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神医下山开局就被未婚妻甩脸子

神医下山开局就被未婚妻甩脸子

张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陈归林在山上生活到十八岁,学得一身惊天动地的本事,医术逆天,武道第一。一代神医下山,开局就被美女未婚妻嫌弃,穷小子,乡巴佬?他并不慌张,因为他清楚的知道,什么豪门世家,顶级修炼者,到了他的面前,都只有跪着的份儿!且看陈归林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纵横都市,书写属于他的人生传奇!

主角:陈归林,南宫千若   更新:2022-07-16 00:3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归林,南宫千若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医下山开局就被未婚妻甩脸子》,由网络作家“张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归林在山上生活到十八岁,学得一身惊天动地的本事,医术逆天,武道第一。一代神医下山,开局就被美女未婚妻嫌弃,穷小子,乡巴佬?他并不慌张,因为他清楚的知道,什么豪门世家,顶级修炼者,到了他的面前,都只有跪着的份儿!且看陈归林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纵横都市,书写属于他的人生传奇!

《神医下山开局就被未婚妻甩脸子》精彩片段

绿皮火车眶当眶当地往前走着,陈归林的心也跟着绿皮火车的节奏一晃一晃的。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下山的第一天,从火车厕所一出来,就见到他活了十八年来见到的最漂亮的女人。

这个美女穿着一条浅绿色的连衣裙,弯腰在洗手台上洗手,格外地吸引人的目光。

更让陈归林惊艳的是她的长相。

她的一张脸,清丽绝伦,柳眉凤眼,琼鼻挺翘。

师傅果然说的没错,城里的女人都无比美丽。

也不能去招惹。

这时,火车不知何故,忽的一个猛烈摇晃,原本站在洗手台洗手的美女顿时脚下不稳,整个人霎时间朝陈归林倒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陈归林一个箭步上前,右手探出,一下子将美女抱在了怀里。

这样的美女,世间罕见!

可没等他有所动作,火车的摇晃已然停止,美女急忙挣脱了陈归林的怀抱。

“你好,我看你眉间略有发黑,眸中有些浊气,这说明你五行犯火,必定是有烦心事吧?”

南宫千若没想到自己上个厕所居然能遇到这种事,于是有些不屑地看着陈归林:“你会算命?”

这个男人,就跟以前那些搭仙她的男人没有任何区别!

就连方式也是一样的。

老套!

不过他刚才毕竟帮了自己,礼貌性的回答还是要的。

“会啊!”陈归林眼睛一眼,“要不要试试?”

“怎么试?”南宫千若嘴角微微一撇,“是不是又想要借看手相的名义摸的手?还是想要知道我的名字?”

陈归林的嘴角抽了抽,这个大美女倒是挺会堵他的路的......不过没关系,他会的可多了,除了这两样,还有其他的。

“不用看手相,也不用测名字,我用六爻铜钱摇卦就可。”陈归林手一翻,本来空空如也的手里突然出现了三枚古铜钱。

三枚铜钱被陈归林往上空一抛,又稳稳地落在了他的手背上。

“这卦象......”陈归林沉吟了一下,“你是带着家里的老人一起来的吧。你们这是去求医问药的,而且没有求到结果,所以现在是无功而返......我说的对吗?”

南宫千若有些动容了,她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可能真的有几分本事。

“你说的没错,我爷爷的确是生病了,而且还是一种非常奇怪的病。这次我们本来是去深南山寻医的,只不过,没有找到......”

看到陈归林露出了了然的表情,南宫千若忍不住又开口:“那你能不能算算,我爷爷的病,到底什么时候能好?”

“美女别着急。今天你就会遇到你的命中人,他可以治好你爷爷的怪病。”陈归林冲美女眨了一下眼睛,“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你的命中人就在这列火车上。”

如果说刚才南宫千若还对陈归林抱有一丝希望,但听陈归林说出了这种话后,她已经可以完全确定他就是那种只会耍嘴皮子想占她便宜的神棍了。

南宫千若白了他一眼,“你该不会告诉我,我的命中人就是你吧?”

陈归林却满是自信地开口:“没错,正是在下。”

有他在这里,这大美女的爷爷就算病再重,他都能治好!要知道神医传人这个名头可不是吹出来的。

“走开,别浪费我的时间!”

