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傲娇霍少偏要宠

傲娇霍少偏要宠

大闹一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念薇活了二十四年才知道,自己跟叶家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真正的叶家大小姐不是她。一朝沦为假千金,被豪门之家扫地出门,她彻底跌进尘埃里,所有人都等着看叶念薇的笑话。谁成想,她转身成为霍家五爷霍廷琛的闪婚娇妻,身份地位提升了不止一点半点。她凭借神奇的预知能力,一次次帮助霍廷琛脱险,两人的感情也在朝夕相处的过程中,逐渐升温。

主角:叶念薇,霍廷琛   更新:2022-07-16 00:2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念薇,霍廷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傲娇霍少偏要宠》,由网络作家“大闹一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念薇活了二十四年才知道,自己跟叶家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真正的叶家大小姐不是她。一朝沦为假千金,被豪门之家扫地出门,她彻底跌进尘埃里,所有人都等着看叶念薇的笑话。谁成想,她转身成为霍家五爷霍廷琛的闪婚娇妻,身份地位提升了不止一点半点。她凭借神奇的预知能力,一次次帮助霍廷琛脱险,两人的感情也在朝夕相处的过程中,逐渐升温。

《傲娇霍少偏要宠》精彩片段

晚上十一点。

叶念薇下班回到家,走到客厅门口,听见里面传来叶蓓蓓的哭声:“妈,我不能和凡哥哥订婚……凡哥哥是妹妹的男朋友,我不能一回来就……”

叶念薇脚步一滞停在门口。

活了24年才知道,她和叶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真正的叶家大小姐是叶蓓蓓。

半年前爸妈知道真相,三个月前爸妈找到叶蓓蓓并接回叶家。

之后,爸爸取消她的继承权,妈妈逼她和邹凡尘分手。

她很爱邹凡尘,没法像继承权那样说不要就不要。她咬住底线,不同意分手。

叶母好脾气的哄着:“蓓蓓,你是叶家真正的大小姐,她什么都不是。如果非要说抢,也是她抢你的身份、抢你的继承权、抢你的男朋友,不是你抢她的。”

“妈,继承权和感情不一样……她爱凡哥哥,凡哥哥爱她,我不能夺人所爱……”

邹凡尘的声音忽然传来:“我不爱她,我一直把她当成普通朋友。蓓蓓,我真正爱的女人是你。我对你一见钟情再见倾心,梦寐以求的想和你结为夫妻白头到老。”

叶念薇五雷轰顶身形摇晃,她推门冲进去:“邹凡尘,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你把我当成普通朋友,会追着我求婚?会和我计划生儿生女装修儿童房?”

邹凡尘没想到她会回来,更没想到会被她撞破,他措手不及只能先稳住叶蓓蓓:“我追着你求婚是为了练习技巧,想要更好的向蓓蓓求婚。”

“……”

“我不会欺骗蓓蓓,我对她是真感情。叶念薇,我再说一遍:我是真的没有爱过你。”

“……”叶念薇脸色惨白瑟瑟发抖:这就是她深爱到不想放弃的男人?

叶蓓蓓眼中的狡黠一闪而过,她哭着跑过来:“妹妹别生气,我不会和妹妹抢。”又一把抱住她,在她耳边悄声说:“你还不死心?还想跟我抢?他亲口说的,他不爱你。”

叶念薇恶心想吐,伸手要推开她。

她忽然步步后退,一路后退,撞到茶几,摔倒地上,后脑勺磕得咚一声响,委屈大哭:“妈,我不该回来的……我不该打扰妹妹的生活……妈,你就让我走吧……”

叶母气急败坏,冲过来揪住叶念薇的头发往墙上撞:“蓓蓓一直替你着想,你还忍心欺负她?我养了你24年,是养着你欺负她?我告诉你,你不再是叶家小姐,你是叶家的一条丫鬟狗,给我好好的侍候蓓蓓,偿还这24年我对你的养育之恩。”

叶念薇用手护住头,眼角余光不死心的瞥向邹凡尘。

邹凡尘没有理会她,直接奔向叶蓓蓓,抱进怀里心疼的呵护着。

叶念薇心死如灰:原来所有的山盟海誓非她不娶,都抵不过一个继承人的身份。继承人是谁,谁能拿到那笔财产,他就爱谁。原来他所谓的爱情是有价的。原来他是这种男人。

叶母把她丢出去:“滚!有多远滚多远!今晚别让我再看见你!”

