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阅读全集

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阅读全集

周大白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由网络作家“周大白”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陆令筠陆含宜,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她重生了。而在春日宴结束后,嫡妹央着母亲调换两家问名拜帖,她便知,嫡妹也重生了。上辈子,她被家里安排,嫁入侍郎家,嫡妹嫁入宁阳侯府。可那侯府世子有一爱妾,处处冷落嫡妹,最终嫡妹守了一辈子活寡。而她的丈夫做了丞相,还为她请封了一品诰命。如今亲事被抢,她却也不恼,做个闲散的侯府主母有何不好,再说了,上辈子丈夫的丞相位子也是她帮他谋来的呢。于是,新婚夜,丈夫:“我这辈子都不会接纳你,你别想在我得到什么!”她:“嗯。”“我绝不会碰你,更不会跟你生孩子!”她:“嗯。”……这个家里,她要攻略拿下...

主角:陆令筠陆含宜   更新:2024-06-11 20: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令筠陆含宜的现代都市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阅读全集》,由网络作家“周大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由网络作家“周大白”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陆令筠陆含宜,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她重生了。而在春日宴结束后,嫡妹央着母亲调换两家问名拜帖,她便知,嫡妹也重生了。上辈子,她被家里安排,嫁入侍郎家,嫡妹嫁入宁阳侯府。可那侯府世子有一爱妾,处处冷落嫡妹,最终嫡妹守了一辈子活寡。而她的丈夫做了丞相,还为她请封了一品诰命。如今亲事被抢,她却也不恼,做个闲散的侯府主母有何不好,再说了,上辈子丈夫的丞相位子也是她帮他谋来的呢。于是,新婚夜,丈夫:“我这辈子都不会接纳你,你别想在我得到什么!”她:“嗯。”“我绝不会碰你,更不会跟你生孩子!”她:“嗯。”……这个家里,她要攻略拿下...

《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阅读全集》精彩片段


邢代容的畅想叫程云朔皱紧眉,且不说什么都是他付出,邢代容只出个人,就一点,“你哪里会做生意!”

邢代容上一次开自助餐可是叫他认清了一件事,邢代容只适合风花雪月,她根本不务实。

“云朔!”邢代容抬起头来,“除了自助餐,我真的还有很多点子,一次失败不代表次次失败,你就信我吧,我一定叫你在外面名扬天下!”

邢代容还有一个压箱底。

“算了。”程云朔直接拒绝了邢代容。

“程云朔,这就是你说的爱我!”邢代容变了脸色,“你答应过我的一生一世一双人,到头来就是叫我做妾,我叫你同我私奔,与我做夫妻,你又说不行,说来说去,你就是在骗我。”

“你别胡闹好吗!”

“程云朔,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愿不愿意带我私奔!”

“邢代容,你能不能清醒一点,我们私奔出去,如何过活!只凭身上带的银钱,必有用光一天,到时候我们依仗什么?依仗你那些挣钱点子吗!没了侯府,谁再给你收拾烂摊子!”

邢代容站了起来,她攥紧拳头,心下有万分笃定,“我说了,我有一定能叫你扬名立万的秘方!”

“你有什么秘方,你现在就拿来!”

“你只要带我私奔,我便告诉你!绝对叫你名扬天下。”

“呵呵,你有那种秘方,又何须跟我私奔才告诉我!”

“程云朔,说到底,你就是不信我!”

“邢代容,你又有哪点值得我信!”

两人撕破脸来吵,吵到最后,邢代容胸口剧烈起伏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平复半晌,她两眼蓄满泪水和恨意,咬牙切齿道,“你就跟我说,我们私奔不私奔。”

“不!”

程云朔一口否决。

“好,你别后悔!”

邢代容一把把程云朔推出去。

气头上的程云朔这时也不愿意在她这里待。

一拂袖子,径直去了隔壁秋香院。

而他这么不信邢代容的样子,叫邢代容恨意滔天。

“我一定会叫你后悔的!一定会!”

做生意挣钱方面,她确实已经认清了现实,现代跟古代是不一样的。

现代的商业形态在生产力跟不上的古代根本就是笑话。

而且她确实没有做生意的本事,就算有些方向能在古代行得通,她也想不到,把控不了。

但是她做生意不行,现代的知识她还是有的!

在陆令筠那儿受了打击之后,她回屋想了一整天,自己还有什么能拿得出手,惊艳所有人的东西。

她一个堂堂穿越女还能叫古代土著打败了!

她把从小学到高中阶段所有能记起来的知识想过一遍之后,真的想到了几个完全可行的东西。

一个是做肥皂的皂化反应,还有一个就是做火药。

一硫二硝三木炭,这是上过初中化学的人都背过的火药公式。

她有做火药的配方,这绝对是能撼动整个古代王朝的东西!

程云朔只要跟她私奔,她就会把这个火药配方告诉他!

到时候绝对能叫程云朔扬名立万。

可是现在......呵呵!这个渣男!

她一定要他后悔!

一定要他悔不当初!

邢代容把房门锁起来,将自己所有的东西全都装起来。

她要逃离侯府!

