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暴君这皇后我不当了

暴君这皇后我不当了

水君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十年前,云皎的爹爹用性命为她换来了皇后之位,虽然地位高高在上,可她却得不到夫君的真心。他身边除了一众莺莺燕燕之外,还有一道忘不掉的白月光。萧君赫贵为一国之君,可以得到任何想要的东西,不过属于皇后那颗冰冷的心,却永远无法捂热。他知道,她一直忘不掉那个男人!这对怨侣一直被误会折磨,他们能否拨开乌云见明日?

主角:云皎,萧君赫   更新:2022-07-15 23:5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皎,萧君赫 的女频言情小说《暴君这皇后我不当了》,由网络作家“水君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十年前,云皎的爹爹用性命为她换来了皇后之位,虽然地位高高在上,可她却得不到夫君的真心。他身边除了一众莺莺燕燕之外,还有一道忘不掉的白月光。萧君赫贵为一国之君,可以得到任何想要的东西,不过属于皇后那颗冰冷的心,却永远无法捂热。他知道,她一直忘不掉那个男人!这对怨侣一直被误会折磨,他们能否拨开乌云见明日?

《暴君这皇后我不当了》精彩片段

湖畔中密密麻麻停了十余艘船廊,而画舫二层内,幽幽传来一阵让人脸红心跳的喘息。

画舫四周排列整齐的将军们个个屏息凝神,面色怪异。

而这时,又传来一道娇媚的声音:“皇上这么强,这次让奴家来伺候您……”

画舫二层笼罩在暧昧诡异当中,可一层议事厅里,却是截然不同的一番光景。

云皎敛眉,手捧长卷细细看着,一身锦衣华服席地而坐。

桃花眼里波澜不惊,肤若凝脂,身形姣好,举手投足间美的惊心,不怒自威,听着楼上那人叫的一声高过一声,却纹丝不动仿佛旁若无人。

云皎对面是两排朝堂重臣,此番皆是动着喉咙,胆战心惊,冷汗湿了衣襟,大气不敢出一声,毕恭毕敬跪着。

半晌,云皎放下手里的卷轴,轻启唇角,“此番北疆大旱,众臣协力安抚了民心,是一大好事,但灾民安置还成问题,万不可掉以轻心。”

其中一个年逾花甲的老臣战战兢兢看向云皎,低声道,“皇后娘娘,今日端午合家宫宴,这些事情,还是等到回宫以后,再商量吧,您批了一日折子了,该歇了。”

云皎面不改色,“灾民的事情不容小觑,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要是爱卿们觉得累了,那就都出去,本宫自己思量。”

既然那人都这么不要脸皮,那她又有何惧?

话音一落,没人再敢反驳,都是唯唯诺诺应着,强忍着继续议政。

但这个过程并不好受,画舫二楼时不时传出令人想入非非的娇喘。

局面非但没有平静,反倒有些干柴烈火的意思。

老臣们哪里受过这样的刺激,好几个口干舌燥跪不住,情不自禁动了动身子,更有甚者,想直接跳湖洗个冷水澡。

也不知道,皇后娘娘是怎么做到这么淡然的。

那可是她成婚了十年的夫君啊!

蝉声燥热,云皎良久才终于松了口,“本宫看爱卿们也乏了,今日便到此吧,大家回去准备准备宫宴,好生歇着。”

云皎一声令下,臣子们仿佛抓到救命稻草般,逃也似地回到自己的船廊。

婢女容秋疼惜云皎,为她端来茶,“娘娘,您说了这么久,喝点茶吧。”

云皎端起温凉的茶盏抿了一口,茶水味苦,却比不上她心里蚀骨钻心的寒意。

这些年月里,她对这样的事情早习以为常,原本以为自己能够受的住,可好像……

好像快要忍耐不下去了……

……

楼上不知何时停了动静,容秋刚起身,却看到一个身影从转角处走来,她又急忙恭敬跪下。

“奴婢见过皇上!”

萧君赫迈着慵懒的步子从台阶上缓缓走下,身着绣龙金色外袍,将他身形勾勒的愈发完美无缺。

云皎看的心口窒息,面上却恭敬疏离,“皇上。”

萧君赫狭眸扫过女人的脸,眸色沉了几分,听了这么久,他的皇后竟还能如此淡然。

好,很好!

他倒要看看这女人到底有多骄傲,能够撑到几时!

男人浑然天成的王者之气,不断逼压着云皎,语带讽刺。

“你与大臣们议事,无趣乏味,朕特意为你们降降火,皇后可还满意?”

两人靠的近了,男人身上好像还遗留着暧昧的气息,云皎攥紧了拳又松开,别开头,语气疏离淡漠。

“皇上如此为臣妾考虑,辛苦了。”

“云皎!”

萧君赫看着云皎躲避自己,甚至笑得比霜冻还要冷上几分,顿时来了怒气。

他双眸阴鸷,手上的力道加重。

他强迫云皎对着自己,将她逼迫到画舫一角,身子紧紧贴住云皎。

云皎瞳仁骤缩,用力别过脸,却依旧保持笑意。

“听闻这骊州的花魁最会伺候人,要是皇上嫌弃一个不够,臣妾再去给您买两个来,讨您欢心?”

