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之皇途霸业

穿越之皇途霸业

白衣渡佛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赵正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居然穿越到架空朝代,直接一步到位,当上了皇帝。指点江山?美人饶膝?哪有那么好的事!伴随着更多陌生记忆涌入脑海,赵正发现原主这个皇帝当的非常憋屈:仙帝想长生,居然要用他的血炼丹,美艳妃子要干政,居然把他变成了傀儡皇帝……穿越而来的二十一世纪精神小伙决定重振旗鼓,成就自己的皇途霸业!

主角:赵正,傅晚晴   更新:2022-07-16 00: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正,傅晚晴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越之皇途霸业》,由网络作家“白衣渡佛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赵正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居然穿越到架空朝代,直接一步到位,当上了皇帝。指点江山?美人饶膝?哪有那么好的事!伴随着更多陌生记忆涌入脑海,赵正发现原主这个皇帝当的非常憋屈:仙帝想长生,居然要用他的血炼丹,美艳妃子要干政,居然把他变成了傀儡皇帝……穿越而来的二十一世纪精神小伙决定重振旗鼓,成就自己的皇途霸业!

《穿越之皇途霸业》精彩片段

六月飘雪,寒彻入骨。

赵正从昏迷中苏醒,捂着脑袋坐起,破口大骂:

“这群杂碎,老子平时待他们不薄,他们竟然下此毒手......”

突然。

赵正闭住了嘴,惊讶地看着眼前。

鎏金华饰,光辉金碧,目光所及,皆是雕梁画栋的金木器物,比他住过的所有别墅城堡都气派不止百倍。

“这是......皇宫?!”

赵正愣了愣,环顾间,只见殿房正方,竟竖着一尊两米多高的棺材,乌铜黯淡,周围烛火环绕,处处透着一股诡异。

“这是......啊啊!”

赵正刚想一探究竟,突然,脑袋一阵撕裂剧痛,把他痛得栽在地上。

随即,一股如浆糊搅动般的记忆,浮在脑海。

“我,穿越了?!”

穿越成了皇帝?

国号大周。

年号......大斗???

赵正嘴角抽搐。

这尼玛谁取的年号!

这是一个在前世世界不存在的朝代,有些类似唐宋时期。

而他的前身赵正,正是大周国皇帝,登基已经五年。

然而,前身作为皇帝,却智力偏低,从出生就没有过一天正常生活。

他的父皇,也就是大周的老皇帝,晚年开始痴迷升仙不老之术。

什么天下大事,外敌内政、百姓疾苦,皆敷衍了事,极少过问。

而为了寻仙问道,他听信巫师术士谗言。

用和他模样最相像的皇子赵正,作为药引。

每日抽其精血,炼丹制药!

赵正的生母,前皇后拿命阻拦,被老皇帝持剑穿心而死。

赵正因惊吓过度,智力受损,性格也变得极其怪异,时常疯疯癫癫,宫中许多人都被发疯起来的他殴打、折磨过。

而好不容易熬到父皇驾崩,他成皇帝,却又领遗旨,被迫跪在父棺椁前,颂文念经,每日六个时辰。

如此往复。

已快五载!

今日六月飘雪,再次犯病的赵正因为无人问津,竟生生冻死在了这绝心殿。

而眼前这尊树立的乌铜木棺,正是他父皇的棺椁!

即便内有百年不融寒冰,五年来,肉身也早已腐烂不堪,若不是有特制的熏香,大殿恐怕早就恶臭盈天。

即便如此,也没人愿意来这里,只有被当做傻子的赵正,被人逼迫,夜以继日地固守于此......

“去你大爷!”

赵正一脚把棺椁踹倒,贡品滚落一地。

“老瘪犊子!死了还折磨老子......我他娘这是什么命?好不容易穿越一回,竟然穿越到这种傻子身上!”

“说好听点是皇帝,说难听点,那就是关在笼子里,任人戏耍和操控的傀儡!”

“不行!我得抽根烟冷静冷......他娘的,连根烟都没有!”

赵正翻了翻兜,又一阵苦叫连连。

他本是一国巨富,在公司蒸蒸日上的时候,惨遭族人背叛,走投无路之际,被人从集团38楼推下,英年早逝。

“两世为人,咋都是这运气......哎对了!你说我再死一回,还能穿越吧?”

