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报告太子妃太子能读懂你的心

报告太子妃太子能读懂你的心

顾回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二十三世纪中药世家的天才少女容笙,因为一场车祸穿越到古代,穿成了跟她同名的相府千金。跟别穿越不一样,她能看见原主未来六年的人生,知道她会死在二十四岁那年,此时,原主恰好十八岁。穿越过来的容笙发现,自己不仅是相府千金,她还是太子妃。听闻那位太子殿下不仅是个二婚,还带着两个孩子,性情也颇为乖张狠厉。所有人都觉得太子妃活不过两天时,周瑾恪却成了妻管严……

主角:容笙,周瑾恪   更新:2022-07-16 00: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容笙,周瑾恪 的女频言情小说《报告太子妃太子能读懂你的心》,由网络作家“顾回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二十三世纪中药世家的天才少女容笙,因为一场车祸穿越到古代,穿成了跟她同名的相府千金。跟别穿越不一样,她能看见原主未来六年的人生,知道她会死在二十四岁那年,此时,原主恰好十八岁。穿越过来的容笙发现,自己不仅是相府千金,她还是太子妃。听闻那位太子殿下不仅是个二婚,还带着两个孩子,性情也颇为乖张狠厉。所有人都觉得太子妃活不过两天时,周瑾恪却成了妻管严……

《报告太子妃太子能读懂你的心》精彩片段

荆蜀国,初春。

天上挂着一弯细长的月亮,树影婆娑,寂静的夜里时不时有几声虫鸣。

容笙晃了晃脑袋,呆了好一会儿才接受自己穿越了的事实。

还来不及多想她就闻到一阵浓烈的血腥味,目光飞速扫了一眼屋子——狭小的屋子里,家具摆件全散在地上,而就在她的旁边,躺着一男一女,源源不断的血从他们的身体里流出来,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湖泊。

容笙把手伸过去探了探他们的鼻息,果然,死了。

她将这两人周身细细看了一遍,还来不及捋清楚发生了什么,门外就响起杂乱的脚步声,隐隐有女子柔媚又焦急的声音:“太后,咱们得走快一点,西洋的烟花都是要固定时辰放的,去晚了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太后清亮的声音带着笑意:“什么西洋的玩意儿还要固定时辰放,我可没听说过!”

“太子哥哥的东宫好东西可不少呢,今夜若不是他大喜的日子,咱们也没机会看到,对吧太子哥哥……咦?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

屋外的脚步声一时停了下来,所有人都因为女子的这句话顿住了脚步。

血腥味浓得化不开,很快,容笙就感觉到所有视线齐刷刷定格在她所在的这间屋子。

下一秒,“哐当”一声巨响,从里面关紧的门被人从外面踢开。

容笙睁大眼睛看着门口的一堆人,门口的人也睁大眼睛盯着屋里的一切。

“啊!”两秒钟之后,几声尖叫划破云霄,“杀人啦!不得了啦!太子妃杀人啦!”

有几个胆子小的丫鬟当即就晕了过去,其余站在门口的人乌泱泱一片呆愣在那里。

“太后,太子妃、太子妃她杀人了……”刚才让太后走快一点的姑娘面色苍白,好像被吓得不轻,然而手却是扶着老太太,引导着她一步一步走进屋里。

容笙认出来,这是她现在这副身体的姐姐,京城红如日中天的才女、身份极其尊贵的丞相府嫡女容洛瑶。

在原主的记忆里,这姑娘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原主六年后死得全尸都不剩,都是因为这六年来每一步都准确无误的踏进了容洛瑶的陷阱里。

那张纯洁高贵的面皮下,藏着的是一颗黑透了的心。

不过那是上一世的容笙,如今的容笙,可不是吃素的。

容笙在容洛瑶看向她的时候朝她露出一个森冷的笑,在容洛瑶愣住的当口,她缓缓站起身来。

“这是、这是怎么一回事?”太后颤巍巍的指着容笙,“你为什么要杀人?”