南宫千若推开他就回自己的车厢了。

她真是脑子秀逗了,怎么会相信这个小神棍的鬼话!

她回到座位上,正靠在椅背上休憩的南宫明微微张开眼睛:“怎么去了这么久?”

在这大夏天里,他的身上还搭着一张薄薄的毛毯,因为生病而消瘦的脸颊现在呈现出了一种难看的铁青色。

双眼凹陷,眼珠浑浊,看起来都快奄奄一息了。

“没事,遇到一个自称会算命的小神棍,聊了几句。”南宫千若强忍自己又翻涌而来的鼻酸,帮着南宫明掖了掖毛毯。

“你是南宫家的大小姐,不要随随便便跟那些阿猫阿狗说话。”南宫明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等爷爷不在了,南宫家就靠你了。”

南宫千若的眼中立刻蓄起了眼泪:“爷爷你在说什么啊!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不要再说这种话了!”

“傻孩子!我自己的身体我还能不知道吗?”南宫明苦笑了一声。

他正要收回手,身体突然一僵,随后就开始抽搐了起来,身上的毛毯也滑落到了地上,整个人如同被什么附身了一样,脑袋不停地摆动,嘴唇也跟着哆嗦,一双眼睛更是睁得大大的,眼球几乎都要突破眼眶了。

“爷爷!爷爷!”南宫千若一见南宫明又发病了,忙一把抱住了他,“爷爷,你要好了的,你要好好的......”

她什么都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抱住他,给他一点支撑。

然而下一秒,她就被人拉开了。

南宫千若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了刚刚的那个小神棍。她又惊又怒,正要骂人,却见到小神棍不知道做了什么,南宫明突然就停止了抽搐,脑袋直接砸向了桌面。

陈归林用手托住了南宫明的脑袋,才扭头看着南宫千若:“让开一点,我让老爷子平躺下来。”

“啊?好、好的......”南宫千若都懵了,平时南宫明发病,至少要抽搐十分钟以上,抽搐结束之后更是像是被抽去了所有的精气神一样......陈归林一把拉开他胸口的衣服,从腰间掏出几根银针,唰唰几下便将银针扎入胸口几个穴位。

银针刚刚扎下,南宫明的呼吸就变得舒缓起来。

随即陈归林两指曲握,顺着南宫明天灵盖一直顶到后颈部。

只见老爷子猛的咳嗽起来,突然吐出一口鲜血,身体猛的一颤,闭上了眼,没了呼吸。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陈归林将南宫明给害死了的时候,老爷子口中猛的呼出一口浊气,睁开了眼,翻白的眼睛也有了光,变得清澈了起来。

同时他脸上的铁青色也渐渐消失,逐渐变得红润起来,呼吸更加均匀,突然有了活力,自己坐了起来。

“我就说你爷爷的病今天就会好,为什么不信我呢?”

南宫千若的脸上有一抹因为羞赧而浮现的红晕,倒是衬得她如同薄露桃花,分外甜美。

“小师傅别见怪,千若还年轻,没见过什么世面,所以才冷淡了小师傅。”

南宫老爷子颤颤巍巍地说道,现在他还有些虚弱。

南宫千若小心地扶着南宫明,让他靠在椅背上好好歇着。

“这位小师傅,你真是当世神医!不知道你师从?”

陈归林笑了笑,很是自然地坐到了南宫明的对面:“你们是去深南山找神医的吧!不巧,我就是他的徒弟。”

“原来是千绝子神医的高徒。”南宫明的脸上露出了恍然的表情,“果真是名师出高徒,不知道小师傅怎么称呼?”


“我叫陈归林,你叫我大林子就行。”陈归林嘿嘿一笑,“我师父一般都这么叫我。”

南宫千若看着陈归林穿着的是一件对襟短褂和黑色的棉布长裤,土里土气的,又听得他说得土之又土,不由得扑哧一笑。

南宫明不由得给了她一个愠怒的眼神。

“这趟火车开往临江市,既然陈小神医要去临江市的话......”南宫明递过来一张黑色的卡片。

这个举动,让南宫千若惊呆了!

因为这张卡片,正是南宫家的VIP黑卡!

只要拥有这张卡片,在临江市任何高档场所消费,都可以免单!