赵正从棺椁上取下龙剑,顺便朝“他爹”啐了口,抽剑架在脖子上。

“给我一次完美的穿越吧......”

“不要啊陛下!”

一声娇喝,赵正感觉屁股一疼,一个狗吃屎趴在地上。

“谁!谁踹老子......”

赵正站起,挥着宝剑刚要骂娘,就被眼前梨花带雨的绝世容颜惊住了嘴。

“陛下,您是不是又难受了?如果您不开心,您就打臣妾!万不能伤了九五之尊啊!”

女人抢过宝剑,跪在赵正面前哭声愈烈,曼妙腰身伴着抽泣起伏,仿佛入口即化的白色蜜糖。

“你是......德妃?”

赵正脑袋又一阵痛楚,破碎的记忆,融合一起。

傅晚晴,他的四妃之一,也是唯一一个在他犯病时,愿意照顾他的女人。

也因此,他在丧失理智后,对这个女人......

赵正想到什么,忽地牵住傅晚晴的玉手,掀起衣袖。

只见,洁白如玉的手臂上,豁然十多处大小、老旧不一的伤痕。

触目惊心!

“这是......我做的?!”

赵正前世最爱绝世美女,甚至到了不忍亵渎的地步。

可现在,他脑中却充斥着变态至极,折磨女人的残忍画面!

让他忍不住都想宰了现在这个“自己”!

“不,不怪陛下,是臣妾没能让陛下满意!”

傅晚晴看到赵正痛苦的面色,以为他又要犯病,急切道:“陛下,您别害怕,我这就叫太医!”

说着,不顾踉跄掉落的靴子,赤脚踏雪,便朝外跑。

不过下一秒,就被一只大手抓住手腕。

一用力,坠入了怀中。

傅晚晴吓得一声娇哼,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赵正封住了唇。

用他的唇。

傅晚晴像触电般,呼吸都忘了,大脑空白一片。

五年!

这是眼前男人第一次吻自己!

吻落,赵正眼眶微红,满面愧疚地望着傅晚晴,温声道:

“对不起晚晴,这么多年,委屈你了。”

一声“晚晴”,傅晚晴原本僵住的身体,霎时软塌下来。

陛下以前,只会对他最宠爱的淑妃叫出名字。

可现在......

“陛下,你,你......没事吧?”

傅晚晴有些不知所措,她感觉得出,眼前的陛下和平时不太一样。

从前的陛下,几乎不把她当人看待,非打即骂,百般折磨。

可现在,这个男人竟温柔地叫起她的名字,还和她道歉......

难道是转性了?

还是说,老天有眼,自己的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

傅晚晴还在恍惚,她的双腿却被突然抱起,接着整个人被架在了棺椁上。

“晚晴,你入宫五年,未得尊贵,今日,朕就让你成为我的女人,成为朕未来的皇后!”

赵正伸手擦干傅晚晴脸上的泪,撩起了她胸前的青纱,他要把作为一个丈夫早在五年前该做的事情做了!

傲然初露,随着傅晚晴的急促呼吸上下起伏,仿佛随时要跳出。

赵正不好色,却擅阅女。

眼前所爱,比他前世见过的所有极品美女加起来都美丽动人,娇艳欲滴!

“不行啊陛下!这里是太皇的......”

傅晚晴终于清醒,她虽然早就渴望被皇帝宠爱,可这种事若发生在先帝的灵堂上......

先不说自己,陛下肯定要被国公等人重罚,甚至......

傅晚晴不敢继续想下去!

赵正看却出她心思,又是一阵感动。

接着,面染冰霜。

“这老头害死前身母亲,更是不把老子当人,我没把他搞出来鞭尸就很不错了!”

不过当他看到傅晚晴慌乱的模样,还是将傅晚晴抱了下来:“不过这是爱妃的第一次,是应该换个更正式的场合。”

听到这话,傅晚晴脸上的羞红瞬间蔓延至脖颈。

赵正得意一笑,抱起傅晚晴,推开了殿门。

“哟!六个时辰可还没到呢,陛下这是要去哪儿啊?”

突然,门外走来一个太监,神色不善地拦住了赵正的去路。


这太监平时在门外驻守,不过因为今日突然飘雪,所以就偷偷找地方取暖去了。

这不,他看时间快到了,又折回来,刚好碰到推门出来的赵正。

赵正笑容一敛,剑眉皱起。

这臭阉人,跟老子说话这语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皇帝呢。

你大爷!看来我这前任,平时没少受窝囊气,只是这傻子看不出罢了。

哼!以后老子要好好管教管教这些狗东西了!

