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俏皮王妃俊王爷

俏皮王妃俊王爷

雪花酪L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云金惜做了一个梦,她梦见自己失足落水,随后被一个气度不凡的男人救起。当她醒来之后,看着身上湿漉漉的衣服才发现,所经历的一切竟然不是梦境!云金惜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的古代世界,刚开局就被那位救命恩人缠上。后来她才知晓,原来对方竟然是大名鼎鼎的王爷!

主角:云金惜,纳兰朔   更新:2022-07-16 00:2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金惜,纳兰朔 的女频言情小说《俏皮王妃俊王爷》,由网络作家“雪花酪L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云金惜做了一个梦,她梦见自己失足落水,随后被一个气度不凡的男人救起。当她醒来之后,看着身上湿漉漉的衣服才发现,所经历的一切竟然不是梦境!云金惜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的古代世界,刚开局就被那位救命恩人缠上。后来她才知晓,原来对方竟然是大名鼎鼎的王爷!

《俏皮王妃俊王爷》精彩片段

云金惜做了一个梦,梦里她跌进水中,水中的她濒临溺死。

在她绝望无助之际,水中忽然闪现出一个男人,但是她看不清他的五官。

他是谁?云金惜开始暗暗猜测。

但是为了摆脱这水中的梦魇,她还是将手递了上去。

他的手掌很宽厚,很温暖,握着极有安全感。隔着昏黄的水纱,她被圈进了男人的怀里。

他越靠越近,冲她笑,眉眼弯弯,充满了柔情,笑容仿佛似曾相识。

她也无比安心的伏在他怀里。

恍惚中她看到他脖颈上戴了一个金灿灿的凤凰坠。

说是凤凰又不是凤凰,那只神鸟似乎长着三只脚,眼睛还是镶了红宝石的。

贵族?云金惜好奇的迎上他的目光,我们见过吗?

男人含情脉脉的盯着她,纵然不语,眼神却蕴含了一切。

不知怎的,忽然他扼住了她的喉咙,你这次,休想再逃走!

“啊,放开我,放开我!”云金惜躺在床上攥着自己的脖子狠劲的掐着。

“啊!”她惊叫一声猛地睁开眼,蹭的一下弹坐起来,慌乱的缩进墙角里,“不要,不要!”

她惊异地看着四周,汗水濡湿了身边的被褥。眼前的这一切如此真实,似乎不是梦。她伸手颤颤的摸过去,床单,被褥,金纱帐……这些竟然都是真的!

难道我还活着?她试探着刚要迈腿下床,忽听外边传来一阵脚步声。

她便赶忙躺回到床上,佯装依旧昏迷着的样子!

两个丫鬟端着水盆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她们先是到床前看了一眼,见云金惜还昏睡着,随后便大胆起来,坐在她闺房的凳子上偷吃起了果盘里的葡萄。

“哎呀,我看咱们家这傻小姐可是交上好运了,前日正阳王路过池塘刚好救下了她,听说今日王爷还要来看望呢!”

“你说也怪,那正阳王是谁?权高位重,连皇上都敬三分呢!若不是王爷有疾,这天下都是他的了,怎么会禅让给别人!邪门了,听说王爷平日里身上掉个雨点都觉得脏。那日却自己亲自下了水,身边有那么多的下人随便差遣一个下去便是。为什么呢?你说,该不会这王爷对咱们家小姐有意思吧?那天王爷可是在她闺房呆了很久呢!我亲自在外守着的!”

另一个丫鬟痴痴幻想着,双手捻做莲花状托在腮下,“王爷宅心仁厚,体恤子民。我想不论是谁落水他都会出手相救的吧!何况当时他可并不知那落水的是小姐。若是当时是我落水……天呐,此生能被王爷抱在怀里一次,让我立即去死我也甘愿了。”

“呸,少在那里做春梦了。八成啊是王爷看上咱们家小姐了!”

“说什么呢!王爷怎么会看上她,”丫鬟全力辩解着,鄙夷的朝床上斜了一眼,“咱家老爷真是倒霉,摊上了这么个笨女儿。说白了,咱家小姐就是个榆木疙瘩,怎么都不开窍。我看还是瑾芸小姐和王爷比较般配。虽说是私生的,但怎么说人家也是左相的外孙女。你知道吗?这‘金乌宫苑’正是皇上为补偿王爷之疾赐的呢!专门为王爷纳正妃用的!”

“嘘,小声点!别被听见了!”

“怕什么,小姐昏迷着呢,听不见。王爷青年才俊,风流倜傥。如果能嫁给他,即使一辈子都没有孩子我也愿意!”

