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后总裁抛下白月光求我回来

重生后总裁抛下白月光求我回来

西瓜满满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重生前,顾柒柒满怀欣喜的嫁给了深爱地男人,她以为就算丈夫对她没有爱,也可以用真心将其打动,事实证明一切都是枉然。最后,顾柒柒落得了一个家破人亡,车祸横死的凄惨下场。重生归来,她回到了刚刚结婚不久后,今生,她发誓不会重蹈覆辙!

主角:顾柒柒,封墨行   更新:2023-08-04 11: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柒柒,封墨行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后总裁抛下白月光求我回来》,由网络作家“西瓜满满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重生前,顾柒柒满怀欣喜的嫁给了深爱地男人,她以为就算丈夫对她没有爱,也可以用真心将其打动,事实证明一切都是枉然。最后,顾柒柒落得了一个家破人亡,车祸横死的凄惨下场。重生归来,她回到了刚刚结婚不久后,今生,她发誓不会重蹈覆辙!

《重生后总裁抛下白月光求我回来》精彩片段

“离婚?你这辈子都别想!”

“顾柒柒,这辈子,你就是死,也是我封墨行的女人!”

大雨倾盆,顾柒柒狼狈地走在泥泞的公路上,手中拿着被淋湿的离婚协议书,脑中回荡着刚刚男人的冷怒声。

就在半个小时前,她拿着这份离婚协议书去找封墨行,说要成全他和他心中的白月光。

可当封墨行听说她要净身出户跟他离婚,却气得浑身颤抖,还想囚禁她。她砸伤封墨行才跑了出来。

既然不爱她,那为什么不同意离婚,总不是在这时候对她生出几分情意了吧。

顾柒柒自己都觉得这个猜测荒谬,她自嘲地笑笑,抬起手擦掉脸上的雨水,随后掏出手机,打算叫人来接她。

手机亮起,最先映入眼中的却是屏保上封墨行的照片,男人的脸如雕刻般棱角分明,鼻梁挺直,薄唇微抿,一双深邃的眼眸不耐烦地看向镜头。

她心中一痛,这是刚结婚的时候,她磨了封墨行好久,他同意拍下的照片。即使后面他们两个关系越来越僵,她也没舍得换下。

就在这时!

一道横闪的强光猛地从侧面打过来,强有力的冲击声混杂着紧锣密鼓的雨水顷刻间映入耳畔!

顾柒柒转头看去,瞳孔剧烈缩紧的刹那,四周天翻地覆,身体像破碎的布娃娃一样被撞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疼,好疼啊!

强烈的痛楚敲击着她每一条神经。

顾柒柒满身血迹地趴在地上,腥甜的鲜血不断地从口中溢出。胸口更是像被巨石压住,无法呼吸。

她颤巍巍地抬起头,却看见大车猛地倒退,再次凶悍地朝她冲过来!

“不……”

惊恐的声音卡在喉咙里,顾柒柒挣扎着想要躲开,可虚弱疼痛的身体却没能移动一丝半毫的距离。

她只能恐惧地、眼睁睁地看着大车车尾飞一样地冲过来,从她的身体上重重地碾压过去!

那一刻,她拼尽最后的力气望向大车车窗,恰好一道闪电划亮天空,照亮大车上带着鸭舌帽的男人面孔,狰狞阴狠的笑容融进阴森的雨幕,恍如厉鬼!

啪嗒。

手机掉落在地。

顾柒柒被剧痛冲击得思维麻痹,只剩下身体还在轻微抽搐,瞳孔也渐渐失去焦距……

为什么?

她不认识那个人,为什么他要撞死她?

她这一生治病救人,从未得罪过谁……

不,她不甘心,她不想死!

