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小幸运

小幸运

绽音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单珝念原本打算去宿舍收拾东西的,但走到半路,她的表姐,也是他们系的辅导老师林栖给她打电话,说让她去一趟系办公室。

主角:单珝念顾翀昊   更新:2022-09-13 04: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单珝念顾翀昊的其他类型小说《小幸运》,由网络作家“绽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单珝念原本打算去宿舍收拾东西的,但走到半路,她的表姐,也是他们系的辅导老师林栖给她打电话,说让她去一趟系办公室。

《小幸运》精彩片段

单珝念原本打算去宿舍收拾东西的,但走到半路,她的表姐,也是他们系的辅导老师林栖给她打电话,说让她去一趟系办公室。

挂了电话,走到系办公室楼下的时候,一辆熟悉的银灰色卡宴忽然映入了单珝念的眼帘。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顾翀昊的车。

昨晚,他就是开着这辆车送她回家的。

他为什么会在?因为招聘的事吗?

“今晏,真的太谢谢你了,晚上我请你吃饭吧,想吃什么?”

当单珝念还在犹豫,要不要现在上去的时候,不远处,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是林栖。

单珝念抬眸,当看到正朝她这边走了过来的林栖还有顾翀昊时,立刻,她闪身躲进了一旁的拐角。

“好啊,你来安排,到时候把定位发给我就好。”顾翀昊毫不犹豫地答应。

林栖开心地笑了。

两个人一起走到银灰色的卡宴前,林栖又问道,“今晏,千念还没有跟你和好吗?”

顾翀昊没有回答,只是拉开驾驶座的车门,尔后,抬手轻揉一下林栖的头发,“走了,晚上给我发定位。”

那表情跟动作,跟揉单珝念的发头时,几乎一样。

单珝念没有再看下去,转身直接去了别的地方。

或许,昨晚真的是因为她太主动了,顾翀昊只是迎合她而已。

又或者,是他正好很久没释放了,所以昨晚才会在她主动的情况下,压着她要了一次又一次。

在一间没人的教室里坐了十多分钟,直到林栖再次打来电话,单珝念才又去了系办公室。

是个好消息,全球最大的家用电器公司JM录取了她,职位是运营部的Seniorcoordinator,高级协调专员。

“JM是世界500强的外企,待遇不错,你这个职位,月薪7千,双休,有五险一金,年假12天,加班的话是1.5倍工资,因为是你,才能拿到serior的title,其他人,只能是coordinator。”

林栖很兴奋地跟单珝念介绍,一直以来,她对单珝念都挺好的。

“嗯,谢谢表姐,我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呀,试用期三个月,在你没有更好的选择之前,必须给我去JM上班。”林栖把JM的相关资料交到单珝念的手里,命令她,“下周一就去报到。”

单珝念接过资料,没说话。

“疗养院这个月的费用,够吗?”习惯了单珝念的沉默,林栖又问她。

“够。”

“如果不够,跟我说。”

“好。”单珝念点头,再次道,“谢谢表姐。”

……

晚上,单珝念跟几个同学一起吃饭。

答辩结束,意味着大家马上就要各奔东西,各寻前程。

同窗四年,平常的时候不见得感情有多深厚,但到了即将分离的时候,却又格外悲伤。

同学们都在喝酒,一杯接着一杯的,都要不醉不归。

但单珝念不敢再喝,找了个借口去洗手间。

只是没料到,被突然从男洗手间里冒出来的江奕承堵截在了洗手间外。

看来他也在这儿吃饭,而且喝了不少。

“眠眠,你怎么也来了呀,来找我的吗?”



江奕承确实喝了不少,一张脸红的跟猴子**似的,看到单珝念的当即,就张开双臂朝她扑了过去。

以前不觉得,现在单珝念真的是讨厌死了他这副总是自以为是的样子。

带着厌恶地,她直接一把推开了江奕承。

“嘿……眠眠,你这是干嘛,谋杀亲夫呀?”

