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谁来赔这一生好光景小说

谁来赔这一生好光景小说

玖玥瑾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宋梨与丈夫年少相识,因为身份地位相差悬殊,她选择默默地陪伴在他的身边。在爱人的坚持下,他们突破层层阻碍,终于决定在一起,可是却在领证当天出了车祸。为了救人,宋梨甘愿以身试药,但对方在醒来之后,却将她视作仇敌……

主角:宋梨,严景深   更新:2022-07-16 00: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梨,严景深 的女频言情小说《谁来赔这一生好光景小说》,由网络作家“玖玥瑾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宋梨与丈夫年少相识,因为身份地位相差悬殊,她选择默默地陪伴在他的身边。在爱人的坚持下,他们突破层层阻碍,终于决定在一起,可是却在领证当天出了车祸。为了救人,宋梨甘愿以身试药,但对方在醒来之后,却将她视作仇敌……

《谁来赔这一生好光景小说》精彩片段

夜。

总裁办休息室。

宋梨坐在床边,身子在微微地抖。

今晚,她一生都不会忘记,因为这对于一个女人真的很难忘怀。

所以对于紧张,这难免的。

一袭酒红色漂亮的紧身裙,完美勾勒出她玲珑的曲线气质。

别说男人看了会口干舌燥……

就连她自己看着这副身体,都面热心跳。

只是,那么讨厌她的那个男人,会要她吗?

唇畔不由浮起一抹苦笑……

“嘭”的一声门响。

宋梨扭头望去。

她精致而温柔的五官,纤细却好看的身姿,惊艳了严景深的眼……

可一想到她种种劣迹,他的眼底瞬间冰冷一片。

“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他厌恶的目光和语气,已经令宋梨煎熬了整整三年。

他们明明曾爱彼此如生命……

可婚后这三年,他却视她如垃圾,连家都不回……

宋梨死死压制着心底密密麻麻的痛,袅娜走到他身前,搂住了他的脖子,“可我想你啊!想你想得睡不着觉呢。”

一向矜持内敛的她,用这辈子从没有过的女人味,妩媚浅笑。

“陪我一晚,我明天就和你办离婚,成全你和郑佳嘉……开心么?”

要在心上戳出多少个血窟窿,才能成全爱人和仇人?

她只能用放肆的笑,来麻痹锥心的痛……

“离婚”二字令严景深的黑眸微微一缩。

他冷冷拿开她的手,满眼鄙夷,“宋梨,我从没见过,比你更不要脸的女人。”

呵,她连命都不要了,还要脸做什么?

相爱一场,她总要知道自己到底爱不爱这个男人……

不然她死都不能瞑目!

委屈和心痛令她不管不顾,“爱我吗?喜欢我吗?……!”

严景深嫌恶甩头,用力推她。

小鹿一样漆黑清澈的眸子,氤氲着迷离的妖娆,“来呀,喜欢我吗?不要遮掩内心的想法……你,可以的?”

严景深的心,就像被什么撞了一下。

又痒又痛。

一向自制力极佳的他,忽然就失控了……

“既然这么样……你最好想好了!”

宋梨痛呼连连,本能挣扎着必定这对于她很难忘。

她的反应却让严景深更加不能失控。

本是怒火促使下的惩罚和宣泄。

“算计我,就那么让你得意?”

宋梨已经痛到脸色煞白。

闻言,自嘲的笑比哭还难看。

“得意?是呢,我好得意啊……”

他们年少相识。

她自知身份低微,不敢离他太近。

是他锲而不舍,非她不要。

三年前,他更是不惜撕毁联姻、与家里决裂,也坚决娶她为妻,严她一生一世。

可领证那天因撞破一个惊天秘密,他们出了事故。

为救活脑死亡的他,她甘愿替他进行活体实验。

用千百次试药后的痛不欲生和她脑神经不可逆的重创,终于换来他平安康复。

然而故事的结局,并不是他们幸福的在一起……

那个秘密对他的摧毁力太大,为了保护他,宋梨不得不吞下全部委屈,半分相爱的过往都不敢提,任凭他被修整了记梨,认定是她阴险设计了他才被逼娶她……

她始终坚信,曾经爱她如命的他,哪怕把她忘得干干净净,也一定可以重新爱上她!

可她输了。

怕是她熬到油尽灯枯,也等不回他半分温柔……

悲从中来。

她的主动,令严景深恨的更强,却也令他心火中烧!