更重要的是,只要持有这张卡片,就可以在临江市南宫家名下的商场购买任何东西,上不封顶!

在临江市,只要是有点眼力见的,看到这张卡片,都会自动礼让三分!

这个VIP黑卡!

整个南宫家,只有十张!

这十张VIP黑卡,大部分都在南宫家自己人手里。

惟一送出去的只有三张,那三位都是动一动脚,全国都要抖三抖的人物!

南宫千若身上这张,还是她十八岁成人礼的时候,南宫明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可没想到,现在南宫明居然送了一张给陈归林。

陈归林见南宫明非要感谢自己,也就收下了。

南宫明见陈归林收下了卡,蔚然一笑。

这等医术,要是能为我们南宫家所用,南宫家的势力很快就不会只囿于临江市。

“对了,还没请问陈小神医到临江市要干什么?”南宫明问道。

“我去找我的一个未婚妻!”陈归林挠了挠头,笑了起来,“这亲事是我师父给我定的!我都还没有见过她呢!不过听我师父说她长得特别漂亮!”

“那,方便问一下陈小神医未婚妻的名字吗?”南宫明笑着说,“到时候如果有什么求着陈小神医的地方,我们可以到你未婚妻家里寻找你。”

然而陈归林接下来的回答,确实着着实实地令南宫明和南宫千若震惊到了。

“我师父说,说她叫楚......楚什么来着,对了叫楚荨!你们认识吗?”

南宫千若望着陈归林,目瞪口呆。

楚家在临江市,与南宫家可是齐名的三大顶级豪门之一!

而楚荨作为楚家的大小姐,更是清丽无双。

是临江市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

而陈归林,居然说楚荨是他的未婚妻!

“哦,对了,如果这个未婚妻我找不到的话,我可能就要到别的未婚妻那里去了......”陈归林又补充道。

“你说什么?”南宫千若差点没跳起来。

“我刚刚不是都跟你说了吗?”陈归林一脸的纯良,“当年我师父云游四海行医的时候,一口气给我订了五门亲事,他说他不懂拒绝。”

就在这时,火车“嘟一一”地一声缓缓停下。

到站了!

南宫明对着南宫千若道,“千若,送送陈小友。

南宫千若点头,领着陈归林快速下车,进入地下通道朝出站口走去。

此时地道之中行人众多,而南宫千若身为千金小姐,显然不喜欢这样拥挤的环境,所以每一步都走得极其小心。

但从楼梯上下来的时候,还是被人的行李箱从后面撞了一下,整个人顿时往前扑去!

陈归林眼疾手快,急忙伸手拉住她的玉手。

两人四目相对,一股别样的情愫在两人鼻息间暗暗升腾。

来到楚家门口。

陈归林惊呆了!

这琉璃瓦,漆金墙,雕龙转凤汉白玉的。

简直就是一宫殿丫!

直把陈归林这种“乡下人”看得一愣一愣的。

“喂?干什么的!?”

就在陈归林看得入神之际,保安厅的保安提着一根警棍就出来了。

陈归林急忙说自己是来楚荨的。

可谁知那保安二话不说,直接扬手提起警棍,“滚!”

“大小姐也是你这种人能见的?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跟个乞丐似的,还想见我们大小姐,穷疯了吧?”

“我真是来找楚荨的,我今天刚到临江,你不要看不起人。”

“看不起人?老子一向不会看不起人,老子只会看不起狗!”

“就你这副人模狗样,还想见大小姐,够资格吗你?我看你就是来找事儿的!”

那保安话音刚落,大门内顿时奔出数个保安,一下子将陈归林团团围住。

看架势,陈归林如果不自己走,那他们就会“请”陈归林走。

陈归林万万没想到,他来见自己未婚妻居然会这么难,甚至连大门都进不去。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闯进去了。

可就在这时,一个美女忽然从门内走了出来。

美女看样子不过二十来岁,身段极其火爆,上身虽然穿着工作服,但修长的大白腿笔直又白皙。

“怎么回事?”

美女来到近前,见得这阵势,当即皱眉问道。

那保安盯着陈归林,嗤笑道,“路小姐,这乞丐说要找大小姐,我们正轰他出去呢。”

原来,这美女不是别人,正是楚荨的第一助理,路丁香。

路丁香一听这话,目光顿时落在了陈归林身上,“你找大小姐干什么?”