“真是越说越没边,要嫁也是瑾芸小姐,哪轮得着你!”

“也是啊,瑾芸小姐聪颖可爱,长得又漂亮,不是她又是谁呢?或许王爷只是为了在她面前树立一个好形象呢?”

“好了,好了。赶紧干活吧,时间长了别人会起疑的!”说完两个丫鬟便敷衍的随便擦了擦桌椅柜子,匆匆出了房门。

等到她们出去,云金惜才从床上爬起来。

刚才那两个丫鬟谈话中的小姐,应该就是自己了。她扪心自问,我有那么傻吗?堂堂医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研制出了前所未有令生育细胞再生的生物素,如果我还活在当世,恐怕这项科研成果都能获得诺贝尔奖了!

她父母早年离异,自己就像一个皮球被他们踢来踢去,好不容易长大成人有了自己的工作却被男友陷害失去所有。

唉,为什么自己的命就这么苦呢!穿越就穿越吧,反正在现代自己也没人疼没人爱的,了无牵挂。

不想再继续感伤下去了,她慢慢撩起金纱帐,想了解一下自己现在身处的世界。

帐外清一色上等的红檀香木家具,其上所雕虫鸟栩栩如生,就连桌上的一套翡翠玉壶也被套上了一层木色花雕的外衣。太漂亮了!云金惜刚要下床仔细欣赏一番,手下却摸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

试管?

生物素试管?它怎么没有被水冲走?云金惜拿起来摇了摇,好像是空了!反正在这里也派不上什么用场,她便将它丢在一边下了床。

她越看越新奇,不知怎的便出了房门。

眼前是亭台楼阁长回廊,玉阶红柱砖瓦房,这样的建筑风格,如果不是在景区那就是真的穿越了。

云金惜心里有些压不住的兴奋劲儿,她穿梭在陌生的府邸,一路上遇到的丫鬟下人都向她频频行礼,她左右流转笑颜以对,那种为我独尊的主人感真是让她爽呆了。

不知走了多久,她迷失了方向,四下看看空无一人。

奇怪?这么大一片房子怎么一个下人都没有!难道是什么藏宝阁?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便大胆的迈入了这片禁地。

“金乌宫苑?金乌?”云金惜歪着头细细思量着。金乌在古代不就是指太阳鸟吗?光明的主宰,那可是象征皇上的地位。那个丫鬟称我为小姐,这样怎么都讲不通啊,至少我得是公主一类的吧?而且地方这么大竟然没有一个下人?奇怪!

以一个善于研究和创新的学生来说,没有什么比尝试探险更有吸引力了。想罢,她便大步迈了进去。

“哇哦,”整个房间没有一张桌椅板凳,徒有四壁跟房顶,“好精致啊!”她不禁感叹道。

一座微型的宫苑建筑铺满了整个房间,高约一尺,方圆三余丈。全是还未着色的原木缩小版建筑。

筷子宽窄的白玉石阶闪着温润的光芒,一块指头宽窄的金丝楠木牌匾挂在袖珍门楼上,四个金字闪闪发光——“金乌宫苑。”精致的大门紧闭,门上刻有一只三足神鸟,栩栩如生,几乎连羽毛的纹理都能看得出,若是再填上颜色,恐怕就是活物了!

为了看得更仔细,她索性跪下来,翘起小拇指轻轻点了一下小门,它竟然开了!宫墙内廊桥交错,四通八达,花树株株,挺拔秀丽,落花千朵铺地数层,甚是鲜活!

云金惜翘起兰花指,用指尖掐起一朵,不慎掉落。此木花竟翩然浮动在空,缓缓落下。

“简直太神了!如此巧夺天宫的微型木雕建筑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简直鲁班再世啊!”

“什么人?”一个身着金乌月白蜀锦衣的男人忽然推门闯进来,阴冷的语气里带着沉沉的不悦。

“啊~”云金惜正看得入迷忽然被惊了一下,瞬时向前一爬,木质的宫墙立刻被戳了一个大洞,几颗花树叶顺势倒下。

云金惜跪在地上,背对着他不敢转身。心想,这下完了,闯祸了!

男子眉头紧锁,一脸不悦疾步上前一把将她拎起来,“你不知道私闯禁地是死罪吗?”

云金惜纳闷了,心想,本姑娘才是这府里的小姐,还能怕你?于是她虽然心虚但却理直气壮的转过身,“喂!我可是这府里的小姐!你是谁?”

二人对视一眼,忽然同时一愣,各自后退了半步。

云金惜察言观色,眼前这个男人神明俊朗,品貌非凡,而且可以自由进入禁地,看来不是一般的等闲之辈,自己得小心才是!

