瑶别想欺负她。

果然,听到姜芙用许蕴压她,姜瑶表情僵了一下。

“许家又怎么了,没有长辈允许,你本来就不能出门!”

姜芙才不理她,直接略过她往楼上走,曹妈妈跟她说蕴姐姐在楼上等她。

“......姜芙,你听到没有,你给我站住!”

“你是哪来的丑八怪,竟然敢吼小仙女!”

萧玉璋带着狗蛋进来,就看到姜瑶欺负姜芙的模样,他直接快步上前掐住了她的手指。

这手敢指小仙女,废了好了。

“啊啊啊,疼......”

姜瑶手指都要被他掰断了,疼得想要骂人,可看到来人她先白了脸。

“萧......萧大公子?”


“你好好伺候老太太,等日后嫁给大郎也能帮着大郎。”


世子夫人已经先入为主,觉得姜芙讨好老太太是爱惨了萧玉璋,完全没往别的地方想。

姜芙懵懵的抬头,“可我不想嫁给萧玉璋啊。”

“什么?”

世子夫人没想到姜芙对自家儿子根本没心思,她返回老太太院子时,还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娘,您跟我说个准信,您对姜四姑娘亲昵是要把她嫁给大郎吗?”

萧老太太休息了片刻,稍微精神了些,她放下手中喝了一半的茶水,眼中鄙夷。

“真以为大郎是什么香饽饽,他可配不上我们阿芙。”

我们阿芙?

世子夫人表情裂开,说起来大郎才是老太太的亲孙子吧,怎么在她口中像外面捡来的一样,倒是姜四姑娘亲的很。

“那娘您这么亲近她......”

世子夫人不解,可萧老太太也没打算解释。

姜芙和萧荆的亲事定要找个合适的机会再谈,这个大儿媳性子也有点蠢,就先不跟她说了。

萧老太太沉下脸,“行了,我亲近阿芙自然是因为她得了我眼缘,而且老婆子这条命也是阿芙救的,我亲近她难道不应该?收起你那点花花肠子,别自作聪明去惹她麻烦,不然老婆子虽然年纪大了,但管管家还是没问题的。”

这是敲打她呢,世子夫人绷紧了皮子,再不敢有其他想法。

“娘放心吧,姜四姑娘是您的救命恩人,我感谢她还来不及呢,哪里会找她麻烦。”

“嗯,没那些小心思就好,不然老婆子可不会轻饶了你!”

......

谢婵连萧府的门都没能进去,就灰溜溜回了谢家。

谢夫人刚收拾完后院那群小妾,见女儿回来,殷勤的上前。

“怎么样,这几天有没有让萧老太太喜欢上你?”

谢夫人生了两儿一女,可两个儿子不争气,连草药都认不全,读书也没天赋,到最后能指望的就这一个女儿。

虽然女儿得了老太爷喜爱,可女子都是要成亲的,谢家说起来受宠,可到底只是个太医,还是因为谢老太爷现在还活着,等他一死,还有谁能记着谢家。

谢夫人着急,就盼着谢婵能嫁到萧家去呢。

谢婵闷声不说话,她丢了这么大的人,心里的气恼可想而知。

谢夫人一巴掌拍在她背上,“到底怎么样,你倒是说啊,不会是把萧老太太给得罪了吧?”

她越想越焦急,那巴掌就差落到谢婵脸上了。

谢婵的丫鬟赶紧把人拦住,“夫人,您别打姑娘,原本姑娘跟萧老太太相处的好好的,哪里想到冒出来姜四,把姑娘的风头都给抢走了。”

谢夫人怔愣,“姜四?怎么回事,你来说。”

这小丫鬟从小跟在谢婵身边,也是见惯世面的,几句话就将姜芙救人得了萧老太太欢心的事说清楚了。

听到萧老太太心疾发作,谢婵一筹莫展,最后被个姜芙给治好的事,谢夫人恨铁不成钢。

“你祖父教你的医术都吃到狗肚子里去了?若是你救了萧老太太,还愁亲事不定下来!”

谢夫人根本不信姜芙的医术比谢婵好,在她眼中就是谢婵不努力,白白浪费了机会。

谢婵眼中闪过阴郁,看谢夫人的眼神带了厌恶。

“够了!这事我自己有打算,你别管了。”

“你!”谢夫人气极,“你还有脸跟我呛声,谢婵,别忘了,我是你娘!”

谢婵脸色越发冷,“你该庆幸你是我娘。”



“我也要去?”