江奕承被推的往后踉跄几步,站稳后,阴恻恻地盯着单珝念。

单珝念懒得得他,直接绕过他就要进女洗手间。

“眠眠,你还真打算和我分手呀?”

江奕承不依不饶,一把又拽住了单珝念,尔后把她拉进怀里紧紧抱住,“我跟其她女生那都只是玩玩,对你才是认真的,眠眠,你要相信我。”

“江奕承,你放开!”单珝念有些恼火,奋力去推江奕承,可是没用。

“眠眠,想想我对你多好呀,交往一年了我都舍不得睡你,其她女生哪有这个福气,你应该知足。”

江奕承双手箍紧单珝念,不管她怎么挣扎,就是不松开。

“江奕承,你再不松手,我叫……”人啦!

“啊!”

江奕承忽然一声痛呼,然后,单珝念就被他带着往一侧踉跄。

好在,江奕承摔倒之前,有人一把将单珝念从他怀里拉了出来。

下一秒,单珝念又撞进另外一个坚硬宽阔的胸膛里。

“TM谁呀,老子……”

“江奕承!”根本来不及看救自己的人是谁,单珝念忽然有些失控地怒吼,“我和你已经分手了,别再来烦我。”

或许是情绪太过激动,吼完单珝念扭头就走。

“眠眠。”林栖原本还想教育一下江奕承,看到单珝念这状态,赶紧追上去拉住她。

“表姐。”

听到熟悉的声音,单珝念才冷静了一些,扭头一看,站在面前的,居然是林栖跟顾翀昊。

“顾先生。”跟顾翀昊温淡的目光对上的那一瞬,单珝念赶紧错开。

“没事吧?”将单珝念上下打量一遍,林栖关切道。

单珝念摇头,由衷道,“表姐,刚刚谢谢你和顾先生。”

林栖看一眼顾翀昊,不由地笑了,“叫什么顾先生,怪怪的,叫顾学长不好吗?”

“嗯,叫学长挺好。”顾翀昊忽然也勾起唇,颔首赞同。

他笑起来的样子,整个夜空都是亮的。

单珝念看他一眼,又赶紧错开视线,没说话。

“走吧,送你回家。”林栖笑着,拉着单珝念离开。

“不用。”赶紧地,单珝念拒绝,“同学们都还在包厢里呢!”

“都走啦,转战KTV去了,就你没心没肺的,最没存在感,人不见了都没被发现。”林栖数落道。

单珝念,“……”

“今晏,你不介意多送一个人吧?”林栖笑着问顾翀昊。

顾翀昊勾着唇,“都是美女,我的荣幸。”

“走啦!”不由分说,林栖拉着单珝念离开。

……

仍旧是那辆银灰色的卡宴。

单珝念坐在后座,脑子里浮现的,是昨晚她跟顾翀昊在车里激吻的画面,耳边响着的,是前面林栖跟顾翀昊的欢声笑语。

缩在最靠车门的位置,不知不觉,她竟然睡了过去,以至于林栖是什么时候下车的,她完全不知道。

之所以会醒来,是因为她感觉有什么温温软软又湿哒哒的东西在舔她。

蓦地睁开双眼,霎那映入她眼帘的,是男人俊朗又温润的脸,一双眸子漆黑,含着星星点点的笑意,又无比专注认真。

单珝念吓了一跳,本能地往后缩。

但根本没有地方可逃。

“辣的。”

顾翀昊看着近在咫尺的有些慌乱的女孩,微微粗粝的大拇指轻拭过她的潋滟的唇遍,勾起唇角,“喜欢吃辣。”

看了看眼前的人,单珝念又看一眼车窗外,强行镇定下来道,“谢谢顾学长送我回来,我先下车了。”

话落,她直接推门,有些落荒而逃。

顾翀昊看着她,勾唇笑了,直到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里,他才回到了驾驶位,驱车离开。

……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