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千亿总裁娇宠妻

千亿总裁娇宠妻

风青柠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挽宁被身边至亲之人算计,失身给陌生男人,甚至怀上了父不详的孩子。惨遭丈夫抛弃之后,穷困潦倒的她为了养活孩子,不得不做起了别人看不起的护工工作。薄湛言是冷漠无情,身价不菲的集团总裁,他双腿残废,性情阴晴不定,却是人人趋之若鹜的“轮椅”男神。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薄湛言居然会把一个离过婚,生过孩子的女人宠上天。殊不知,叶挽宁的孩子是他的种。

主角:叶挽宁,薄湛言   更新:2022-07-16 00: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挽宁,薄湛言的女频言情小说《千亿总裁娇宠妻》,由网络作家“风青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挽宁被身边至亲之人算计,失身给陌生男人,甚至怀上了父不详的孩子。惨遭丈夫抛弃之后,穷困潦倒的她为了养活孩子,不得不做起了别人看不起的护工工作。薄湛言是冷漠无情,身价不菲的集团总裁,他双腿残废,性情阴晴不定,却是人人趋之若鹜的“轮椅”男神。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薄湛言居然会把一个离过婚,生过孩子的女人宠上天。殊不知,叶挽宁的孩子是他的种。

《千亿总裁娇宠妻》精彩片段

青城,云裳大酒店。

一场盛大的婚礼结束。

新娘叶挽宁被送入酒店准备好的房间。

她头晕脑胀,今天喝的有点多了。

灯都没开她就倒在床上闭上眼睛休息。

这个时候房门“嘭”的一声打开,男人摇摇晃晃的走进来。

“老公...”

男人并没有出声,他靠近叶挽宁一把将她捞起。

“嘶——”叶挽宁身上洁白的婚纱被撕碎。

一道强劲如铁的手臂,猛地将她揽进滚烫的胸膛...

叶挽宁不适低吟了声,却没有换来男人的温柔。

反而像是激起他的愤怒,大手攥着她纤细的肩头,几乎要将她整个人吞噬...

半夜,男人睁开清明的眼睛,看到身边的女人,她昏睡在他的臂弯里。

三千丝铺散在洁白的枕头上,雪白的身体没有一处好的。

男人皱眉,他起身离开,看到洁白的床单上那抹象征女人第一次的玫红……

好女孩,记住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也是最后一个,等我回来。

男人打开房门,外面站着四个黑衣人,“爷!”

“嗯,立即回都城!将昨晚对我下手的人处理干净,查出这个女孩的身份!”

“是!”

……

九个月后。

叶挽宁挺着笨拙的肚子,看到别墅大门缓缓开启。

“老公,你回来了?”

顾晟面无表情的走进来,厌恶的看了一眼她的肚子。

“明天去医院把孩子打掉!”

“什么?”

叶挽宁瞪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他竟然要打掉孩子?!

“你疯了,孩子都八个月了,你竟然要打掉他!”

叶挽宁眼里泛起水雾,倔强摇头,“不,我不同意!”

“叶挽宁!”

顾晟来了火气,“如果不想打掉孩子,那就离婚!而且,我绝不会给你一分抚养费!”

撂下这句话,他转身走进浴室,重重带上门。

叶挽宁怔怔看着紧闭的门扉,泪水无声滚落。

一颗心,从头凉到了脚。

她嫁给顾晟已经块十个月了,两人却始终相敬如冰。

唯一的亲密接触,也只是那晚的新婚夜。

从那天后,顾晟就像换了一个人,陌生到令她害怕。

叶挽宁甚至一度怀疑,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没一会,浴室的门打开,顾晟顶着湿漉漉的发走出来。

“为什么要让我打掉孩子?虎毒尚且不食子,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顾晟的眉头紧锁着,眼底划过浓浓的厌恶。

“叶挽宁,别再让我说第二遍,打掉孩子,或者,离婚!”

“明天我回来时,给我个满意的答复!”

房门重重关上,叶挽宁缓缓的跌坐在沙发上,遍体冰寒。

次日傍晚,顾晟刚踏入客厅,就看到叶挽宁端坐在沙发上。

旁边的地板上,放着一个收拾好的箱子。

“所以,你是不愿意打掉孩子,想和我离婚?”

顾晟的语气极为不满。

叶挽宁坚定点头,“是的,孩子我是不可能打掉的,我们离婚吧!”

“很好!”顾晟气极冷笑,“叶挽宁,这可是你自己选择的,最好永远不要后悔!”