王妈妈过来送信的时候,姜芙忍不住出口询问。

姜家虽然没落了,但平日里也会有人情往来,但这些都跟姜芙无关。

以前大房宴客,她就被要求待在二房的院子里,别出去惊扰客人。

甚至因为管得严,白杏连偷偷出去拿饭都不可能。

姜芙已经习惯被排挤,但这次却出现了反常。

王妈妈作为严氏身边最得用的管家婆子,自然知道大房宴客的目的。

她打量了姜芙几眼,捂着嘴笑了。

“四姑娘这话说的,您是府里的姑娘,宴客当然少不了您啊,晚上您可要好好打扮,千万不能怠慢了客人,说不定啊,今晚过去四姑娘的福气就来了。”

王妈妈眼中充满了调笑。

四姑娘长得美有什么用,还不是要被大爷送给老头子做妾。

说什么从五品的官,进府就是姨太太,可她们四姑娘花一般的人儿,被那半只脚入土的老头子糟蹋,怎么看怎么可怜。

王妈妈心里惋惜,可嘴角的笑却越来越深。

她已经迫不及待看到姜芙被踩到泥里了。

夏日的天长,但姜家黄昏刚过就点起了灯。

大房送来了衣服首饰,不仅姜芙连白杏都看出了异常。

“姑娘,大房请的是哪家的客人,竟然这么隆重,而且还舍得给您置办行头了。”

这衣服可是上好的云烟纱,一匹料子就要百两银子,严氏竟然舍得给姑娘做衣服了。

“不知道。”姜芙摇头。

“哎,不管是哪家,大太太愿意让您见人就是好事,就是不知这背后有没有诈,待会儿您就尽管吃饭,旁的别多说,大太太应该不会当着客人的面为难你。”

然而主仆两人这次都猜错了。

白杏扶着姜芙进了大房的宴客厅,就见那厅中坐了个身形干瘦矮小的老人。

屋里点了上百根蜡烛,亮得宛如白昼,将老人脸上的沟壑都照得清清楚楚,自然也照出了他眼中的欲念。

从姜芙出现,林学士的眼神就挪不开了。

“美,真美。”

姜致果然没骗他。

“大伯,大伯母......”

姜芙鲜少与外男接触,即使最亲密的萧荆也从未用这样淫邪的眼神看过她。

她脚步顿在门槛处,不愿再踏出一步。

严氏沉下脸,很是不满姜芙的拿乔,“站着做什么,还不赶紧进来。”

“就是,快带妹妹入座,我看林学士身边就正好,林学士是客人,妹妹作为主家自然要照顾几分。”姜瑶扬声叫人,小丫鬟闻言连忙拉着姜芙坐下。

“我不......”

姜芙不傻,这会儿已经明白了大房的恶意。

只是还不等她挣脱,姜大爷也出声了。

“阿芙,听话。”

姜芙对这个大伯其实并不亲,姜二爷夫妻是横死,连交代遗言都无。

幸好姜大爷良心尚存,没有昧了二房的财产。

可是大房是严氏说了算,对于妻子的冷漠苛待,姜大爷看在眼中却未制止。

甚至在严氏提出将姜芙送给林学士做妾时,他很快就答应了。

上百根烛火齐燃,姜大爷看着自己这个容貌娇艳的侄女,摆起了大伯的谱。

“还不过来见过林学士。”

“......我不。”

姜芙虽然生得娇软,但也不是任由摆布的人。

这个老头色眯眯的一看就不是好人,她才不要过去。

姜芙握着白杏的手,匆忙转身就要离开。

姜瑶等今天等了那么久,怎么会轻易放她离开。

“王妈妈,快把人拦住!”


小姑娘被他捏得舒服的眯了眯眼睛,还有胆子跟他提要求了。

萧荆黑眸闪过一抹笑意,又捏了两下才将她放开。

这不是梦境,她不是梦里那个任他予求的小姑娘。

不能急,徐徐图之也是趣味。

“我上次给你的玉牌呢,怎么不戴着?”

姜芙坐在他对面,萧荆怀抱一下就空了,他捻了捻指尖,上面还带着小姑娘的温软。

他说的玉牌是上次在御景楼硬塞给姜芙的,代表着萧家三爷的身份,旁人见了就知道姜芙是他萧荆护着的人。

若今日戴了,林雪燕和林贵妃也不敢当众刁难她。

“太贵重了,我该还给三爷的。”

姜芙语气略急,她不想收萧荆的东西,尤其上次在御景楼萧荆拿出玉牌,众人胆怯的反应都被她看在眼中。

这一定是极重要的东西,她哪里能收呢。

小姑娘杏眼圆瞪,樱唇微微张开,因为着急脸上染了绯色,萧荆指尖又痒了。

他蜷了蜷手指,清咳一声,“给你,你就收着。”

“退亲之事本就是萧家对不住你,日后若有人以此为由头欺负你,你拿出牌子直接打过去便是,打坏了我替你赔。”

他语气霸道,像极了溺爱小辈的家长,姜芙心里热热的。

除了爹娘,还从未有人对她这样好过。

只是她心头又有点涩,萧荆对她这么好都是因为愧疚吗?

因为萧玉璋跟她退亲,所以别人欺负她,萧荆才会帮她出头。

可退亲的是萧玉璋,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我才不会跟人打架......”

姜芙撇撇嘴,她未发现自己语气带了撒娇的意味,萧荆眸中笑意更深。

“那我替你打。”

昏暗中,小姑娘的脸通红。

......

“小哥,咱们是不是绕远了呀?”

