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传承阴阳师

传承阴阳师

和你贴心的流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凡在毕业之后,继承了爷爷留下来的一家纸扎店。作为小老板,生活本应该无比美好才是,可爷爷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把店铺开在了山尖尖上。他每天收入微薄,甚至连温饱都是问题。突然有一天,一个香客来访,对方声称找叶神仙。在那之后,叶凡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主角:叶凡,赖莲枝   更新:2022-07-16 00: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凡,赖莲枝 的女频言情小说《传承阴阳师》,由网络作家“和你贴心的流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凡在毕业之后,继承了爷爷留下来的一家纸扎店。作为小老板,生活本应该无比美好才是,可爷爷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把店铺开在了山尖尖上。他每天收入微薄,甚至连温饱都是问题。突然有一天,一个香客来访,对方声称找叶神仙。在那之后,叶凡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传承阴阳师》精彩片段

“劳斯莱斯有没有,来两辆?”

“有!”

“这栋别墅不错呀,来一栋!送家具么?”

“抱歉哈,小本生意,家具得另买。”

“行吧,家具给我来一套。”

“好嘞,一共是二十三块四毛钱,这边威信扫码!”

送走顾客,叶凡一屁股坐在板凳上,给自己倒了杯热茶润润喉。

他是个扎纸店老板,继承了爷爷传给老爹的这间小门店。

虽然是爷孙三代传承老字号,但叶凡的生意并不火爆,甚至可以说是无人问津。

这不,一上午过去了,才来了一位顾客!

“也不知道老爷子咋想的,把店铺开在山尖尖上。”

叶凡一口气喝空茶水,打了个饱嗝,瞅了眼手机里刚刚进账的二十来块钱,不由得吐了句牢骚。

半山腰才是坟地,除非有人忘了带贡品才会想起来在他这里买。

况且山下也有其他人的纸店。

而且人家的都是最新款......

转眼间,到了中午。

叶凡正准备泡一桶方便面,这个时候,店里突然来人了。

“欢迎光临,本店满一百元减......”

“我不买祭品,我是来找叶神仙的!”来人瞅了眼叶凡,连忙摆摆手,脸色着急的说道。

叶神仙?

“你找我爷爷做什么?”叶凡一脸闷惑,老爷子都死二十多年了,怎么还有人找。

“除鬼祟,我家里闹邪了!”

有脏东西?!

“不好意思哈,老爷子早就仙去,您另请高明吧!”叶凡一听,立马就打起了精神。

他是知道这个世上有一些脏东西的,因为爷爷和老爹就是干这个的!

只可惜,学艺不精。

叶凡连老爷子的一丁点本事都没学到手,不要说厉害的邪祟,哪怕一只小鬼他都收拾不了。

“叶神仙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王大海脸上顿时布满了愁容,他一路风尘仆仆的赶过来,结果人没了!

“你是叶神仙的孙子,肯定也会有点能耐吧?能不能跟我去一趟,再晚点就来不及了!”

“这个,我真不行。”

“只要您出山!两万!”

“......”

两万块啊,这一行真是要么不出山,出山就是吃半年。

叶凡摇了摇头,叹气道:“我是叶神仙的孙子不假,可我真的啥也不会,就单纯一纸店小老板,你请回吧,这个忙我帮不了。”

经过一番解释,最终王大海才接受了事实,然后不死心的留下了张字条,这才匆匆离去。

叶凡拿起纸条,看了看。

“莲花乡王家村,王大海。”

嚯,距离够远的啊,莲花乡是离县城最近的,离他这里足足有上百里地。

看来老爷子的威望不浅,能让人奔波百里也要来寻。

只可惜,他是个菜鸡。

吃完泡面,叶凡关上门,闭店。

下午没有人烧纸钱,大多集中在上午或者晚上。

闲着无聊,叶凡把老爷子去世后留下来的一个大箱子翻腾了出来。

他记得,箱子里有很多辟邪之物!可以拿来卖!