离婚协议是早就准备好的,叶挽宁签了字,毅然离开。

她父母早就过世,在青城唯一能投奔的,只有叔叔叶海涛。

只是,没等叶挽宁进去,就被拦在了大门外。

她的婶婶王淑芳掐着腰,大声质问,“叶挽宁,你回来干什么?”

“我们刚才接到了顾晟的电话,他说是你非要和他离婚?你是不是疯了!”

“你现在就去跪着求顾晟原谅,就说你错了,随便他怎么处置你都好,只要不离婚!”

叶挽宁看着王淑芳,“我确实和顾晟离婚了,也不可能去求他原谅。”

“还有,这是我的家!”

“婶婶,麻烦让开。”

“你的家?呵呵,叶挽宁,你最好搞清楚!这是我和你叔叔的家!”

“我们好心好意收养你这个孤儿这么多年,把你养大,让你嫁人,这已经很不错了!怎么?你还想赖在我们家里老死么?”

叶挽宁十三岁时,一场车祸夺走了她父母的生命。

很快,空荡荡的别墅,搬进了叔叔一家。

她的叔叔叶海涛不仅接管了叶家的企业,还接管了叶挽宁的抚养权。

直到叶挽宁出嫁,他们彻底鸠占鹊巢!

“啧啧啧,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被扫地出门的弃妇啊!”

“姐姐,你这肚子怀的根本就不是顾晟的种吧?不然他怎么会跟你离婚?”

“你背着顾晟偷吃,还怀上了野种,真是不要脸到极点。”

说话的,是王淑芳的女儿叶娇娇。

她从乡下搬进叶家豪宅时,就对叶挽宁各种妒恨。

叶挽宁懒得跟叶娇娇争辩。

她只是淡然陈述事实,“叶氏集团是我父亲留下的产业,这栋房子也是我父亲的,我现在要回家,你们不要太过分。”

王淑芳眼一瞪,“我们过分?没有你叔叔这些年的辛苦打理,叶氏集团早就倒了!”

“这栋别墅目前也在我们名下,什么叫你的家?我们养了你这些年,哪样不要钱?”

“你这样结婚出轨,被丈夫赶出来的贱女人,可不要玷污了我们叶家的名声!连累我们娇娇将来嫁入豪门!”

这时,一辆豪车从远处驶来,停稳后,叶海涛走了下来。

“叔叔……”

叶挽宁正要开口,叶海涛直接不悦出声,“你和顾晟离婚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现在,你告诉我,孩子到底是不是顾晟的?”

叶挽宁深吸了一口气,肯定出声,“是!”

叶海涛就不明白了,“既然是他的孩子,为什么他还非要你打掉?还说是因为你不肯打掉孩子,才和他离婚的?”

“老公,这还不明显吗?肯定是你的好侄女不安分,在哪怀了野种,顾晟才让她打掉的!”

王淑芳不屑道,“人家顾晟也够能隐忍了,只是让她打掉孩子。”

“可她倒好,为了个野种,非要离婚不可!”

“闭嘴!”叶海涛狠狠的看了王淑芳一眼。

扭头看向叶挽宁,“明天我送你回顾家,听顾晟的话,去把孩子打掉,和他好好过日子。”

叶挽宁急了,“二叔,孩子我是不会打掉的,我和顾晟已经离婚了。”

叶海涛被惹怒了,“既然你这么不听话,那就走吧,以后再也不要回这个家了。”

别墅的铁门被重重关上。

叶挽宁站在门外,心头涌起一阵悲凉。

原来,这里早就不是她的家了。

眼下她只有去乡下外婆家养胎,把孩子生下来。

叶挽宁打了辆车,等来到乡下时,天已经彻底黑了。

前面的小路崎岖难行,司机不肯再往里走,把她丢在路边。

天渐渐黑了,雪越下越大。

叶挽宁拖着箱子,打着手机灯。

艰难走了很长一段路时,她又冷又累,几乎摇摇欲坠。

“啊——”

突然,她被什么东西绊倒,一下子摔下去。

借着手机灯光定眼一看,心脏剧烈跳动,她摔在一具冰冷的男人‘尸体’上。


绊倒她的,正是男人的手臂。

这个男人浑身是血躺在雪地里。

周围的白雪被他的血液淌过,瞬间变成刺目的黑色!

叶挽宁曾经是医科大的学生,医者仁心,立即凑过去查看。

借着手机微弱的光,她很快确定男人竟然还没死!身上的血来自肚子和大腿上的枪伤。

叶挽宁飞快打开行李箱,拿出自己专用的药箱,试图给男人取出子弹。

可是,男人伤口处的血一直往外流,颜色在手机光下越发乌黑。

不对,子弹有毒!