白杏坐在车厢外面,虽然进宫的路她只走过这一次,可来时明明没用这么久。

而且没说出来的是,她总觉得越走越远了。

云安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一脸讪笑,“东街那条路惊了马不好走,从西街绕过去快一点。”

“真的?”

白杏拧眉,他们都没从东街走,云安怎么知道不好走?

难道金吾卫有什么传递消息的法子?

“真的真的,咱们马上就要到了,大姐且坐好就是。”

云安头都快点断了,就怕白杏不信。

白杏冷哼一声,“叫谁大姐呢,也不看看自己那张脸,比我爹长得都显老。”

云安胸口一窒,若他没记错,白杏的爹都死了十多年了吧。

他可是娃娃脸,三爷都嫌他稚嫩,出任务都不愿意带着他呢。

云安嘴角下垂,想哭。

他容易嘛,为了三爷能抱得美人归,先是弄坏姜家的马车,又硬着头皮在京城绕圈,还被姜四姑娘的丫鬟嘲讽老态。

他没罢工都是感天动地了!

三爷一定要给他长月银才行!

“爷,姜府到了。”

马车在姜府后门停下,小姑娘马上就要下车,萧荆心里很是不舍。

若这条路永远没有终点就好了。

“嗯。”

男人声音冷淡,姜芙不懂他为何又生气了。

看来传闻没骗人,萧家三爷喜怒无常性子冷厉,怪不得别人怕他呢。

姜府低头悄悄吐了吐舌头,但她好像没有那么怕他了。

他会哄她,一点也不凶。

小姑娘要下车,萧荆有再多不舍也不能拦着她。

他摸了摸小姑娘的发包,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回去就把玉牌带上。”

“好。”姜芙乖巧点头。

萧荆眸色渐深,“还有,离萧玉璋远一点。”


“怎......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怕姑娘还害怕,您放心吧,有萧大人在,林学士出不来的。”

“嗯。”

姜芙低下头闷哼了一声,在白杏没注意的地方,她的耳根悄悄红了。

不管是不是巧合,萧荆这次又救了她一回。

她好像没那么怕他了。

因着林学士的事,大房消停了几天。

最近许蕴忙着陪几个哥哥,也没给姜芙下帖子,她和白杏就窝在二房,看看医书制制香。

说起来前几次出门,姜芙还让白杏去医馆买了套银针和几种药材,她开始练习针灸和制药了。

“也不知道夫人会不会医术,她不会是什么神医传人吧?”

姜二爷和秋娘去世的早,白杏也只比姜芙大了一岁,对两人的印象不深。

在她记忆中,秋娘就是个很温柔娴静的女人,姜老夫人不喜她,她也不会往前凑,跟姜二爷关在二房里过自己的小日子。

若不是他们去世后,姑娘从遗物中翻出了医书和香谱,恐怕这些东西要永远压箱底了。

“或许吧。”

姜芙没多想,她已经沉浸在针灸的玄妙中,如果有机会能亲自给人看病就好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这天白杏突然告诉她一个消息。

“隔壁好像住进来人了,我刚才从墙根底下过听到了说话的声音。”

“是吗?”

姜芙在连针灸解毒,整个人屏气凝神,听到白杏的话她随口敷衍了一句。

白杏也没在意,知道自家姑娘沉迷医术,耸了耸肩悄悄退了出去。

隔壁,萧荆站在杏树下,抬头看着头顶黄澄澄的杏子,仿佛还能透过杏子看到小姑娘嘴馋的模样。

他嘴角忍不住噙了几分笑意。

“爷?要不我摘点给姜四姑娘送去?”

小厮趁机献殷勤,被萧荆一个冷眼扫过来,乖乖闭嘴。

萧荆自然也想光明正大送进去,可他的身份目前只能给她惹来麻烦。

再等等......

“摘筐熟透的,悄悄递过去,别让她那个丫鬟发现。”

“是。”

白杏拿饭回来,就拎着一筐杏子,姜芙眼睛圆瞪。

“你摘的?”

白杏差点被自家姑娘的话吓得扔掉筐子,“哎呦我的姑娘哎,您可冤枉婢子了,上次被那边的人骂过,我哪里敢再偷摘,这是在墙根发现的,婢子猜是不是隔壁的邻居送给姑娘的?”

姜芙拧眉,“可是我又不认得他们。”

她到现在还不知隔壁住了谁。

白杏挠了挠头,觉得也是,“可他们给我们送杏子做什么,也可能是送给邻居的见面礼,话说咱们隔壁是长公主府,这京城只有一个长公主吧,就是不知道是谁了,要不姑娘问问许姑娘,是不是之前见过姑娘,所以才送东西?”

