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秦总心尖宠要离婚

秦总心尖宠要离婚

小手手冰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结婚三年,苏觅自知没有得到丈夫秦士杰丝毫的爱。她住着他名下的豪华别墅,享受着他没有封顶的信用卡,甚至就连秦夫人的名分,他当年也爽快地给了她。换做别人早就知足常乐了,但她不行,她做够了豪门金丝雀,受够了他心中另有所爱。所以她一纸离婚协议书,走得干净又利落。这时,一向高傲的秦士杰终于察觉,他爱她,一往而深!

主角:苏觅,,秦士杰   更新:2022-07-16 00:2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觅,,秦士杰 的女频言情小说《秦总心尖宠要离婚》,由网络作家“小手手冰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结婚三年,苏觅自知没有得到丈夫秦士杰丝毫的爱。她住着他名下的豪华别墅,享受着他没有封顶的信用卡,甚至就连秦夫人的名分,他当年也爽快地给了她。换做别人早就知足常乐了,但她不行,她做够了豪门金丝雀,受够了他心中另有所爱。所以她一纸离婚协议书,走得干净又利落。这时,一向高傲的秦士杰终于察觉,他爱她,一往而深!

《秦总心尖宠要离婚》精彩片段

“起来吃早饭了。”

秦士杰轻柔的在苏觅额头落下一吻,语气柔和。

苏觅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的像只刚睡醒的小猫,伸了个拦腰,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惊叫了一声,“啊!都这个时候了,还来得及去民政局吗?”

今天是他和秦士杰离婚的日子。

三年契约婚姻结束了,她也算是履行了自己的承诺,演了三年秦总的隐婚小娇妻,不吵不闹识大体,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居然睡过头了!

秦士杰眼眸里晦暗不明的闪了闪,语气染上了不悦,“中午他们大概休息,你先起来吃饭吧。”

自己好歹也是滨海秦氏的总裁,有钱有颜,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处心积虑就为了他能多看她们一眼,这女人倒好!

跟着自己三年,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现在倒好了,一听说要离婚比谁都高兴,活脱脱一个白眼狼!

苏觅察觉到他的情绪变化,哼哼唧唧的凑过来,抱住了秦士杰的胳膊,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语气带了点撒娇的意味,“我这不是怕耽误你的事儿嘛!”

秦士杰抿了抿薄唇,还是不高兴,但神色明显缓和了许多。

怕耽误事就兴高采烈地去离婚?

这女人还真是识大体啊!

“那我先去洗漱一下,你先下去吧,我等下就来。”

说着话,苏觅伸手理了理秦士杰的家居服领口,“等我下。”

说完她顺势在秦士杰侧脸上啄了一口,然后一溜烟跑进了洗漱间。

秦士杰虽然依旧冷着脸,可眸子里明显带了愉悦。

结婚三年,虽然他经常在外出差,但确确实实很喜欢苏觅这样亲密的小动作,温馨,温暖。

迈开步子,便从善如流的先到楼下衣帽间换衣服,助理江左已经恭敬的等在了楼下。

见他换好衣服出来,便先一步拉开了椅子,待秦士杰坐下,这才道,“秦总,今天您没什么特殊的事务,只有您和夫人的离婚要处理。”

秦士杰手里的咖啡杯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

江左马上不说话了。

苏觅这时从楼上下来了,朝着江左打了个招呼,“江助理早!吃了吗?”

她这话说的亲切的紧,就像是邻里之间话家常,丝毫没有居高临下的那种高傲,江左心里也格外舒服,“吃过了夫人。”

“哦,”苏觅应了一声,端起燕麦粥喝了一口,这才抬头道,“今天忙吗?不忙的话,我们下午去民政局?”

明知故问!

秦士杰扫了一眼苏觅,这女人刚才绝对听到江左的话了!

“有点忙,”秦士杰优雅的擦了擦嘴,淡淡道,“江左刚才还说,今天抽不出时间来。”

苏觅愣了一愣,便继续埋头喝粥,“那就明天?或者后天?”

这男人几个意思?

跟她过了三年,当真了?

不想离了?

他最好别是,不然她虽然怕麻烦,但也不代表真的不敢得罪他!