陆令筠知道程云朔又跟邢代容吵架了。

她在听了那些吵架内容后,不由摇头。

“叫秋姨娘抓紧一点吧。”她对春杏道。

“是,少夫人。”

那个邢代容终究扶不起来,还是换一个吧。

次日。

程云朔照旧大早上就去当差,临走的时候吩咐了一声,叫摇光阁的人看着点,别叫邢代容出事。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精选一篇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佚名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送给各位书友,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佚名,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小说作者是周大白,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目前已写272300字,小说最新章节第133章 彻底拿稳掌家权,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连载中小说的书虫们快入啦~

书友评论

我希望后面女主独美,养面首[偷笑]

现在想来只觉得晦气,女主纯纯牛马人生。已经是侯夫人,丈夫现在只是个侍卫,纯靠家里,除非有天大功劳才能更进一步,女主也不打算生孩子,那么这样下来完全就是白给别人辛苦打工还不要工钱。付出和得到完全不成正比

剧情蠢的让人发笑,小节吐槽还不让说…呵呵呵

章节推荐

第19章 谁才是小三

第20章 雷厉风行

第21章 自助餐厅

第22章 核算成本

第23章 盛大开业

作品阅读


春日宴结束后,嫡妹央着母亲调换两家问名拜帖,陆令筠便知,她也重生了。

上一世,她与陆含宜在春日宴上双双被高门瞧上,一户是祖上有显赫功绩世代承袭的宁阳侯府,另一户便是六品礼部侍郎李家。

她们陆家是五品翰林编书,虽官居五品,职位不低,但实是清流,无权无势,子女若能婚嫁个六品京官,已是门当户对。

宁阳侯府这等功勋贵胄世家,更是陆家不敢肖想的门第。

当然,宁阳侯府看上小门户的陆家也是有原因的,他们家小世子爷有一房爱妾,宠爱非常。

那爱妾出身青楼,世子爷曾为她怒砸酒楼,一掷千金与人斗价,更花了万两白银赎身纳入府内,他曾放下豪言,要与她一生一世一双人,气得宁阳侯夫人病了好几次。

这等行径早已让与宁阳侯府相当的世家们摇头嗤鼻,哪敢把家里宝贝千金嫁去受气。

门当户对找不到,宁阳侯府夫人便把目光落了低,只求找个能稳住家宅,聪慧能干,又能拿捏的贤惠儿媳。

春日宴上,便相中了陆家。

饶是宁阳侯府如此,这门亲事也是陆家极好的姻缘。

可惜,没得陆令筠的份儿。

陆令筠是陆家嫡长女,但她生母早逝,如今当家的是继室,这等顶好的姻缘自然是落到她亲生女儿陆含宜身上。

上一世,她被家里安排,嫁入侍郎家,嫡妹陆含宜嫁入宁阳侯府。

因着世子宠妾过盛,宁阳侯府公婆对陆含宜格外宽厚,不但早早的给了掌家之权,更是事事为她撑腰,哪怕是跟世子有了冲突,都不论缘由为她做主。

一时间,陆含宜风光无限,日子过得格外舒心。

可惜,好景不长。

她仗着婆母公爹的偏宠,越发不容那爱妾,次次挑衅,势要把她斗下去,反倒因为她的逼迫,世子与那爱妾的爱情更加坚贞,在一次大闹过后,世子一气之下带着爱妾私奔跑了。

这之后,她成了侯府的罪人,婆母公爹对她失望至极,收了她的管家权,让她养在院子里守活寡。

而陆令筠,嫁了李侍郎次子后,日子却越过越好,一年后,李闻洵一朝登科成了状元郎,大受皇帝赏识,外调到江南做县令。

这外调做县令可不是不重视,恰恰是极负厚望的镀金之路。

尤其是调到江南。

李闻洵不负厚望,做出不少政绩,一路青云直上,从县令到知府,再到江南巡抚,最后又被调入回京。

一入京便是四品御史,深得皇帝器重,往后更是风光无二,一路做到了位极人臣的丞相,地位不比侯府低。

陆令筠便是跟着李闻洵这么一路升了上来,还被李闻洵请赐了诰命,真正是荣耀无双。

陆含宜那时呢,还在侯府院子里关着,守了一辈子活寡的她日日听着自己嫡姐伉俪情深,荣华富贵,时常发出疯癫的笑,没多久暴毙了。

陆令筠来不及惋惜,没多久一场风寒,积弱已久的身子也倒下来,病逝了。

再次睁开眼,陆令筠便重回她十六,被议亲之时。

正错愕于自己又回到年少,便听到贴身大丫鬟芷染的来报。

“大小姐,刚刚二小姐去跟夫人啼哭,说抵死不嫁宁阳侯府,一定要嫁李二公子。”

陆令筠微怔,旋即一笑。

这重生的稀罕的事看来也不是她一个人有,她那嫡妹妹也重生了。

“大小姐,你还笑什么,二小姐从小就爱跟你争抢,胭脂首饰,珠翠摆件,大大小小她看上的都要,如今连亲事都要抢!”

“李家夫人点名看上的是你,李家虽门第比不上宁阳侯府,但是李二公子才德兼备,老爷都对他赞不绝口,他日必是人中龙凤,更没那些腌臜后宅事,谁不知道比那小世子强多少,她一定是看到了这些才跟你抢的。”

芷染越说越委屈。

陆令筠看着她,浅笑着起身,“她要抢,便给她抢。”

“可是......这一辈子的大事!”芷染心疼自家小姐不得了。

“你也说一辈子,一辈子,长着呢。”

望着头顶云卷云舒,陆令筠淡然一笑。

想抢便抢吧。

因为以后,她就会知道。

李闻洵能走到高位,为夫人请来诰命的根本不是李闻洵自己,而是她陆令筠呐。

是她一步步的扶持铺路,帮李闻洵走上高位,为自己挣得一切荣光。

她那个好妹妹还真当抢个男人就能抢人生了吗?

她要抢,她便给,她倒是等着看,陆含宜发现和上辈子完全不一样会怎么样。

光是那和善的李家,就够她幻灭一阵的。

而宁阳侯府。

她倒是觉得,真真比李家强百倍。

公婆宽厚,家宅荣耀,这已是多少人一辈子所求。

夫君有爱妾,那不是更让人省心的事儿?