“我叫陈归林,来谈婚约的事。”

闻声,路丁香黛眉轻卷,“跟谁的婚约?”

陈归林淡然道,“楚荨。”

他这话音落下,在场众人皆是一愣。

楚荨?

还婚约?

跟楚家大小姐有婚约?

“哈哈哈哈......”

“来啊,给我轰出去!”

那保安当时就急了。

毕竟他是看门的,怎么能允许有人在楚家门口疯言疯语呢。

路丁香也觉得陈归林脑子有问题。

楚荨有婚约的事她是知道的,自己可是楚荨的第一助理,楚荨无论是工作还是私生活上的事,她可是都清清楚楚。

可就算楚荨有婚约,也绝不可能跟眼前这个人。

这人简直就是个乞丐!

别说楚家,就算是普通的临江市内的姑娘,只怕也不会跟他有任何关系,更别提婚约。

一众保安正要动手,陈归林当即将婚约拿了出来,“我有信物!”

路丁香目光一下子落在了陈归林手中的信物上,那是一枚精致小巧,碧中透绿的玉佩。

“你跟我进来吧。”

这话直让在场的保安彻底傻了眼,急忙想要去问路丁香。

但却被路丁香一个凌厉的眼神全部吓退。

于是陈归林这才跟随着路丁香进去,在一处大厅等候。

可他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

在他喝了四五杯水后,一个美妇与一个美女才缓缓从二楼走了下来。

不用猜,美妇是楚荨的母亲,美女自然是楚荨了。

楚母看上去至少四十好几,风姿不比当年,主要是眼角的鱼尾纹太重,这不是用化妆品能够全然掩盖的。

至于楚荨,那绝对是顶级尤物。


秀眉如月,美眸如星,琼鼻微翘,玲珑小嘴,脸上虽只有浅浅粉黛,可却仍旧透着一股风华绝代,婀娜多姿的身段甚至让人不由得心生一种遇见圣洁而自惭形秽之感。

一时间,陈归林只觉可惜。

因为他老早就算过,自己跟楚荨命数相冲。

若强行在一起,两人必然都会遭到巨大的命劫。

而自己此行的目的,其实就是退婚。

如此美女竟不能成为自己老婆。

可惜。

也就是在陈归林觉得可惜之际,楚荨看到陈归林,差点当场崩溃。

这就是跟自己有婚约的人?

这不是活脱脱一个叫花子!

一想到自己要跟这种人结婚,楚荨只觉一阵头皮发麻,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可是堂堂楚家大小姐,临江市万千男人的梦中情人!

居然跟这么一个废物有婚约?

这件事要传出去,她以后还要不要见人了?

想着,她急忙转过头看了楚母一眼。

楚母岂能不懂她的意思,当即就对着陈归林道,“给你一千万,放弃婚约。”

路丁香进去禀报的时候肯定已经说了陈归林身上有信物的事,所以楚母才没有询问婚约的事,而是直接开价让陈归林放弃婚约。

因为她们两人都知道,那玉佩信物做不了假。

楚荨闻声,顿时高兴不已,只要能打发走陈归林,让他放弃婚约,一千万算得了什么?

要她嫁给这种叫花子,乞丐无赖,她宁愿去死!

可她很高兴的同时,陈归林却十分的不高兴。

怎么着?用钱就想打发自己?

老子千里迢迢赶来,就为了你这点钱?

“不瞒两位,我今天来,本来是打算退婚的。”

“但现在,这个婚我不想退了。”

“怎么着?嫌钱少?”

楚母的目光再度扫过陈归林,眼睛里的嫌恶已经满溢出来,全都写在了脸上。

“两千万。”

于是,她直接加了一倍。

对于楚家而言,这世上的一切都是有价的,无论是婚约还是其他什么的,只要价钱到位,那就没有谈不拢的买卖。

而但凡能用钱搞定的事,那也都不是事。

可惜她谈买卖的对象搞错了,陈归林今天来,并不是来谈买卖的。

然后她就看到了陈归林冷笑摇头。

“三千万。”

陈归林摇头。

“五千万。”

陈归林继续摇头。

“七千万!”