“后天吧。”秦士杰淡淡道,“我先出门了,江左会给你讲一下离婚协议的内容,你觉得没问题先签字,然后再去民政局好办事。”

说完他把手里的咖啡杯放下,站起身来。

苏觅赶紧放下手里精致的瓷碗,走到秦士杰跟前,帮他系好领带,又理了理并不褶皱的衬衫,搂着他的脖子,在他唇角印下一吻,“一切顺利。”

秦士杰眸色深了深,双手捧着苏觅的脸颊,加深了这个吻。

馨香甜软,让他有些意乱神迷,许久才舍得放开。

帮她理了理耳边的碎发,这才应了一声,“嗯。”

迈步出门,坐上了一辆黑色低调的迈巴赫,扬长而去。

屋子里就剩下苏觅和江左两个人。

江左恭恭敬敬的把离婚协议递到了苏觅跟前,语气恭敬道,“太太,根据您和秦总之前的约定,秦家的一切您都不能带走,不过秦总着意说过,结婚期间,他送给您的房子车子还有其他东西您可以带走……”

“不用了。”

苏觅笑了笑,伸出白皙纤弱的手腕,把离婚协议拎了过来,直接翻到最后一页,签好了字,打了个哈欠,笑盈盈道,“我签好了。”

江左说了一半的话堵在了肚子里。

他甚至想过,之前苏觅在秦总面前表现的不在意都是装的,等见到了离婚协议,她如果一哭二闹三上吊该怎么办,可唯独没想过,苏觅是真的不在乎。

“他还有别的交代吗?”苏觅弯了弯眉眼,一双笑眼弯弯的月牙一般,“没有的话,我就上楼睡觉了。”

“没有了。”

江左发自内心的恭敬弯了弯腰。

“对了江助理,我能求你件事吗?”苏觅笑了笑。

江左站住了脚步。

果然还是装的吗?

苏觅沉吟了一会儿道,“我想去医院看看爷爷,能行个方便吗?”

看秦老爷子?

江左愣了愣,没想到苏觅会提出样的要求,但还是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我会如实报告给秦总的。”

“那就多谢了。”

话落,苏觅就低下头继续喝粥,再不说什么了。

回到总裁办公室。

明亮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进来,秦士杰坐在桌子后面,手里的钢笔转的飞快,“她只要求去看看爷爷?”

“是,”江左补充道,“连您答应给的东西都没要。”

秦士杰微微垂下头,低垂的睫羽轻颤了两下。

离婚离的这么干脆,倒惦记着去医院看看爷爷,这女人倒也不算是白眼狼,只是……

离婚吗?

他心里莫名的有种钝痛,指尖的钢笔猛然一停,转头道,“你去安排一下,让她去吧,不过那些东西,都是女人用的,我留着也没用,还是让她拿走。”

“是。”

江左话落,把苏觅签过字的离婚协议放在了桌子上,“我看过了,夫人的签字没问题,就差您的了……”

“先放着吧,”秦士杰看都没看离婚协议一眼,顿了顿又道,“如果她问起来就说我忙,另外……下午医院,我也一起去。”

“好的。”

江左不敢问为什么,但他跟了秦士杰这么长时间,大概能看得出来,秦士杰很烦躁,桌上那页文件半天都没翻动了。


下午四点多,江左开车回来别墅接苏觅的时候,她已经收拾齐整了。

一身素雅的白色连衣裙,外头罩了件驼色大衣还戴了顶渔夫帽,手上是一只小巧的手包,见江左来接她,便点了点头,迈步上车却顿住了。

秦士杰怎么也在?

神色一闪而过,苏觅坐进车里,自然而然的挽住了秦士杰的胳膊,头靠了过去,柔声道,“你不是说今天忙吗?”

烦躁的情绪像是瞬间得到了安慰,秦士杰伸手揽住了苏觅的腰,让她贴的自己更近一点,“嗯,提前忙完了,正好去看看爷爷。”

听他这么说,苏觅眼睫微不可查的垂了垂,早知道就不这时候提了,不然现在应该就可以去办离婚了。

也罢,也不差这一两天。

两人就这样依偎着,像极了热恋的小情侣,江左由后视镜看上去,也不由有些唏嘘。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

秦总的抑郁症已经一年多没犯过了,两人相敬如宾恩恩爱爱的,何必非要离婚呢?