“回禀太后。”容笙照着记忆里有学有样的行了个礼,“臣妾没有杀人。”

就在她说话的同一时间,突然人群里一道身影猛的冲过来就直接奔那两具尸体而去。

看清楚地上那两具尸体的脸之后,他猛的扑倒在地上嚎啕大哭,声音震得地都跟着抖几抖。

后面跟着的一个妇人见状,也跟着嘶声哭了出来,一时间场面异常混乱。

这便是死者的父亲——荆蜀国战功赫赫的镇边大将军陈宣同,以及他的夫人。

容笙不动声色,默默的退到墙角,果然,不出片刻,等哭声渐渐停止之后,容洛瑶就先开口了。

“大将军,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人死不能复生,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将杀您儿子儿媳妇的凶手找出来,以告慰他们还未走远的冤魂!”容洛瑶说着很大幅度的转头看向容笙,生怕别人注意不到她的动作似的,“如今凶手近在眼前,大将军当先处置了凶手以告慰您小公子的在天之灵!”

陈宣同随着她的动作看过来,看到容笙,老泪纵横的脸有一瞬的痉挛。

凶案现场只有容笙一个人,凶手不是她,还能是谁?

陈宣同站起来,腰间短剑和环佩相撞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仿佛一道道催命符。他一步一步向容笙逼近,一字一顿问道:“是你杀了我儿子?”

他的表情是悲痛中带着丧失理智的凶狠,好像在告诉容笙,不管她回答是与不是,他都会一刀砍死她。

在场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看着容笙。

谁知,容笙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缓缓伸出自己的手,掌心朝上,对着陈宣同:“您儿子是习武之人,您觉得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能杀得了他吗?”

她的手心白净细嫩没有茧子,足以见得身上没有半点武功,而陈宣同清楚自己儿子的实力,这样一个弱女子根本杀不了他。

陈宣同沉默了,眼神有些微迟疑。

“妹妹如今是太子妃,遣个下人替你杀人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杀大将军最疼爱的儿子!你以为你是太子妃就能随便杀人吗?”

容洛瑶一看陈宣同的态度有所改变,急忙捏着手绢擦着眼泪,假惺惺的哭着控诉。

“我说了,我没有杀人。”容笙的眼睛直勾勾看着容洛瑶,一字一顿。

容洛瑶莫名觉得后背有些凉,容笙的目光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她以前的目光可没这么犀利,这么有杀伤力。

那个从小就被她踩在脚下狗都不如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有这么犀利的眼神?

一定是狗急跳墙了,容笙知道自己要死了,所以慌乱中才敢对她这么无礼!

容洛瑶心里恶狠狠的想着,手暗暗捏紧,提醒自己要冷静。

“事实就摆在面前,你还狡辩?门是从外面锁着的,屋里只有你一个人,凶手不是你还能是谁?”

容洛瑶说得很有道理,众人看容笙的目光俨然她就是凶手无疑。

“我杀了人,然后把自己和死者关在一间屋子里等着你们来?”容笙几乎要忍不住大笑起来了,“这是陷害你看不懂吗?有人特意挑了我和太子殿下的新婚之夜在东宫杀人来陷害我,姐姐你这么咄咄逼人不给我一丝解释的机会,该不会你就是背后策划陷害我的人吧?”

容洛瑶被反咬了一口,始料不及,脸色一变:“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此事事关重大,我只是实话实说,你何故把脏水往我身上泼?”

“你在实话实说吗?你是在引导大家的想法,把矛头指向我,让大家心里抢先对我有了偏见,最后凶手不是我也是我了,对吧?”容笙勾唇冷笑,“你这么迫不及待的要给我定罪,到底是为了什么?”

刚才还气焰嚣张的容洛瑶没想到容笙会反手将她一军,脸色涨红。

眼见众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她身上,刚才还胜局在握的容洛瑶一下子就慌了,急忙道:“我不过是随便说了几句你就这样编排我,那我不说了行吧?凶手到底是谁,自会有人查清楚!”