叶挽宁正准备细看,男人突然醒来,一把擒住她的手腕,“你是谁?”

“先生,你别怕,我是医生,现在是在救你!”

叶挽宁只顾查看血肉模糊的伤口,“你中了枪,而且很不幸,子弹有毒。”

男人满脸血污,根本看不清长相。

唯有一双晶亮的黑眸,犹如在黑夜苏醒的野兽,警惕盯着叶挽宁。

在听到叶挽宁是医生正在救他的时候,男人似乎信了几分,钳制住叶挽宁手腕的修长指骨,松了几分气力。

不过,仍是在叶挽宁的手腕上,留下了红红的淤痕。

“沙沙,沙沙沙。”

纷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响起。

男人黑眸骤然紧缩,用力去推叶挽宁,“快走!有人来了,他们是来杀我的!”

叶挽宁愣了下神,咬牙去拽男人手臂,“或者,我可以把你藏起来……”

“滚开!我不需要你的怜悯!”

男人急了,低吼着想要赶走叶挽宁。

下一秒,因为意识彻底跌入黑暗,昏了过去。

叶挽宁努力将男人往路边的树林拖,雪地上留下触目惊心的血迹,乌黑瘆人。

刚拖行有两米远,一把冰冷的手枪,顶在了叶挽宁的额头。

“不想死的,赶紧滚开!”

五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戾气满满挡住叶挽宁的退路。

持枪的那个,厉声勒令其他人,“送他上路!”

五把枪,齐刷刷对准了躺在雪地上的男人。

叶挽宁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猛地挡在男人前面,“你们不能行凶……”

“砰砰——”

枪声响起,叶挽宁只觉得胸口一阵剧痛。

她惊愕低下头,看着血迹迅速扩散的前胸,悔恨不已。

她怎么能这么蠢!

连累了宝宝!

宝宝,对不起……

失去意识前,叶挽宁模糊听到了杂乱的枪声,和凄惨的叫声。

然后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倒在了血泊里。

几束手电筒光照过来,一群黑衣人快步围过来,“快,爷在这里!”

“立即抬上车,他受了很严重的伤!”

“旁边还有一个孕妇,怎么办?”

“死了没?没死一起带走!”

叶挽宁被那帮黑衣人抬上车。

青城私人医院,手术室。

正在为男人取出子弹的医生,“爷能保住命真是万幸啊!他中毒很深,而且……应该是那个孕妇替他挡了枪。”

另一名医生快步跑进来,“那个孕妇子弹取出来了,但是子弹有毒,目前毒性还没扩散侵入母体内的胎儿。”

“胎儿已经成型了,我建议立即手术,取出孩子!”

“那就先把孩子取出来!”

一个小时后。

“孩子顺利取出,是双胞胎,但是那个女人生命垂危,估计活不过今晚。”

就在这时,手术台上的男人缓缓睁开眼睛。

医生立即上前,“爷,你醒了?你身上的毒已经克制住,但是那个孕妇……”

“立即送她去S国,交给威廉……”

男人话没说完,再次晕了过去。

深夜,直升机盘旋升空。

带着奄奄一息的叶挽宁,和保温箱里的两个宝贝,离开了青城,直达S国。

三天后,薄湛言缓缓睁开眼睛。

“爷,你醒了?”

管家周俊立即上前,满脸负疚,“医生说你的腿还不能动,子弹伤到经脉,主筋断裂,需要时间休养。”

“嗯。”

薄湛言淡淡看向窗外绚丽的阳光,知道自己能活下来,已经是万幸!

那些子弹带毒,枪枪要他的命。

“是谁?”

薄湛言冷声问了句

周俊摇头,“暂时还没查出幕后的人,但是爷,那些黑衣人里面,有一个是西城少爷的手下。”

“半年前,他犯错被西城少爷赶出薄家!”

薄湛言微微眯眸,“薄西城早有野心,如此费心布局,总要给他些教训才是。”

“是,我这就去安排。”

“唔,那个孕妇呢?”

“按照爷吩咐送去了S国,不过很不幸,当晚医院发生地震,她被埋在了废墟下面。我们只来得及救起她生下的两个孩子,只是一直找不到孕妇的亲人。”

周俊说着,低声问了句,“爷,要如何安排那两个孩子?”

薄湛言黑眸沉沉闭上,“她是为了救我,才横遭劫难。她的孩子就留下吧,在S国找人好好照顾。”

“爷,你是想收养那两个孩子?”