她陆令筠一生不求情爱,就想做当家主母,做最风光最荣耀的当家主母。

“行了,回去看账。”

陆令筠说完便带着芷染回屋。

一晃几日。

陆令筠就当不知道这回事,安心在后宅看着账本,伺弄花草,不知陆含宜是怎么劝的她娘亲,也不知道陆家是怎么跟两家说的,问名贴是真的换了过来。

待得通知她的时候,八字都合完了,皆是大大吉。

三家都欣然备嫁娶。

“令筠,萍娘自你幼便视你为己出,事事为你上心,如今你母亲给你寻了一门好亲事,宁阳侯府荣耀满门,宁阳侯世子更是家中独子,聘你为妻,以后便是宁阳侯世子夫人,你意如何?”

高坐上,陆父道。

旁边的继母柳氏擦着眼泪,一脸欣慰,“我辛苦点是小事,不辜负姐姐所托,给令筠找门好亲事才是大事,宁阳侯府那么大的家世,能看上我们陆家,真正是了不得的福气。”

陆令筠听着屋里父亲继母的话,心中不由发笑。

上一世,让她嫁给李家时,他们可不是这么说的。

一个劲的贬低宁阳侯府,把侯府说得一文不值,抬高李家,直夸对方人品,那真切模样就生怕把她推进火坑里似的。

陆令筠脸上半分异色不显,温顺道,“全凭父母做主。”

见她这般模样,陆父和继母柳氏连连点头,两人相视一眼,皆是满意。

陆令筠自小就懂事乖巧,不争不抢的,这个女儿嫁哪里他们都放心。

当然,也得是这么好的亲事她宝贝女儿陆含宜拼了命的不要,这才能落她身上。

柳氏起身,拉起陆令筠的手,“令筠,自幼姐姐便不在你身边,但你时刻要记住,陆家永远是你家,嫁人后你要照拂姐妹,帮衬家里,咱们一家人要永远同气连枝,一荣俱荣。”

“是。”

陆令筠依旧乖巧。

她这般顺从叫陆父和柳氏极为开心,柳氏当场赠了几样贵重首饰给陆令筠当添妆,陆父更是直言要给陆令筠最丰厚的嫁妆,定要她风光大嫁。

陆令筠嘴角微弯,望着手腕上翠绿色的极品镯子,眼底总算浮上两分真挚开心。

什么都是虚的,真金白银才是真的。

讨得几分巧,给自己落点实际的好。

要知道上辈子她的嫁妆可远逊于陆含宜,今儿她这一番恭顺,在实打实的嫁妆上,陆家是万万短不了她半分。

只会比上辈子多,不会比上辈子少。

她低眉笑着,便觉一道目光落在她身上,陆令筠一抬头,就对上陆含宜的目光。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陆令筠听后眉头微挑,她又往前翻了几页这家酒楼以前的营收,这家酒楼还是侯府一处很挣钱的产业,每个月都能进账五六百两银子,收益一直都很稳健。

重装之后到现在还没开始营业。

“少夫人,酒楼装好了,可以开了。”管事低声询问。

如今侯府现状,他其实也不知道跟谁直接汇报这事儿。

虽说是世子直接找的他,叫他去改建,可到底是侯府的产业,主母肯定要知道的。

要不然倒霉的就是他。

秋菱闪着眼睛看着陆令筠,就想看陆令筠直接把事摁下,再把邢代容叫过来收拾一番最好,却见陆令筠将账本一阖。

“我知道了。”

她赞许的看向这个管事,“你叫什么?”

“奴才康平。”

“好,康平,以后这家自......自助餐店的账本都送我这里,不过开业运营的事你该问世子问世子。”

“是!”

陆令筠把今日的事物都处理完了,手下的管事们嬷嬷们都退了下去,她也倒出功夫听听秋姨娘的哭诉了。

当家主母,哪有几个清闲的。

一大家子大事小情,屋里屋外都得陆令筠安排着做。

这得亏是家里人口少,要是再碰上些亲友婚丧嫁娶,节假日走动,更有得陆令筠忙的。

“你的事儿我也基本听清了,你想我怎么做主?”陆令筠问着秋姨娘。

秋菱眼睛一转,“主母,到底我的事儿跟主母比起来就是闲事,还是不烦主母了。”

“你倒是个懂事的。”

秋菱看着陆令筠,“主母,您见天在府里也闷着了,不如咱们在那自助餐开业的时候,一起去看看?”

陆令筠伸出手点了她头一下,“你还真是一肚子想法。”

“主母,我是真站你这儿的,那小狐狸精铁定是败咱们侯府家业,咱们不去看看怎么行!”

陆令筠浅浅一笑,“行吧,等开业了咱们去瞧瞧。”

“嗯!”

秋菱得了这句话,兴高采烈从陆令筠院里离开。

她走回自己秋香院时,迎面就撞上带着丫鬟溜达的邢代容。

今儿的邢代容容光焕发,兴头极好,不单单是她跟程云朔最近冰释前嫌,重新和好,更是今天他告诉她,之前答应给她开的自助餐厅可以开业了。

邢代容听到这里,顿觉全身充满力量。

作为穿越者,收获一份轰轰烈烈的旷世爱情外,最重要的不就是用现代各种新奇的事物惊艳那些古人吗!

她老早就想好了要开个自助餐厅了。

自助餐厅一开,绝对惊艳整个京城,她已经能想象,她的自助餐厅每天人满为患,每个进去吃饭,看到琳琅满目东西的客人都会震惊不已,她更是赚得盆满钵满。

如今要开业的事儿定下来,邢代容整个人神清气爽,她遥遥看到秋菱走过来,当下便趾高气昂的故意拦着她的路。

秋菱往左她便堵着左边,秋菱往右她便堵着右边。

“你要干什么?”秋菱停了下来。

“你不是挺有手段的吗?”邢代容冷笑的看着她,“怎么世子爷不去你那儿了?”

“谁手段有你强啊,青楼出来的狐狸精!”

“你是不是除了青楼就不会骂别的了?”

“那不然呢,你除了青楼学的本事还会什么?”

呦!这不舞到邢代容炫耀的点上了吗!