姜芙出了两次门,也算有些见识了,或许哪次见过人也不一定。

听闻白杏的话她点点头,取来一张信笺开始写字。

萧荆还不知道自己将要掉马,心里只惦记着小姑娘喜不喜欢吃杏子。

晚上姜芙又做梦了,这次是在树上。

她躺在树干上,身下是悬空的,对高处的恐惧让她紧紧抱着树干,眼圈沁红。

只是那树干,突然间变成萧荆的模样。

她搂着他的脖子,双腿也环在他的腰上。

有风吹来,萧荆的发尾扫在她的脸颊,痒得她身子微微颤抖。

“乖,别怕。”

男人倚靠在树上,腿抵着树干,姜芙趴在他怀里,听着他在耳边安慰,不自然的想挪开。

“嗯!”

她腿刚动了两下,就听到男人闷哼一声。


“是。”


......

姜芙救了萧老太太的事到底还是传了出来,加上她和许蕴还有明月公主交好,姜芙一下子就打入京城的贵女圈,一时间风头无两。

京中各大宴会都争相邀请她,姜芙这个小孤女比贵女之首的谢婵还要受欢迎,也把忠勇伯府重新带入世人眼中。

大房。

姜瑶自从名声尽毁后就宅在院里不出去,可她还每天自虐似的打听姜芙的消息,听她在外面混得风生水起,比杀了她还难受。

“娘,这本来该是我的,都是姜芙这个贱人抢了我的风头。”

姜瑶到这会儿都还没意识到她的错误,一心把问题归咎给别人。

可严氏这个宠女狂魔偏偏又向着她,女儿说什么都是对的,母女两人对姜芙的恨意已经到了顶峰。

“娘,您说替我除掉她,到底要什么时候,我已经忍不了了!”

以前那个处处不如她的孤女,现在却强压她一头,这种落差姜瑶根本就受不了。

严氏摸着女儿的头,眼神带着安抚,“瑶儿放心,她高兴不了太久了,不过目前这小贱人还有些用处,等她没有了价值,娘自然会给她一个了断。”

“什么用处?”姜瑶不解。

严氏唇角扯了扯,眼中露出一抹算计,“瑶儿且等着就是。”

......

过了中秋,京中的宴会更多,姜芙本不是爱热闹的人,可拦不住贵女们给她下帖子,去一个其他的就得都去,她都有些烦了。

“姑娘,老太太让您过去。”

王妈妈过来叫人,姜芙和白杏都有些惊讶。

“老太太,你没说错?”

王妈妈刻薄的脸上挂满了谄媚的笑,早已没有之前嚣张的模样,这府中谁不知道如今四姑娘名声显赫,说不定以后还要靠她起势呢。

王妈妈这样见风使舵的小人最会看人下菜了。

“可不就是老太太,四姑娘现在如此风光,连老太太都出关要见您呢。”

白杏扭头看向姜芙,眼中却没有高兴。

姜老太太可不是个好相与的人,尤其对二房母女她更是厌恶至极。

二爷跟夫人死后,姜老太太一点不管孙女,直接封了院子,任大房的人把姑娘欺负死。

“姑娘,要不咱们别去了......”白杏很是抗拒。

“没事。”

姜芙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了,她对老太太无爱无恨,就当去见个不亲近的长辈。

主仆两人跟着王妈妈进了老太太的院子,姜老太太常年礼佛,按理说应该是慈眉善目和善的老人,可她眉眼间充斥着戾气,形容更是消瘦到刻薄。

姜芙看了一眼就低下头,“祖母。”

姜老太太看着她和秋娘肖相的模样,眼中闪过厌恶。

“你是大房养大的,不能忘了本,瑶儿被人陷害在京中伤了名声,你作为妹妹自然要帮衬一把,日后再有宴会,你都带着她,姜家是一体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莫要小家子气,瑶儿好了日后也是你的助力,知道了吗?”

姜芙怎么也没想到老太太要她来,是替姜瑶谋划的。

她只是性子软,但不是什么圣人,姜瑶欺负陷害她这么多次,让她当没发生过,以德报怨,她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祖母言重了,大姐姐有大伯母在,哪里用得着我帮着。”

“你不愿意?”

姜老太太一双吊梢眼上扬,整个人刻薄极了。

姜芙心里是怕的,可她偏不想帮着姜瑶。

“恕孙女帮不了。”

“好好好!”

姜老太太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表情怒极。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萧玉璋惊慌,“我没有,我怎么会作贱阿芙妹妹,我是真心要娶她的!”


他接连反驳,可世子夫人一点也不松口。

“就算娘同意,姜四姑娘也不会嫁给你的!”

“怎么会?”萧玉璋一脸惊诧。

他在京中是数一数二的好郎君,想要嫁给他的人数不胜数,阿芙妹妹肯定也愿意的。

“娘,你是不是不喜欢阿芙妹妹?”

萧玉璋想了半天,只想到一种可能,就是世子夫人不喜欢姜芙,不想她进门。

世子夫人被气了个仰倒,这有了媳妇就忘了娘的蠢儿子,媳妇还没眉目呢,就开始跟她这个当娘的作对了,自己真是白养他了。

“滚滚滚!”

萧玉璋被世子夫人劈头盖脸哄了出来,神情很是委屈。

“娘,您就去姜家提亲嘛,等阿芙妹妹进门,我和她一定会孝顺您的!”