“说得对,凶手是谁自会有人查清楚,你这么急着出头干什么?”容笙笑得轻飘飘的。

容洛瑶是皇上和太后面前的红人,身份摆在那里,还未说话别人就先信了她三分,反观之下容笙就没有任何优势。

所以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让容洛瑶闭嘴,只有容洛瑶没机会开口,她才有开口说话的机会。

容洛瑶果然不敢再说话,凉森森的看着容笙。


容笙没理她,转头对众人道:“我在新房被人打晕,醒来的时候就看到镇边大将军的儿子和儿媳就双双死在脚边。凶手是谁我不知道,不过应该也不难找。”

说着她走过去,当着众人的面,指着窗户和门的距离,道:“你们来的时候这门是关着的,很简单,其实门是凶手自己关的,窗户到门的距离并不远,只需要一个身材很高且手臂长一些的人就完全足够。”

“这也不能证明人就不是你杀的,相反,更有可能是你杀了人还没来得及走就被发现了。”

这时,一直在阴影里的男人走出来,他身着玄色锦服,领口和袖口都是红色的,身上的花纹亦是红色蚕丝绣成,腰带却是黑色与红色相间,两种颜色极为诡异,丧服不是丧服喜服不是喜服,可恰恰是两种颜色的冲突显得他俊朗非凡,眉骨英挺,一张脸清冷恍若长居九天的谪仙。

这便是荆蜀国太子,周瑾恪,容笙的新婚夫君,一个生前死后都饱受争议的男人。

容笙现在没空琢磨他的生平,见周瑾恪否定了她的说辞,摇摇头,“我观察过了,刀插进死者肋骨至少两寸,而且刀是扎进骨头里的,镇边将军的小公子身经百战,武艺超群,一般人杀不了他,我一个没有练过武且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根本不可能同时杀两个人。”

“你的意思是,凶手是个体格高大、手臂较长且练过武的男人?”

容笙点点头,“显然是的。”

周瑾恪顿了顿,转头看陈宣同:“大将军怎么看?”

陈宣同眼睛赤红,已然冷静很多,他看看容笙,再看看周瑾恪,冷哼道:“太子殿下,老臣戍边多年,出生入死为荆蜀的江山立下汗马功劳,老臣的小儿子跟着臣在边疆风餐露宿受尽苦楚,不曾想没能马革裹尸还,反而在这偌大的盛京,在您大婚之夜死在您的东宫!还请太子殿下抓到真凶,秉公处理,不要为了某些人,寒了边疆几十万战士的心!”

他这话的意思就是,这事就算不是容笙干的也跟她脱不了干系,倘若不把她抓起来秉公处理,边疆几十万战士就要寒心,就要撂挑子不干了。

这样近乎威胁的话从嘴边说出来,太子爷的脸色变都没变一下,淡淡道:“大将军请放心,孤绝不会纵容凶手逍遥法外,一定给大将军一个交代。”

陈宣同也实在是太过悲伤,得到这样的回答便没再说话,在旁边携夫人一起坐下,老两口满脸泪痕,一瞬间像是苍老了几十岁。

容洛瑶本想再往火上浇点油,但是转眼看到容笙幽幽的目光,她只好选择乖乖闭嘴了。

话说得太多,反而惹人生疑。

“来人,封锁东宫,按照太子妃说的去寻找凶手!今夜就算将整个京城翻个底朝天也要把凶手找出来!”

侍卫立刻领命出去了。

周瑾恪负手而立,眸中没有任何一丝情绪,冷冷的看向地上的尸体:“来人,将太子妃押下去,若是抓不到凶手,就让她自己去给镇边大将军一个交代吧!”

容笙看了一眼他。

这个男人面若冰霜,一双清冷寒眸没有半点情绪,周身低冷的空气似要将人冻结。

容笙知道,他说的找不出凶手就把她送给镇边大将军,这绝不是说说而已。

她无奈叹了口气,为了以防自己被关押着又出什么意外,她说道:“殿下,臣妾在这里不也被看管着吗?”

周瑾恪眸中寒光泠泠,侧头撇她一眼,倒是没再强行要将她带下去,转而又对侍卫吩咐:“送太后回宫,封锁这里,不许任何人出入。”

太后也是聪明人,闻言不再多说什么,由着侍卫宫人将自己送回了宫。

此时,大红灯笼高高挂的东宫四下寂静,侍卫已然将东宫围了起来不许任何人出入,人人胆颤心惊,有那胆子大的在悄悄讨论这个太子妃大概是个不吉之人,

凶案现场,人人脸色各异。容洛瑶盯着容笙满脸笑意,一双眼睛却是阴渗渗的,她是怎么也想不通容笙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那个在丞相府活得像条狗一样的女人,她怎么突然就这么有脑子了?

