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病娇王爷开始学乖了

病娇王爷开始学乖了

雾莲果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张予柔有眼无珠,错爱渣男,最后受尽折磨,被虐惨死。再睁眼,她重生回到了过去,彼时,悲剧尚未发生,一切都还来得及。从此,张予柔从此踏上虐渣打脸之路。突然之间,她发现自己居然逆袭成为满级大佬了。某病娇王爷不乐意了,媳妇太受欢迎,身上的马甲太多怎么办?

主角:张予柔,沈牧野   更新:2022-07-15 23:5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张予柔,沈牧野 的女频言情小说《病娇王爷开始学乖了》,由网络作家“雾莲果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张予柔有眼无珠,错爱渣男,最后受尽折磨,被虐惨死。再睁眼,她重生回到了过去,彼时,悲剧尚未发生,一切都还来得及。从此,张予柔从此踏上虐渣打脸之路。突然之间,她发现自己居然逆袭成为满级大佬了。某病娇王爷不乐意了,媳妇太受欢迎,身上的马甲太多怎么办?

《病娇王爷开始学乖了》精彩片段

疼——

仿佛骨头被穿透的疼!

张予柔从昏迷中醒来,只感觉肩胛骨处,传来了剧烈的疼痛!

她低头一看,差点又因为那恐怖的画面而晕厥过去。

因为她清晰地看到,自己两边的琵琶骨,都被长钩穿透。

她被吊了起来,鲜血从肩膀往下流。一滴一滴地滴在脚下的八卦阵中。

她的血,已经将八卦阵染红了一大片了。

怎么回事?

看周围的环境,依然是在骊山猎场。

她记得,是妹妹张嫣然和重王沈千重邀请她来打猎。

她喝了一口水就晕过去了。

是谁要害他们?

“妹妹……千重哥哥……”

她想叫喊,但是剧烈的疼痛,以及那渐渐流逝的生命,让她只能吐出气若游丝的声音。

“姐姐是在叫我和千重哥哥吗?”张嫣然一身桃粉骑射装扮,出现在八卦阵之外,笑容得意,眸光恶毒。

沈千重就站在她的身边搂着他的肩膀,冷漠地看着被吊起来的张予柔。

“是你们?你们要害我?”张予柔不敢相信地看着张嫣然和沈千重。

这两个人都是她最亲近的人,也是她倾心相待的人。

她不信!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张予柔喃喃开口。

“为什么?姐姐这句话问得可真好!你是天之骄女,身怀真凤血脉,有最宠你的爹爹,有爱你的四个哥哥。而我,出生就是庶女,一无所有。我当然想你死,想得到你有的一切。”

张嫣然表情有些扭曲,精神有些疯狂。

“很快你的真凤血脉会是我的,爹爹和哥哥的宠爱也会是我的。你的一切都会是我的。”

张予柔痛苦摇头:“张嫣然,我事事让着你,宠着你,我自问没有半分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说着,她吐出了一口血来。

随后又挣扎着继续说:“还有,千重哥哥,你说过你喜欢我的……你说过的……”

“我说你就信?”沈千重轻蔑地开口,“真是蠢货一个!若是不说喜欢你,你怎么会为了我拒绝跟沈牧野的婚事?沈牧野可是个魔鬼,如果你跟他定下婚约,我们还怎么敢弄死你?”

“噗——”

张予柔重重地吐出了一口血来。

原来……原来……

她倾心相待的两人,竟然是费尽心思、不择手段,要杀死她,夺走她一切的人。

说喜欢她,也不过是骗她而已。

她之前还事事维护他们,事事顺着他们。

都怪她眼瞎,没能看清楚他们的目的。

现在看清了,却也无能为力了。

她快死了!

她恨!她好恨!

“姐姐不要着急死!受完十根离魂钉再死!你若是现在死,禁术不成了,我得不到你的真凤血脉,你死得就太亏了。”

张嫣然冷笑地说着,随后拿出了第一根离魂钉,甩向张予柔。

“啊——”

张予柔感觉长钉没入身体,痛得无法呼吸。

还没有缓和过来,第二根离魂钉又被打入了她的身体。

然后是第三根、第四根……

身体越来越痛,仿佛割肉离骨,千刀万剐。

血也越流越多,最终浑身血红,脚下的八卦阵也全部铺满她的血。

第十根离魂钉受完,她灵魂离体,气绝身亡。

张予柔知道自己死了,死不瞑目、冤魂不散。

她飘荡在空中,看到两人利用禁术,提炼她的真凤血脉,最终引入张嫣然体内。

成功之后,张嫣然一脸兴奋。

“千重哥哥,我终于拥有真凤血脉了,以后我修为一定可以突飞猛进,成为你的助力的。只要我们处理好这件事,张家不会发觉,张家也会是你最大的助力!我好开心啊!”