邢代容立马换上一副傲慢鄙夷的目光看着秋菱,“你当我跟你这种就会搞雌竞,离了男人活不了的封建女人一样啊!我会的东西可多了!随便拿出一样都能吓死你!”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世子可是还有事?”陆令筠问着。

程云朔哪有事。

纯粹就是不想回去。

刚刚跟邢代容吵完架,整个人都抗拒回摇光阁,而陆令筠,她惯来那般简明淡雅,从不跟他争吵,此时在她这儿坐着,程云朔不自觉宁静下来,喝上茶歇一歇。

“也没什么事。”被点名的程云朔看着陆令筠,找补似的闲谈几句,“我看你管家之后挺忙的。”

陆令筠哪能看不出他的小心思,懒得点破罢了,她坐在他侧边用着茶,“还好,府上烦心事不多,父亲母亲都去了别院修养,府上人丁少,人少事就不多。”

“你娘家人多吗?”找到个话引子,程云朔问着。

“嗯。”陆令筠点着头,“我兄弟三人,姐妹六人,叔伯婶娘们也不少,每每到了逢年过节,家里热闹得都没处躲清闲。”

“是上次回门见着的那些?”

“对。”

“是挺多的。”程云朔并没太留意有谁,只记得柳氏那屋子乌泱泱坐满了女人,“你不嫌她们烦吗?”

陆令筠举着茶盏,难得冲他一笑,“世子想听真话假话?”

程云朔第一次见她这样子,错愕一刻后跟着笑起来。

他在陆令筠这里,有一搭没一搭没跟她聊天。

聊完的时候,程云朔只觉得身上都轻了许多,跟陆令筠聊天的感觉是跟秋菱邢代容截然不同的。

跟秋菱聊天,秋菱总是会哄着他,讨好他,巴不得每个字都说他心口。

邢代容就不用多说,甜的时候甜,苦的时候很苦,大多时候都得他迁就。

而陆令筠,不用刻意迁就,也不会被她谄媚,清清淡淡,有种老朋友的感觉,叫他难得舒服起来。

他在她这儿坐到快用晚饭,春禾进来提醒,“世子,今儿是否在这用晚饭?”

程云朔茶杯抬了抬,“不用了。”

还是该回去的。

这个时候他看向陆令筠,犹豫半晌还是道,“小筠,你能先支我一些银钱吗?算是预支。”

到底他还是想着邢代容没有新衣裳穿这事儿。

还是得找些钱,给邢代容做衣服。

陆令筠看着他,心下猜出他七八分要钱用途,“要支多少?”

“支个十两吧。”

陆令筠半点不问这钱用来干什么,只给霜红使个眼色,霜红立马递上来一个十两银子的钱包。

“若是不够,再给同我说。”

陆令筠将钱给程云朔。

给钱和拿钱的滋味那是截然不同的。

更是跟秦氏往常那种贴补不一样。

从陆令筠这要来钱的程云朔看向她的目光都多了三分不一样的光。

陆令筠什么都不问就给既给了他里子又给了他面子,当下对她好感不免再涨上几分。

“那我走了。”

他冲她道。

“嗯。”

程云朔走后,春禾不免道,“少夫人,世子要钱十有八九是给那狐狸精花。”

“不妨事。”

反正是侯府的钱,还是支他份例上的,陆令筠又没损失。

“少夫人,你这一次其实可以顺势让那狐狸精做姨娘,”春杏眼睛滴溜溜转一圈道,“摇光阁没有她的份例,世子又没钱供养她,这不是能拿住她的好时候吗?”

“还早呢。”

陆令筠一笑。

就是叫邢代容做姨娘,给她敬妾室茶,那也得他们上赶着跟她主动提。

她着什么急。

她看着春杏,“你快回秋姨娘那边吧,今晚她又有机会了。”

程云朔拿到钱后心满意足回了摇光阁。

一进院子,就问,“代容在哪?”

“邢姑娘在屋里呢。”

“哭着呢?”

“没有哭了。”秋葵看着自家世子,他其实想说,这会儿不哭比哭还可怕。


“为什么?”

屋里的众人皆问。

“难不成叫她一个人回门呀。”陆含宜满眼都是得意好戏,“新婚第一夜程云朔就弃她找贱妾,她在侯府里连个贱妾都不如,程云朔怎会陪她回门。”

陆含宜的话叫满屋子的女人一静,全都看向她。

宁阳侯府嘴严,加上陆令筠根本没闹,程云朔新婚第一夜弃她寻妾这丑事根本没传出来。

毕竟这年头女子在婆家受了委屈,想找帮助也只能找娘家。

陆令筠只要不说不闹,陆家这边一时间很难知道她在陆府到底怎么样。

“二小姐,真的假的?”

“是令筠私下同你讲的吗?”

姨娘婶娘舅母们纷纷问道。

就连柳氏都道,“你如何知道?”

陆含宜扫了众人一眼,她如何得知,她当然知晓。

上一世,她就是这么过来的。

程云朔那混账大婚当夜过来折辱她,开口便是不想娶她一辈子只爱那贱女人,气得她甩锅砸盆,与他又撕又打。

第二日吵到秦氏面前,那秦氏一样是个虚伪的老贱人。

口口声声说给她做主,连那个贱妾都不叫过来,谁家碰到这种事不得把那青楼贱婢当场打杀了去!

只给她掌家钥匙安抚她,她那时年轻还看不得那么多弯弯绕绕。

后来才知道根本就是糊弄她!

给钥匙不给人,办点事都要请示她,算什么重视她!

程云朔那混账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辱她,就宁阳侯那恶心下作的地方,她就不信能对陆令筠好了!