如果使用得当,驱逐一些道行不深的小邪祟还是没问题的。

这也是叶凡刚想起来的,这要是后面再来了向王大海这样有钱的困难户,好歹能凑合用上一用。

卖出去怎么着也值点钱吧。

擦掉箱子上的尘土,叶凡满怀期待的打开了箱子,往里面一瞅,顿时傻了。

老爷子的家伙什怎么都没了!

就剩下一张纸条和一本破旧发黄的草纸书。

纸条上写着一行字:儿穷,借物救急,望父勿怪。

看着这歪七扭八的字体,叶凡顿时脸黑。

这明显就是老爹的字!

“唉,没料到啊没料到,服气了。”叶凡无奈的叹气,随手将里面的草纸书拿了出来。

一千零一术?

叶凡愣住,这名字起得谁碰谁的瓷啊?

不过能让老爷子收藏起来的东西,肯定不差。

但是这东西值不了几个钱,除非遇到识货的,不然,地摊市场像这样的仿古草纸书,能论斤卖!

“嘶!什么东西!”

突然,叶凡的手指好像被什么玩意扎了一下。一时间,天旋地转,两眼一抹黑,他直接晕了过去。

但奇怪的是,叶凡的意识还很清醒!

他的意识似乎来到了一处密闭的空间里,这里面,有一本巨大无比的金字书!

“阴阳术?”

看着巨书上面的三个大字,叶凡脱口念了出来!

紧接着他骤然睁大了眼,这三个大字明明是用古文书写,以他的知识含量,根本不可能认识这几个字。

就在这时,异象突生!

无数个金光闪闪的文字,强行钻进了他的脑海里。

不出片刻,叶凡便记住了这本巨书上面的所有内容!

原来这阴阳术,记载了一千零一种术法!

随着叶凡的意识回归了本体,他的身体也随之苏醒了过来。

嗯?

有邪祟之气!

叶凡本能的双眼微眯,径直望向了王大海留下来的纸条。

“这位姐姐,请问这里是王家村吗?”

一进村。

叶凡就看到村口处,有一位身材容貌姣好的美女正在一口水井旁洗衣服,于是上前打了个招呼询问道。

“呦,这是哪里来的小弟弟呀,长得可真俊!这里是王家村,你来找谁的?这破村里姐姐谁都熟,我带你去找。”

赖莲枝看着叶凡眉眼一笑,很是熟络的站起身扭动着腰肢走了过来。

赖莲枝,是王家村乃至莲花乡都十分有名的俏寡妇。

此时正值夏季,天暖风噪。

赖莲枝身上穿的很是凉薄,也就遮住了三分之一的地方,再加上人也高挑,曲眉丰颊,一时间连叶凡都恍了下神。

“咳,姐姐,我是来找王大海的。”叶凡心中压下火色,硬着头皮说道。

“找他?”赖莲枝微微愣了一下,嗔怪道:“这个姐姐可不敢带你去,跟你说啊,他家里最近在闹邪诡异着呢!”

“哦?怎么个诡异法?”叶凡顿时来了兴趣。

见叶凡发问,赖莲枝也乐得闲聊,于是一五一十的说清楚了来龙去脉。

原来,这是一桩因为出轨而引发的邪事!

……


起因是王大海中年得子,结果却发现老婆居然怀着胎找人偷情,对方是王家村的村长儿子王立甲!

得知这个消息后,王大海怒从心头起,带人打了王立甲一顿,自此和村长一家结了仇怨。

没过几天,才怀胎两月的王大海老婆,昼夜间肚子胀大了好几倍,整日整夜的吐黑水!

不仅如此,每临到深夜凌晨,孕妇肚子里竟然还会传出来婴儿啼哭,似笑非笑!

这诡异的场景,搞得王大海一家人终日心神恍惚,请了许多道士也毫无效果,可谓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这定是被人下了邪术!”叶凡内心肯定道。

这要是继续下去,早晚会出人命的,幕后作祟的黑手还真是心狠手辣,拿人还未出世的孩子开刀。

“这样吧,你告诉我他家里的具体位置,我自己找过去。”叶凡低头儿沉思了会,抬起头来对着赖莲枝说道。

他决定帮王大海,解决掉这个邪祟。

一是为了救人,二是给死去的老爷子争脸!