慕千重笑了笑:“那你可要好好谢谢张予柔这个蠢货!如果不是她这么蠢,我们也不会这么顺利。”

张嫣然得意地笑起来,随后看着张予柔的尸体,说:“姐姐,谢谢你这么蠢,哈哈哈……”

张予柔感觉恨意在胸膛翻涌。

她恨!她想杀死他们!想杀死这两个狗东西!

可她做不到,她只是一个魂体而已!

-忽然,她看到一柄长剑,从天而降。

一个红色身影,紧随剑锋而来。

身影落在张嫣然和沈千重身边,执长剑刺向他们。

一时间,刀光剑影,两人则是惨叫连连。

待到寒光散去,张嫣然和沈千重满身是伤,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红色身影握着长剑,站在他们身边,挺拔俊美。

忽然出现,还将张嫣然和沈千重打倒在地的,是一个青年男子。

男子皮肤白皙到病态,五官像是精心雕琢过的玉器,眉间还带着一个血红色的蛇信印记,配着那一身红色锦袍妖异惊艳。

飘在空中的张予柔看清楚男人的脸,一脸震惊!

那是……沈牧野!

曾经,陛下给她和沈牧野赐婚,但被她当场拒婚了。

那次拒婚,让他颜面尽是,连夜离京。

可他现在在干嘛?

沈牧野走近奄奄一息的张嫣然。

长剑一挥,割断了她手、脚、脖颈的血管。

一时流血如注。

“她的血脉,你不配!”嗓音低沉狠绝。

“沈……牧野……你疯了!一个当众拒婚……让你难堪的女人……你为了她……要杀我们……她不过是……又蠢又……”

沈千重眼中带着恐惧。

沈牧野剑一挥,削去了沈千重的舌头。

“喝喝喝……”沈千重再也说不出话来。

沈牧野蹲下看着他,长剑放在他脖颈上,缓缓落下。

他嘴角勾着嗜血的弧度。

嗓音清冷残忍。

“沈千重,有些事,你可能不知道。

她每看你一眼,我就想在你身上捅一个窟窿。

她每靠近你一分,我就想割开你的喉咙一寸。

我之所以拼命克制,是怕她知道,会生气,会讨厌我!

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动她!”

周围安静了下来,张嫣然血尽而亡,沈千重身首异处。

张予柔觉得解气,害死她的两人,也终于死了。

可她又觉得有些愧对沈牧野。

她害他当众出丑,成为笑柄。

他却帮她报仇雪恨!

刚刚沈牧野说的话,是表示,他是喜欢她的?

她觉得有些讽刺,她倾心相待的人要害死她。

而她深深伤害过的人,竟然喜欢她。

再也没有活得比她更糊涂的人了吧?

可是,沈牧野为什么喜欢她?他们明明没有任何交集。

忽然,她想起自己曾经失忆过,忘记了之前的很多事情。

难道她失忆前,他们有过什么过往吗?

她想着,又看到沈牧野将她的尸身放下来。

他脱下身上的红袍,裹在她血肉模糊的身体上。

他直挺挺地跪着,小心翼翼地将她抱在怀里,就像是对待最珍贵的宝物。

他一双凤眼低垂,又长又弯的睫羽轻颤,看不出情绪。他薄唇微动,沙哑克制的嗓音传来。

“是我错了!”

“重逢的时候,我就该把你锁在身边!”

“那些人,但凡你瞧上一眼的,我都应该杀掉!”

“他们不配得到你的关注。”

“这一次,若我能找到你,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半步了。”

……

沈牧野说完,拿起了剑,横在他自己的脖子上。

“不——”

张予柔看到这样的画面,眼中瞬间充满了惊恐。

她想冲过去抓住那把剑。但挥动的长剑,却将她的手打散。

她什么都阻止不了。

“不——不要——”

沈牧野!不值得!不值得的!