天下!可是我大斗的天下!

擦,这尼玛年号......

反正,大周这片天下是我赵正的!

既然老子接下了,那就不容许任何人染指!

“朕去哪还要和你汇报?不长眼的东西!”

赵正雷厉风行,抽出龙剑,朝着那名太监手臂斩去。

太监做梦也没想到,平时疯傻的皇帝,竟然会突然对对他刀剑相向。

躲闪不及,半截手臂陡然而飞。

“啊!你、你......”

太监疼得满地打滚,喊爹叫娘。

“再敢以下犯上,下次断的就是你的脑袋!”

赵正不想在爱妃面前太暴力,不然,刚才那一下,必然让那阉人脑袋搬家。

“走了爱妃!跟朕洗白白去......”

赵正抱着傅晚晴,坏笑着离去,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太监一张脸变得极度扭曲,望着赵正两人身影,眼神流出一抹阴狠的戾气。

“好你个贱人,又在这傻子面前吹风,我看这次谁能救得了你!”

说完,拿起断臂,朝着另一边跑去......

春宵一刻值千金。

傅晚晴像个胆怯的小兔,面染红霞,缩着脑袋望着赵正。

“陛下,您的病真得好了?”

赵正脸上露出坏笑:“要不你再测试下?”

说着又将傅晚晴拉入怀中,双手开始不老实起来......

傅晚晴俏脸一阵羞红,嗔怪着说:“不要......陛下,奴家第一次,你都不温柔些。”

心中却诧异不已,陛下怎么这么大活力,宫中不是传闻他那方面不行嘛......

赵正笑了笑,没有停手,而是给傅晚晴揉捏起小脚,吓得傅晚晴差点又跪在地上,被赵正恐吓般地阻止了。

“从今天起,你就是朕真正的妻子了,我对你好是应该的。”

“这五年来,因为朕,你在宫中受尽苦难,以后的五十年,让朕护你!”

“朕发誓,从今以后,包括朕在内,任何人都不能伤害你!若有人伤你!我必要他九族共灭,若有违背,天神诛之......”

话没说完,便被傅晚晴捂住了嘴。

“陛下!万不可发此毒誓......奴家能一直守在陛下身前,便知足了,其他不敢奢求。”

傅晚晴贴在赵正胸前,泪水滴滴涌落。

陛下,真的恢复了!

她小时候随父亲进宫拜见先帝,因为不懂规矩,险些被嬷嬷打死。

是路过的赵正救了她。

那时赵正还未疯傻,也是从那时起,她幼小的心里,住进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可谁想,先帝为求升仙不老,对赵正的折磨变本加厉,致使他精神重创,性格也变得反复无常。

待他继承皇位后,又有朝臣蛊乱,为架空皇权,逼迫他每日跪在先帝棺椁前诵经念道,动辄恐吓训骂。

她不忍看陛下遭人戏弄,除了耐心服侍赵正,更是教他一些文典著籍加以劝导,希望开启他的心性。

可换来的,却是宫内宫外人的冷嘲热讽。

更有甚者,认为她对赵正另有图谋,对她百般刁难、责罚。

就连陛下也时常犯病疯傻,不解她好意,对她非打即骂......

若不是在朝外,她的家族名声显赫,恐怕她早就遭歹人陷害了。

但现在,上苍仿佛可怜她的境遇,给了她一束光明。

她的皇,醒了!

“好了,爱妃,跟朕出去走走,六月的雪,可是少见哪。”

赵正将锦皇袍为傅晚晴披上,牵着她的手朝外走。

这时,殿门却被嘭的一声打开!

跟着一群手持重剑的金吾卫冲了进来,将赵正围起来。

赵正心头一怔,随即怒火盈天。

“岂有此理!你们是要造反吗?!”

而这时,又有几人推开兵卫,走了进来。

带头老头五十多岁,身着华贵道袍,面无表情。

而他身后,正是刚才被砍断了手臂的小太监。

“陛下息怒。”

老道敷衍地躬了下身,用浮尘指了指傅晚晴:

“陛下受这妖妃蛊惑,违背先帝遗言,擅离祭殿,使先帝龙躯无法得道化仙。臣等前来,便是为陛下铲掉着妖妇,请陛下避让一下!”