容洛瑶暗暗咬牙,额间隐隐有藏不住的青筋,对容笙的恨更深了几分。那贱人这么多年倒是演得一手好戏,她还真以为她是条只会摇尾巴的狗,没想到这狗一进东宫就会咬人了!

容笙对容洛瑶阴森森的目光视而不见,趁着所有人都被困在这里的间隙,她的脑袋终于得了点空闲捋一捋她所得到的信息。

她是二十三世纪中药世家的天才少女,却因为车祸穿越到了这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古代相府千金身上。

不过她的穿越似乎和别人的不同,她能看到原主未来六年的人生,知道她会死在二十四岁那年,而现在,正是原主十八岁的时候。

此时所经历的事情,和原主十八岁那年所经历的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原主是重生到了自己十八岁的时候,而她是横空插进来的穿越者,这具身体里实际上住着两个灵魂,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是她这个穿越者的灵魂暂时战胜了原主重生的灵魂。

至于以后谁来主导这具身体,容笙猜测,应该是要看她们各自的本事。

她微微吸了一口气。她在那个时代是出车祸死了,如果在这个时代灵魂再被挤走,她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今夜的杀人案,就是在决定她的生死,她,必须得赢。

血腥味弥漫的屋子里一时间静悄悄的,那么多人跟两具尸体挤在一起,屋里竟只有灯烛燃烧的轻微“噼啪”声。

良久,外面突然传来整齐的脚步声。

领头的侍卫噗通跪在周瑾恪面前:“殿下,凶手已经抓到了!”

后面的侍卫把一个鼻青脸肿的男人押上前来,此人果然身材高大,比寻常人几乎高出两个头,尤其是那双手长得很是突出。

从他的外形看,完全符合容笙形容的凶手的样子。

领头侍卫接着禀报道:“属下们抓到他的时候他正在跟太监换衣服试图逃出去,为防止他再逃,属下们打断了他两根肋骨!”

周瑾恪微微一抬手,示意侍卫退下。

被抓的凶手趴在地上咳了两口血,抬手朝周瑾恪作揖,“贱民刘三叩见殿下!殿下,贱民是冤枉的,贱民没有杀人!”

“哦?”周瑾恪眉头一挑,“没有杀人,为何要换上太监的衣服逃跑?”

“殿下,这是误会!贱民跟小德子换衣裳不过是他暂时有事想回家一趟,又因在当差走不了,贱民同他关系向来交好,便想着和他换衣裳让他先回家处理家中事务,谁知道衣裳还没换,竟先被当成了凶手!殿下若是不信,小德子也被抓来了,您一问便知!”

说着刘三朝小德子问道:“是不是这样的?”

小德子连连磕头:“回殿下,事实就是刘三说的这样!奴才家中母亲病重想看奴才最后一眼,奴才今夜当差不敢擅自离开,便跟刘三想了这个办法,且奴才今晚和刘三一直在一起,他可没杀过人啊!”

众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在容笙的身上。

小德子说一整晚他们都在一起,刘三根本没有时间去杀人。

所有的矛头再一次转向了容笙。

“太子殿下!”陈宣同直接朝周瑾恪脚边跪下,“求太子殿下给老臣一个交代,给我那可怜的儿子一个交代!”

周瑾恪缓缓转头看着容笙:“太子妃,还有什么好说的?”

容笙在众人灼热的视线里矮身对周瑾恪行了个礼,走到小德子面前,身着大红喜服的她周身冒着肃杀之气。

“小德子,你确定他今晚一直跟你在一起吗?没有离开你片刻?”说着容笙微一偏头,似笑非笑,“你可要想好了回答,但凡说错了一句,你就有可能小命不保。”

小德子有片刻的犹豫,看了一眼刘三,又坚定的点头:“奴才所说的,句句属实!”

他的眼里是毫不掩饰的轻蔑,对容笙的轻蔑。一个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野种,一个马上就要死了的人,以为随便两句话就能吓到他了?