他越说世子夫人越生气,连连挥手让婆子将人赶出去,她这些天都不会想见这蠢儿子了。

几个婆子把萧玉璋给架到了院门外,这些婆子都是世子夫人的亲信,看着萧玉璋长大的。

她们可不忍心见母子两人闹出嫌隙,怕萧玉璋对世子夫人有意见,婆子拉着他的手劝慰。

“大郎,夫人都是为您好,咱们跟姜家退亲本就是无理在先,而且当初还是打着你们俩八字不合克老太太的名头,现在又要去提亲像什么样子?别人怎么看您,怎么看萧家?”

萧玉璋也不是真的蠢,婆子给他说清利弊他也反应了过来。

“那怎么办?我是真心喜欢阿芙妹妹想娶她,如果娶不到她,我就不成亲了!”

“你!”

婆子这会儿终于明白自家夫人糟心的感受了,谁摊上个这样的儿子谁糟心。

可萧玉璋是主,她是仆,她再糟心也只能继续劝。

“大郎不能娶她,可能让她做个妾啊。”

“做妾?”萧玉璋两条眉毛拧在一起,“阿芙妹妹怎么能做妾呢,她要和我并肩站在一起,要做妻子的。”

姜芙那样美好的人儿,萧玉璋可不舍得让她做妾。

而且他们萧家也没有纳妾的先例,在萧玉璋心里,他要娶就娶一人。

婆子被她家小主子这蠢萌的样子都无语住了,“你还想不想让姜四姑娘进门了?”

萧玉璋重重点头,“当然想!”

“想就只能纳妾!大郎你要明白,现在不是夫人不想去提亲,而是之前退亲的理由将你们架住了,现在只有纳妾这一条路。”

说到底还是之前萧玉璋不分青白退亲惹的祸,若他没有听信流言死活闹着退亲,如今也不会这样被动。

“只能这样了吗?”

萧玉璋不死心。

婆子板着脸,“只能这样。”

“......那好吧。”

萧玉璋妥协。

就算阿芙妹妹做妾,他也会好好对她的。

婆子见萧玉璋不再继续发疯,才终于松了口气。

送走他,她就回主院赴命。

世子夫人愁的早膳都吃不下去了,让下人收了,自己则带了丫鬟婆子去找萧老太太。

......

萧玉璋也愁的不行,他今日休沐,本来该在家看看话本子的,但这会儿什么也看不下去。

那话本子被他都快揉烂了,最后重重摔在桌上。

“狗蛋,备车,我要去找三叔!”

萧家数他三叔最聪明,肯定有解决办法。

而且最重要的是,三叔跟阿芙妹妹关系好,说不定可以走走他的路子,说服阿芙妹妹嫁给他。

萧玉璋又来了希望,直接跑到长公主府。

也是到了长公主府,萧玉璋才发现它竟然挨得姜家这样近。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萧玉璋怎么会在这,而且还替姜芙出头?

不止姜瑶震惊,其他人也惊到了。

严氏看到萧玉璋护短的模样,又听到他口中的称呼,心里有了眉目。

这萧大公子定是知晓了姜芙的身份,看上了她的脸,自己千防万防最后还是没有防住。

不过幸好,萧家已经退亲,萧玉璋公然护着姜芙,打得只会是萧家的脸,等世子夫人知道后定然会越发厌恶姜芙。

严氏捏着帕子掩了掩嘴角,将嘴边的得意压下。

她上前将姜瑶拉下,跟萧玉璋赔罪。

“萧大公子误会了,瑶儿这是跟她妹妹开玩笑呢,她们姐妹俩关系一向好,瑶儿哪里会欺负阿芙呢。”

“你以为我眼瞎?”

别看萧玉璋已经在户部挂了职,可人还是个混不吝,严氏想打圆场,直接被他怼了回去。

大堂中传来窸窸窣窣的笑声,严氏臊的脸红。

就算忠勇伯府已经没落,也没人敢当众嘲笑她。

这萧家人还真是混账!

幸好姜芙跟萧家的亲事退了,不然那小贱人一步登天,日后处处压她们一头,她能怄死。

“萧大公子这是说的什么话,她们姐妹俩真的是闹得玩呢,阿芙,你说是不是?”

严氏知道自己骗不过萧玉璋,只能叫住姜芙让她解释。

她一个孤女,还不是被自己拿捏在掌心。

严氏已经预想到姜芙唯唯诺诺点头的模样了。

然而,接下来她又被打脸了。

姜芙扶着白杏的手,站在通往二楼的楼梯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不是。”

小姑娘声音依然娇娇软软,可语气却坚定的很。

“二姐姐不高兴我出来,想赶我走,可我是蕴姐姐邀请来的呀,二姐姐难道要我拒绝蕴姐姐吗?”