“嗯。”

既然两个孩子没有亲人,那就养着吧。

--------

四年后。

M国,一场大型开庭仪式结束,青城房地产大亨陈雄握着女孩的手,“叶翻译,这次多亏你,其余的钱我让秘书打在你的账上。”

“陈总客气了,给你当翻译是我的荣幸!”

陈雄离开了,女孩看着蓝天微微一笑。

这个女孩就是四年前为薄湛言挡枪‘去世’的叶挽宁,那晚她被送到S国,医院发生了地震,她被埋在废墟里,却被里面华人医生于少卿救起。

她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于少卿。

他告诉她,医院发生地震,是他将她带走的。

她发了疯的询问,“我的孩子呢?”

于少卿有些抱歉,但也只能告诉她,“你是从医院停尸间的废墟被挖出来的,估计所有人都以为你死了。”

“你的孩子……”

于少卿停顿了下。

然后根据自己的经验判断,“以你的情况,中了那么厉害的毒,你肚子里的孩子应该是已经死了吧。”

“或者还活着,但下落不明!”

这个或许还活着,是支撑她活下去的全部希望!

这些年她努力的活着,就是希望有一天能找到她的孩子,但是他真的还活着么?她真的能找到她的孩子么?

叶挽宁抬脚离开司法院,回到家里。

“宝贝,明天妈咪带你回青城。”

叶小宇漆黑的大眼睛,“妈咪是回去看外公外婆?”

叶挽宁点头,“是的,妈咪已经离开四年了,要回去给外公外婆上坟。”

“好,妈咪去哪,我就去哪。”

叶小宇是一年前叶挽宁在M国街上捡到的小乞丐。


因为失去自己的孩子,叶挽宁思念成疾,当看到这个孩子被其他小孩欺负。

看到他委屈绝望的小眼神,她的狠狠的一阵刺痛。

如果她孩子还活着也会这么大了吧,于是她收养了这个小乞丐取名叶小宇。

叶小宇董事聪明,跟着叶挽宁简直像个小暖男,与其说叶挽宁照顾他,还不如说他们相依赖。

正是有叶小宇,叶挽宁才觉得自己重生了。

这些年叶挽宁在于少卿的帮助下,犹如一棵顽强的野草,刻苦学习。

她精通六国语言,成功的成为最强翻译官。

她精修了医学,此刻在M国一家医院就职。

叶挽宁晚上收拾好一切,静静的看着窗外,四年了,她该回去了。

当年父亲留下的一切,早就落入叔叔一家的手。

还有当年如果不是前夫顾晟无情的抛弃,被叔叔一家驱赶,她怎么可能会失去了她的宝宝……

这一切,她势必要讨回来!

她一定会找到她的宝宝,她相信她的孩子一定还在这个世界上活着好好的。

三天后,青城墓园。

叶挽宁将一束洁白的雏菊,弯腰放在墓碑前。

“爸,妈,我回来了。”

“对不起,今天才回来看你们……”

手机突然响起,叶挽宁接听,里面有一道温润的男人声音响起,“挽宁,你是不是回青城了?”

叶挽宁好看的秀眉微微上挑,“师兄,我确实刚回来了,你找我有什么事么?”

“我也回来了,在星梦咖啡馆等你,你要是有空就过来一趟,我有事找你。”

“好,我马上就过去。”

叶挽宁走出墓园,直接打车去了星梦咖啡馆。

“挽宁,这里。”

叶挽宁刚进门,就看到于少卿从窗边的座位站起,朝她走过来。

“师兄,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是第三天。”

于少卿笑得爽朗,“这次回来,准备待多久?还是,不准备走了?”

“挽宁,你漂泊了那么久,也该回来了,毕竟这里是你的家乡,我可以帮你找份合适的工作。”

“不过国内翻译官的工作难找,我可以帮你介绍青城医院来工作。”

叶挽宁点头,“谢谢师兄,我这次确实不走了,工作的事情就麻烦你了。”

“那我介绍你去我供职的医院上班,以你的医术,轻松就可以入职。”

于少卿欣喜出声,“我现在就给负责中医科的副院长打电话,他一直求才若渴,肯定很欢迎你的加入!”

叶挽宁笑了,“不过师兄,我有点贪心,想要多找一份工作做兼职。”

“我的情况你是最清楚的,我需要钱,很多很多钱。”

“想找兼职的话,倒也不难。我有个朋友,双腿有残疾,需要懂医术的护工给他做复检治疗。”

于少卿说着,明显犹豫了下,“薪酬倒是可以满足你,就是他性格有些不好相处,你确定要去么?”