这事有私人仇怨在身,外人不好插手,但俗话说得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还是一家老小。

要搁之前,叶凡一个毛头小子,死也不愿意参合这种事,但现在阴阳术在身,哪怕再厉害的脏东西也近不了他的身。

何惧之有?

“啥?你还要去啊!不怕染上邪吗?”一旁的赖莲枝惊呼道。

“不怕,因为我是阴阳师。”

叶凡笑道。

“阴阳师?那是干嘛的?道士?”

“这个说来话长,人命关天,姐姐还是先告诉我王大海家在哪吧。”叶凡淡笑一声,没有多解释。

也解释不了。

阴阳术包含的东西太多了,就连相面和风水的旁门都有所涉及,说个一天一夜都讲不完。

赖莲枝上下打量了叶凡几眼,眼色很是怪异。

“行!”她咬咬牙,一跺脚。

“他家在鱼塘旁边,我直接带你去。”

王家村是莲花乡最富裕的村子,路修的板板正正,全是铺的大理石,路两旁皆是一排排的二层小楼。

大约走了十几分钟,两人来到了一处鱼塘附近。

“这就是王大海家,你确定要进去?”赖莲枝指着一扇朱红色大门,冲着叶凡小心翼翼的低声问道。

“当然要进去啊,不然我来这干嘛?”

叶凡耸耸肩,抬起头来打量着院门。

现在是夏季的白日,朱红色大门上竟是凝结着水珠,足见这宅子里面阴气很重。

这邪祟看来不简单。

叶凡走上前,拍响了王大海家的门。

“切,姐姐倒要看看,你一个小鬼头能有多大的本领。”一旁的赖莲枝眉眼一竖,打算一会跟进去看看,说实话她也好奇的。

不多一会儿,门打开了。

“小神仙来了?”一脸憔悴的王大海见是叶凡来了,当即神色惊喜,连忙哭丧道:“您快进来看看吧,那鬼东西搞得我一家老小都快不行了。”

“好!”叶凡点头道,跟着王大海走进了宅子。

赖莲枝跺跺脚,也壮着胆子跟了进去。

来到里屋。

叶凡便见一孕妇面色痛苦的躺在床上,她的肚子高高的隆起,就像塞进去了一个蓝球,这绝非是怀胎两个月的大小。

“这么大,我的天呐!”赖莲枝看了孕妇一眼,顿时惊恐道。

“小神仙,你看这怎么办?肯定是有人背后用了邪术,狗日的,让我知道不打断他的狗腿!”王大海在一旁又怒又惧。

叶凡看了他一眼,缓缓道:“你猜的没错,这是背后有人请了脏东西上了你老婆的身,靠吸取你老婆的阴气作怪。”

人的身体里有阴阳气,男主阳女主阴,人一旦没了阴阳气,离死也就不远了。

“果真!”王大海睁大眼睛,突然双膝跪下,“还请小神仙出手除了这鬼东西,我一家老小求您了!”

“好说,你们都出去,没我的吩咐千万不要进来。”

叶凡甩甩手,赶走旁人,此时房间里,就剩下他和王大海的老婆,以及她肚子里的鬼玩意。

唉,都是冤结。

希望解除了这次结结,对方能有所收敛吧。

“众生多结冤,冤深难解结。一世结成冤,三世报不歇。我今传妙法,解除诸冤业!”

叶凡一边念念有词,一边双指并驾齐驱,直抵孕妇的孕肚上。

虽然他是第一次施法,但过程却是无比的娴熟。

刹那间,随着一声肚子里的婴儿惨叫,一股黑气升腾,猛地从王大海老婆的肚中窜了出来!