她跌倒地上,膝盖磕得麻木,头皮火辣辣的疼。

瘸回车上用镜子照了照,头顶被扯掉一缕头发,露出一块血肉模糊。

楼上的卧室亮起灯,两道黑色的身影映在窗帘上:邹凡尘拉着叶蓓蓓。叶蓓蓓甩开邹凡尘。邹凡尘时而手舞足蹈,时而对天发誓,又像耐心全失般忽的按住叶蓓蓓,用力亲吻。

叶念薇疼得窒息。

养错孩子是她的错?

把错误全部归到她身上,就能让他们遗忘错误的根源?

她咽不下这口气,开车赶到霍氏大楼,在电梯口堵住了霍廷琛:“我们结婚吧!”

霍廷琛眸光一滞,疑惑的看着她:“你谁啊?”


叶念薇豁出去了:“我来找你结婚,自然就是你未来的妻子。你不认识我没关系,认识自己未来的妻子就行。”

霍廷琛无趣的绕过她。

叶念薇伸手拦住他:“现在是凌晨一点!霍先生,我想问你,除了我,还有哪个女人能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拦住你?我来找你结婚,不是我的意思,是老天爷的安排。”

是的!

她没有说谎,这的确是老天爷的安排!

自她有记忆起,她总是梦见他:梦里是午夜时分,他们面对面的站在电梯口。

她对他说:“我们结婚吧!”

他回答她:“你谁啊!”

起初年纪小不知道结婚是什么意思,后来长大懂了结婚的意思却不知道他是谁。

一直到20岁那年,她被闺蜜拉去做狗仔跟踪他。她才知道他是霍家五少,是霍家最年轻且最有实力继承霍氏财团的天才少爷。

可为什么会梦见他?

又为什么会反反复复梦见这个场景?

她不知道原因,却有冲动想过来试试这个梦境是真是假。又因为心底存了冲动,刚才一受刺激她就来了,结果梦境成真。

她能梦见他!

她能梦境成真!

这不是老天爷的安排,还能是谁的安排?

霍廷琛却无趣的眯了眯眼:“不得不说,你撩男人的手段与众不同,很清奇!”

叶念薇无所谓他的讽刺。

相对于他的讽刺,她更需要他的大腿。

往前微挪一步,盈盈地笑着,美得不似人间尤物:“那么,霍先生,我有撩到你吗?你要奉天意和我结婚吗?”

霍廷琛被她的美丽惊艳了目光,有了几分兴趣:“相对清奇,我更喜欢恶俗的手段。比如:亲亲,抱抱,再叫声老公来听听。”

叶念薇不常笑,就算笑也是淡淡地扯扯嘴角,她一直都有“冰山美人”的称号。可这会儿为了抱到他的大腿,她把压箱底的矜持都拿了出来。

脸上绽放出腻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双臂张开着朝他扑过去:“老公~~~”

霍廷琛冷漠的心抖了抖,正想侧身避开,她又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退回去,继续拦在电梯口堵住他的去路:“霍先生想要什么样的手段我都有,可是霍先生不能骗我哦!”

霍廷琛剑眉轻挑。

他刚才本计划,她扑过来的时候,他侧身避开。等她再折回来,他已经乘电梯下去。

没想到她还挺聪明,居然能看穿他的想法。

有点意思!

“霍先生不同意和我结婚,是因为我不美吗?”

“……”

“我是你身上的肋骨。你身上少根肋骨,不疼吗?”