今日回门,她更是做好了羞辱陆令筠,看她笑话的准备。

瞧着眼前众人,陆含宜自然不可能告诉她重生那些怪力乱神的神鬼之事,她眼睛一转,“这还要多说呀,宁阳侯府那个纨绔子什么德行满京城谁不知道,宠着个青楼贱货到天上,陆令筠那个闷油瓶拿什么跟她争,我笃定她嫁过去程云朔碰都没碰她半点!在那里一点地位没有!”

陆含宜说得眉飞色舞,就在这时,柳氏屋外的大丫鬟通传,“夫人,大小姐回门来了!”

随着这声落下,正兴高采烈的陆含宜脸色一僵。

陆令筠回来了?

她还有脸回门?

面色微僵的陆含宜撇着嘴,“八成是回来告状的!”

“含宜,别说了。”

“有什么不好说,我保证她等下是哭哭啼啼进来告状的,你们就等着看吧!”

陆含宜往身后椅背一靠,目光落在门口,就等着看陆令筠等下凄惨亮相。

她旁边的柳氏不知自己女儿为何这般笃定,但说实话,她也是想看到这样的。

陆令筠不是她亲生女儿,她娘死的早,后面又是跟着老夫人过,老夫人过世后就独立建院,打小就跟她不熟不亲,若不是她一惯乖顺谨慎,从不惹事找事,她早就磋磨她去了。

这次两女同时被议亲,她是一千一万个不愿意把宁阳侯府那么好的亲事给出去,生怕陆令筠过得比陆含宜好,可要是真跟自己女儿说得那般。

嫁过去遭那般罪,那她嫁了倒也算给自己女儿挡灾!

她过得越不好,她心理就越平衡。

不由的,她眼里也带上几分准备看好戏的期待,满屋子的姨娘姑母舅母们也都纷纷揶揄疑惑的看向门口。

这时,门开了。

头戴彩云冠,身披浮光锦的陆令筠带着丫鬟仆从从屋外进来。

上午明亮的阳光一照,眼前人如同缀着云霞光彩下凡的仙贵,瞬间看得所有人眼睛都直了。

好半晌,才有一位姨娘开口,“这,这是令筠?”

陆令筠看了一眼说话的姨娘,是她爹后院的孟姨娘,当初她嫁人背她出府的就是孟姨娘的庶子。

“这才几日,姨娘就不认得了吗?”陆令筠巧笑着。

屋里人瞬间活泛开了。

“真真是认不得了!”

“如今这通身气派,我们都不敢认了!”

“谁说不是呢!令筠你刚刚进来那一下,我还以为是什么天上仙人或是宫里头的大贵人!”

“我也是这种感觉,那通身气派我也就在王侯公爵里瞧见过!

“怪不得说公侯府养人呢!你们看令筠这才嫁出去几天,回来就跟我们彻底不一样了!”

陆家的亲戚连襟里全都是差不多同等级的清流小世家,甚至老家里算一算,还有地里刨食的穷亲戚。

所有人里,就陆令筠嫁得最高最好。

嫁进了侯府。

实实在在的勋贵氏族,和她们拉出了天堑差距。

一群人恭维着陆令筠,坐在上面的陆含宜看着这一幕,眼睛都瞪直了,她手绞着帕子,她娘唤了好几声都没有听到。

陆令筠这时款步上前,“请母亲安。”

柳氏连忙起身,一脸亲热样拉着她往榻上坐,“筠儿你就是多礼,快快上前,给母亲好好看看。”

陆令筠跟着上前。

主坐是一张长塌,陆含宜已经坐在了右侧,柳氏拉着陆令筠坐左边。

全程,陆含宜死死盯着她身上的浮光锦和彩云冠。

“你哪来的浮光锦和彩云冠!”

“婆母赠的。”

陆令筠说得风轻云淡,陆含宜眼底的嫉妒都要烧到头顶了。

上一世她在侯府待了十几年,也见过秦氏这两件压箱底的宝贝。

她第一次见着这两件时就喜欢得不得了,可秦氏从未把这个送给过她。

哪怕好几次她旁敲侧击的想要,秦氏都没松口。

她怎么就一进门给了陆令筠!

凭什么凭什么!

这简直要气死她了!

这时,柳氏的嬷嬷又在柳氏耳边耳语几句,柳氏错愕片刻,转头便惊喜的看向陆令筠,“筠儿,听说你那婆母已经让你掌家了?”

陆令筠在侯府,消息不便回来,她这一回来,很快,消息就从陆令筠身边的丫鬟那儿传了过来。

陆令筠面上没有半分异样,淡淡扫着自己带回来的春杏春禾还有霜红三人一眼,“是呀,婆母宽厚,敬重我,叫我先学着管家。”

她话落下,满屋子再度响起恭维。

“哎呦!咱们令筠真是嫁了个好人家啊!”

“谁说不是呢!新媳妇刚进门,婆母就把管家重任交托,这得是多好的人家啊!”

“到底是侯府,豪门大户做事就是不一般!”

“也得是咱们令筠能干,换一般人有几个能撑得住!”

恭维声此起彼伏,一道嫉妒的冷哼再度响起,“得了吧。”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你先回去。”

陆含宜对她语气还是淡淡。

邢代容撅起嘴,想要亲他一下,陆含宜一把推开。

邢代容不由更加委屈,“那你晚上会回来吗?”

“你先回去!”

陆含宜的语气更为冷硬。

不给她半点讨价还价的余地,

邢代容看到这里,久久看了他一眼,泄了气,“好,我在家里等你。”

她推开门,带着守在门口的秋葵一起回去。

出去的时候,外面廊上还站着陆含宜那些同僚。

他们各个好奇的看着她。

待得陆含宜出来之后,众人纷纷道,“云朔,那是嫂子吗?”

哪里是陆令筠。

可邢代容的身份叫陆含宜难以开口。

他第一次感到邢代容的出身确实不光彩,叫他很难与人提起。

他还没开口,一位同僚扶额道,“我想起来了,我见过那姑娘,就是前段时间开自助餐被告了的那个!”