算尽心机逼着他娶她。

他一出事便绝情消失。

见他康复又死缠烂打……

他真想把这个搅乱他人生的卑劣女人,彻底撕碎!

大概是身心痛到了极致,宋梨的脸,忽然不受控制地抽搐起来……


五官迅速扭曲变形!

宋梨知道,面部神经完全失控的自己,比鬼还可怕……

而她死也不要严景深见到她这副丑态!

人在绝望的时候,往往有惊人的爆发力。

宋梨竟把已经攀上高峰的严景深狠狠推出去,在他愤怒的低吼声中,抓起衣物,仓皇逃离。

颤抖着从口袋里摸到药丸,她急急吞下。

踉踉跄跄的宋梨,双手拼命捂住狰狞的脸。

身后忽然响起严景深急沉的脚步声……

慌乱间,宋梨匆忙奔向安全通道,拉开一个工具间,死死拽紧了门。

蜷缩在逼仄的黑暗里,她身上每个关节,连同五脏六腑,都犹如有刀在剜,在剐。

真疼啊……

疼得她恨不得把头撞破……

她狠命咬住嘴唇,硬生生吞下那些满是血腥的呜咽,不敢让严景深听见半分声响……

熬到脚步声彻底远去,宋梨已近虚脱。

她活不了多久了呢……

意识涣散间,她仿佛看见记梨深处那个阳光干净的少年,忍着满身为她受的伤,用他不算宽厚的怀抱紧紧护着她,“别怕,有我在,谁也别想伤害你。”

宋梨心中渐暖,颤颤轻喃。

“阿深,我不怕。这一次,换我来保护你……”

……

完全清醒后,天已蒙蒙亮。

宋梨挣扎起身,摇摇晃晃走出了大厦。

天空竟飘起了雪。

严景深一定不会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三年前的今天,他拽着她去领证的那一天——1月27号,也下着雪。

127,永爱妻。

他温柔宠爱的笑脸,他们白雪满头的依偎,犹在眼前。

可三年后的今天,却是他们离婚,和永别的日子……

原想在他怀里度过最后一个夜晚的。

上天却连这样小小的心愿都不肯成全呢……

宋梨捂住疼到发紧的胸口,颤手拨通了严景深的电话。

深深吸了口气。

语气轻松的,没心没肺。

“嗨,醒了没有?下来一起吃个早餐再去民政局,好聚好散,你说呢?”

抽了一整夜烟的严景深,怒火腾腾地窜。

不要脸撩他是她,半途扫兴也是她!

亏他昨夜还犯贱担心她出状况追去寻她……她却完全没事人一样!

他永远都不会告诉这个女人,纵然明知她有多卑劣,他还是不知不觉被她所吸引。

他喜欢的样子,这个女人全都有……

可郑佳嘉的不离不弃和救命之恩到底牵绊着他,他不得不用加倍的冷漠,死命压制那颗为她疯狂蠢动的心……

三年来,备受郑家的压力和内心的煎熬,他都没提离婚——

她宋梨,凭什么?

“既然招惹了我,你这辈子就别想好过!凡是你想做的,我都不会让你如意!我和你,就这么耗着吧,耗到有一个死为止!”

他愤然怒喝,而后狠狠挂断。

没听见宋梨在数秒后发出的,嘶哑的哽咽。

“丧偶不吉利……我只是,舍不得你不吉利啊……”

她仰头看着楼上。

冰凉的雪花落在她的脸上。

不知怎的,竟化成水,顺着脸颊往下淌……

阿深,既然你不肯来,那我就……

走了……

这样的永别,也好。

干脆利落,真挺好的。

有他给过的那些温暖守护和忠贞誓言,她这辈子虽短,却值了……

宋梨擦着脸上越淌越凶的水,在清早寒冷的街头,跌跌撞撞地跑……

突然间,身后轰然响起一阵疯狂咆哮的引擎声……

宋梨惊慌回头——

一辆彪悍威猛的越野车竟冲上人行道,直直冲她飞撞而来……


死亡迎面袭来的那一刹,恐惧攫紧心脏。

宋梨的大脑如过电般痉挛……

她本能向一旁扑倒,拼力蜷成一团……

只听一道刺耳的刹车声,尖锐疯鸣。

劫后余生的宋梨,惊惧间抬头,正看见郑佳嘉那张扭曲的脸!