“果然是一只刚满十月,就惨死的邪婴!”叶凡淡淡的瞧着半空中飘着的一团形似婴儿的黑气。

根据阴阳术记载,这种邪婴因为频临出生,所以初备意识,专门喜欢对怀孕的孕妇下手,但也因为是个婴儿,很容易就会被人利用,用来加害其他人。

“想逃?”

叶凡挑眉,不等那黑气有什么反应,手指往自己脑门上一抹,屈指冲着那黑气用力一弹,黑气顿时被抹灭。

与此同时。

王家村村长家里,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头,突然睁开眼,朝着王大海家的方向望了过去。

“好你个王大海,居然请来了高人助你!”

“老板,来盘水煮鱼,三碗米饭。”

出了王大海的家门,赖莲枝要回去收衣服,叶凡则转身走进了村里的一家小餐馆。

不知怎么的,使用了阴阳术上的小术法之后,他就跟饿死鬼投胎似的饿的要死。

“小伙子,我家这一碗足足有四两,三碗吃得下?”这家餐馆是当地人开的,老板是个六七十岁的老年人。

“吃得下,我现在饿得很!”

见饭菜上来,叶凡也顾不得吃相了,一顿狼吞虎咽,将一桌子饭菜消灭的干干净净,实在是太饿了。

“老板,结账。”

叶凡手伸进背包里,从王大海给的两万现钞里,抽出来一张拍在了柜面上。

这个时候,他忽然看到柜面上贴了一张有些年头的鬼画符。

符中画有一副画,上有铜钱下有虫,中间隔着三道棱,这是一个破财符!

“老板,这个鬼画符从哪请来的?”


“哦,这个啊,是老村长王岳山送来的,说是什么招财的。”老板捋了捋山羊胡,眯着眼瞅了下,不以为然的说道。

招财?

叶凡心中冷笑,这王家村的村长看来有点不厚道啊,连这么一个老人家都骗。

这符意在抽取此门店天地人和三道气运,短时间内可能看不出来效果,但时间长了,绝对会破财!

怪不得这家餐馆靠着县城大道,这么好的地理位置吃客却寥寥无几,很显然有人暗中作祟。

“老板,这个东西不太好,还是揭了吧。”拿到找钱,叶凡说了一句,转身走出餐馆。

刚一出门,突然有一抹雪白映入眼帘,两个沉甸甸的重物上下摇晃着,似乎要把那沟壑挤碎!

“嘶,好大的凶器!”叶凡下意识吐出话来。

闻言,赖莲枝俏脸微红,连忙举手捂住身前,嗔道:“臭小子,嘟囔什么呢!姐来找你有正事!”

“什么?”

“你不是阴阳师吗,捉鬼那么厉害,那你会看面相不?”

“会啊,谁要看啊?”叶凡问道。

“我!村里那帮老男人背地里传我是克夫相,老娘才不信那个邪,你帮姐看看是不是真的?”说着,赖莲枝恨恨咬牙,一脸气愤。

“不用看了,是他们恶意造谣。”叶凡瞥了她一眼,继续说道:“克夫相有三种特征,分别是眼浮四白、颧骨塌陷以及山根折断,这三种你都没占。”

“真的?那......为什么跟我接触的男人都出事了?”

“嗯?你细细说说!”叶凡眼睛一亮,这里面八成是有什么故事啊。

果然,待赖莲枝讲完,他察觉到了不同寻常。

这赖莲枝是外地嫁过来的,丈夫曾经是村里的万元户,没过多久,她丈夫便因为恶疾去世。

赖莲枝尽管已为人妇,但身材容貌出众,不乏追求者登门,但奇怪的是,凡是和她亲密接触过的男人,没过多久便会突发各种倒霉事故,久而久之,赖莲枝是克夫命的谣言就传开了!

“走,带我去你家看看。”叶凡沉思片刻,抬头说道。

“好!”赖莲枝点头。

赖莲枝的家就在村口不远处,其夫死后,留下来一栋二层小洋楼。

来到小洋楼外。

“伸出手,我看看手相!”