求生的欲望逼迫顾柒柒再次挣扎起来,她仅剩几根手指还能动弹,就这样颤抖着胡乱摸索,终于触碰到掉落在旁的手机。

抱着最后一丝微薄的希望,她按出了那个紧急呼叫。

“封墨行……”

封墨行,快接,快接电话。

求求你……

1秒,2秒,3秒……

时间在这一刻尤为冗长。

嘟嘟嘟……

一阵忙音后,打出的号码被无情地挂断。

刹那,顾柒柒的心,如坠冰窟。

大车在撞人后就已迅速地驶离。偌大的公路上,只有顾柒柒躺在血泊里,奄奄一息。

她模糊的视线停留在作为手机屏保的照片上,她爱了多年的男人依然英俊帅气,她却再也没有力气拨打电话了。

这个男人,她的丈夫,景城商界四大家族之首的掌权人,封墨行。

两年前,她在一场车祸中救下垂死的他,后来又治好了封家老爷子的顽疾。

封老爷子知道她倾心封墨行,又欣赏她身为医生救死扶伤的能力,就给他们两个订婚,要封墨行娶她。

那时,顾柒柒满心欢喜地嫁给封墨行。然而婚后,封墨行给她体面、名声、荣耀,对她相敬如宾,却不曾碰她,结婚几个月后,封老爷子为了早抱孙子,悄悄给他们喝了药酒。

那天他们发生了关系后,顾柒柒才知道,原来封墨行心里一直有人。

甚至在不久的后来,她亲眼看到了那个被封墨行放在心尖上的女人苏怡然,在他身边言笑晏晏,占据了他所有的宠爱。

事到如今,她终于心灰意冷想要离婚,可封墨行却不肯放她走……

不过现在即使她想走,也没有力气了。

一切,都来不及了。

生命一点一滴流逝,意识溃散前,顾柒柒遗憾地闭上眼。

就这样吧,封墨行。

这辈子我们折腾够了,下辈子,我们不要再遇见,我也不会再爱你。

……

封家别墅。

房间一片狼藉,安静得诡异。

封墨行神色冷峻地坐在桌前,另一份离婚协议书就散落在他脚下。

助理林易走了进来,忐忑道:“封爷,苏小姐约您晚上一起吃饭。”

封墨行收回盯在离婚协议书上的冰冷目光,不知为何有些心烦意乱,冷淡地说:“拒了吧,跟她说改天。”

林易点头转身离开,封墨行拿起文件准备办公,目光却落到手机上。

刚刚,那个女人给他打电话,究竟什么事?

封墨行拿起手机,深沉的眸底如潭水般暗流涌动。

这女人,胆子越发大了,不但要离婚,还敢拿花瓶砸他,简直无法无天!

想到这,男人又将手机重重放下,打算晾她一晚上。

他拿起手边顾柒柒送给他的钢笔,修长的手指捏住笔尖细细摩挲,却突然想到,当初顾柒柒送他这支钢笔时,笑容艳丽明媚,与今晚冷淡决绝的模样截然不同,心头莫名又腾起焦躁的怒火。

半分钟后,一阵慌张地脚步声在门口响起,封墨行不悦地抬起冷眸,寒意湛湛,“什么事这么慌张?”

管家脸色惨白,唇瓣哆嗦,“封、封爷……刚刚警方打来电话,说,太太她出车祸了……当、当场……死亡。”

封墨行漆如点墨的瞳孔狠狠一震,尖锐的钢笔尖瞬间刺穿掌心,殷红的血涌了出来。

男人猛地起身,眼前一阵天昏地暗,几近眩晕,他撑住身体,喉间不知怎的就有些腥甜,半晌才从薄唇中溢出几个字,“怎么……回事?”

“您的手!”管家看见了封墨行手上的伤,吓了一跳。“我给您……”

“让你说怎么回事!”封墨行脸色难看地打断他。

“警方说是意外,司机肇事逃逸了,警方赶到的时候……太太已经没有呼吸了。”管家小心翼翼地回复。

封墨行脸色一白,手无意识地攥紧,鲜血直流,他却仿佛感觉不到疼一样,厉声说:“不可能!一定是那个女人又在作了!”