言之凿凿,只是任谁都能听出语气透出的不容置喙和不耐烦。

赵正的整颗心都烧熟了!

我擦!就是你这骗子蛊惑我爹,让我十数年受尽非人折磨!

今天竟还明目张胆,来害我爱妃!

不杀你!老子枉活为人!

杀气盈天,赵正脸色沉的吓人。

“老王八!朕要是不让呢?”

在场所有人脸色都为之大变!

他们的皇帝犯病时,确实会有一些让人难以理解的行为。

但像这样粗鄙的辱骂别人,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更别说骂的对象,还是皇帝一直惧怕、权倾朝野的国公风道玄了......

难道......病情加重了?

风道玄顿时大怒,强忍火气,瞪着赵正一字一句:“陛下,是在骂贫道吗?”

赵正心头一颤,他从他风道玄身上感受到一股强横的杀气。

他前生只在军队的将帅,和教授他古拳的师父身上感受过这种气压。

那是真正经过无数硬仗,才会拥有的强者气息。

这妖道......很强!

老东西,隐藏挺深呀,可在这宫殿,你敢动老子吗?

赵正冷笑:“你耳朵七八斤,听话听不清是吧?”

“朕说你是老王八,千年王八,万年龟的王八!”

“是在夸你活得久呢,你这是什么表情?你不该感谢朕吗?老王八?”

赵正说到最后故意拉长音调,还伸出两只手叠在一起,做了个缩头乌龟的手势。

骇!!!

众人彻底惊呆!

连风道玄也压不住暴怒,面容变得极其阴狠!

这傻子平时被他瞪一眼,都吓得哆嗦。

可今天不仅不害怕,还公然挑衅他......仿佛变了个人一般!

突然,他望向一旁的傅晚晴,心头明了。

好个贱人,平时你就天天给这傻子灌迷汤,今天,竟敢怂恿他来对抗老夫!

“贱人!真以为有你的家世作为依仗,老夫就不敢动你!”

风道玄笃定是傅晚晴在皇帝耳边吹风,他不敢众目睽睽教训皇帝,但一个妃子,他还未放在眼中。

厉声命令:“王统领,妖妃迷惑了陛下,你还不快快保驾,杀了这妖妃!”


王铁是皇城守卫,左金吾卫的最高指挥官,膀大腰圆,典型的古代武将长相。

“王铁领命!”

王铁抽出长剑,冷笑着走到赵正身前:“请陛下让开,刀剑无眼,恐伤了龙躯!”

“大胆王铁!你是朕的人,还是这老王八的?”

赵正持剑而立,满脸怒容,但心中却泛起嘀咕。

他知道朝廷上下有不少人是风道玄的人。

但没想到这守卫皇宫的金吾卫,算是皇帝最亲近的禁军部队,竟也成了这妖道的走狗。

这若是哪天时机成熟,妖道一声令下,他这皇帝还不直接被拉下马来?

难道老子连自己最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赵正心中清楚,风道玄还不敢对自己下手,但是他的爱妃恐怕就......

绝不!

我赵正就算死!也不会让这杂碎得逞!

突然,一道灵光自他脑中闪现,计上心来。

“王铁!朕的德妃就在这,你敢动她吗?”

他将龙剑一扔,满脸挑衅地望着王铁。

王铁一听,火气噌一下上来。

他往日就看不上赵正,觉得这就是个废物皇帝。

去掉帝王身份,连屁都不是!

但这废物,今天竟当着这么多手下的面,公然挑衅他!

他似乎都听到了,偏旁卫兵强忍着的取笑声。

岂能忍!!!

“为了先帝和陛下!末将,斗胆了!”

王铁大喝一声,持剑猛地向前一刺。

然而下一刻。

只见赵正突然向前,一把将自己爱妃拦在身后。

同时身子猛地前倾,竟是主动朝着王铁的剑狠狠撞了上去!

刺啦!

利剑斩开皮肉,鲜血喷溅,洒得王铁一脸!

众人大惊失色!

就连城府极深的风道玄,此刻也惊得老眉发颤!

这疯皇帝,竟然为了一个妃子去挡剑!

猩红的鲜血像不要钱一样,从赵正的臂膀穿过皇袍,流淌在地,聚集成镜,映照出赵正疯狂的脸。

他在笑!