“那个是不是叫什么邢......代容?”

“对,对对,是这个名字。”

“我也听过她,她就是街头巷尾都在传的邢代容啊!”

“那不正是云朔兄那位一掷万两无人不知的红颜知己吗!”

周围同僚们纷纷道,陆含宜这时却觉得无比尴尬。

往日为邢代容一掷万钱与人斗价赎身,违逆父母强势接她入府,更是为她做的那些惊天动地的事此时只有一种说不出的羞耻感。

年少意气冲动淡淡褪下头,昔日轰轰烈烈的情爱此时是一地鸡毛,陆含宜第一次感受到当初做的那些事挺荒唐的。

他不知道后面在京都都尉怎么过的,反正再没与他们说话,到了下岗时间,连同僚们互相约着去喝酒都不理睬,径直回了侯府。

邢代容带摇光阁等了一下午,听到陆含宜一回来又去了秋香院后,她呆坐在原地。

秋葵叫了她好几声之后,她回过神来,带着些怒气冲出摇光阁,径直奔向秋香院。

“都给我闪开!”邢代容站在门口大喊。

清风带着两个小厮守着门,“姑娘,你就别难为我们了,世子是真不想见你。”

“让开让开!”邢代容对着清风拳打脚踢。

这时一道冷冰冰的声音在邢代容头顶响起,“你闹够了没有!”

撕打着清风的邢代容一顿,抬起头来便看到陆含宜出来了。

“云朔!”

刚开口,两眼就氲出了泪花。

实在委屈,不是演的。

可往常看她委屈就立马来哄的陆含宜此时脸色如冰,他皱着眉,“你又想干什么!”

“我就是想你了啊!你知道我这段时间怎么过的吗,我一个人住在摇光阁,没一个人搭理我,我日日夜夜攀着你回来,可你回来也不见我,你还要我怎么样啊!”

邢代容边哭边说。

说到底她也不过一个刚成年的小姑娘,更因为穿越女,她比普通人要多出好几分骄傲,可如今,感受到穿越也不是事事围着自己转,这几分骄傲她不由开始拿下。

骄傲拿下的时候,最是委屈。

她这低下态度的哭诉叫陆含宜面色稍稍好了一点,但没有太多,他看着她,“你先回去吧。”

“你会跟我一起吗?”

“我今晚宿在秋菱这里。”

“陆含宜!”邢代容哇的一声爆哭起来。

她捂着脸崩溃的往回跑。

以往跟陆含宜吵架,每次闹脾气的往回跑都只是因为气,而今天,这一刻,是真真正正的伤了心。

她都已经好声好气,几次三番过来找陆含宜和好,能做的她都做了。

可他却连半个台阶都不给自己。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陆令筠听到这儿,眼睛微亮。

她想到上辈子小世子能为她不惜舍弃家业父母,大胆私奔。

那小妾确实不是一般人。

只是,无所谓。

“她不犯我,我不犯她。”陆令筠淡淡一笑。

只是给陆含宜多养一房金丝雀罢了,她一点不在意。

她又不是陆含宜那个傻女人,非要与小妾较高低。

她嫁过去就是为了做当家主母的,不是和她争宠的。

只要那金丝雀也摆正自己位置,她要她的,不越界,她自然不会为难她。

“好吧,”王绮罗盯着她释然了,她看向自己的侍女,“翠心,把东西拿上来。”

“什么呀?”

陆令筠抬头看去,就见翠心拎着一个沉甸甸的大妆匣上前。

王绮罗笑着打开妆匣,露出满满当当一整套头面。

一支翠玉顶簪、一对红玉蝴蝶鬓钗、一对祥云嵌珠长簪、一支金珠金挑心、一枚分心、一对蜀锦金丝鎏金嵌玉掩鬓、一对翡翠耳坠、一对翡翠手镯、一对红宝石掐丝戒指,若干对小钗啄针、花钿。

再打开下面的妆匣,暗格里,是一包金叶子和一叠银票。

足足有一千两。

“这是我娘给你的添妆。”

陆令筠见到这满满当当的东西,眼圈再度一红。

上一世,她在家备嫁,根本没时间见王绮罗,也不让人来,只在芷染那儿听说了她带了东西来,被继母柳氏撞见请进偏厅,柳氏帮她把东西送过来。

送过来了,只有一千两银票。

她竟不知,原来,还有那么多东西。

“绮罗......”

“你别感动了,我刚刚进来的时候撞见你继母,她看我拿东西就说帮我给你,要不是你丫鬟跑过来,这东西我还不知道该不该给她呢!别告诉她们。”

陆令筠破涕为笑,“谢谢你和婶娘。”

“我娘本来就拿你当女儿看,咱们就是亲姐妹,你既想好了,我们便支持你,日后在侯府受了委屈,只管找我们。”

“嗯。”陆令筠点着头。

她心里不禁暗下决心,这一世,她除了过好自己的日子,还要护好他们。

绝不让上辈子的悲剧重演。

送别了王绮罗,陆令筠让人把王家送的东西放进箱底。

傍晚的时候,陆令筠找芷染挑出一些便宜首饰和金银到柳氏的院子。

柳氏院子最近也热闹极了。

她娘家人,陆家一些门生的家眷们轮流过来。

陆家连嫁两女,但凡关系亲近一些都会过来送些添妆。

“母亲。”