“不要……不要……我不值得……”

张予柔从梦中经坐而起,心脏剧烈地跳动着。

她按着胸口,扫了一眼周围,发现自己正坐在她自己的床榻上。

这里是她的闺房!

她有些茫然,她不是被张嫣然和沈千重害死在骊山猎场了吗?

“大小姐,你怎么啦?做噩梦了?”

侍女青青连忙过来,伸手去替她轻抚背部。

张予柔看着青青,有些发愣。

这是鲜活的青青。

她伸手去抓青青的手臂,也可以结结实实地抓住她!她现在不是魂体。

“我没死吗?我还活着吗?”她喃喃开口,仿佛被噩梦魇住了。

“咯咯咯——”青青娇笑出声,“大小姐该不会是睡糊涂了吧?你好端端的,什么死的活的?大小姐赶紧起来吧,待会内侍该来宣旨了。”

“宣旨?”

张予柔感觉有些迷茫,她清清楚楚地记得,她死了,是被张嫣然和沈千重那两个狗东西害死的,死的很惨。

后来沈牧野赶到,帮她报仇之后,也自尽了。

记忆那么清晰,她现在胸膛里还残留着对两人的恨意,以及对沈牧野的歉意。

不会有假。

那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她悄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得她差点眼泪都冒出来了。

青青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一边将帘子打起来,一边开口说:“就是给你和寒王赐婚的圣旨啊,昨天老爷有说过的,你不记得啦?”

张予柔怔了怔,她想,自己应该是重生了。应该是重生回到陛下给她和沈牧野赐婚的这一天了。

青青将帘子挂好之后,又开始收拾床榻:“大小姐,如果陛下真的把你赐婚给寒王,那该怎么办啊?听说这个寒王冷血嗜杀,是个大魔鬼……”

“别胡说!”张予柔稍稍皱眉,打断了青青的话。

想到她被害死后,他帮她报仇雪恨,还自刎身亡,她觉得这人并不如世人说那样冷血无情。

她不允许身边的人这样说他。

“青青知道错了,这就去给大小姐打水洗漱。”青青看出了张予柔眼眸之中的不悦,连忙讨好般开口说。

说完,青青吐了吐舌头,随后小跑出去了。

张予柔在床上坐着,若有所思地看向门口。

如果她真的重生回到了陛下赐婚的这一天,那待会那两个狗东西肯定会过来找她,哄骗她拒绝沈牧野的亲事。

沈千重、张嫣然,我回来了,你们准备好了吗?

-果然,青青端着水回来的时候,同时告诉她:“重王殿下和二小姐来了,已经让他们在偏厅等着了。”

“嗯。”张予柔嗓音淡淡,没有什么其他的表情。反倒是在平淡地梳洗,仿佛对这两个人漠不关心。

青青觉得十分惊讶。

以前大小姐可喜欢这两人了,只要是他们来了,都是用最快的速度去收拾自己,然后匆匆出去见这两人的。

今天倒是挺悠闲。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觉得自家大小姐,做什么都是对的。

想着,她打算去帮自家小姐找今天穿的衣服,所以问了一句:“大小姐,今天要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呀?”

“红色。”张予柔不假思索地说了两个字。

青青觉得很奇怪,他们大小姐以前可不喜欢红色的衣服,每次做衣服的时候,都跳过红色的。

“大小姐,你之前不是不喜欢红色的衣服吗?今天怎么忽然要穿红色。奴婢都不记得你有没有红色的衣服了。”青青打开衣柜,一边找,一边说。

“今天就忽然很想尝试一下,你找吧,找不到再说。”

张予柔见过沈牧野的次数不多,也就两次。

他两次都穿着红色的锦袍。

她虽然不怎么喜欢红色的衣衫,但他应该是喜欢的吧?