风道玄看到这般笑容,心中一颤,猛然间明白了什么!

“护驾!护驾!王铁谋反弑君!”

赵正脸上的笑容转瞬即逝,随之替代的是满脸惊慌,逃命般捂着胳膊大喊大叫起来。

“陛下!快快快!叫太医!!!”

傅晚晴从惊慌中回过神,大哭大喊,也不顾什么妃子礼数,解下腰上绸带,为赵正扎住伤口。

不过却换来赵正,偷偷的眨了眨眼。

傅晚晴一怔,但爱夫心切,没多想,继续为其包扎。

可兵卫和门外的太监宫女却乱成了一锅粥!

傻皇帝也是皇帝啊!

在他们当值时发生这种事,不被株连九族也要被满门抄斩。

尤其是王铁。

他看着手中带血的宝剑,仿佛被人抽空了灵魂。

这可是弑君的重罪啊!

有再大的靠山,也难逃一死!

“不,不是,我没想刺你,是你自己撞上来......”

王铁的解释被赵正厉声打断:

“大胆!跟朕‘你你你’的说话,君臣不分,还说不想谋反?!”

王铁心底慌不择路,赵正可冷静得很。

从开始激怒王铁,到他故意撞上宝剑,陷害王铁,都是他故意为之。

只是这场戏的代价大一些罢了。

他要的效果只有一个,保护德妃的同时,剪除风道玄羽翼!

这时候,又一波护卫冲入福宁殿。

带头的将卫,面如黑炭,环头豹眼,五短身材,模样极其丑陋!

“这矮胖子是......”

赵正脑中搜索一番,恍然明了,心中不由大喜。

此人是右金吾卫统领,张龙!

因为面相丑陋,他在宫中常遭人取笑,包括前身......

不过对他羞辱最多的还是王铁,为此二人水火不容,多次刀剑相向。

如果不是风道玄看重张龙武力过人,对他极力拉拢,他这个位置恐怕也坐不到现在。

但总的来说,这家伙虽然对皇帝不齿,可也不与风道玄等人同流合污,是个忠直之人!

“张统领,王铁谋反杀朕!快快拿下......对了!还有这老王八,他也是同伙,都给朕拿了!”

赵正又指了指风道玄,他现在只要有一线机会,就要致风道玄于死地。

风道玄脸色骤变,心底咒骂。

你这傻子陷害王铁,连老夫都想捎着,痴心妄想!

他嘴角一抽,立刻躬身道:

“陛下冤了贫道,贫道只是前来责问德妃,为何让陛下离开先帝灵殿?王铁拔剑刺伤陛下,与贫道可无关,在场的人皆可作证。”

说完,众人相互对视,随即附和。

“国公是恐陛下违背先帝遗诏,特命我等前来照看而已。”

“王铁又不是国公的人,他大逆不道又怎会和国公有关,陛下明察!”

“......王铁贼子,还不束手就擒?”

赵正听了,牙齿都快咬碎掉。

好一招丢车保帅!

好一群悍将皇臣!

总有一天我要将你们连窝端掉!

不过他却不知,风道玄并不打算放弃王铁。

毕竟这是他多年在皇宫内部培养的狗腿子,若一朝有变,他还有用得着此人的地方。

只是当下局面所迫,他不得不以屈求伸,反正只要这皇帝疯病过后,他用些手段,便能救出王铁。

这也是为什么,王铁敢在宫中这么横行霸道的原因。

赵正心中记恨,面上不动声色,他知道,除掉风道玄不能急于一时。

不过王铁听了众人的话,却吓傻了!

怎么之前还和自己同仇敌忾的战友,瞬间都翻脸不认他了?

旋即,竟哇哇大哭,也不顾眼前之人是他最看起的废物了,跪在地上,头如捣蒜。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臣不是故意伤您,不是故意的......国公救我!救我!”

“呵,你方才不是很威风吗......来人,将王铁打入死牢!”

赵正厌恶地挥了挥手。

“是!”

张龙应了声,差人将王铁押走。

张龙虽然憎恶赵正,但在其位谋其职,当下局势,他还是跨刀护在了赵正身前。

赵正看见,赞许地点点头。

此人可以重用!

接着又看到旁边一副世外高人模样的风道玄,火气又蹿上了。

“老东西!这件事老子跟你没完!”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