男人深邃的眼眸也同样直直的盯着她,当日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引导着自己下水去救她。她确实跟耀儿有几分相似,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耀儿死前曾说过:金乌落成,必定引来命定之女,那时将是她魂归之时。原来竟是真的!


云金惜看看自己的装扮,再看看眼前这个男人。金丝线,蜀锦衣,金乌扇,玉扳指,这个男人!难道是皇上不成?

不对,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他,“啊!”难道是梦魇中的那个男人!她看见了他胸前佩戴的那一颗金色的圆形吊坠,上面的鸟儿就是跟梦中的一模一样。

她有些恍惚了,既惊又怕的盯着他,难道我还在梦里?这里的一切都是虚幻不成?该死的梦魇,何时才能消褪!不行,我一定要冲破它!对,这里的一切肯定都是假的。

“是你?”男人很熟络的问出一句,听起来好像他早就认识云金惜。

云金惜眼眉一横,只当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是幻觉,对他的话更是充耳不闻,她迈开大步向着梦魇的魔障冲出门去。

男人先是一愣,心想这云家小姐也太胆大了,竟敢对本王熟视无睹!忽然一道雾影闪过,温热的大手死死扼住她的脖颈,“毁坏宫苑,你休想逃走!”

云金惜跟个小鸡一般,使劲扒拉着他钢钳般的手,梦魇真的成真了吗?“放开我,放开!”

云金惜连抓带刨的拼命挣扎,最后他终于松开了手。

男子无聊的玩味一笑,“哼,你这女人,真是忘恩负义,只是逗你玩儿玩儿,何必当真?”

“玩儿?”云金惜可不那么想,翻过身来立刻使出一招绝佳的防狼术,冲上去猛不防的踢去一脚,正中他裆下,“哈~该死的梦魇,我也是跟你玩儿玩儿!”

“啊~”男人轻哼一声,瞬时双腿一闭,将她的脚紧紧夹住。云金惜的脚被死死的卡在他腿中间,完全动弹不得,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啊!好痛啊!”

“什么梦魇?你还没清醒么?”

“这么说?是真的了?”云金惜吃痛的扭捏着腿,“放开我!欺负女人算什么男人?”

“怎么害臊了?我得保留现场的作案痕迹啊,别挣扎了,没用的!”男人双手交叉风轻云淡的笑着。

两个人就这样对峙了很久。

云金惜脸红都红到脖子里了,她羞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好吧,我承认这不是梦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男子扯动嘴角阴阴一笑,忽的一把抬高她的脚腕。

“啊~~~好痛!”

“就这点本事还想偷袭?哼!自不量力!”男人猛地一拉,云金惜顺势便重重的跌进了他怀里。

他炙热的眸子里跳动着异样的光辉,柔柔一笑,便荡起了无数的微波只拨得她心弦颤颤,有那么一刻她居然失神了。

男人微微俯下身,温热的气息随即袭来。她被诱惑了,根本无法抗拒他的魅力。

男子得意的勾起嘴角淡淡一笑,“你刚那一脚,正中我的命根子,恐怕你要对我的下半辈子负责任了!”

“啊?”云金惜忽然反应过来,猛地推开他反驳道:“怎么会?我刚才只是蜻蜓点水,怎么会伤得那么重?让我看看!”

“呃?”她的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他被震惊了!瞬间,他的脸色由白变红,由红变紫,心脏忍不住的跳。他心想,我纳兰朔这是被女人调戏了?

云金惜学的专业便是治疗生育,“男题”这等小儿科早已是见怪不怪了,她才没什么可害臊的呢!

倒是眼前这个八尺男儿忽然变得害羞,这让她有些想笑。

眼看占了上风,她又开始琢磨怎么逃走。想到此,她立刻摆出一副强势的架势,“如果不拿出来给我看,你就是想讹我。哼,没门!”说完她便转身想跑。

“站住!”男子一闪身便将她拦下,先是定了定神,不过他也根本不敢直视云金惜的眼神,“先不提看不看的事,我们今天的账可还没算完!”

云金惜将一根手指狠狠戳在他胸前,“臭流氓,你不要站在我的地盘上撒野好吗?哼,你刚才差点让我断气了。我还没跟你算账,你还赖上我了?不就是弄坏了你的宫苑吗?至于杀人灭口吗?再说,这是我的地盘,你说这是你的,地契呢?卖给你了吗?”

“地契?”纳兰朔眉头紧锁,憋得半天无语,这俨然是个不怕惹事的主儿,还真是有耀儿的个性。这次他更加坚信云金惜就是金耀儿的化身了!