-青青翻箱倒柜,总算在最底层找到了一件红色的衣服。

衣服很新,一次都没有穿过。

张予柔穿上了衣服,又描了精致的妆容,梳好了头发,才慢悠悠地往偏厅走去。

来到偏厅门口,她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偏厅之中的张嫣然和沈千重。

上一世她被这两人穿了琵琶骨,吊起来,又被打了十根离魂钉的场景在脑海中浮现。

两人得意而嚣张地说她蠢的画面也一一略过。

那一股恨意在胸腔聚拢不散。

她眸光冰冷,莹白的手下意识地用力握紧玉骨扇。

“咔嚓——”

玉骨扇应声断裂。

“大小姐,怎么啦?有没有伤到手?”青青被吓了一跳,连忙从张予柔手中抢过玉骨扇,还顺便查看了一下她的手。

“我没事。”张予柔将恨意压制在心底,淡淡地开口说,“就是这白玉扇子,有点脆了。”

她其实没必要这么愤恨,因为重活一世,她一定要让这两人如这玉骨扇一样,身首异处。

这是迟早的事,也不用着急。

想着,她提步进入偏厅。

“姐姐……”张嫣然看到张予柔,稍稍怔了怔,随后开口问,“姐姐今天怎么穿了红色?”

张予柔这一身红色衣服,用金线绣着凤凰纹饰,张扬绮丽。

她的皮肤本来就很白。在红色衣衫的衬托之下,更显娇嫩,惊艳不可芳物。

沈千重看到这样的张予柔,有片刻失神。

将沈千重的片刻失神看在眼里,张嫣然妒忌的心脏有些扭曲,她没想到张予柔穿红色会这么惊艳,连沈千重都看呆了。

“想穿就穿,难道我就不能穿红色?”张予柔无视两人的反应,克制住想要掐死两人的冲动之后,淡淡开口,表情漫不经心。

“没有,只是觉得姐姐穿红色很漂亮。”张嫣然违背心意地称赞了一句。

张予柔却不想听这个人罗嗦,直接开口问:“找我做什么?”

沈千重来到张予柔面前,深深地看向她,一脸深情地开口:“予柔,听说父皇要给你和寒王赐婚,我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十分不好受……我……”

张予柔嘴角勾着嘲讽的笑意,看到沈千重装出这么一副深情模样出来,她感觉有点反胃。

这人就是这样的,最喜欢装模作样,说话只说一半,然后有意无意地暗示他喜欢她。

前世她还信以为真,甚至觉得既然他喜欢她,又是这么熟悉的人,那嫁给他也行。

可直到死前,才知道,他之所以装模作样,假装喜欢她,就是引她抗旨拒婚。

当真是狗东西。


“你为什么会不好受?如果作为朋友,你应该为我高兴才对,毕竟寒王可是最有权势的男人。或者说,你喜欢我?如果是这样子,那你应该去跟陛下说,或者跟我父亲提亲。你来这里跟我说,又是什么意思?”张予柔嘴角带着嘲讽的意味,冷声问沈千重。

沈千重一时语塞,他完全没有料到张予柔会这样直白地质问他。

他刚刚那样说,只不过是有意误导她而已。

被这么追问,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张嫣然也有些慌了,她害怕张予柔逼沈千重去跟皇帝或者父亲提亲,到时候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所以她连忙开口说:“姐姐,千重哥哥的意思是,寒王冷血嗜杀,残暴不仁,连先帝……整个皇宫都被他杀了个干净……他就跟禽兽一样……绝对不是姐姐的良……”

“啪——”

没等张嫣然说完,张予柔就一巴掌甩了过去,用了五分力量。

他可是前世替她报仇雪恨的人,敢说他的不是?张嫣然,你也配?

张嫣然完全没有料到张予柔会忽然出手扇过来,瞬间被打飞在地,嘴角还流出了血来。

她狼狈爬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张予柔。

张予柔以前明明那么宠她,甚至连重话都没有跟她说过一句。

为什么会忽然这样打她?

沈千重也很意外,张予柔的性子软,人又蠢,是最容易拿捏摆布的。

之前他和张嫣然都是随意摆布这人的,如今怎么忽然变了?

“予柔妹妹,你怎么能打嫣然呢?你赶紧跟嫣然道歉,不然以后我们可不敢来找你了。”沈千重开口说。

张予柔很在乎他和张嫣然,以前只要是这么威胁她,她就什么都答应了。

张予柔冷笑一声:“不敢来找我?那现在就滚啊!”