那个无法无天的女人,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

“封爷,请节哀,警方说出事地点在别墅街,要我们去认领……”

管家还没说完,封墨行已经大步迈出房间,速度快到管家都没反应过来。管家慌慌张转身跟上,却发觉一向步伐稳健的封爷,此时竟有些蹒跚……

仅仅五分钟,封墨行就驱车疾驰到了现场。

四周停了几辆警车,警戒线内,有一具尸体被蒙上了白布,雨下得很大,却依旧没能冲散周围的血红。

封墨行的腿像灌了铅一样沉重,他用尽力气走到警戒线中央,手指颤抖地拉开了白布——


白布之下,女人遍体鳞伤,曾经精致漂亮的面容被血迹模糊。

轰隆隆——

闪电照亮伞下封墨行惨白的脸,男人周身猛震,眸光在一瞬凝住。

他死死咬住薄唇,用力到几乎渗出血,好一会才从喉咙中挤出干涩哽咽的声音“顾柒柒,谁允许、谁允许你死了!”

一旁传来脚步声,警察拿着一个屏幕碎裂的手机递过来,“封先生,这是封太太生前的手机,我们看到上面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您的,请节哀。”

封墨行僵硬地扭过头,看到屏幕上他的照片,眸底寸寸破碎。

半晌,他脱下外套温柔地披在顾柒柒身上,又小心地将她揽入怀中,头也不回地踏进大雨,任由雨水打湿衣衫。

“先生……”管家撑着伞追上去“先生,太太已经不在了,您……”

封墨行像疯魔了一样抱紧怀中的人,薄唇中吐出偏执的冷冽声音,“她没有死!谁也别想带走!”

……

痛!

浑身都痛!

顾柒柒头昏脑胀地睁开眼,入目,就是男人英俊深邃的容貌。

封墨行!他怎么还会在她床上!

顾柒柒眉眼一震,抬腿就猛地朝男人下腹踢去!

男人反应极快,一个侧身避开又迅速回转,强壮的身体猛地压住顾柒柒。

更加紧密贴合的姿势让顾柒柒倏地耳畔一红,她抬手就要打上男人的脸,却被男人眼疾手快地按住手腕,举过头顶紧紧锁住。

顾柒柒挣脱不开,恨恨地对上封墨行愠怒的眉眼。

封墨行唇角不屑地挑起,另一只手捏紧她光洁紧绷的下颌。

“别碰我!”顾柒柒别过头甩开他的钳制。

“现在知道反抗了?顾柒柒,不就是为了要个孩子,好跟爷爷交代么!现在睡都睡完了还装纯,有意思?”

“你说什么……”顾柒柒怔住,一时反应不过来封墨行在说什么。

对了,她不是死了吗……为什么睁眼就看见封墨行和她躺在床上?

封墨行不耐烦看她装傻,松开她的手腕猛地掀开被子,漆黑的眸肆无忌惮地扫视她身上旖旎的痕迹,冰凉的手指用力按上去,眸底嗤嘲中透着厌恶。

“顾柒柒,你的戏够多了,还没演够?”

凉意传来,顾柒柒打了个哆嗦,刚想说话,却注意到男人脖颈间深红的牙印,一瞬间瞪大了眼睛,反应过来。

她这是回到了两年前……她与封墨行结婚三个月后的那天!

当时他们从宴会回来,爷爷谈话间多次提及想让他们早点抱个孩子,当时气氛尴尬,他们两人都没回应,后来喝了爷爷给的酒,不知怎么就睡到了一起。

顾柒柒回想起前世封墨行的冷淡和她曾经对封墨行一厢情愿的可笑爱意,修长的手指一寸寸捏紧床单,杏眼也一寸寸冷了起来。

可惜竟是回到了这一天,如果是回到三个月前,她宁愿不要嫁给他!

但,现在也来得及。

离开他,不再爱他,去过自己的生活。

顾柒柒反复地提醒自己,深吸一口气,抬起精巧的下颌,毫不畏惧地对上封墨行的冷眸,“昨晚的事,就当没发生吧。”

封墨行凝着寒霜眼底闪过一丝讶异,看着她冷漠的神色,总觉得她似乎有些变化。

呵,不过是欲擒故纵的把戏。

他自认为看破顾柒柒的打算,唇角勾起冰冷的笑容,字字讥讽,“你费劲心机不就是想要促成这件事,怎么,现在事成,反倒翻脸无情了,顾柒柒,你倒是玩得开。”

顾柒柒的指尖扣紧掌心,面色平静地望向封墨行:“我们离婚吧。”

男人神色陡僵,倏地捏紧顾柒柒的手腕,周身戾气四射,“你再说一遍!”