“看好了!”说完他伸手便从腰间掏出半截腰牌,黑奎玉上露出一个‘正’字。

“哎!慢。”云金惜忽然出手,将他的手按在腰间。她想,这人生地不熟的,凡事还要先下手为强,占得先机才能行正道,“咳咳,令牌不算,有地契才是硬道理,你没有是吧?我有啊!我是这府上的小姐,也就是说我是这里的主人,这里的一切都是我说了算。你的房子盖在我家府里,当然不能算你的了!不过,念在你初次冒犯本小姐的份儿上,我就原谅你了,下不为例。好了,没事了,我先走了!”

“等等!”纳兰朔语重心长的舒了一口气,谣传说这云家小姐呆傻愚笨,今日看来并非如此啊。

“地契我是没有。此事也可先放到一边。但是,踢我那一脚这件事可不能算完。”纳兰朔得意的指着自己的裆下,阴笑两声,“这关乎一个男人的尊严,就算没有伤到,我也得要个补偿。”

“要什么补偿?我没钱,什么都没有,你如果想报仇,那你就还我一脚好了!”

“呃?”纳兰朔惊诧地盯着云金惜,这种爽快劲儿确实跟耀儿如出一辙,小丫头够爽快!只是他一个堂堂的王爷,采取这样的报仇方法未免也太掉价了吧!

他眉头一皱,不禁好笑道:“你确定?”

其实云金惜刚说出口就后悔了,但是她敢赌,这种事一般男人是下不去脚的。

于是她义无反顾的昂首道:“嗯,来吧,不就是一脚吗?”说完她便背对着他,撅起了屁股。“喂,你轻点踹,我刚才可是压根儿没用力啊!”云金惜虽然赌他下不去脚,但心里还是有些怕怕的。

纳兰朔简直都快要被她的傻气给打败了,看着她撅起来的屁股,真是觉得很搞笑。

他站在她身后,用脚对着她的屁股瞄了好一阵。

云金惜实在站累了,不耐烦道:“哎呀,你倒是快点啊!”

忽然,哐啷一声。门口闯进来一个满脸倦容的男人,他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看着云金惜,“惜儿,你们在干什么?”

这个场景确实有那么一点诡异……

“啊~”她惊叫一声,故意摔到了地上,反身指着纳兰朔道:“他踹我!”

云缙顿时一惊,见地上毁坏的木制宫苑,再看满脸诧异的纳兰朔,慌忙跪地请罪,道:“王爷恕罪,小女愚笨不懂事,还请王爷宽宏大量放过小女。”

云金惜傻了,想不到自己竟然讹错了人了,此时她才想起那两个丫鬟的话,原来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她们说的王爷,而那令牌上的“正”字,便是正阳王!

纳兰朔双眼微眯,看去地上滑稽摔倒的云金惜淡然一笑,“算了!这金乌宫苑本就是你给本王建的,修好便是了!”

“还不快谢过王爷不杀之恩。”

云金惜吊着一颗心,慌忙磕了一头,“谢王爷不杀之恩!”

云缙一脸抱歉的笑着,“王爷,这边不便说话,还是到大堂去吧!”

“嗯,也好。”

“来人,带惜儿回房!”

“王爷请!”

纳兰朔在经过她身旁时却忽然停了下来,他附过身去在她耳际小声嘀咕着:“你可是又为自己加了一宗罪,不过来日方长,我们的账慢慢算!”

完了完了!刚来就连闯几祸,云金惜顿时觉得生活无望了!


云卷阁。

“云先生,本王能有如此巧夺天宫的金乌宫苑都是仰仗你,想要什么尽管跟本王提。”

云缙赶忙起身礼道:“云缙不敢,王爷将此事全权交予我管理,楚某已感受宠若惊,赏赐已有,不敢再提什么要求!

纳兰朔笑了两声,“云先生多礼了,起身坐吧,金乌宫苑已经建成,剩下的事就交由画师们了,先生可以放心去南带国休养了!针对你的病情我已向云菱女皇调派了专门的御医,那里的气候很适合养你这种病,想必一年之后,你便可恢复如初!”

“多谢王爷,楚某实在感激不尽。只是还有一事放心不下,还望王爷能垂恩帮忙!”

“先生不必客气,但说无妨!”

“我是放心不下小女啊!我本想带她一起去南带,可是近日小女落水身体不适,而且又暂时失忆,更是不易长途跋涉,若是我推迟几日去南带国,文书一来二去便是数天,恐怕到时会给两国造成误会。所以我就想让她过段日子再去南带,到时的通关文牒,还劳王爷多费心!”