姜芙歪着头,说出的话却让严氏想吐血,什么叫姜瑶不高兴她出来,这是要将她的瑶儿放在火上炙烤啊。

“胡说什么!你二姐姐什么时候不让你出门了,她早上还去叫你,是你没能起来我们才没带你。”

“大伯母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若大伯母也不想看到阿芙,阿芙可以走,只是希望大伯母能给阿芙些时间,阿芙去跟蕴姐姐解释道别。”

她双手绞在一起,乖巧听话的模样看上去可怜极了,衬得严氏母女越发刻薄凶狠。

“姜四姑娘好可怜,怪不得之前没见过她出门,原来是大房不让。”

“可不是,上次谢家赏荷宴我怀疑她就是被姜瑶推下去的,在外面姜瑶都敢这么肆无忌惮的欺负她,姜府的处境可想而知。”

“可怜了姜四姑娘,若是二房夫妻还活着,她也不至于这么可怜,萧家也不会退亲。”

“萧玉璋退亲还不是因为她貌丑无颜的名声,说不定这名声都是从大房传出来的,现在萧玉璋见到人后悔了吧......”

众人的声音传过来,严氏腿软的差点站不住,她们大房的名声彻底坏了。

不该是这样的,都怪这个小贱人。

严氏的眼神像淬了毒,死死盯着姜芙,姜芙害怕的往白杏身后躲了躲,周围人见状更看不上大房了。

萧玉璋更是气得红了眼。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阿芙妹妹的坏名声都是你们传出来的,我本来不用跟阿芙妹妹退婚,你赔我阿芙妹妹!”

萧玉璋发起疯来谁也制不住,严氏吓得拉着姜瑶往丫鬟婆子身后藏。

“退亲的事是您主动提的,现在让我们赔算什么道理,阿芙就在这,有本事您再将人娶走啊。”

萧玉璋发了狠,退亲岂能是儿戏,这泼妇定是故意激他。

萧玉璋抡起拳头,严氏已经能感受他周身的狠厉气势,脸色吓得发白。

就在这时,门外进来一道颀长的身影。

“萧玉璋,住手!”

萧荆进门就看到这一场闹剧,小姑娘搀着丫鬟的手,瑟瑟发抖的站在楼梯口,萧荆的心都疼了。

萧玉璋听到自家小叔的话果然放下了拳头,只是脸上的表情还是恨恨。

“小叔,这姜家大房不是好人,她们平时欺负阿芙妹妹就罢了,还故意抹黑她的名声,若不是......若不是......我也不会跟阿芙妹妹退亲!”

萧玉璋现在彻底将严氏她们恨上了,完全没想过提出退亲的是他自己。

阿芙妹妹?

萧荆黑眸眯了眯,穿过众人朝楼梯口望去。

小姑娘的眼神闪躲,故意低下头不看他。

萧荆嘴角扯出一丝冷笑。

很好!

自己这才晚到半刻钟,她就成了萧玉璋口中的阿芙妹妹了。

若自己晚来一个时辰,她是不是就要嫁给萧玉璋了。

萧荆胸口燃起熊熊烈火,烧得他心口疼。

不,不仅疼,还酸。

那又疼又酸的异样让他面对萧玉璋时没有一丝好脸。

“够了!回家去!”

“小叔?”

萧玉璋被训斥懵了,最疼爱他的小叔第一次没站在他这边,还帮着外人训他。

萧玉璋心里委屈。

“我又没做错什么,都是姜家大房的错,阿芙妹妹都那么可怜了,你也不帮她,好,你不帮我帮!”

他这副护花使者的模样,让萧荆额间的青筋直跳,恨不得重重敲开他的脑子,看看里面是不是装的浆糊。

他这样吵吵嚷嚷就是帮着姜芙了?恐怕是将她推到风口浪尖去。

萧荆彻底黑了脸,“我会跟大哥说你性子跳脱,户部主事的差事你暂时还做不了,什么时候性子稳重下来,什么时候再领差事。”

“小叔!”

萧玉璋急了,自家小叔这是拿差事压他啊,可他偏偏还没法子。

萧荆不为所动,神情越发凌厉,萧玉璋蔫了。

他扭头看向姜芙,他的小仙女那样娇弱可怜,可是他却保护不了她。

萧玉璋攥紧了拳头,他要变强大,早日带着小仙女脱离苦海!

“小叔,我不吵了,您别跟我爹说。”

“嗯。”

萧荆点头,萧玉璋这样的愣头青最是好拿捏。

自己羽翼还未长成,就想保护别人。

呵!他不知,他的保护比那白纸还不堪一击。

萧荆抬头,望向姜芙的黑眸带了掠夺。

许蕴听到下面的动静从楼上下来,低头就被萧荆的眸子慑住。

乖乖!这萧三爷还真是可怕。

阿芙妹妹被他盯上,不知是福是祸了。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谢家的园子里聚了京城大半的贵女,按着家世由前往后排。

忠勇伯府没落已久,姜芙又是二房的孤女,只轮到一个偏僻的角落。

园子里摆着一条长桌,上面都是各式各样的点心,供贵女们享用。

但能来参加谢家宴会的,哪个不是家里受宠的,自然看不上这几盘点心。

可姜芙不一样。

姜家二爷生前是个闲散文人,全靠家底过日子,而姜芙的生母秋娘又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女,听说当初嫁给二爷时只带了一箱子烂书,连份看得过去的嫁妆都没有。