真要再娶一个,也不一定有夫人这么林善解人意,落落大方。

一路无话,车子稳稳的停在了滨海市明宏私人医院。

这里是整个滨海最好的医院,只因有一位叫林响的医生坐镇,不管任何疑难杂症都难不住他。

不说活死人肉白骨,但至少,是目前能够找到最好的医生了。

也因此明宏的床位,异常珍贵,有价无市。

秦士杰的爷爷,秦国元就住这,单人病房套间。

只是即便是林响,也救不了了。

一个月前,秦国元车祸意外成了植物人。

当时肇事的卡车司机当场被缉拿,认下了全部罪名,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没那么简单。

事情刚过没多久,因此这里还蹲着不少记者,满心欢喜的打算能拍到秦士杰前来看望,大发雷霆的戏码。

可惜,他们连秦士杰的侧影都没拍到,他就带着苏觅,从后门走消防通道进了病房。

床上躺着一个瘦弱的老人,身上连接着不少仪器,高一声低一声有规律的响着,无聊的像是人生。

“爷爷,我和苏觅来看你了。”

秦士杰坐在椅子上,男人高大的背影像是瞬间矮小了下去,像个小孩一样,握住了秦老爷子的手,“您今天觉得怎么样?”

苏觅抿了抿唇,她知道秦士杰从小父母双亡,是秦老爷子一手带大的,所以感情很深,因此这次的车祸意外对他来说打击很大,这一个多月,他晚上都睡不着,在派人彻查整件事。

她没做声,只是摘了帽子,转身去洗漱间拿了脸盆和毛巾,用温顺浸湿了,端过来,开口道,“让让,我帮爷爷清理一下。”

其实秦家都有雇护工,老爷子被照顾的很好,她这么做,只是想表达一下孝心,毕竟当初没有老爷子,自己也不会和秦士杰走到一切,这三年她没受到丝毫委屈,而她马上就要和秦士杰离婚了,理应来尽尽孝心。

秦士杰放开老爷子躲开了。

他看着苏觅用毛巾轻柔的擦着老人的侧脸,细心又温柔,浅棕色的发丝顺着肩膀垂落下来,五官明媚,表情恬静,心也跟着一下子静了下来。

苏觅帮着擦了一会儿,才坐到了床边,帮老爷子掖了掖被角,“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今天是三年整了,我和士杰要分开了,今后大概不能经常来看您,您多保重。”

这个档口,她提起离婚的话头,秦士杰拧了拧眉毛,那股子莫名的烦躁又回来了。

“我去见一下爷爷的医生,一会儿回来。”

秦士杰说完便带着江左离开了病房。

只剩下苏觅一个人了。

她握着秦老爷子的手,悄悄道,“谢谢您,三年前如果没有您……”

“谁让你进来的?”

一声暴戾的质问,把苏觅吓了一跳,不用回头她也知道是谁。

秦士杰的弟弟,秦昊。

转过头来,他手里拿着一捧花,阴鸷的盯着苏觅,“我问你,谁允许你来打扰爷爷的?”

“我是和你哥一起来的。”

苏觅稳稳的坐着,丝毫要起身的意思都没有,脸上是淡淡疏离的冷漠,和平日里在秦士杰面前那副温柔知性的样子,判若两人。

秦昊恨的捏紧了拳头。

这才是这女人的真面目吧?

真不知道她给爷爷灌了什么迷魂汤,居然非要她嫁给大哥!

而大哥呢?

更是被这个女人的演技迷惑,以为她是个乖巧温柔的女人,呸!

他就是死,也不会让她得到秦家的一分好处!

“我哥?”秦昊冷笑了一下,“你不会以为我哥真的在乎你吧?如果真的在乎,他会把你藏着掖着,除了我们两兄弟还有爷爷,江助理,谁都不让见?”

“金屋藏娇说的好听是藏娇,说的不好听……”

秦昊轻佻的打量着苏觅,“就是玩物,懂吗?”