沈千重愣住了,他没想到张予柔会这样说。

“另外,我有四个哥哥,但是没有一个叫沈千重的,不知道你叫我妹妹,是什么意思?还有,我教训我妹妹,你又是以什么身份来这里自说自话的?沈千重,别以为你皇子的身份,就可以在这里指指点点。”

上一世,她眼瞎,没看清楚这两人的恶心一面。

但这一世,她绝对不会让这两人在恶心到她了。

她不介意陪他们慢慢玩,但得跟着她的节奏了。

沈千重面露尴尬,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张予柔这才看向张嫣然。

“你既然知道寒王殿下残忍嗜杀,还在这里胡说八道,难道是想要张家满门,为你陪葬吗?”

“你姨娘死的早,我身为你的嫡姐,也应该多多教导你。以前是我太放纵你了,才导致你言语无状,不知所谓。你自己说,我这巴掌,打错了吗?”

“是我错了,姐姐教训的是,没有打错。”张嫣然恨不得咬碎一口银牙,但也只能违心接受,“我在这里给姐姐道歉了,希望姐姐原谅我。刚才千重哥哥也是一时心急,无意冒犯姐姐,姐姐也不要怪他。”

张嫣然说完,朝着沈千重使了个眼色,让他道歉。

还没有拿到张予柔的真凤血脉之前,他们不能失去张予柔的信任。

他们需要尽力稳住张予柔才行。

沈千重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朝着张予柔行了一个礼:“抱歉,刚才是我不对,希望予柔不要怪我。”

“嗯。”张予柔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既然决定跟他们慢慢玩,那自然要先“原谅”他们的。

这时候,有侍女走过来。

“大小姐,宫里来人了,是来传旨的,寒王殿下也跟着来了。老爷让你过去。”侍女远远开口说。

“嗯,知道了,跟父亲说我马上到。”

张予柔说了一句,就提步打算往前厅走去。

而她才走了两步,就听到沈千重开口叫她的名字。

她回头睨视着沈千重,没有说话。

沈千重从张予柔的目光中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人忽然变得这么不好控制了。

但为了阻止她和沈牧野定下婚约,他还是开口说:“予柔,你不要答应赐婚,好不好?我很不想你嫁给沈牧野,你知道我……我……“张予柔自然知道沈千重又在表演他的欲言又止,若是按照上一世,她听到他这些话,肯定就以为他要说的是他喜欢她。

所以她都会接话说她知道他的心意。

这么一来,他也就不用继续说了。

但重生一世,她看到如此做作的沈千重,只觉得恶心,并不想搭理,所以她不接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表演。

独角戏的沈千重有些尴尬,他忽然不知道应该怎么继续说下去。

张予柔欣赏了一会沈千重一阵青一阵紫的脸色,才用探究的眼神看着沈千重,开口问:“沈千重,我发现你说话,总是说一半就开始欲言又止,你是不是从小脑子就不好?所以连话都说不好?”

沈千重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还真可怜呢!”张予柔有些欢快地说了一句,就转身离开了。

-来到前厅,她果然看到了沈牧野,那个在她死后,替她报仇后自刎的沈牧野。

他的皮肤依然是偏病态的白皙,五官比精雕细琢的语气还要精致几分。

他身形修长却偏瘦,一身红色锦袍上绣着黑色的曼珠沙华,挺拔地站在那里,妖异而绝世。

一双凤眸微微垂着,深邃的眸光之中一片沉寂,仿佛世间万物,都不在他的眼里。

他气质有些沉闷阴郁,唯有红色的薄唇和现眼的蛇信印记,给他增添了几分生气。

似乎是感受到她的目光,沈牧野抬眸看了她一眼,眼眸之中似乎有了一些波动,但是很快趋于平静。

内侍见人到了,想要让众人下跪听旨。

沈牧野抬起了手,阻止了内侍念圣旨的举动。

“不用念了。这婚事,张家可同意?”

沈牧野嗓音低沉,带着凉薄之意,却异常好听。

说话间,他凤眸微微抬起,望向张予柔,目光深邃。

话虽然是在问张家,但他的表现很明显,他只在意张予柔的回答。

张予柔对上那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下意识地移开了。她总觉得,那双眼眸,会将她吞噬。

她自然知道,他在等她的答案。

周围众人、正门外远远看热闹的百姓,都在等她的答案。

赶过来的张嫣然站在她身边,压低了声音,开口说:“姐姐,千重哥哥还在等着你呢,他是真心喜欢你的,你不要答应这门亲事,不要让千重哥哥失望啊。”

这“情真意切”的提醒,跟前世一模一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