若不是姜二爷要死要活非要娶她,姜老夫人根本不会让她进门。

不过就算进了门,姜老夫人对这个二儿媳也很是不喜,连带着跟姜芙也亲昵不起来,不然也不会在二房夫妻亡故后锁上院门自顾礼佛,根本不管大房的人如何苛待姜芙。

林雪燕当众发作时,姜芙正对着面前的荷花酥吞口水。

也不知谢家是请的哪家的厨子,这荷花酥炸得分外诱人,花瓣层层叠叠似活得一般,中间的花心应是包的豆沙,甜香味传入鼻息,姜芙终于忍不住伸手了。

“姜四!”

林雪燕指桑骂槐讥讽一通,换个人都得羞的钻地缝了,可姜芙倒好,不仅不在意,还有心思吃点心。

林雪燕快被气死了。

她陡然大声,姜芙被吓得身子一抖,立马将手缩回去。

小姑娘素颜稚嫩,她年纪在这群贵女中虽不是最小的,但因常年关在内宅,不通人情,倒比其他贵女多了天真。

此时她表情懵懂,望向林雪燕的眼神带着疑惑,好似在问这陌生贵女为何大声叫她。

见林雪燕盯着她身前的荷花酥,姜芙恍然。

“......这个是不能吃吗?”

“噗!”

许蕴没忍住笑出声来。

这姜四姑娘可真是个妙人儿。

有许蕴在先,园子里陆陆续续传来笑声,林雪燕恼羞成怒,“闭嘴!不许笑!”

可这又不是林家,自然没人听她的。

林雪燕恨上了姜芙,连带着也恨上了姜瑶姜琳。

周围贵女的嘲笑声不绝于耳,她涨红着脸狠狠推了姜瑶一把。

“不愧是一家人,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配待在这吗,还不滚去你应待的地方!”

姜瑶被推的趔趄,差点摔倒,幸好姜琳在身后扶了她一把。

她不像姜芙,从小就在恶意中长大,别人讨厌她为难她,她只觉得习以为常,并不会因此难堪伤心。

但姜瑶不一样。

她好不容易巴结上林雪燕,凭着说姜芙坏话讨她欢心,在上流贵女圈子挤进去半只脚,然而还不等站稳,就因迁怒被赶出去。

姜瑶不敢生林雪燕的气,彻底记恨上了姜芙。

这个贱人,就该被一直关着才行!

“好了,湖边已经布置好了,大家过去赏荷吧。”

谢大姑娘出来打圆场,园子里安静下来。

林雪燕怒瞪了姜芙一眼,跟着谢婵去了园心湖。

两人离得远,姜芙并未直观感受到她的怒气,她这会儿正可惜荷花酥吃不上了。

哎,也不知那湖边有没有。

小姑娘的心思太过浅显,都写在脸上,许蕴看的好笑,主动上前与她交谈。

“姜四姑娘喜欢吃点心?”

姜芙察觉到身边有人,扭头就看到一张圆满福气的脸,笑起来嘴边还有个梨涡,看了就让人欢喜。

她很少感受到善意,但能感觉到许蕴是真心跟她交谈。

姜芙点点头,声音绵软,“喜欢的。”

“我家厨子做点心一绝,比谢家的还要好吃,我请你去吃?”

比谢家的还要好吃,那得多好吃?

姜芙想象不出来,她觉得谢家的点心就极好吃了,虽然她还没来得及尝。

“我......我出不去。”

她当然想吃,可姜大太太不许她出门,今日若不是谢家下的帖子,她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出来呢。

许蕴被她娇软可爱的样子萌化了,没忍住上前捏了她一把,小姑娘脸颊尚还带着婴儿肥,手感果然很好。

“我给你下帖子。”

小姑娘的眼神倏地亮了,许蕴脸上的笑意渐深。

“我叫许蕴,是工部侍郎家的嫡女,比你虚长两岁,你可以叫我一声蕴姐姐。”

“蕴姐姐。”

姜芙虽然行四,但姜家大房那两位不欺负她就好了,实在算不上姐姐,许蕴还是第一个想和她交好的人。

“乖。”

这边两人亲昵的模样让姜瑶咬碎了牙,姜芙凭什么,凭什么惹怒了林雪燕却还像没事人一样,谢大娘子为她解围就罢了,许蕴还主动跟她亲近。

“这个贱人!”

看到姜瑶气得发抖的模样,姜琳眼中闪过一抹幽光。

“二姐莫要气,这许大姑娘不一定是真心要与她相交,毕竟她和林大姑娘一直不对付,许蕴越是亲近姜芙,林大姑娘就会越恨她。”

“你说得对!”

被姜琳这么一点拨,姜瑶很快就想通了。

姜芙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有什么值得许蕴交好的,还不是是为了跟林雪燕作对,让她不痛快。

姜芙夹在其中就是个活靶子,白白惹了更多嫉恨。

“哼!就算这样我也不能让她好过,走,咱们去湖边,今日我定要让这小贱人出丑,日后再也不敢出门才行!”