“我和你哥的事情,你最好问过了他再来指手画脚,”苏觅站起身来,平静的和秦昊对峙,甚至还微微笑了笑,明显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不然,等到他火大断了你的信用卡,我可不会帮你说话。”

“你!”

秦昊一时语塞,苏觅却朝着他点了点头,拿起帽子和手包,迈步出门去了。

出来的时候,秦士杰正在走廊吸烟处抽烟。

烟雾缭绕,男人穿着宝蓝色西装斜靠在玻璃门上,微微仰着头,视线穿过层层烟雾,有些迷离。

“士杰?”苏觅走过去敲了敲玻璃门。

秦士杰慌忙掐灭了手里的烟,神色竟有些慌张,“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秦昊在里头呢,”苏觅弯起眉眼明媚的笑了笑,随后又板着脸批评道,“怎么又在抽烟了?”

“就抽了两口,你就出来了。”

秦士杰少有的解释了一番,便凑过来想抱抱她,却被她捏着鼻子躲开了,“你身上都是烟味,怪讨人厌的!”

嘴角微微勾了勾,秦士杰一把拽过她,唇吻了上去,薄荷夹杂着烟草的香气踱过来,热情的让苏觅红了耳根。

半晌秦士杰才挪开,坏笑道,“现在你也有烟味了,就别嫌弃我了。”

“那我也嫌弃!”

苏觅捏着鼻子推了秦士杰一下,“等会儿回去你先洗澡,不然就离我远点!”

秦士杰憋着笑看她皱眉,心情不由大好,便从善如流道,“好。”

江左远远的站着,看着这一幕,那种唏嘘更甚了。

他跟了秦总这么多年,从来没见他对一个女人这么言听计从过,夫人是唯一的例外。

好端端的,郎才女貌的,干嘛非要离婚啊?


两人坐上回家的车,苏觅躲的秦士杰远远的。

她是真的不喜欢烟味,可秦士杰偏往她跟前靠。

“你再这样,晚上就你煮饭”苏觅横着眼睛,故作生气道,“碗也你来洗!”

她本来料定秦士杰不会同意,自己也就解脱了,谁知他却只是笑了笑,“好。”

一口应了下来,身体便泥鳅一样灵活的钻过来,一把扣住了她的肩膀,“那是不是有点奖励?”

苏觅抬眼过去,眼波流转,甜甜一笑,装作没听懂,“什么奖励?”

秦士杰眸色深了深,薄唇一抿,便压身过来了。

车子中间的挡板升起来,江左把车子停在了路边,下车背靠着车子,抽了支烟。

车内春光旖旎,车外却窥不见分毫。

等到再次上路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到家的时候天都黑了。

苏觅进门就捂着肚子叫饿,秦士杰却倪了她一眼,“刚才还没吃饱?”

耳鬓染上一抹红晕,苏觅嗔道,“胡说八道!说好了你煮饭的!快去!”

秦士杰笑了笑,换好衣服就进了厨房,还带了个粉色印花小围裙——苏觅的。

她觉得有些好笑,便拿出手机来对着秦士杰胡乱拍了一通,随后笑道,“这要是发给杂志,我岂不是发财了?”

“好主意,”秦士杰轻快的应着,把处理好的青菜切好,“不过你得分我一半。”

“凭什么?”苏觅翻了个白眼道。

“我的肖像权也是要给钱的。”

说完秦士杰走过来,朝着她嘴角亲了一下,“出去等吧,油烟呛得慌。”

苏觅便收了手机,乖乖等开饭,一丁点良心不安都没有。

不多时,简单的四菜一汤就端上了桌,西红柿炒鸡蛋,芹菜炒牛肉,糖醋小排,一份炒青菜,还有一锅莲藕排骨汤。

色香味俱全,苏觅不由食指大动,。

刚喝了一口汤就忍不住道,“味道真不错,以后你不当总裁可以去当厨师了。”

“秦氏接下来要在餐饮业铺开,做全球连锁的中餐店,”秦士杰理所当然道,“我当然要了解一些厨房的事儿。”

这是秦士杰的一贯作风,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谁也别想懵他,除非他自己愿意。

苏觅点了点头,吃的肚子饱饱的,靠在椅背上,江左就进来通报,“阮小姐来了。”