顾柒柒疼得深吸一口气,却没有改口的打算。她直视男人冰冷摄人的目光,刚刚还满是激烈情绪的眼中已是一潭死水,平静道:“封墨行,你想娶的从来都不是我,我也不想再给自己画地为牢,不如我们好聚好散。”

说完,顾柒柒用手肘狠狠撞向封墨行的脖颈,借男人松开手侧身避开的瞬间,像一条灵巧的蛇从男人身下钻了出来。

封墨行诧异地回眸,只见女人已经捡起地上散落的白衬衫,一颗一颗的扣上扣子,只余纤长的双腿还露在外面。

他忽地沉了眸,想起她昨夜在他身下娇媚的模样。

似乎一夜之间,她就变了一个人。

顾柒柒穿好衣服,没有理会男人探究的目光,迈步就朝门外走去。

男人含着戾气的声音在她开门的前一刻传了过来,“顾柒柒,你以为封家是你想进就进,想走就走的吗!”


顾柒柒搭在门把上的手一瞬间捏紧,乌黑的杏眸迸射一道冷光,封墨行还当她是上辈子那个爱惨了他、任由拿捏的女人吗。

顾柒柒想到那通被无情挂断的电话,已经麻木的心中忽然刺痛。

“那你可以看看,我走不走得了。”

音落,她毫不留恋的开门,迈着纤长的双腿步出。

不料,女佣小楹正端着咖啡杯畏手畏脚地站在门口,像是在偷听。小楹打量的目光落到顾柒柒脖颈上旖旎的痕迹上,瞬间迸发出妒忌的光。

顾柒柒懒得理她,想走。

小楹有意拦着顾柒柒。她看向封墨行冷峻深邃的面容,夸张地道歉:“封爷,实在对不起,我昨天没注意,让太太进了您的房间,都是我的错。”

顾柒柒看着小楹一脸谄媚的样子,勾起绯红的唇,冷笑道“你当然看不住,昨天是你主子自己抱着我回来的。”

上一世,小楹这丫头多次挑拨她与封墨行,甚至抹黑她,后来她才知道,小楹是苏怡然安排过来照顾封墨行的女佣。

不过,估计苏怡然自己也没有想到,她自己送来的人,也觊觎封太太的位置吧。

她可以不在乎封墨行,但也不会再让这些心思不正的人肆意抹黑她。

顾柒柒强忍着身体的痛意,慢悠悠地走到小楹面前:“不过,我倒是好奇,你作为佣人不好好做事,怎么处处盯着我?不知道的还以为有什么人故意让你这么做的。”

顾柒柒话落,封墨行若有所思地看了小楹一眼,神色透出几分不悦。

小楹没想到自己暗讽的话,居然被顾柒柒一点不遮掩地甩回来,顿时脸色一白,总觉得眼前的顾柒柒似乎变了一个人,浑身散发着不可侵犯的强大气息,一双杏眼更像是将她一眼看透一般,让她不由打了个哆嗦。

小楹神色紧张,苍白地掩饰道:“太太您错怪我了,我对封爷可是忠心耿耿的!”

顾柒柒冷笑一声,又往前一步,“你的忠心就是每天盯着你家先生几点出去,几点回来……”

顾柒柒还没说完,小楹已经神色慌张,手抖得连端着的咖啡杯都不停地颤动,她害怕被顾柒柒说破,脑子一昏,装成被撞到,踉跄着后退半步,手胡乱一扬,打算把杯里的咖啡冲着顾柒柒泼过去!

顾柒柒早注意到她的动作,看她手扬起,就反手将咖啡杯往回一推,瞬间杯口倒转,那咖啡就哗啦啦地淋了小楹一身。

顾柒柒身上一点没沾到,她拿了张纸巾,悠然地擦了擦纤细的手指,“看来本事都用在了打听主人家隐私上,现在连一杯咖啡都拿不稳,还当什么佣人?找管家领这个月的工资,走人吧。”

小楹被浇得一蒙,听见她的话,不顾身上的狼狈,急眼道:“你都要跟封爷离婚了,凭什么辞退我!”

顾柒柒挑眉,“看来你还偷听到了我跟封墨行的谈话?”