“去!怎么不去!最多就是被呵斥几句呗,不痛不痒的,能赚钱就行。”

叶挽宁连忙点头,“师兄,麻烦你帮我问一声,看我能不能去试试?”

“你呀,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见钱眼开的小财迷呢。”

于少卿无奈,摸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当天下午,叶挽宁来到了青城最豪华的别墅区——景园。

于少卿介绍她在这里做护工。

管家周俊将她带进别墅,“叶医生,我们少爷不喜欢陌生人接触,你只管给少爷治病做康复训练,其他的不要多问。”

“我知道的,师兄说你们少爷脾气不好,我来就治病,别的不会多说话的。”

叶挽宁被带到消毒间,浑身上下消毒之后,准备上楼。

这个时候别墅门开了,走进来一男一女。

叶挽宁抬头视线不经意扫过,瞳孔狠狠一震。

来人赫然是她的前夫顾晟,旁边的那个,好像是他的现任妻子薄任雪。

顾晟自然也看到了叶挽宁,脸色瞬间黑沉下来。

狠狠瞪了叶挽宁一眼,警告她别乱说话。

呵呵,当年抛弃妻子和未出生的孩子的渣男是他,现在竟然还对她蹬鼻子上脸。

叶挽宁背着医药箱转身上楼,直接走进薄湛言的书房。

宽大整洁的落地窗前,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缓缓的转身看着走进来女人。

他漆黑的墨眸犹如一道旋涡,放在轮椅护手上的净白的左手伸出。

洁白的袖口卷起一截,露出手腕上的黑色的檀木留香珠。

“爷,叶医生来了。”

管家周俊将轮椅推过来。

“薄爷,我是护工叶挽宁,今天是来面试你的针灸师和康复师的。”

叶挽宁蹲下身,想要挽起薄薄湛言的裤管,却被一只大手挡住手腕。

“薄爷,我已经消过毒了,您放心。”

大手这才无声挪开,抽出一张湿巾擦拭,仿佛刚才的碰触会被沾染上细菌。

叶挽宁心无旁骛,检查他的腿之后,就拿出银针开始针灸。

细如牛毛的银针依次刺在穴位上,轻刺慢捻,令薄湛言呼吸一窒。

他枯死了四年的腿,居然有了痛觉!

这个护工,好像有些手段。

薄湛言眯起狭眸,深深盯着给他针灸的女人。

半个小时,叶挽宁收起银针,给他按摩,“薄爷,你的腿如果不出意外,很快就能站起来。”

“只要后期多做针灸和康复训练,要不了半年您就能完全康复。”

“你说什么?”薄湛言黑眸微缩,“半年?”

“是的,相信我,半年后,你一定能站起来。”

薄湛言没有再出声,旁边的周俊立即拿出消毒毛巾,仔细擦拭叶挽宁刚才针灸按摩过的地方。

薄湛言始终板着脸,冷峻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淡淡看了叶挽宁一眼,摁动轮椅按钮离开。

周俊转身,“叶医生,少爷同意你给他做针灸,以后每天下午过来一小时就好。”

叶挽宁收拾工具准备离开,周俊继续说,“之前来应聘的护工,少爷都没有让他们近身,今天少爷让叶医生给他治疗已经很不容易了,叶医生可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工作。”

叶挽宁笑了,只要有钱赚,她当然珍惜。

等离开别墅,叶挽宁被人拦住。

她抬头一看,那人居然是顾晟。

“叶挽宁!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怎么会在薄家?是不是想破坏我的幸福?”

“当年是你自己选择离婚,净身出户的!别不是后悔了吧?”

“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在任雪面前瞎说,我绝对让不会放过你!”

看着咬牙切齿的顾晟,叶挽宁清冷笑出声,“顾先生,我目前是薄家少爷薄湛言的私人医生,你说我来这里干什么?还有,你的自我感觉,未免太良好了!”

“当年抛弃我和孩子的人渣,我一眼都不想看到,让开!”

顾晟不让,“医生?你什么时候当起医生了?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的事多呢!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叶挽宁泰然自若离开,她纤细的背影,留给顾晟一抹熟悉而陌生的香气。

顾晟握紧拳头,这个女人变了,不是五年前那个唯唯诺诺的女人了。

不,她还变得漂亮了,自信满满的样子,犹如高高在上的女王。

“叶挽宁,你给我站住!”

顾晟气冲冲追上叶挽宁,一把抓住她的手臂,“今天不把话说清楚,你不准走!”

“放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