容笙不慌不忙,随即转身问周瑾恪:“劳烦问一下太子殿下,东宫可有何处有湿泥?”

众人都莫名其妙,不知道她怎么生死关头问这么无聊的问题。


周瑾恪蹙眉看着她,若有所思:“东宫不会有湿泥。”

“凉亭?池塘?”容笙追问。

“今夜宾客如云,为防止出意外,所有这种有池子有水的地方都已经封起来了,不可能会有湿泥。”

容笙看着刘三,笑得像花一样灿烂。

“今夜小德子一直在东宫当差,没有离开东宫半步,既然你一直跟小德子在一起,也就是说你也没离开过东宫。而今夜的东宫所有池子都封了,不会有半点湿泥,那么,请问,你鞋子上的湿泥是从哪里来的?”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朝刘三的鞋子看过去。

而刘三也来不及收回脚,瞬间众人就看到他鞋子上的湿泥!

答案显而易见,刘三在撒谎!小德子也在撒谎!

刘三没想到鞋底上的湿泥这么细微的东西都被容笙发现了,呆愣了好半天才想起要辩解,“就算是有湿泥又怎样?那也不能证明我就是在说谎啊,我们当下人的都有干不完的活,这来来回回的,脚底沾点湿泥有什么好奇怪的?”

“那你看看在场这么多宫女太监侍卫,谁的脚上沾着湿泥了?而且……”容笙眼眸微微眯起,“你鞋子上沾湿泥土的不是水,而是血。”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刘三下意识的想把鞋缩起来,领头的侍卫马上就去把他的鞋子扒了,仔细检查,竟真的是血!

周瑾恪冷笑:“孤倒是好奇,是干什么样的活才会满脚是血!”

他眸中冷光扫过,直接对侍卫吩咐:“将他拖下去,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要把真相查清楚!记住别把人弄死了,查了之后把他交给大将军处置!”

侍卫马上就去把人拖走,偌大的东宫响彻着刘三的呼救声:“太子殿下饶命啊!容大小姐!容大小姐救命啊!”

声音渐渐远去,直至消失。

帮着刘三说谎的小德子瑟瑟发抖,周瑾恪也没打算放过他,直接吩咐侍卫:“这个分开审,审了直接拉出去砍了。”

小德子吓得当即裤裆就湿了一大片,话都说不出来了,两个侍卫架着他,像拖条死狗似的拖着出去了。

陈宣同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容笙,向周瑾恪拱手作揖,“老臣多谢太子殿下还我儿子公道,待真相查明,还请殿下告知老臣!”

说着他就命令自己带来的亲卫抬着儿子儿媳的遗体走了出去,一生金戈铁马的老将军走在东宫的青石板小路上,背影佝偻,已不再当初的精神矍铄。

周瑾恪神色晦明,目送老将军的背影离开后,自己也转身离去,自始至终没再看容笙一眼。

“看来,太子殿下并未将你这太子妃放在眼里啊!”屋子里只剩下容洛瑶跟容笙两人时,容洛瑶终于不再伪装,扬起眉毛冷冷笑道,“你以为嫁进东宫成了太子妃就是飞上枝头的凤凰了?人家太子殿下根本不买你的账,好好夹着你的尾巴做人吧!”

“该好好夹着尾巴的人是你吧?”容笙反唇相讥,“看样子太子是要准备言行逼供刘三,你最好藏好你的尾巴,别让刘三给你露出来了。”

容洛瑶脸色一变,“你在说什么鬼话,我听不懂!”

“听不懂吗?刘三刚才可是撕心裂肺的叫着容大小姐救他,倘若告诉他你听不懂他的话,你说,他还会不会拼死给你守住秘密?”容笙笑着凑过去,呼吸几乎贴着容洛瑶的脸,“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容洛瑶,镇边大将军的儿子到底是怎么死的,真相迟早会浮出水面的。”

容洛瑶恼怒道:“你的意思是我是凶手?”

容笙没说话,笑得意味深长。

容洛瑶盯着她看了几秒,突然哈哈大笑,“原来你也没证据,不过是在诛心而已!”