此时贵女们已经陆陆续续来到了湖边,因着今日萧家的人可能会来,众人都打扮得花枝招展,恨不得将压箱底的衣服穿上,就盼着萧大公子或者萧三爷能看上她们。

“三爷今日真的会来吗,不会是骗我们的吧?”

“大家也只是猜测,再说萧家三爷哪里会看得上我们,倒是大公子那还有点希望。”

贵女们窃窃私语,说到萧大公子不少人看向了姜芙。

许蕴被叫走,湖边只剩她和白杏主仆二人,此时姜芙正看着湖中的荷花出神,脑中想着安神香的香方,准备回府路上找机会去买原料。

众人说话的声音传到她耳中,听到萧家三爷的名字她身子忍不住抖了抖。

萧荆......也会来吗?

“姑娘?”

姜芙的惊慌落在白杏眼中,她小声唤了她一声。

姜芙回过神,强压住惊慌,“我没事。”

她不怕,萧荆不知她做梦意/淫他,不会对她怎么样的。

嗯,她不怕!

不远处的姜瑶姜琳看着她,两人相视一眼,眼中都是算计,“走,我们过去。”


林贵妃点到即止,林雪燕眼神亮了。

“姑姑,我知道了,宋承元!”

这宋承元是宋将军之子,传闻面如鬼煞还克妻,先后克死了三任妻子,在京城恶名昭著,根本无人敢嫁。

若姜芙嫁进去,说不定新婚当晚就被吓死了。

林雪燕越想越激动,但也不至于失了理智,“那我们怎么让宋家去提亲啊?”

林贵妃低头摸了摸小腹,唇角勾起笑意,“这件事本宫会解决。”

“娘娘,谢大姑娘来了。”

门外宫女的声音传进来,林贵妃止住话头,她看向林雪燕低声吩咐,“你先回去吧,今日之事没成之前谁也不许说,知道了吗?”

林雪燕瑟瑟点头,“知道了姑姑。”

“嗯,走吧。”

林雪燕行礼离开,在门口正好和谢婵遇上。

她心中疑惑,姑姑找谢姐姐做什么,难道是生病了?

......

这边姜芙和许蕴也从摘星殿出来。

明月公主很舍不得她们,一直送到门口。

“阿芙妹妹日后也和蕴儿多进宫陪陪我吧,我让御膳房给你做好多小点心吃,都是外面吃不到的。”

姜芙喜欢吃点心,听到明月公主的话她眼神都亮了。

许蕴和明月公主被她逗笑,“表姐,看来你已经把这小馋猫给勾住了。”

“勾住不走了才好呢。”

明月公主很喜欢姜芙,她难得遇见这么可心意的小姑娘,恨不得将她留在宫里作伴。

姜芙羞涩一笑,“不行的,我要回家的。”

“噗!傻姑娘!”

最后出来时,白杏手中提了大包小包,都是明月公主给姜芙准备的点心。

许蕴和姜芙走在前面,此时已经是傍晚,夕阳穿过宫墙落在平整的青石板路上,温暖而肃穆。

“阿芙,今日要谢谢你,表姐许久没这么开心过了。”

明月公主从未出过宫门,摘星殿除了皇后和太子会去,也就只有她会去了。

许蕴知道,明月公主是害怕孤独的。

如今除了自己,还有阿芙妹妹陪着她,表姐终于开心起来。

“明月公主很好的,还请我吃好吃的点心,阿芙很喜欢她。”

姜芙杏眼澄澈,说话时会看着人,让人一眼就看出她的真诚。

许蕴握紧她的手,“那我们以后多来看表姐。”

“嗯!”

姜芙重重点着小脑袋,发髻上的流苏簪子都晃了晃,她突然想到了什么,鼓起勇气问许蕴。

“公主的脸治不好吗?”

她可听说过,宫里好多太医,尤其谢老太医还有神医的称号。

许蕴神情黯然,“表姐脸上的红斑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是胎记,姑母和皇上找遍世间名医也没找到医治的办法,如今也只有谢家能配出些祛斑的药膏,但抹了这么多年也没见效果。”

姜芙低下头,小脸皱巴巴的,许蕴看出她的纠结,以为她在替明月公主伤心,遂捏了捏她的小手。

“世间大夫这么多,说不定日后有人能为表姐医治。”

“蕴姐姐,若明月公主脸上的红斑不是胎记,是中毒呢?”

轰!

......

直到许蕴坐上马车,耳边还在回响着姜芙的话。

不是胎记,是中毒......

若真如姜芙所说,那表姐的脸就有治了!

旁人或许不知,可许蕴作为明月公主的表妹最是知道她的痛苦。

作为大周最尊贵的公主,却被拘在深宫中从未见过生人,太后当她是邪祟转世心怀厌恶,皇上心疼女儿可却从未踏足过摘星殿。

姑母每每提起都要暗自流泪,而太子表弟则少年老成,一心想守护长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