陈归林还是在摇头,甚至他还想笑。

“一亿!”

加到一亿,陈归林依旧摇头,而且笑出了声。

楚母顿时大怒,“给你脸不要脸!你还真以为我楚家还在乎那份婚约?!”

“就凭你?凭什么娶我女儿?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东西看了是吧?实话告诉你,给你钱那是看得起你!”

“这世上不是所有东西都是用钱就能够衡量的,比如,尊严。”

话音落下,陈归林脸上一片肃然。

他今天来,其实只是想简简单单的把话说清楚,这婚退了也就退了,大家各自海阔天空。

可惜楚母的这一番加价,这就让陈归林无法接受了。

大家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什么事儿都好说。

但你要羞辱我,那对不起,你搞错了对象。

“尊严?你以为你的尊严值几个钱?”

“土包子在老娘面前谈尊严?你不会真以为我给一亿是为了安抚你的尊严吧?老娘要的是你手上的信物!”

“尊严?你一个一无所用的穷光蛋还敢在老娘面前谈尊严,你的尊严在哪里?我怎么没看见呢?”

信物,等同于婚约。

只要陈归林没了信物,那这份婚约自动无效。

比起陈归林的尊严,楚母更在乎的自然是那枚玉佩信物。

听到这里,陈归林只是一笑,“我想你搞错了,这枚玉佩是祖上留下来的,对于你来说,这东西值一个亿。但是对于我来说,这东西是无价之宝。”

原本就已经没什么耐心的楚母一听这话,顿时再也忍不住了,勃然大怒,指着陈归林的鼻尖骂道,“狗东西!真是不知好歹!”

“老娘好心好意跟你出价,你跟老娘谈无价?”

“来人!他不把东西交出来就打断他的手脚,扔出临江市!”

她的话音落下,大厅内立刻出现了十来个身穿黑色西装的打手,各个人高马大,一看就是个中好手。

此时十多个打手严阵以待,将陈归林团团围住。

但陈归林的目光却只在这些人身上轻轻一瞥,嘴角微翘,掀起一抹弧度,“就这点人?未免太小看我了。”

在山上待了二十多年,被师父折磨了二十多年,他什么危险没遇到过?就这点人,只怕还不够他陈归林塞牙缝的。

楚母闻声冷笑,“装,继续装。”

“老娘倒要看看你能装到几时。”

“动手!”

话锋突变,一众打手闻声就要动手。

可就在这时,门外忽的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住手!”

接着,一道清丽绝伦的身影从门外急急进来,直让楚母与楚荨皆是一惊。

“南宫千若?”

“你来我家作甚?”

来者正是南宫千若,只不过楚母与楚荨显然没想到她会忽然到来,所以此时显得格外震惊,脸上满是说不出的疑惑。

楚母接着道,“这是我楚家家事,还轮不到你们南宫家插手吧。”

虽然南宫家和楚家并成为临江市三大顶级豪门,拥有极高的声望。但在楚母眼中,这件事毕竟跟南宫世家没什么关系。

南宫千若看了看楚荨,又看了看楚母,冷冷道,“你们要对他动手,那我们南宫家就有插手的理由!”

“凭什么?”

“现在可是在我楚家,不是你南宫家!你凭什么管我们家的家事!”

两个都是顶级美女,楚荨见南宫千若如此偏袒陈归林,一种莫名的滋味顿时在心头浮现。

这时,南宫千若看着她,脸色忽地一变,冷笑着道,“不凭什么,就凭他陈归林是我南宫世家的上宾!”

你们想动他,那得先问问我们南宫世家同意不同意!

楚母与楚荨听到南宫千若的话时,两人脸上不约而同呈现出一副震惊之色。

两人皆是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陈归林和南宫千若,满脸的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他是你们南宫世家的上宾?”

“这绝对不可能!”

楚母还略带疑问,可楚荨就直接给否定掉了。

而也就是在这时,门外再度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我说他是,他就是。”

接着,南宫明缓缓步入厅内。

早在火车上,南宫明就认定陈归林是一条潜龙,以后必将在临江市乃至全国掀起滔天巨浪。所以,一下火车,南宫明还没来得及回南宫家,就带着南宫千若寻了过来。

顿时,楚母与楚荨皆是再度一怔,继而惊诧不已。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