萧君赫动作一顿,眉眼带笑,棱角分明的脸上蓦然镀上一层冷凝之意。

“皇后费心了,朕觉得,楼上那个,甚好!”

云皎压着颤抖的心,极力镇定。

“那臣妾愿皇上春宵好眠,让楼上那位好好的伺候您,若皇上没什么事情,臣妾就先退下了,免得坏了您的兴致。”

她与萧君赫南巡归来,路过骊州,萧君赫看上了一家花楼里的花魁,一掷千金,还将她带到皇家的画舫上宠幸。

萧君赫当时怎么说的?

“云皎,你还真是无趣,作为一个女人,连男人都不会伺候。”

字字诛心!


萧君赫被云皎呛声,没有震怒,反而咄咄逼人再次欺身压住云皎。

男人修长的手指轻挑着她的下颌,笑得邪肆暧昧。

“朕的兴致如何,就看皇后怎么做了……”

女人桃花眼顾盼生辉,平白漾着一潭春水,朱唇饱满,端的是一副明艳勾人的模样。

只是现在满目都是冷光,令人不喜。

萧君赫蓦然俯身,大掌掐住女人的细腰,隐晦的欲望逼的云皎惊呼出声,“萧君赫!”

男人不为所动,“看在皇后这张脸的份上,即便你不会伺候,朕也能勉强忍一忍。”

就在这时,楼上传来女人娇俏带魅的声音,“皇上,奴家等你好久了~”

说着,就见一个香肩半露的女人委屈的走了下来。

云皎借势推开萧君赫。

男人被打断,眼里瞬间阴云满布。

花魁一下楼就看到萧君赫身边美的不可方物的女人,女人的直觉让她警惕,“你到底是谁,怎么会在议事厅?”

她当然知道萧君赫贵为皇帝,出巡身边还有个比她貌美万分的女人跟着。

原本她还心生危机,可几日下来,她发现这个九五至尊根本不宠幸那女人,也就渐渐宽了心。

可现在什么情况,这女人要和她抢宠幸?

那可不行!

攀上皇帝,飞上枝头做人上人,是天大的荣耀!

要轮也是她这个花魁先,怎么能被这个不知是哪里来的贱人给抢走!

云皎对花魁的心思看的透透的,“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

不过是萧君赫对付她的一个玩意儿罢了,不值得云皎在她身上多费口舌。

那花魁却不高兴了,立马凑到萧君赫身前,贴着男人的身子一顿娇声,“皇上,您看她,奴家不过是想问她是谁,她就给奴家脸色看。”

“她好凶啊——”

花魁嘤嘤嘤娇嗔着,萧君赫慵懒靠在门栏边,一把将女人揽入怀中,手掌抚摸着她的腰肢,贴着她的耳朵哄。

“美人别伤心,要是哭花了脸,朕该心疼了。”

花魁脸上一红,轻轻捶着萧君赫的胸口,“皇上——还有外人在呢……”

外人!

云皎听到这两个字,瞳仁猛地一缩,心口阵阵抽着疼。

她抬眸看向萧君赫,萧君赫却是唇角勾笑,语气温柔对花魁道,“好,既然有外人,那朕就待晚上再好好享受享受你,磨人的小东西。”

萧君赫虽然怀抱美人,眼睛却一直盯着云皎,说出的话一句比一句刺人。

看到眼前的一幕,云皎的心一寸寸凉了下去。

尽管萧君赫平日再怎么恶心她,都是背地里让她知道。

可这次却是当着她的面……

云皎的手指藏在袖里狠狠绞着,几乎咬破了唇,才没失态。

她以为她不会伤怀,可真正到了这时候,她却比自己想象中脆弱太多。

她颤抖着唇齿背过身,艰难开口,“那皇上就好好哄您的花魁娘子吧,臣妾先退下了。”

语毕,她招呼容秋一道,径直离开了画舫大厅。

云皎一走,萧君赫也不再装了,方才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瞬间被冷漠所替代。

他毫不留情推开怀里的花魁,“滚!”

萧君赫根本没有任何怜惜,任凭花魁摔在地上一脸震惊不可置信。

花魁还以为是自己哪里做错了,慌忙跪着上前,拽住萧君赫的衣袍,“皇,皇上,是奴家哪里不对了吗?”

“那个女人,她嚣张跋扈若是让皇上不满了,奴家伺候您……”

萧君赫冷睨花魁一眼,如同注视蝼蚁般嫌恶冷笑,“你?你是什么东西!”

“还有,若再敢对皇后不敬,朕就剜了你的舌头,将你沉湖!”

他狠绝一脚踹开花魁,重重的甩袖而去。

他无比挫败,为什么他总是看不透她的心,不管他用什么办法,用多少个女人演戏刺激她,她都是一副不在乎的模样!

她的心里,终究只装着那个男人吗。

他到底有什么好,竟让她挂念了这么久!

花魁闻言心神俱震,倒吸一口凉气。

她愣在原地大受打击,一股寒意升腾,让她忍不住哆嗦。

那个女人,竟然是当朝皇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