“……”

“霍先生,我叫叶念薇。叶子的叶。思念的念。蔷薇的薇。今年24岁,身高1米68,体重95斤。我洁身自好,身心干净,初吻初婚初夜初孕统统都在。在外我可以赚钱养家,在内我可以貌美如花。我还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斗得过小三,打得了流氓。”

“是么?”霍廷琛忽然出声,嘴角微微上扬,眼中有光芒跳跃。

叶念薇喜出望外,仿佛看到了希望,她猛烈的点头又听见右侧方传来杂乱的脚步声。一行黑衣保镖和他的贴身助理匆忙赶过来,又整整齐齐地站在她面前。

“你把他们打倒,我就答应你的条件。”霍廷琛勾勾手指,两个一米九的保镖走出来。


叶念薇目瞪口呆,嘴巴张得能塞下两个鸡蛋:“我只打流氓,他们不是流氓,是保镖小哥哥。我不能打保镖小哥哥,我……”

霍廷琛打断道:“你叫得再甜也没用,我可以立即让他们变成流氓。”

叶念薇语塞,被保镖小哥哥无情的拖走,气得哇哇大叫:“霍廷琛,我押个韵而已,你有必要当真吗?霍廷琛,你给我等着。这是老天的意思你违抗不了,我还会再回来的。”

霍廷琛看着她消失的方向,不禁笑出声,心情极好的样子。

乔田是他的贴身助理,跟了他将近十年,从来没有见他这样笑过。这会儿……他居然笑了?扭头再看,那女人已经被保镖拖走:“她是谁?”

“叶念薇。”

“叶念薇是谁?”

“不认识。”

“……”不认识他会笑?以前不认识的女人一旦靠近他,他都会第一时间给甩出去。乔田不相信他的话,接着追问:“她来找您想谈什么条件?”

“和我结婚。”

“……”

“下个月我28岁生日。28岁是不是该结婚了?”霍廷琛跨进电梯,把乔田丢在公司继续加班:“你去查查她的资料,越详细越好。”

乔田风中凌乱。

霍廷琛已经有婚约。

他要背弃自己的婚约,和这个不认识的女人结婚?

*

叶念薇被保镖丢出来。

她无家可归,随便找了一家酒店过夜。

这一夜她睡得很不安稳,乱七八糟的梦一个接一个,她一会儿梦到中学时代的自己,一会儿梦到妈妈打骂她,一会儿又梦到霍廷琛。

不再是反反复复的电梯口。

他进了一个奢华且气派的宴会场所。

四周是来来往往的达官贵人,名媛佳丽,衣香鬓影,纸醉金迷。

他们围着他,喝酒寒暄,侃侃而谈。

她朝他走过去,无论怎么走,他们之间都保持着不变的距离。

她只能远远看着他,视线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四周的场景随着他的移动而不断变化。

忽然……人声鼎沸,场景大变!

叶念薇应接不暇,她受到了惊吓,双手紧紧抓住被子,呼吸变得急促:“霍廷琛,不要……霍廷琛快点走,快点离开这里,快点……啊,不要……”

她被吓醒,满头大汗,梦中的种种不堪历历在目。

抓起手机打电话,声音颤抖磕巴:“盛,盛文琪,流星庄园今天是不是有人包场?”

“咦!你怎么知道流星庄园今天有人包场?”盛文琪是她闺蜜,在杂志社负责文娱版块,精通各路八卦消息,可这些八卦消息叶念薇从来都不感兴趣。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包场的人是不是单老?”

“对啊!”

“单老在流星庄园包场,给小重孙办满月酒席。”

“没错啊!”

“单老为人低调,地位却很高,就算是首富霍家也要礼让他三分。今晚参加宴会的媒体是王牌媒体,参加宴会的嘉宾是顶级大佬,霍廷琛也会参加。”

“是的呢!”

叶念薇惶恐不安的心无处安放:她平时主攻财经,对文娱不感兴趣。她知道这些,全是梦里看到的情节。也就是说:她梦里看到的种种情节,就发生在今晚的流星庄园。

墙上的钟显示下午两点,离梦中的突变还有六个小时。可是……她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做这种梦?电梯口的梦已经成真,这个梦是不是也要成真?

不不不!

这个梦绝对不可以成真!

央求盛文琪:“我要进去流星庄园长长见识,你能不能想办法把我带进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