“容笙,以前是我小瞧你了!你这么多年忍辱负重原来是为了今日嫁进东宫!为了活命你辛辛苦苦装了十多年的畜生,哈哈哈!真是太可笑了!你真以为进了东宫的门从此你就高枕无忧了吗?你以为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告诉你,我一样可以随时随地让你死!”

容笙嘴角弯弯:“畜生说谁呢?”

“说你呢!”容洛瑶脱口而出,说完才意识到落入容笙的圈套,顿时恼羞成怒,抬手一巴掌就朝她脸呼过去,“你这贱人!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这么跟我说话的?!”

容笙猛的抓住她的手腕,顺势用力一甩就把容洛瑶摔到血泊里,痛得那女人脸都抽搐了,嘴里不停的骂着:“你这贱人竟敢还手,我要回去告诉爹爹!”

“你尽管去告。”容笙呵呵两声,“再怎样,太子是君,丞相是臣,日后你那爹爹见到我,也得给我行礼,恭恭敬敬称我一声‘太子妃’!”

她恶狠狠的捏着容洛瑶的下巴,居高临下看着她,“记住,我是太子妃,你是丞相之女,以后见了我得行君臣之礼,再敢出言不逊,我撕烂你的嘴!”

这样凶狠的容笙简直就像被鬼附身了似的,容洛瑶害怕得瑟瑟发抖,她不敢出声,一双妩媚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容笙甩开她的脸,嫌恶的擦擦手,就像在擦什么肮脏的垃圾一样。

“从前那个任人宰割的容笙已经死了,从今往后,谁要是敢在再动我一下,试试看?”

她的声音清冷如风,飘散在初春的夜里,锥心刺骨的凉。

容洛瑶倒在血泊里,衣裙全部沾满了血,整个人呆愣愣的没回过神来。

容笙走出门去,四周许多宫女太监在悄声议论,不用想都知道讨论的主角是她。

她淡淡笑了笑,随便他们说什么,反正她一点都不在意。

有个穿着鹅黄衣裙的婢女怯怯走过来行礼:“太子妃,奴婢扶您回去。”

这是丞相府陪嫁给她的丫鬟,昨天丞相夫人才临时从一堆粗使丫鬟里挑出来给她的,名唤桃红。

容笙目光扫一眼人群中一个老嬷嬷,淡淡点头,带着这丫鬟和老嬷嬷回了自己的院子。

堂堂太子妃嫁进东宫就只有这么一个伺候的丫鬟和教习嬷嬷,那些宫女太监都笑疯了。

“这太子妃可真寒酸。”

“我赌这太子妃的位置她最多能坐今晚。”

“明天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吧。”

风吹过,嘲笑的声音吹过容笙耳边。

她又笑了笑。

进了她院子的门,桃红立刻就跪了下来,“奴婢该死,求太子妃责罚奴婢!”

“为什么要责罚你?”容笙坐下来,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因为你被人支走了,才导致我被人打晕带走的?”

桃红头垂在地上不敢抬起来。

本来太子妃在新房好好待着的,要不是她愚蠢被人支走了,那些人也不会有机会进屋去把太子妃打晕带走,她都要悔恨死了,要是今晚太子妃出了什么事,她也只有以死谢罪了。

容笙笑了笑。

人家既然是有备而来,桃红又能挡得住谁呢?

只是容笙没有直说,她笑道:“既然你知道自己错了,那自当受罚。桃红这个名字不好听,就罚你重新换个名字。”

“桃红”二字是丞相夫人取的,是对容笙赤裸裸的羞辱,意为桃红柳绿,暗喻容笙是那烂俗低贱的桃红柳绿。

她眉头一转,呵呵一笑:“就叫涅凰吧。”

桃红不解,“涅凰?”

“对,涅凰,涅槃重生的凤凰。”

高高在上的丞相夫人想要她时刻记住自己低贱的身份,她偏不,她就要做那涅槃重生的凤凰,不仅如此,三日后回门她还要在那老女人面前叫涅凰的名字,要把那老女人的脸狠狠踩在地上!

无视涅凰诧异的眼神,容笙笑吟吟说道:“你先出去吧,我有话要跟嬷嬷说。”

涅凰恭敬行礼出去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