纳兰朔眉头一挑,莫不是那天踢我的那个丫头吧?若是,本王得好好算算账了。

“哦?此事简单!先生如此神技,那令女也一定是蕙质兰心,长了一双玲珑巧手吧?”

“哎~王爷此言差矣,小女笨拙,更是不善雕刻啊!今日得罪王爷,能免杀头之罪真是她的万幸啊。”

“呵呵呵!其实也没什么事!本王倒是觉得她伶俐可爱,甚是喜欢啊。”

云缙一愣,自然听出了王爷的意思,“王爷谬赞,小女何得何能啊!”

“哈哈哈,莫不是先生怕我妻妾众多委屈她,所以多日来故意将她藏起来吧!”

云缙一听,这纳兰王好像真是看上惜儿了。可是纳兰王不孕这早已是不公的事实,他唯有这么一个女儿,怎能眼见她入火坑呢?

他忽然起身跪在地上,一脸严肃请罪道:“王爷,我深知小女今日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过。如若惩罚,请让为父受之。”

“哎!”纳兰朔起身扶起他,“先生,严重了,本王早已说没事了,何必又自找烦恼。我今天心情极好,想在府里住上一两天,就劳烦先生了。”

“王爷能屈居云府,是敝府的荣幸,又岂敢谈劳烦,我这就去准备!”

纳兰朔微微俯身点头谢过,随后散开折扇得意的轻轻摇曳。

众里寻你千百度,蓦然回首已在金乌宫苑处。

真是天意,天意啊!

另一头,云金惜装病躺在床上避不见客。

“小姐,别吓我啊!我是雀儿啊,你连我都不认识了吗?”

“不认识,不认识!我可能是失忆了,我谁都不记得了,你不要再问我了!”

“小姐,今天你可是捡了一条命回来啊。前些日子,有个下人跑进去偷看被逮住充军去了。虽不至死,但估计也只剩半条命了。”

“是吗?可是我没有觉得他有多凶啊?”

咣当一声,门开了。

“老爷,老爷。”几个下人行过礼之后便退到了一边。

云老爷沉着气一脸不悦的走过来,语气很是严厉:“怎么样?”

“回老爷,小姐身体倒是没事,只是……好像,好像失忆了!”雀儿有些支支吾吾。

“什么?失忆。”云缙的怒气瞬间被化解,担忧地皱起了眉,一双粗糙的大手紧紧贴上了云金惜的额头,关切地问道:“惜儿,感觉怎么样啊?”

“嗯,好多了!”

云金惜仔细端详着眼前这个男人,慈眉善目,鹰钩鼻,厚重的嘴唇微微翘起,他和蔼的笑着,眼中闪过一丝晶莹。

“你先退下吧!”云缙朝雀儿说了一声,“哎,都是爹没照顾好你呀!想不到这该来的还是来了。”说着就抹起泪来。

云金惜从小就没感受过什么父爱,看到云缙如此关心自己,心里也不由的难受起来,“不要哭,我会难过的!”

“唉,都怪爹啊,这段时间只顾着给正阳王干活,忽略了你,我们云家没有男儿,无法继承香火,爹只有你一个,我只盼望你能健健康康的找个好人家啊!咳咳咳~”云缙说着咳嗽了起来。

“你怎么了?”

“呃?”云老爷忽然一阵尴尬,一向乖巧的女儿不叫自己爹反而称‘你’,“惜儿,你为何不叫为父?难道你还在怨爹吗?

怨你?云金惜真是被说晕了,这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不过看起来这位老爹还是很心疼自己的,“我,我有好多事情暂时都想不起来了!你别急,我会慢慢想起来!”

“啊?”云缙脸色霎变,一下就慌了,“你说你不认识爹了?怎么会这样?你现在想起来些什么了吗?”云缙叹了口气,“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我为王爷修筑金乌宫苑,一早就发现了你跟画像上王爷钟爱的那个王妃相像,我想着让你躲一躲,结果却还是被王爷撞上了!”

“什么画像,什么王妃?”云金惜问道。

“纳兰王之前深爱过一个女人,几年前死了,曾有人传言那女人托梦,说是金乌一成,必定引来命定之女,想不到它真的就灵验了。闯入禁地就算不是死罪至少也是充军,今日他对你大赦,怕是对你有意啊!”

“原来是这样,早知道我就不讹他了。”云金惜喃喃道。

“哎呀~你还敢讹他?我的好女儿啊,爹这次怕是救不了你了,我原本希望你能够平平安安的,然后在为你寻一个良人嫁了,现在看来……你要知道,王爷他终身不能生育啊!”

“什么?他有病?”云金惜傻了,想到她踢他的那一脚,不正中了他的下怀。

完了,讹人不成,反被他敲诈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