“我……”小楹语塞,额头都冒了冷汗,慌乱地看向封墨行,还想解释,却被冰冷地男声打断。

“照太太说的做。”

小楹慌得满眼泪水:“封爷,小楹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您知道我是苏……”

“滚出去!”封墨行心烦意乱,“别让我再说第二遍!”

小楹吓坏了,连滚带爬地走了。

顾柒柒眼底一片漠然,头也不回地迈步离开,只是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

封墨行盯着她不太舒服却固执着挺直的纤细背影,眉峰蹙起,黑眸如潭。

房间安静下来,管家出现在门口,神色复杂地问道:“封爷真的要赶走小楹吗,您知道她是苏小姐精挑细选、特意派来照顾您的,而且昨天的事,恐怕是太太……”

管家还没说完,就感觉身前一道寒冷的光射来。封墨行眼底带着戾气,整个人看上去如同压抑着爆发的火山。

他森冷地扫了一眼管家,警告道:“在封家,除了我,任何人都不得议论她。”

不过一个晚上,怎么不光太太冷淡得像是换了个人,连先生也开始维护太太了。

管家有些惊诧,在那压迫的目光下心口发冷,不敢多问,应声道:“是。”

……

顾柒柒从封家走出来,脑中还蒙蒙的。

不敢相信,她竟然重生了,上辈子,那辆大车突然冲出来,她没有看清车牌,但她认得那人的眼睛,确定她从未见过他。

既然如此,那就是有人买凶杀人。

可她从未得罪过谁,为什么有人要她的命?

无论是谁,她既然重活一世,一定要谨慎起来,不再给任何人伤害她的机会!

顾柒柒心事重重地走着,没有注意到,一辆黑色轿车悄然停在她身侧。

车里的男人穿着黑灰色的西服,五官精致,高挺的鼻梁上戴着一副金框眼镜。他的瞳孔映出顾柒柒纤细的身影时,唇角也勾起了一丝温和的笑意。

男人摇下车窗,嗓音温和地唤道:“柒柒。”

顾柒柒听到声音,步伐微顿,转头看到车里的男人后,整个人微微一怔。

周允宸。

这个男人,可以说是顾家养子,父亲早年看中他的资质与性情,一直提供助学资金,而周允宸如今也在公司里成为了父亲的左右手。她也因此从小与周允宸相识,前世一直到她死前,两人的关系都很融洽。

而且,上辈子顾家落难后,他即使势单力薄,也坚持和封墨行对抗,甚至因此错过了一个对他很好的女孩。

记忆如潮水涌来,顾柒柒发怔间,周允宸已经从车上下来,举着遮阳伞罩在顾柒柒头顶。

“怎么一个人在这?”

顾柒柒隔着伞柄,对上男人探究的眸色,唇角泛起一丝笑意,“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我就是想回家里看看,你呢?”

周允宸眼中飞快地划过一抹局促,又很快掩饰起来,没有告诉顾柒柒他经常在封家附近溜达的事。

“我恰巧路过,正好,我也要回去看看顾叔,一起吧?”

顾柒柒点点头,刚应下,周允宸已经体贴地替她开了车门,并伸出手挡在顾柒柒头上,以防她磕到。

顾柒柒侧身坐下的瞬间,周允宸看到她脖颈上旖旎的红痕,意识到什么,眸色微僵。

他手指一寸寸握紧,什么也没说,转身去了驾驶位,很快,车子扬长而去。

……

另一边。

封家,封墨行的办公室。

管家赶来,神色复杂地敲了门。

封墨行正坐在办公桌前,冷峻的脸上抬起一双幽凉的眸,“她呢?”

管家脸色有些为难道:“封爷,我安排人暗中去护送太太,看见周允宸接走了太太,应该是回顾家了。”

封墨行一下捏紧手中的文件,哂笑一声,“那个在我与顾柒柒结婚前,一直对她特别好的男人?”

“顾柒柒不过是想用这种方式,引起我的注意罢了!”

管家小心问道:“那,太太那边……”

封墨行深色的瞳眸中闪过一丝笃定,“不用管,她不过耍耍小把戏,闹几天自己就回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