陆令筠在禀告过后,带着芷染站在屋子里。

此时柳氏屋子里还坐着一个中年妇人,陆令筠识得,是柳氏娘家嫂子。

“这就是令筠吧!这么久不见,真是出落得亭亭玉立,这一身气派真不愧是要做侯府夫人的人呐!”柳家嫂子看到陆令筠后,一脸堆笑。

旁边的柳氏听到这儿,笑着的脸有点不悦。

这门亲事本是要落在自家闺女身上,未来可是气派的侯府夫人,天晓得那丫头就非闹着要嫁李二,还一口一个她要目光长远,李二日后必然位极人臣,她要做诰命夫人。

柳氏一开始只当她昏了头,可根本架不住她日日夜夜闹,还说让她嫁侯府,她当晚就要与程世子和他小妾同归于尽。

她后面思索许久,想那程世子或许真的不是良配,更在陆含宜各种赌咒发誓李二会飞黄腾达后,才答应换亲。

要不得,这泼天的富贵是万万不能落在陆令筠身上。

今儿听到她嫂子那恭维讨好的话,心里不禁郁结。

就陆令筠,怎么配嫁侯府做夫人,压她女儿一头。

她心里不满,柳家嫂子可不管,陆令筠要是做侯府夫人,日后可是要显贵的,现在巴结一下只有好处。

“舅娘。”陆令筠乖巧道。

“真是好孩子,我从小就觉得令筠不一般,聪明又伶俐,比含宜懂事多了,萍娘,你说对吧。”

柳氏心里翻个白眼,她岔开话题,“令筠,你来作甚?”

陆令筠往后看了一眼芷染,芷染递来一个小匣子。

“今儿我得了王家妹妹送的添妆,想来分妹妹一半。”陆令筠打开妆匣,里面是一些珠翠首饰,还有些金银元宝。

金银元宝打底看着满满当当,东西又大又扎眼。

可实际也就百来两银子,首饰也都是糊弄人好看但不值钱的那种。

面上好看。

“呀,这么多呀!”柳家嫂子看着这满满当当的首饰匣子眼前一亮。

“妹妹与我同婚期,按理姐姐也该添妆,我这得了便想着分含宜一半。”陆令筠巧笑着。

“你这孩子也太懂事了!”柳家嫂子对陆令筠赞不绝口,“她们姐妹同时出嫁,按理说亲友们添妆就该一人一半,真难为她有这个心。”

她这话落下,更叫柳氏脸色难看。

这话什么意思呀!

陆令筠得了添妆能分一半给陆含宜,那陆含宜这边的不也得分陆令筠一半!

她可是个人精,陆令筠带来的东西不便宜,可细看,都是些一般货色,加起来才百来两,她家含宜得的东西哪家不是几百两上千两添!

可陆令筠这先发制人,带着东西送上门,她哪能拒绝!

“是是。”柳氏默默咬了后槽牙,她看着陆令筠,“这些都是王家送给你的?”

“自然。”陆令筠说谎一点也不脸红。

反正柳氏又不可能跑去王家问。

就像上辈子她也不可能找王绮罗核实送了什么。

她使的阴招,她今儿就还她!

柳氏问不出第二句了,东西是送的,再一般也是送的,能说啥,骂人家小气?送破烂?

骂不得,只能生咽了!

旁边柳家嫂子还帮腔,“令筠,舅母也给你备了添妆,一齐给了你母亲,等下就叫你母亲给你送过去,对吧,萍娘?”

“对对,”柳氏心里憋屈,“刚好你妹妹今儿也得了不少添妆,我本来就是要给你送去一些的,你来的刚好。”

陆令筠顺势道,“那就谢谢母亲了,芷染,你带回去都封箱底,这都是至亲们给我的压箱底,到时候还要跟母亲的嬷嬷问清楚是谁送的,一一登记好,万不能少了一样,这都是家里人的心意。”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马甲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佚名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小说以主人公佚名为主线。周大白作者大大更新很给力,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目前已写767283字,小说最新章节第377章 赏赐丰厚,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这本小说的宝宝们快来。

书友评价

额,这本书的男主真的就定成云朔了吗?虽然女主这日子过得挺舒坦,但是一想到之后要跟男主洞房怀孕发展感情线,我就….

我只想说 不要把姓程的写成男主啊 他再洗白开始也不讨人喜欢啊 女主独自美丽家大业大自己赚的盆满钵满多好啊

最大的违和感是女频文,但是最大得利者是世子吧。家有贤妻,不嫉妒甚至支持我纳妾,就算我在外面作天作地,也有她帮我壮大家业,当一辈子的纨绔子弟都没问题。妥妥男频爽文。女主简直是冷脸洗内裤的典范[尬笑]有时候文在适当的时候结束反而更好,一直重复同样的套路会让人厌倦

热门章节

第224章 狠狠打脸

第225章 江倩珠的下场

第226章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227章 跟程云朔和解

第228章 碧娢

作品试读


陆令筠继续笑着看着她,“听姑娘的语气,姑娘像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

“我本来就不是!”邢代容脱口而出,她这时也没什么忌讳了,“我告诉你,我来自一个自由平等的世界,那里每个人都能追求真爱,不被任何人摆布!你也有点尊严,别缠着程云朔,霸着属于我的位置!”

陆令筠听完她的话,眼睛甚是亮,她点了点头,“你说的世界真的很美好。”

“那你还不让位!”邢代容眼里闪过一丝畅快,下一秒,她就听到陆令筠道。

“可是,我确信,不管哪个世界,有实力的人才能谈尊严,自由和爱情。”

邢代容愣住了。

“我父亲是五品翰林编修,族中不少兄弟在朝做官,我嫁过来的时候,有一百四十抬嫁妆,里面有吃的穿的用的还有一口棺材,包含我从生到死所用的所有东西,就连我在侯府喝的水,就是那口井呢,也是我父亲给我打的,就是让我这辈子可以不用侯府一针一毫一滴水也能活得好好的。”

陆令筠说着笑着看着邢代容,“可邢姑娘你呢?”

“钱权势又有哪个?你吃的喝的用的,都得仰仗世子,就连身上这一身衣裳,也是世子朝我要钱,给你做的,你说我没了男人活不了,我倒觉得没了男人活不了的人是你。”

“你什么都没有,又哪来的资格让我成全你的自由爱情和尊严,难道只凭着你觉得这世间该是你以前那个吗?”