叶凡先是观察了会儿房子,然后冲着赖莲枝说道。

“干嘛?”赖莲枝一愣,伸出白嫩的手掌摊开在叶凡面前。

叶凡握住玉手的一刹那,差点没忍住,这他娘的皮肤也太细腻了,滑溜溜的手感真棒!

“切,想摸姐的手就直说嘛,还装模作样的!”

见叶凡脸上的表情,赖莲枝娇媚一笑,说完还勾动着手指在叶凡手心里挠了挠。

没怎么经历过这些的叶凡,顿时就红了脸。

“嘶......你这!”

叶凡只看了一眼,就发现赖莲枝的食中两指根部散发着浓郁的黑气!

这个位置是夫妻宫,这么多的黑气积蓄已久,很显然有人在赖莲枝宅基地上动了手脚。

“你家地基西南角下,有人埋了东西!”叶凡开口说道。

“你别吓我!”赖莲枝娇躯一颤,惊疑道:“还真是在看手相啊?我以为......是什么东西啊我害怕。”

“看看就知道了。”叶凡想了想,继续说道:“你家里有铁锨吧?镐头之类的也可以,把那个东西挖出来看看再说。”

“哦有,我去拿!”

赖莲枝连忙转身从院子里拿出来一把镐头,手里还握着一个手电筒,“西南角那里有一片林子,太阳快落山了,我怕那里太黑看不清。”

两人来到西南角,周边林子的树叶遮住了光线,这个角落显得阴森森的。

叶凡让赖莲枝照明,随后手持着铁镐找准位置一通猛砸。

大概挖了几分钟。

“锵锵!”

只听一声闷响,铁镐触碰到了一个沉物!

“这是狐狸骨?”

叶凡看着挖出来的东西,面露异色。

这是狐狸的一只头骨,中间有一道深深的沟壑,像是被人一刀劈开了脑门。

“就一骨头?我还以为是什么脏东西呢,这给我吓得。”一旁的赖莲枝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看到是动物骨头,顿时松了口气。

“可别小瞧了这狐骨,这东西灵异着呢。”叶凡抬起头看了赖莲枝一眼,说道:“若是寻常的狐狸骨倒也没什么事,可要是一只有了灵性的狐狸,被杀害后会聚引怨气,深入骨髓,轻者给人带来霉运,重者则会祸乱人间,埋在这里的狐骨,就是一块灵骨。”

“这么厉害?”赖莲枝惊呼一声,下意识退开几步,愤愤道:“是哪个杀千刀的不想老娘好过,给我下这种绊子!”

“试试看不就知道了。”

叶凡神秘一笑,手摸脑门捏住一丝自身阳气,注入狐骨,随后将骨头重新埋进土里。

“四灵天灯,六甲六丁。助我驱邪,妖魔现行!”叶凡内心掐诀,手指结印隔空画符,只见一道光芒从地面上冒出,冲上天直奔远处飞去。

抱怨咒是阴阳术第八十一术!

此术可以将邪术的受害者转移到施法者的身上,借此让背后之人现行。

“坏了。”

刚施完术法,叶凡突然眼前一黑,身体乏力就要倒在地上。

这阴阳术有毒吧,用一次就饿晕一次!

“啊!你怎么了?!”

随着赖莲枝一声惊呼,叶凡感觉后脑壳像是躺进了什么柔软的东西里面,于是下意识的用手去捏了捏。

“呀,你......”

叶凡悠悠转醒。

发现自己正躺在粉红色大床上,身上还盖着一件棉丝被,阵阵香气扑鼻。

“醒了?”

听到声响,赖莲枝快步走了过来,倒了杯水递给了叶凡。

“我晕了多久?”叶凡将水仰头喝尽,问道。

“十几个小时吧,现在都快中午了,你是真能睡呀!”赖莲枝看了看叶凡,眼角含笑嗔说道:“饿不饿?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叶凡摸了摸肚皮,有点空腹难忍,索性也就不推辞了。

“挺饿的,有劳姐姐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