三三两两的路人远远围观。

急步奔向她的郑佳嘉,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她满脸紧张关切地搀扶起宋梨,颤声惊呼,“对不起对不起,我太紧张误把油门当刹车……你没事吧?”

而她的指甲却死死抠住宋梨的手臂,咬牙切齿凑在她耳边低骂,“真是命大,这样都撞不死你!”

得知严景深昨夜和宋梨在一起,本就日夜担心他们旧情复燃的她恨得发疯,立刻起了杀心……

不过一场交通意外而已,很容易摆平……

谁知她竟失了手!

宋梨苍白的唇角勾起一抹鄙夷,堪堪爬起。

呵……

这是有多等不及……

狗急跳墙要杀人了啊……

“让你失望了。”

宋梨掰开郑佳嘉的手,卯足劲给了她一个重重的耳光!

宋梨母亲王萍是郑家的保姆,习惯了对郑家人低声下气。

所以从小到大,不管郑佳嘉怎么欺负宋梨,王萍都逼着她忍。她若有半分不甘,王萍便狠心打得她满身是伤……

那些黑暗的记梨啊……

宋梨的身体不由发抖。

眼下她都要死了,她还忍个鬼!

“你,敢打我?”

郑佳嘉完全愣住。

“打的就是你!你最好改改你这龌龊的嘴脸,否则早晚有一天阿深会看透你的真面目,一脚踹了你。”

“你……你放屁!”

郑佳嘉恼羞成怒,扬手就要打宋梨,宋梨冷冷一笑,“不演戏了么?”

“你……”

郑佳嘉人前从来都是优雅乖巧善解人意的公主……

她立即捂住脸,泫然欲泣……

那虚伪的嘴脸让宋梨想吐!

“阿深最讨厌表里不一的人,你的戏千万别太足,我倒真希望你一辈子别露出狐狸尾巴。好自为之。”

她说完便走。

扭伤的右脚踝疼得她直吸凉气。

可心更疼。

她是最巴不得郑佳嘉的丑陋人尽皆知的!

但既然她陪不了严景深一生,既然严景深把郑佳嘉记成了青梅竹马的爱人,她便希望,严景深一辈子都不要失望……

她舍不得他过不好……

揣着五味杂陈的心,她匆匆拦了辆车。

妈妈是除了严景深之外,她在这世上仅剩的牵挂。

她想扑到妈妈的怀里,最后再感受一次妈妈的温暖,叮嘱妈妈日后好好照顾自己……

然后便永远离开这座城……

下车的时候肿高的脚踝已经落不了地。

既然到了医院,她便先去外科处理了下伤处。

王萍正是在这家医院日夜护理郑佳嘉脑中风的外婆。

她还没上完药,王萍的电话竟打了过来,语气非常焦急,让她马上到某某病房去找她。

担心妈妈遇到了难处,她顾不上等药起效就赶紧一瘸一拐跑了出去。

谁知推开病房门那一霎,她竟看到郑佳嘉病恹恹躺在床里,郑母郑美玉脸色难看至极,王萍则冲到她面前,劈头盖脸冲着她的头一通狠抽!

宋梨连连躲闪,王萍竟狠劲扭住她的双臂,把她扯到了郑佳嘉床前!

“夫人,佳嘉,你们使劲打!今天就算打死这个下坏丫头,我也不会心软半分!”

宋梨满眼错愕,“妈妈?”

霎那间郑美玉的巴掌已经狠狠扇了过来,郑佳嘉更是阴狠笑着,长长的指甲毫不客气往宋梨脸上划去!

宋梨被粗壮结实的王萍死死缚住,没有半分反抗的力气。

转眼已被那对母女打的满脸血迹……

可伤口再疼,哪比得过心疼?

想起从前。

每次醉酒的爸爸暴打妈妈,她瘦小的身体都固执拦在妈妈身前,哪怕被打得头破血流,也要拼命护着妈妈……

做出试药决定那一刻,她第一时间买了份人身意外保险,受益人毫不犹豫写上了妈妈的名字……

可她护在心尖上的妈妈啊……为什么从来都爱郑佳嘉多于爱她啊?!

她这一生,大概是个笑话吧!

“你们够了!”

悲凉满胸的宋梨,颤声大喊。

王萍闻声,更是气狠狠把她掼到了墙角,摔得她眼冒金星……

门在这一刻,忽然被推开。

每个人的脸都变了。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