陆令筠一字一句,不紧不慢,却如刀子一般,直诛其心。

说得她是哑口无言。

她只觉得,自己那些作为穿越女的骄傲此刻在陆令筠面前,一无是处。

她沉着脸一言不发从陆令筠这里离开。

回去之后,她就关在摇光阁里,待得程云朔当差回来,程云朔第一时间问了秋葵,邢代容怎么样。

秋葵告诉他,邢代容今日找了陆令筠的事,回来还把自己关屋里,程云朔听到这儿,眉头便皱了起来。

他不高兴。

很不高兴。

他让她做妾,她竟然还敢跑到陆令筠那儿闹,让她让位。

这简直是胡闹!

她找陆令筠作甚!陆令筠几时又惹了她!她怎么会这么拎不清自己的身份!

看她回来便把自己关房间,一副又打算跟他闹脾气的样子,程云朔心里又气又恼。

他这还真是娶了个活祖宗回来!

就在他不知道是哄还是气邢代容的时候,她房门主动从里面打开了。

邢代容一脸平静的站在门口,见着他,温声开口道,“云朔,你回来了。”

她不见半点脾气,一时间叫程云朔抓不住头脑。

“你今天去找陆令筠了?”程云朔直接问。

“嗯。”邢代容还是没像平时那样发脾气,依旧站在门口,“我想跟你好好谈谈。”

她此时太平静了,甚至还有几分难得的脆弱。

就像一只被暴风雨淋过的稚鸟,没了平时叽叽喳喳的气焰,也没了灵动,程云朔顿时心软了下来。

想来,还是他先叫她不开心的。

是他先提出来,叫她做妾的。

他以前那么惯着邢代容,她有些气也是应该。

程云朔打算这一次好好跟她讲讲,把话说开。

他走进屋里,主动道,“代容,让你做妾也并非一般姨娘,我会跟令筠好好商议,抬你做贵妾。”

这个时代,只有一个正妻,正妻之下,妾室们有三个等级,贵妾,良妾和贱妾。

秋菱如今便是良妾。

继续阅读请关注公众号阅美四季回复书号1559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一般来说,妾的等级也是源自女子的出身,贵妾是娘家有一定的身份地位,于侯府而言,多是小官家里的庶女,或是一般富商家的女儿入府为妾可为贵妾。

良妾便是良家出身的清白女儿,或是主家有资历有背景的家奴,比如秋菱。

而贱妾则是最莫等的妾,一般的戏子,青楼女子,无依无靠被瞧上的孤女,这种入府之后,只能做贱妾。

像邢代容这等身份,本就做贱妾侯府都不会轻易叫她入门,可毕竟程云朔钟爱她,为了她,她愿意跟陆令筠,秦氏好好争取,一定给邢代容一个贵妾身份。

“贵妾?”邢代容念叨了一声,语气里多少带着一丝嘲讽。

程云朔拉住她的手,继续道,“代容,名分真的不重要,有我在,这府里没人敢欺负你,我会给你的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

“和陆令筠一样吗?”邢代容反问。

程云朔听到这里一噎,他皱眉道,“你又何必要与令筠比。”

说到底,程云朔也是个门清的。

他给邢代容的也只能是他能力下最好的,但绝不可能越过陆令筠。

陆令筠是正妻,岂能跟妾一样。

“呵呵。”邢代容平静的冷笑两声。

程云朔继续握紧她的手,哄着,“代容,贵妾只比正妻低,在侯府里便是其他人里最高的,我真的跟你保证,此生我就你一人,你信我,好吗?”

只要不跟陆令筠比,她绝对是侯府里过得最好的女人。

还有他一生一世的宠爱。

这绝对是叫无数人羡慕的。

他话音落下后,邢代容突然抬起头来,目光如炬的看着他,“程云朔,我们私奔吧!”

“什么?!”

程云朔一惊。

“私奔!我们逃离侯府吧!”邢代容两眼闪着光紧紧的看着程云朔,“你既然爱我,就跟我一起逃,我不想在这里了。”

她今天在陆令筠那里受的打击太大了。

陆令筠的一番话让她直接清醒过来,她现在深知,只要在这个侯府,她就永远不可能越过陆令筠。

陆令筠在一天,她就是这里名正言顺,正儿八经的主母,她只能在她手底下讨活。

她没办法接受。

她要逃。

程云朔带上钱,带上她,他们一起去外面,找个好地方自由买房子买地生活,而她不就是程云朔名正言顺的正妻吗!

犯得着在这里被陆令筠压着活吗!

她这话叫程云朔皱紧了眉。

今时不同往日。

如今也不是上一世。

上一世是陆含宜愚蠢的把邢代容当做自己的敌人,处处打压针对,把两人的感情越逼越紧,更是因为把邢代容的孩子打掉这个重要导火索,让程云朔决心抛下一切,带着邢代容私奔出逃。

可这辈子呢,程云朔为什么要跟邢代容私奔?

他在京里做侯府小世子不香吗?做金吾卫不好吗?他纳了邢代容,娇宠在府里,全府上下没有一个人说他,就连秦氏如今也在陆令筠的说和下,对他放任自由。

所有人都给够了他自由和空间,他为什么要离开侯府和邢代容私奔?

一旦私奔,那便是背上不忠不义不孝的骂名。

上一世同邢代容爱得你死我活也就罢了,这一世,邢代容和他的感情并不足以让他选择这种极端方式。

程云朔皱眉紧锁。

“云朔!”邢代容抱紧他,“我真的不想在侯府生活了。”

“我们带上钱,离了京城,随便到哪里买房子买铺子买地,到时候我们一起开铺子做生意,收租子,我做你的正妻大娘子,咱们做一世的快乐夫妻,再没人欺负我们头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