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重逢

重逢

那慕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冷艳所居住的小区前几天发生了一起命案,她是一名法医,亦是这起命案的法医负责人,她见惯了尸体,所以一点都不感到害怕。同学聚会结束后,有人声称为她壮胆,非常绅士的将她送回家。对方是十年前校园中的风云人物,他们之间原本没什么交集,可这一次,她竟然鬼使神差下与其产生了纠葛……

主角:冷艳,温琛   更新:2022-07-15 23: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冷艳,温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逢》,由网络作家“那慕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冷艳所居住的小区前几天发生了一起命案,她是一名法医,亦是这起命案的法医负责人,她见惯了尸体,所以一点都不感到害怕。同学聚会结束后,有人声称为她壮胆,非常绅士的将她送回家。对方是十年前校园中的风云人物,他们之间原本没什么交集,可这一次,她竟然鬼使神差下与其产生了纠葛……

《重逢》精彩片段

兰墅湾发生命案,小区里人心惶惶的。

法医冷艳不仅住在这个小区,同时还是这次命案尸检的负责人。

她见惯了尸体,其实并不害怕,但是父亲担心她,便让她晚上回家住。

可是深夜同学会结束的时候,有人绅士地把她带回了兰墅湾——他叫温琛,十年前烟城六中的风云人物——文科班的大才子。

下午他们在命案现场重逢,远远地对视了一眼。

从车上下来的时候,温琛对她说:“小区出了命案,挺让人害怕的,我送你进去吧。”

他的声音很轻,语气也很平淡,望着她的时候眼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暗示。

月光洒在葱葱郁郁的树梢上,照着黑暗的夜朦朦胧胧的,四下寂静。

“好。”冷艳回应的声音也很轻,安静地走在他的身旁。

短短几步路,她便开始酒后胡思乱想——深夜要求进她家,意图不言而喻。

进门后,她靠在墙上摸索灯的开关。还没有找到,灯光已经亮了起来,温琛的手指贴在她的手背上。

夏天夜晚的温度依然很高,可是当温琛的手指落在她的手背上时,她还是下意识打了个冷颤。

回头望着他。

他勾着嘴角,那双星目里流露出来的精光有些放荡不羁了:“害怕吗?”

冷艳微微摇头,转身靠在墙上。目光停在他浅蓝衬衫包裹的挺拔身姿上,接着她抬起眼皮直视他。

因为喝了酒,他的脸颊有点红,乌黑的眼眸被淡淡的酒色衬得有些神秘,下巴那淡淡的胡茬透着男人味。

他一点点贴上来,开始试探:“我想陪你。”

话音未落,双唇已经落在她柔软的脸颊上,接着慢慢移向她的鼻尖。借着酒劲,放肆地落在她充满诱惑的红唇上。

从动作轻柔到炙热地攫取,最后终于控制不住,把唇移到她的耳鬓,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着:“去楼上。”

冷艳天生有点怕黑,即使在这种窘迫的情况下,她还是想开着灯。可是当他炙热的目光与她交叠时,她还是害羞了。

“把灯关了吧。”

“好。”

他温柔地笑,爬起来关了灯。

灯光没了,月光洒在窗台上。调皮地照着卧室,依然能看清对方。

冷艳侧头看了一眼,为难地蹙着眉。

他又轻声说:“我去关窗帘。”

皎洁的月光下,冷艳看见了他挺拔健硕的身材,“呼”的一声,窗帘遮住了她的视线,黑暗吞噬了一切。

他再次回到她的身边,让她有了一丝安全感。

当卧室的灯光再次亮起的时候,冷艳已经去了浴室。站在氤氲的水雾中,她用花洒浇灌自己的脑袋。

今晚发生的事她从来没有想过。

同学会上他们只聊了两句,连微信都没有添加。后来散场的时候,他忽然走过来邀请她一起回家,她居然奇迹般地没有拒绝。

可能是因为喝了酒吧,也有可能是她想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他们之间有过故事,而这段多年前的故事,大概就是他们发生关系的唯一理由吧。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冷艳以为他已经走了。没想到他正在弯腰整理床铺,好像给她换了床单。


忽然,他转身了,还十分自信地面对着她——丝毫没有顾虑到他那没用衣服遮挡的身体。

她只能侧头避视。

“我担心床单上的污渍染到床垫,所以从衣柜里找了干净的床单换了。”他认真地解释。

冷艳“嗯”了一声,小声提醒:“把衣服穿上。”

“我去洗澡。”他快速进了浴室。

洗澡?冷艳茫然地眨了眨眼,看着地上的床单蹙了蹙眉。听着浴室的水声,她不解地吹着头发。

过了一会,他打开浴室的门,大声问她:“冷艳,有浴袍吗?”

她不好意思看向浴室的方向:“我家没有男人的浴袍。温琛,你回家吧。”

“没有浴袍,那我直接出来了。”说完,他很自信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关于她说的话也没有去接。

冷艳蹙了蹙眉,伸手便关了灯,黑暗中她有点害怕。

“你打算今晚一直站在那里吗?”温琛的声音似乎夹着笑意。

冷艳不解地问:“你为什么不回家?”

“我衣服脏了。”听声音的方向,冷艳猜测他应该坐在床上,顿了顿他又问,“那个女尸是谁?”