阮菲,秦士杰的青梅竹马,网红企业家,好像一直对他挺有意思的。

大概是从什么渠道听说了秦士杰找人拟了离婚协议书,赶来挖墙脚的。

和秦士杰结婚这些年,这种事苏觅也没少见,见怪不怪,更何况,她都要和秦士杰离婚了,更八竿子打不着,便起身道,“那我先上楼去了。”

“上楼做什么?”秦士杰沉着脸道。

苏觅愣怔了一下,随即莞尔一笑,“我留在这怕是要招惹阮小姐不痛快。”

“就在这吧,”秦士杰淡淡道,“让她进来。”

还没来得及问话,江左就带着阮菲进来了,她手里提了个精致的小盒子,像是来送礼的,不过苏觅没来得及细看,就被秦士杰抱着背过身,狠狠的亲了一口,他语气亲昵的和苏觅咬耳朵,“你先去书房等我。”

“好。”

苏觅迈步转身去了一楼书房,心里却直纳闷,这家伙唱的哪一出?

刚才不让自己走,这会儿又让走了?

难道就为了在阮菲面前亲自己一口?

阮菲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的半天没说出来话,等她反应过来,苏觅已经进了书房了,而她只是匆匆看到了个侧脸,正脸压根没见到。

“有事吗?”

秦士杰好整以暇的看着阮菲,语气一贯的拒人千里。

“啊!”阮菲回过神来,把短发往而后挽了挽,“过阵子我父亲做寿,想请你过去,我顺便给你带了你喜欢的点心。”

“好,替我谢谢伯父,”秦士杰礼貌的应了下来,“江左,好好收起来。”

他面色沉静,丝毫没有请阮菲进来的意思。

阮菲站的有些尴尬,很好奇刚才那个女人是谁,就是秦士杰阴婚的那个妻子吗?

咬了咬唇,阮菲鼓起十二分的勇气道,“秦大哥,刚才……”

“你还有事吗?”秦士杰神色冷了下来,带了明显的威胁意味,“没事的话,我还要去洗碗。”

洗碗……?

阮菲惊呆的看着秦士杰。

堂堂秦氏总裁,身价万亿的男人,那女人居然让他洗碗?

“没事了,”阮菲心里像是打翻了醋坛子,可顶着秦士杰的审视目光她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笑笑道,“那寿宴上见。”

便离开了。

秦士杰洗好了碗,进到书房的时候,苏觅正坐在落地窗边的毯子上看书。

照理来说,书房一般是不做窗户的,一来是书籍不好受太阳直照,二来,保密性也大打折扣,当初是苏觅喜欢,他才开了这么一条细长的窗户,权当逗她高兴。

这会儿苏觅正穿着毛茸茸的家居服,长发随意的挽在耳后,手里捧着一本小说,聚精会神的看着,嘴角还微微弯起,淡棕色的眸子里水漾养的,看得人心里直痒痒。

秦士杰走过去,探头道,“在看什么?”

苏觅也不藏着,伸出修长的手指点道,“在看小说,这个男主角好有趣啊,明明很喜欢女主,却不承认,乱吃飞醋,好可爱啊!”

可爱?

秦士杰也探头过去,扫了一眼,不过是本没什么营养的言情小说,可他却记下了名字。

“有我可爱吗?”秦士杰干脆也跟着坐下来,背对着苏觅,“洗碗洗的我肩膀都酸了。”

苏觅就放下书本,笑眯眯的凑过来,半跪着帮他捏肩膀。

小小的手,力道适中,每一下都准确的按在了他酸痛的位置上,手到病除。

“你这几天都忙吗?”苏觅一边帮他捏肩膀,一边道。

“还好。”

秦士杰享受着苏觅的服务,眯着眼睛道。

“那明天下午你抽时间出来吧,”苏觅探头过来,在他耳边轻柔道,“正好,去民政局先把材料交了吧?”

秦士杰闭着的眼睛猛然睁开,背对着苏觅,脸色像是酝酿着风暴。

这女人三番五次的提离婚是什么意思?

怕他不拿的起放不下?

“好。”

秦士杰赌气的应道。

离婚就离婚,他秦士杰还缺女人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