这个问题瞬间把冷艳的思绪吹走了,她回想白天躺在地上的女尸,又想起了三年前那个悲愤的夜晚——那是她领完结婚证的第四天。

她穿着绿色手术服,满脸疲惫地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在更衣间里脱了手术服,换上白大褂,有气无力地回到了办公室,瘫坐在椅子上闭眼休息。

安静的办公室,手机毫无预兆地震动了两声:“嗡嗡——”

她吓了一跳,但并没有睁开眼睛。缓了一会才摸到手机,打开微信,播放语音消息。

“艳儿,今天太晚了,你那么累还是不要过来了。明晚我去接你,想你、爱你。”

听着他的声音,冷艳心里甜丝丝的,疲惫的身体似乎一下恢复过来。她笑了,笑容非常美好。

从民政局分开以后,她已经三天没有见到他了。所以想给他一个惊喜,坐了一会去了新房——兰墅湾。

这栋别墅是她妈妈留下的,她一直不舍得住。

客厅亮着昏暗的灯,她知道他在里面,于是悄悄打开了门。

清新不俗套的客厅,开着两盏暖色壁灯。原本光滑如镜的地面,在昏暗的灯光下没了光泽,还堆放着衣物。

她下意识停下了脚,蹙眉望着扔得乱七八糟的衣服,性感的女性内衣格外醒目。她心里咯噔了一声,悄悄往前挪了两步。

客厅沙发方向传来急促的呼吸声,她脑袋嗡嗡的,心里十分发慌,扶着墙壁,渐渐明白了。

站了几秒,她清晰地听见了他的声音,语气非常暧昧,“宝……”

她颤抖着手,用力拍下墙壁上的开关,“啪!”

就在这时,温琛忽然来到她的身边,打断了她的回忆。

“啊——”她被吓到了。

他悄声问:“你怎么不说话?”

缓了一会,冷艳才冰冷地回答:“没什么。”

“你……”温琛欲言又止的,“上床吧,我今晚陪你。”


冷艳感到意外,漆黑的卧室看不见他的轮廓。只能循着声音辨明他的位置,站了一会她没有挪动脚步,只是问:“你什么时候搬来的?”

“……前不久,”温琛没有展开这个话题详聊,只是再次叫她,“过来,我知道你怕黑。”

冷艳倔强地说:“那是以前的我,现在我已经不害怕了。”

她话音还没有落下,温琛已经牵着她的手,把她拽去了床上,他开玩笑说:“是我害怕行了吧。”

他的言行举止似乎和她非常熟悉。

躺在他身边,冷艳十分拘谨。分明是自己的床,但感觉却那么陌生。脑袋里面的画面乱七八糟的,有的是多年前的事,有的又是刚才运动时候的画面。

总之非常糟糕。

忽然,他的声音飘荡在黑暗中,语气吞吞吐吐的:“这些年……你还好吗?”

冷艳睁着眼睛,努力面对黑暗,接着轻声说:“挺好的。”

过了一会,温琛侧身面对着她,柔声问:“你一直是一个人住吗?”

“嗯,”冷艳也翻身了,不过是背对着他。

卧室非常安静,他忽然含着歉意说:“刚才我不知道,所以没有照顾到你的感受。你还好吧?”

冷艳认为,刚才两人的疯狂行为,应该是酒精的作用。

“挺好的。我是医生,知道怎么照顾自己。”她的声音很低,说完这句话她就假装睡着了。

温琛也挺善解人意的,见她没有再想说话的意思,他也就沉默了。过了一会,他悄悄挪过来,把手搭在她的腰上。

冷艳假装不知道。

渐渐地,两人都睡了。

*

第二天早晨,冷艳在餐厅准备早餐。一杯咖啡、两片全麦吐司、一个煮鸡蛋和几颗圣女果。

她有早起的习惯,所以下楼的时候,温琛还在睡梦中。准备好早餐,听见了他的脚步声。

“早上好!”他挂着满足的笑容,健步走进餐厅,拉开椅子后直接坐下。身上的衣服还是昨天那套脏的——浅蓝衬衫、黑色西裤。

冷艳承认,他帅气的脸笑起来确实非常吸引人,总让人忍不住想多看两眼。她盯着他的衣服看了看,一边喝着咖啡一边问:“衣服不是脏了吗?”

“马上回去换。”温琛抿嘴微笑。这时手机响了,当着冷艳的面他直接按下了免提,丝毫不见外。

“温总,”电话那头像是他的助理,“昨天你不是去参加同学会了吗?为什么电话一直不接?而且现在还不在家?”

听上去助理追到家里来了。

温琛没有回答,直接问:“什么事?”

“哦,”电话那边的人,用好奇的语气对他说,“那个死在你家旁边的女人十分奇怪。她不是兰墅湾的住户,但却经常过来。”

“知道了。”

挂了电话以后,温琛用他那星目里的精光,直勾勾地凝视着对面的冷艳,左手手指轻轻敲着餐桌的桌面,似乎在等着她的答复。

然而冷艳只是垂着眼睫,安静地喝着她的咖啡,无视他的眼神和举动。

安静了一会,他主动开口询问:“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她的回答非常迅速,还没有任何感情。

温琛把手握成了拳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我发现提到那个死者,你情绪似乎有点波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